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39章 诊脉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07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他双眼一亮伸出手去就准备抓住上官月儿的手腕,却被突然的一颗小石子打的嗷嗷直叫,“臭小子,你再这样老夫就不看了。”

“爱看不看,只不过惹了主子不高兴,小心你的那点子事爆了出去。”玄武站在一边一点也不在意。

姚太医急了眼,跳着起来伸出手指着玄武的鼻子就喊道:“你这臭小子那么远把老夫折腾过来,到了老夫给把个脉又被你打到手,你到底是想医还是不想医?大不了到时候给你主子说到底是谁不想看病!”

玄武动都没有动,只是低着眼睛看着那指在自己眼前的手指,“以前也有人这样指着我,你说他最后怎么了?”

“你……你,老夫是吓大的,才不怕你威胁,哼。”姚太医胸往前一挺。

“后来他的十根指头一根一根的被我掰断了。”玄武眼里的寒光一闪,姚太医便缩了缩,壮着胆子嚷道,“你主子的命令你也不听了?”

“那要是让他知道你摸了上官娘子的手,你说主子会如何?”玄武说着便动了动,姚太医吓得立马跑到了上官月儿的身后。

上官月儿不由得咂舌,看向一边的朱雀,那眼神明显是在问,这样的一个奇葩怎么会当上太医,还是太医院之首。

而且这玄武之前出现几次都是一副扑克脸,连话都只说过两句,一句是主子,一句是一个是字,怎么到了这会儿话这么多?

姚太医却是在这一瞬间的话里领悟到了什么,这个被玄武称为上官娘子的女人与那位爷的关系肯定匪浅,按照玄武和朱雀两个人都在这里的情况下分析,眼前的这个小姑娘怀着的十有八九是那位爷的血脉。

“上官娘子,老夫是大夫,怎么可能是他说的那种猥琐之人,这人就是心里有多猥琐才把别人都想的那么猥琐。”

玄武看了他一眼便不再说话,而是看向朱雀,“姚太医就呆这里一直到上官娘子顺利生产,我现在要赶往主子身边,我会交代青龙的。”

玄武说完之后,整个人就消失在院子里,速度之快快到就像凭空消失一样。

上官月儿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那姚太医耸着鼻子往大堂里走去,“好香啊,什么东西这么香……”

姚太医走到屋内看到那满桌子的菜,直吞口水,然后颇为讨好的转过身来看着上官月儿搓着手,“那个,上官娘子,老夫被那臭小子一路催着过来,都没怎么吃东西,你看……”

“这么多菜我们也吃不完,顶多多添一副碗筷罢了,姚太医不必在意,坐吧。”上官月儿说着便也在桌子上坐下,“不过,还有两个人没来,还需要再等等。”

姚太医原本一落座,就拿着筷子朝着那色泽诱人的东坡肉伸去,听到上官月儿这么一说便讪讪的收回筷子,盯着满桌子的菜不住的咽着口水。

好在没多一会儿,紫上官和芜娘就一前一后的进了屋。

“小姐,今天来了好多人,可把奴婢累坏了,一上午的时间还没弄完,待会儿吃完饭,奴婢还得去。”紫上官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上官月儿身边,这一看,又多了一个不认识的人,一时间愣在了那里。

芜娘也是看到那个老头根本没有抬眼看她们,而是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些菜,口水都险些流出来的样子,自打夜家公子来过之后,他们这院子里面也就经常出现些陌生人,惊讶归惊讶,但也没到那个地步,只是顿了顿之后就拉着紫上官后面去洗了手过来。

姚太医立马抬起眼看着上官月儿,上官月儿简直是无语,见过贪吃的没见过这么贪吃的,难不成真的是饿坏了?当下便笑着开口,“吃吧,再不吃都冷了。”

一开始,大家都在静静地吃,到后来就成了静静的看着姚太医没有形象的吃,一口一块东坡肉,左手撕着一根鸡腿,右手拿着筷子不住地夹着菜,趁着夹菜的功夫就咬一口鸡腿。

就连紫上官都觉得姚太医那个样子实在是太可怜了,就像是几百年没吃过东西似得,弄得她都不好意思吃了。

直到那一大桌子菜都扫的一干二净了,姚太医这才挺着个肚子摊在了椅子上,“真好吃啊,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歇了几秒,才发现一桌子四个女人都看着自己,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呵呵,老夫这几天都在马车上,就啃了两个硬馍馍,一时间没有忍住,你们吃饱了吧?”

四个人依旧看着他,姚太医这才看到四个人的碗里那一小碗白米饭只吃了一般半,这下子干脆的低下头去不出声了。

“紫上官,去弄四碗面出来吧。”上官月儿倒也不是很在意,只是没料到这个大夫这么能吃,想着先前玄武说楚非离让他在这里照顾到临盆,那以后还不得把自己给吃穷了,这可不行。

不一会儿,紫上官和芜娘就端着面条出来了,白白的细细的面条在汤里面泡着,上面摆放着烫熟的青菜还有一个隐隐透着金黄的荷包蛋格外的好看,而且光闻那味道就知道肯定很好吃,姚太医不由得拍了拍自己撑得圆滚滚的肚皮,早知道自己就不那么猴急了,这会子是什么都吃不下了的。

等上官月儿几人吃完了饭,消了消食,上官月儿便躺在院子里晒着太阳,朱雀却是走到蹲在一堆杂草上面盯着那个烤箱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姚太医面前,“主子请您过来是照料上官娘子孕期身体的,现在请您过去诊个脉。”

玄武和姚太医不对盘,所以总是没大没小的对话,可朱雀知道,这姚太医还是很有本事的人,就连自家主子都比较信任,朱雀便一直对他敬称。

姚太医起了身,然后走到上官月儿的躺椅边,朱雀已经将事先准备好的一块帕子盖在了上官月儿的手腕处,上官月儿也没有拒绝,给诊诊脉也是好事,更何况这还是给皇上妃子诊过脉的太医,医术肯定更加好,看一下她也能放点心。

姚太医诊了一会儿脉之后便开了口,“胎象已经稳住了,只不过上官娘子的身体原本就比较虚弱,这一胎从母体汲取不到足够的营养,所以还是比较孱弱,再者,上官娘子以不足十四的芳龄有孕,骨架还没完全展开,将来生产的时候很可能会有难产的情况发生。”

“啊,那怎么办?”芜娘站在一边听了这话不由得慌了神,“小姐的身子可经得起落胎?”

听到落胎两个字,朱雀的脸色也不由得变了变,“依姚太医之见要怎么处理?”

姚太医皱着眉,紫上官也觉得事情肯定很糟糕,可小姐才过上稍微幸福点的日子,怎么就……

紫上官不由得朝姚太医跪了下去,“您是太医,医术肯定高明,紫上官求您一定要保住小姐,小姐她原本就没有什么好日子,还被人陷害成这样,好不容易安逸了一阵子,怎么能有事,太医,求求您……”

姚太医的眉头却是皱的越发的紧了,吓得芜娘也跪了下去,“老奴也求太医您救救小姐。”

上官月儿却是听懂了姚太医的意思,在现代难产也有很高的几率,并不是多大的事儿,只是没想到芜娘和紫上官误会成她很严重,都给姚太医跪了下来,心里很是感动。

朱雀在一边被这阵仗也吓得有些无主,“姚太医,上官娘子和肚子里的孩子想尽一切办法都得保住。”

上官月儿听了这话却是讶异的看了一眼朱雀,朱雀的脸有些发白,看上去似乎是真的很急切,还没等她细想,就听到姚太医说道:“你们这是干什么,多大点事弄得像你们家小姐没救了似得。”

芜娘和紫上官不由得顿住,睁大了眼睛看着他,姚太医却是缓缓的说出口:“老夫只是好奇,你们怎么称呼上官娘子为小姐,不管现在上官娘子是什么身份,这小姐也不大合适吧。”

上官月儿想起楚非离似乎也说过称呼这个问题,眼下姚太医又提了出来,或许他们这些人觉得没什么,可难保别的人不多想,当下便说道:“芜娘,紫上官,以后你们就唤我夫人吧,我现在这样子再喊小姐也的确不妥。”

紫上官和芜娘也没有迟疑,当下便喊道:“夫人。”

上官月儿点了点头,又看向姚太医,“芜娘和紫上官也是关心则乱,还请姚太医不要在意,只不过姚太医说的这些可有什么法子减少危险?”

上官月儿她从来不怕什么,唯一的就是怕疼,以前就听说好友生产的时候足足疼了两天两夜,吓得她都不想结婚了,眼下突然有了身孕,还难产,可这古代没有剖腹产,只能顺产,如果到时候难产可不是要折腾掉她一条命!

“有老夫在,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姚太医提到医术一脸的自信,“这最后几个月得好好给你调理一番,就是有些药材不好弄。”

“需要什么姚太医尽管说,我会安排人送过来。”朱雀听到这里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语气也轻快了几分。

几个人在院子里说着话,门前却又来了一批人,夜倾羽让李掌柜领着人和马车往后边去了,自己则是进了上官家祖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