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43章 领班制度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94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夜倾羽和夜童却在院子里一直听着外面的动静,尤其是上官月儿说的这一番什么休假的话,夜倾羽觉得回头得好好的问问她,感觉可以用到很多地方。

说完之后,上官月儿也坐到了紫上官身边,姚太医此刻已经在紫上官另外一边坐好,夜倾羽觉得后边没什么意思就带着夜童从后门绕去了作坊那边,他可是听到了上官月儿说这些人都还需要培训,正好作坊那边房子建的差不多了,清理几个房间出来还是可以的。

外边,那些人便一个接着一个的坐到姚太医身前的椅子上,过一个人,上官月儿便会在紫上官提前写好的那种千篇一律的健康证上写上那人的名字,然后在最右下方写一个类似现代的阿拉伯数字日期带上看诊的编号,这样做只是为了防止有人作假。

姚太医虽说看着不怎么靠谱,可只要一开始看诊就会格外的用心,不仅给他们诊脉,还会问一些细致的日常习惯,如果有什么问题就会直接跟人说清楚让他们怎么避免。

好在这一批人里面身体大致都比较健康,只是有的有点小问题,比如说生了痔疮之类的,这就不怎么影响作坊里的事了,不过上官月儿还是很仔细的在健康证上写了下来,包括姚太医的嘱咐,挑重点写在了健康证下面的留白处。

健康证发给了村民们,上官月儿自己这边也是留存了一个底子,方便对证。

“发给大家的这个叫做健康证,是进入作坊的必须证明,这张纸一定要保存好,我们会安排不定期的检查,如果有丢失的,那就会暂停工作,等待健康证吊销领取新证后上岗。”上官月儿拿着那张健康证再一次的强调着,实在不是她太过于小心,而是这作坊一开始运转所涉及到的方面太过严重,她冒不起这个风险。

上官月儿将那最后一份健康证递给那村民之后便说道:“上工之前,你们每个人都将会有两套属于自己的工服,这工服上会绣着你们每个人的名字,如果工服遗失需要上报登记,同时这工服需要保持干净整洁,每日上工前会有专门的人来检查。”

“这样吧,关于这些细则我会出一份告示出来放在作坊里面供你们查看,至于相关检查的人我也会提前安排好。”上官月儿想了想便又说道,“作坊现在还没完全建好,但还是一点也不影响我们进行培训的,现在大家拿好东西随我们一道过去领工服。”

夜倾羽提前一步已经将培训所需的房间清理出来了,李掌柜一大早就送来了剩余的工服和其他所需的东西,人员名单昨晚朱雀送过去,李掌柜让绣娘连夜将名字绣在了指定的位置。

上官月儿在紫上官的搀扶下,在宅子通往作坊的小林子里走着,脚下的路十分的不平坦,所以她走的也比较小心,想了想,这边得安排人修一条能过人的小路。

在上官月儿他们忙活的时候,上官家村里却是停了一辆看上去很不错的马车,当然,从外观来看是比上官月儿之前去新宅子的时候要华丽的多,里面就完全的没办法比了。

当马车停在上官家老宅的时候,一个丫鬟打扮的小丫头跳了下来,随后搀扶着一名清丽的女子下车。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上官里正家的嫡女上官清灵。

上官里正托人查找上官月儿的住址,没多久就有人来说上官月儿住在上官家老宅里,已经住了大概几个月了,人称上官娘子。

上官里正不由得有些迷茫,这上官家老宅什么时候安排了人去住着,他怎么一点也不知道?难不成是丞相那边的安排,可为什么连他这个里正,上官家的族长之子都完全不知会?

前些天他才托人去往京城送信,眼下如果真是上官丞相安排的,那他回信的时候应该会说明,想来也没人敢随便的住进当朝宰相的祖宅里去。

可要是真是上官丞相安排的,那自己岂不是就糟了,毕竟那上官丞相很早以前就说过祖宅需要人打点,他想着左右一年都不会回来两次,只是会在年关过后祭祖之前才着人去打理的,左右丞相一家回来也只会住在族里,并不会住在祖宅里。

可上官月儿住了进去,那祖宅的情况上官丞相岂不是就知道了,上官里正不由得有些心虚。

不过,上官月儿的身份成了他眼下的一块心病,一切的一切总得先知道上官月儿的身份才能明确。

等他打定主意之后就立马让上官清灵出面拜访,一方面,上官月儿的身份有待确定,另一方面,如果清灵真的能入得了夜公子的眼,那对上官家来说可真是扶摇直上的升天梯。

上官清灵在上官宅门前站定的时候,就抬着眼看了看那墙面上的牌匾,心里想着上官里正交代的事情,要跟上官月儿打好关系,当下整理了心情,面上含笑的让丫鬟过去敲着门。

敲了半天也没有人应声,那丫鬟便走过来,“小姐,里面怕是没有人在。”

“你再敲敲看。”上官清灵微微蹙着眉,不应该呀,按照下人来说的,这上官宅里面住着的那位上官夫人可是不怎么喜欢外出的。

有村民从门前经过,看到上官清灵站在上官宅门前,那模样很是温婉,便出口道:“这位姑娘是找上官娘子吧,上官娘子一早去作坊那边了,人都不在家里呢。”

上官清灵一想,好像是说这几天在作坊那边招人来着,便笑着对那人说道:“谢谢。”

那人也没多说,点了点头便往前面走去,上官清灵招了自己的丫鬟上了马车,一路往作坊那边走去。

上官月儿她们这时候已经到了作坊,紫上官跟朱雀对着工服上锈的名字将工服发放给村民,牛大力和芸娘也都一人一套,只不过当所有的工服都发放下去之后,有人眼尖的发现牛大力和芸娘的工服跟他们是不一样的。

“芸娘,咋的你家大力和你的衣领是红色的?”

芸娘听人这么一说,低头一看还真是,不过她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当下便说道:“我也不知道,上边发什么我们就穿什么吧。”

等工服领完了之后,上官月儿站在人群前,夜倾羽跟她站在一排,紫上官,朱雀,还有夜童三人站在他们两个的身后一步远的距离。

“大家也能看到,这工服有几种,区别就在这领子的滚边上,分为白色,蓝色,红色领,这代表什么意思呢?”上官月儿故意这么一问,果然大家都聚集视线瞧着她,“白色的为普通的工人,也就是相当于一个府上的普通下人;蓝领则代表着小领班,领班的意思就相当于一个屋子里的大丫鬟,这么说大家懂了吗?”

“懂。”上官月儿的话说的这么直白,只要是有点脑子的都能明白。

听到大家的答复,上官月儿便继续往下说,“红领的相当于主管,也就是一个屋子里的管事的,在这里面,白领的听从蓝领的安排,蓝领的听从红领的安排,懂了吗?”

“懂。”“不大懂。”

同一时间,两种回复,上官月儿抬眼看过去,见二愣子一脸的迷糊,看到大家都看着他之后,二愣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东家,那为啥俺的衣服领子是蓝色的?”

“是啊,东家,要说大力和芸娘一开始就在作坊里,帮着弄事,是那什么主管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二愣子咋的就是领班了?”

夜倾羽刚想开口说东家想安排谁就安排谁,这个还有什么好问的,没等他开口,身后上官月儿就开了口。

“这个问题提的好。”上官月儿波澜不惊的说着,似乎她就等着人提这个问题,“二愣子的工服是黑色的,他的岗位需要的就是力气和速度,在招工那天大家有目共睹他的能力,有人敢说他不是这里面的第一位?”

人群安静了,倒是的确想起第一次招工的时候,二愣子甩了后边的人一条街,这的确是无可厚非的。

就听到上官月儿又说道:“在里正过来为难的时候,他是第一个出声忠于本东家的人,能力出众,忠心耿耿,这样的人还不值得大用吗?”

一时间,再也没有人有什么异议,夜倾羽的嘴角却是微微的弯了起来,论人心这一点上官月儿的做法的确比他那一套绝对的权势镇压更好,跟着上官月儿一起可真是越来越觉得她的一些想法不可思议。

“这里的岗位很多,每一种都需要有人做表率,也就是除了二愣子之外,其余的所有人都有机会成为蓝领领班,成为领班的人工钱也会相应的涨,大家的机会是平等的,抓不抓得住就看各自的本事。”上官月儿顿了顿,“作坊目前只招了你们,并不意味着一直都只有这么大,等作坊慢慢扩大,相应的工种会增加,也会出现人员调遣的情况,这些都会根据你们平时的表现来看的,有多大的造化就看你们有多大的决心。”

一番话,上官月儿说的很平淡,底下的人却是听得热血沸腾,那一双双眼睛里都燃烧着熊熊的斗志之火。

夜倾羽再一次佩服起上官月儿来,他在想,如果上官月儿领着夜家打理夜家的产业,那夜家又将会上升到一个什么样的地位,简直是不敢想象。

没有人注意到,夜倾羽的双眼里也多了一丝不明情绪的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