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44章 有客来访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291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整顿了一早上,上官月儿也有些困倦,便在一边找了个地儿歇着,紫上官还有牛大力两口子安排着人员分别到不同的房间里培训着,相关的东西,在这些天里,上官月儿已经完全的交给了紫上官,至于牛大力和芸娘,上官月儿只是交了他们负责的那一部分,牛大力管着揉面盘条和烤房的事情,芸娘则是上柱晒面,切段捆扎还有包装的那一部分。

上官清灵带着丫鬟平儿过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小树林那头的那一身红衣男子。

上午的阳光明艳却不刺眼,那小道尽头的男子在阳光下,一袭红衣像是一团火烙进了上官清灵的心里,上官清灵不由得看呆了,甚至都忘了往前走。

平儿往前超过了上官清灵几步,回过头来就看到上官清灵一脸的痴像,她像前方看过去,想起这些天在上官家听到的,如果大小姐真的嫁给了那个男人,那自己也是要跟着过去的,一时间,主仆两个人就都站在原地痴了。

直到上官月儿见一切都稳妥有序的进行着,便准备回上官家祖宅,而且,头上的帷帽真的很碍事,带了这么长时间她很不习惯。

“这就回去吗?”夜倾羽看到上官月儿出了作坊的院门问道。

朱雀跟在她身后寸步不离,芜娘小心翼翼的扶着上官月儿,上官月儿有些疲倦的回道:“嗯,有些累了,等回去坐不了一小会儿就可以吃午饭。”

“这边开始张罗你少不得要往这边跑,不如今儿个搬过来算了,索性那边也没什么东西,就一些衣物被褥,我看这边宅子里也有新的。”夜倾羽的确是体谅上官月儿的辛苦,毕竟她还怀着身孕,眼下肚子也大了,折腾一上午也很是吃力的事情。

上官月儿想了想也是,而且,这个时候的宅子里应该很是舒服,这一想,她便有些迟疑了。

朱雀心思也很是活络,开口道:“夫人若是想搬,奴婢这就去安排。”

“芜娘也一起去吧,我平日里习惯的东西也就芜娘你最熟悉了,可别拉下了。”上官月儿笑着跟芜娘说着。

芜娘却是有些不放心,“夫人,老奴们都走了,这边没个人可怎么行?”

“芜娘这说的什么话,本少爷还在这里呢,难不成有谁还能欺负了本少爷的妹子不成?”夜倾羽有些不乐意的瞥了芜娘一眼。

芜娘也知道是自己太过于谨慎了,可毕竟小姐还怀着身孕,有不得闪失。

上官月儿却是知道芜娘是真的关心着她,替她着想,便拍了拍芜娘的手背,“芜娘,我这就回新宅子里歇着,哪也不去,等着你们来,再说了,姚大夫也在新宅子里,没事的。”

芜娘听上官月儿这么一说,想起姚太医的确是诊治完这边的长工之后就回了新宅子,有个大夫在好歹也是放心多了,这才跟着朱雀驾着马车回去清理东西。

朱雀她们出来小树林准备驾着马车离开的时候,就看到距离她们马车不远的地方有另外一辆看上去华美的马车听着,当下只是有些疑惑,没有深究就离开了。

上官清灵带着平儿从一棵大树身后绕了出来,看了一眼离去的马车,她父亲可是说过,上官夫人身边跟着一名武艺高强的黑衣女子,那赶车的女子跟父亲形容的完全一致。

她回过头去,看着阳光下的那一对身影,红衣张扬,白衣离尘,有那么一刻她觉得好般配,她看着那个她心仪的男子在那女子身边小心翼翼的呵护着,深怕她脚步不稳摔倒的模样,如果不是事先知道这两个人,简直就要认为那女子肚子里的孩子是夜倾羽的了。

可脑子里面一震却又摇了摇头,如果是又怎么会是这样的关系,她敛下眉眼,有那么一秒她在夜倾羽的眼里看到过不属于亲朋好友的柔光。

上官清灵在心底细细思量了一番之后,带着拎着礼物的平儿从另外一边出了小树林,然后等在了新的院子门外。

夜倾羽跟上官月儿从小树林出来一路走到新宅子这边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等在门外的上官清灵,那同样的一袭红色斗篷缀着洁白的狐狸毛,在这秋色里格外的显眼。

上官月儿并不认识这个人,便当做没看见准备直接进院子,夜倾羽自然更不是那主动理人的,跟在上官月儿身后打算无视掉身边冒出来的两个人。

上官清灵没有想到上官月儿竟然连招呼都不打一个,就算是不认识,可自己好歹站在她家门前啊。眼看着两人就要进门去,上官清灵只好开了口,“上官夫人。”

上官月儿这才停下脚步,回过头来,“这位小姐找我?”

“正是。”上官清灵款款的走了过来,余光里看见夜倾羽也在留意着她,心不由得扑通扑通的直跳,脸颊都有些微红,“家父是上官里正,我是上官里正的嫡女上官清灵。前几日的事情,家父回去后觉得甚是内疚,思来想去又觉得不大好上门给上官夫人赔罪,便着小女过来拜访。”

上官月儿看着这上官清灵说话的模样,两只手交握在身前有些扭捏的绞着,一脸羞答答的表情,怎么看都觉得是春心荡漾,在现代的时候上官月儿身边的那个吃货加花痴闺蜜没少给自己普及这方面的知识,可她这春心总不是对着自己荡的吧。

上官月儿偏了偏头,看了身边的夜倾羽一眼,再看上官清灵身上的那一身红色斗篷,这还来个情侣装呢,心里大致上就明了了,这哪是来给她赔罪的,敢情人家是来钓金龟婿的。

“没什么赔不赔罪的,上官里正并没有与我为难,倒是上官家村的村民因为他丢了大好的工作,上官里正要是觉得过意不去,那就给村民每家一两银子,算是没了工作的补贴吧。”上官月儿并不领她这份情,这件事算起来的的确确并没有对她造成任何影响,上不上工也是村民自己自作自受,上官里正的话只让那些人动摇了,并没有阻拦她开作坊,再说了,那些三言两语就被动摇的人,她还不敢用呢,说起来还要多谢上官里正这么一闹呢。

上官清灵没想到上官月儿会这么说,当下便诧异的抬起头来看向了上官月儿,上官月儿却是不以为然的说道:“怎么?我说错了吗?还是上官里正所谓的心里内疚是假的?”

上官月儿站正了身子,“既然没有内疚,那又为何说来赔罪呢?上官小姐来找我究竟是为了什么?”

一连串的问题直把上官清灵问的整个人都懵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长期没有遇到个把对手,上官月儿这一番伶牙俐齿她完全抵挡不住,等她回过神的时候就看到上官月儿和夜倾羽都直直的看着她,她的手不由得抖了抖,“上官夫人说笑了,小女确实是来替父赔罪的,只为那天父亲恶言相向甚至还准备动手,险些吓到上官夫人,小女知道上官夫人身份尊贵,并不缺这些东西,但这只是小女的一片心意。”

上官清灵接过平儿手里的盒子,将那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根上了年份的人参,至于有多长时间就不知道了。“知道上官夫人有孕在身,这老参在生产的时候还是有些作用的,还希望上官夫人不要嫌弃。”

上官月儿想了想,上官清灵说的倒也诚恳,罪也认得齐全,看来是个通透的人儿,她说的也的确是,在古代产妇生产没力气就都靠着一口老参吊着,这东西她还真是有些心动。

夜倾羽却是一把将那盒子接了过来,然后似乎是闻了闻,笑着道:“这可是好东西呢,上官月儿妹子,既然上官里正认错态度这么好,那就收下好了。”

“上官小姐既然这么诚恳,那这赔罪的礼我就收下了,不过,还得知会一下上官里正,如果只对我一个人赔罪弄特殊,村民们那边知道了可不大好,虽说上官里正只是里正,可也算是朝廷任命的官员,这样的负面消息会影响前途的。”上官月儿说着就转身往院子里走去,“礼已经收下了,上官小姐若是没有别的事情就回吧。”

夜倾羽跟在上官月儿身后往院子里走去,上官清灵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子勇气抓住了夜倾羽的衣摆,“夜……”

夜倾羽挑着狭长的眉眼,双眼一眯,有一秒的凌厉闪过,“上官小姐还有什么事?”

上官清灵被那人周身的寒气一凉,忍不住一哆嗦就松开了手,夜倾羽扫了一眼被她抓皱的衣摆,眉宇间很是不悦。

上官清灵却是糯糯的道:“都说这里建了一座很特别的宅院,小女只是想见识见识一下……”

上官月儿侧过头来看了一眼,她可是听到上官清灵喊出来的那个字,是知道夜倾羽身份的,想到这里倒是笑着道:“对不住了,上官小姐,原本有客人上门是要迎进屋子里坐坐的,只不过这宅子才刚刚建成,还有些乱,不方便招待上官小姐,还请上官小姐见谅。”

上官月儿这边的话还没落定,夜倾羽已经进了院子,然后将门直接关上了,将上官清灵和她的丫鬟隔绝在了门外。

上官月儿进了屋坐了下来,两眼含笑的瞅着夜倾羽,“夜大少爷的桃花可真是旺盛,都开到上官家村子里来了。”

“什么桃花不桃花,有本少爷美吗?”夜倾羽将那一盒老参放在了桌上,然后就坐了下来。

上官月儿不由得一噎,有这么形容自己的?不过不得不承认,夜倾羽这厮的确是长得很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都差点就花痴了,好在她前一辈子外加这一辈子最钟爱的还是美食和赚钱,美男什么的也喜欢,但也没那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