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45章 牙行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04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上官月儿不由得想了想,如果真的还要比夜倾羽这个妖孽还要生的美的女人得长成啥样,不过也与她没关系了。

她倒是想着既然上官清灵都找上门了,那么她住在上官家祖宅的事情也就差不多会被族里知道,好在今儿个阴差阳错的搬家了,不然再晚几天还真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她还真是得感谢那个铁石心肠的父亲,要不是他把自己丢在这边不闻不问,怕是族里早就知道有她这么一个败坏风俗的嫡女存在,等待她的肯定不会是这几个月这么安逸的日子。

上官月儿看着这布置的温馨的院子,想着应该得买几个下人回来了,不说别的,单单守门的粗汉子就得两个,这么大个屋子也要有人收拾,粗使的丫鬟也得那么一两个,且不说还有作坊那边需要连接每个小步骤的人,不用死契的怕是保不住秘密。

心里琢磨着,便朝夜倾羽开了口,“醉玲珑里的伙计都是雇佣的吗?有没有死契的那种?”

“大部分都是雇佣的,怎么?这作坊里还需要靠谱的人?”夜倾羽也坐了下来,听到上官月儿说正事也一脸的认真。

上官月儿点了点头,“嗯,需要,不然不出月余这门手艺必然就有人能透露出去,而死契的人比一般的更能守住秘密,夜家经常会有人员变动,应该有信赖的人伢子吧,我这院子里也还要添点人,你给推荐推荐呗。”

夜倾羽看着她漾着浅浅笑意的脸,还有那双明亮的眸子,想着这宅子里的布置,还有姚太医的事情,再想不明白那也真是配不起他商界鬼见愁的称号了。楚非离能对她这么上心是为了什么?他唯一不明白的就是这一点。

可这么多年他真的没有遇到过一个能入的他的眼入得他的心的女人,唯一这一个现在就坐在自己眼前,却是个怀孕的小寡妇,夜倾羽都失笑了。

“你笑什么呢?”上官月儿一脸的莫名,她这边还等着他的答复,那人就在那里自顾自的笑了起来。

夜倾羽挑了挑眉,“没什么,夜家的确在每个地方都有固定的牙行,不过,这地方太偏僻,牙行不可能带着那么多人过来给你选,你若是想要挑好的,就瞅着哪天有空我带你过去。”

“下午吧,芜娘他们把东西弄过来还需要安置,到这边来正式住下了这些人总是少不了的,左右我也没什么事,就赶在今天置办齐全了,再晚几天怕是就没空了。”

“好。”夜倾羽也没说什么点了点头便应了下来。

歇了一会儿,夜倾羽就又去作坊那边看着去了,上官月儿一个人在宅子里转悠着,没过多久,朱雀和芜娘就驾着马车回来了,然后忙着把东西收拾好。

这边刚一弄好,夜倾羽就带着夜童和紫上官回来了,一起来的还有醉玲珑里给上官月儿送饭菜的伙计。

几个人在一起吃完了午饭,上官月儿就让夜倾羽带她出门,芜娘自然是好几个不放心,一直在在旁边絮絮的嘱咐着。

“芜娘,我只是出去挑几个下人马上就回来了,而且身边还有他,怎么会有事,你就在这边把被褥什么的晒一下,等我回来估计就想要睡觉了。”上官月儿实在是经不住那些嘱咐了,便赶紧的踩着矮凳上了马车。

夜倾羽跟着也准备上车,却被朱雀在一边拦了下去,“夫人在里面,夜公子似乎不方便吧。”

“这有什么不方便的,上官月儿也是我妹子。”夜倾羽看着朱雀有些底气不足的说着。

朱雀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一张紧绷的扑克脸,“那也不是亲妹子,为了避嫌,夜公子还是自己骑马吧。”

上官月儿将马车上的帘子掀开,“朱雀你也留下来帮芜娘吧。”

“护卫的职责是跟着主子,寸步不离。”朱雀说着,已经很是娴熟的坐在了驾车的位置上,开玩笑,马车里的可是未来的女主人外加小主人,她是有天大的胆子才敢不跟着去,万一真有个什么,她就算是死也赎不起罪。

芜娘也是摆着手,“老奴一个人就能收拾了,还是让朱雀跟着吧,她有身手,跟着夫人老奴也能放心。”

上官月儿想了想,也是,自己现在还揣着一个大圆球呢,是冒不起什么风险的,便放下了车帘。

夜倾羽已经从作坊那边取来了马匹,骑上马在前面带着路,朱雀驾着马车跟在他后面,三人往青城方向去了。

一路经过了醉玲珑之后再一处巷子的最尽头停了下来,上官月儿在马车里打了一会儿盹,朱雀将帘子打开,“夫人,到了。”

上官月儿醒过来,用手在自己脸上拍了拍,这才在朱雀的搀扶下下车,夜倾羽已经站在那道毫不起眼的木门前等着了。

“弄得这么隐蔽。”上官月儿在门前站定嘴里小声的咕哝着,从这外边看还以为是一户普通人家,根本不知道里面是干什么的。

夜倾羽敲了敲门,不一会儿门就开了一条缝,有个男人探出头来看了看他三人,恶狠狠的问道:“做什么?”

上官月儿看了夜倾羽一眼,就听到夜倾羽说道,“听说这里的肉品种多味道鲜美,所以过来看看有没有入得了眼的。”

这一句话让上官月儿险些站不稳,好在身边朱雀扶着她,这才没有跌倒。

那男人却是看了一眼夜倾羽,然后又瞅了瞅上官月儿,开口道:“没见过买肉还带着肉球来的……”

夜倾羽却是没有出声,掏出一张金票在那男人眼前晃了晃,“有这个就行了,难不成你们还管这钱是哪里来的?”

那汉子一双眼睛都直了,连忙把门打开了,“进来吧。”

三人跟着那汉子走了进去,上官月儿跟在夜倾羽身边小声的问道:“这里面的人没问题吗?”

“应该没有,这是李掌柜推荐的,夜家在青城这边的事情都是他在打点,说是这边的那些下人都是些大户人家出来的,比一般的要好许多。”夜倾羽有些底气不足,毕竟他掌着那么大的家业怎么可能还管下人的来路,只是在府里仔细防范,如果有心怀不轨的打出去就行了。

上官月儿瞪了他一眼,“难怪一开始感觉怪怪的,原来你夜大少都没有来过。”

穿过一道半月门,眼前的景象开阔了起来,院子里有不少的小丫头,有的在一边一动不动的站着,有的还用绳子捆着,更有的居然还困在笼子里。

上官月儿三人一进院子,就有一个约莫四十岁的女人走上前来,只一眼就知道他们的身份肯定不低,光夜倾羽身上的锦缎就值不少钱,更何况护在上官月儿身边的那个黑衣女子一看就是练家子。

牙婆陪上笑脸引着他们进了大堂坐着,然后看向夜倾羽,“这位爷想要什么样的,我也好给你们介绍介绍。”

夜倾羽却是看向了上官月儿,这牙婆一愣立马就明白了,这年头大户人家夫人怀孕没办法伺候夫君的,都会来这边挑一个好点的暖床丫头,没想到这位爷不仅长相俊美,还对夫人这么体贴,连挑个暖床都听夫人的。

上官月儿是不知道这牙婆子的心思,只是说道:“搬了新宅子想要找两个憨厚老实的护院,另外粗使丫鬟四个。”

牙婆子一听,没想到都是找这样的货色,当下脸色就有些冷了下来,“想来夫人是不知道我们这里的行情,我这边的都是死契,如果夫人只是想找粗使的,大可不必来我这里,因为我这里随随便便的一个人最低都是十两银子起价的。”

古代的下人价格上官月儿虽然不怎么了解,但也知道不怎么值钱的,这边的最低十两银子起价还真不知道有什么底气敢要这么高。

上官月儿只是稍微顿了顿便开了口,“那我还真要看看这人值不值这个价格。”

牙婆出去没几分钟,就进来了,身后还跟着一批人,有两个人是被捆着双手和双脚的。

上官月儿此刻不得不感叹现代社会有多么和谐,这人都能跟大白菜似得买卖,尤其是那两个魁梧的汉子站在自己面前被待价而沽,上官月儿都有些于心不忍了。

那两个汉子被身后的小厮强按着往地上跪去,那两个汉子却是憋着劲也不往下跪,后边的小厮急了准备拿着棍子就往身上招呼,那两人依旧面不改色。

上官月儿抬了抬手,“男儿膝下有黄金,不用勉强他们给我下跪。”

那两个汉子抬眼看了上官月儿一下,眼里有一闪而过的感激之情。

那牙婆这才挥了挥手让手下的人退下,她可是最烦这两个人了,自打来了她这里都没有人敢接手,还得供他们吃喝,简直就是赔钱货。不过上官月儿的态度在那里,牙婆不由得起了心思,“夫人可是看上了这两个,不是我说,夫人的眼光的确很独到,他们兄弟两个可是有点功夫底子在身的,不然我也不会怕他们跑了把他们给捆上。”

上官月儿一愣,她只是多了那么一句话,没想到这牙婆顺着杆子往上爬了,她瞅着这牙婆的表情,似乎是很卖力的在向她推销,这两兄弟该不会有什么不好的背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