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46章 挑人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38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她在大厅里看了一圈,剩下的几个跪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偶尔抬起头来也是一脸的迷茫或者双眼里都是死灰一片,这样的人她打心眼里排斥。

那两兄弟看上去很是健实,而且站立的时候腰杆挺得笔直,整个人身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气质,就像是现代的那些兵哥哥。

上官月儿挑了挑眉,“他们身上那么多伤看上去肯定是不听话给打的,这样的人我要着怕也管不住。”

牙婆不由得瞪了一眼那两个汉子,这两人身上的伤势因为她看着他们一直没有买主就送到青楼去了,总有一些特殊口味的主子,可没想到这两人将那里的客人伤了,反倒还要她赔了些许银子又给送了回来,这才给打的,可这些她也不敢说啊,万一说出来去了那种地方,那夫人肯定是铁定不会要了。

就在这时,其中的一个汉子抬起头来看向上官月儿,“夫人若是买下了我们两兄弟,此生我们只唯夫人之命是从。”

上官月儿一听似乎不错,随即便看向另外的一个人,“你呢?”

“此生唯夫人之命是从。”那人也抬起头来看着上官月儿一脸的坚毅。

牙婆不由得怔住了,这可真是破天荒的第一次,这两兄弟肯自己择主,连忙说着,“夫人放心,这两兄弟都是死契,夫人交付四十两银子这死契就归夫人所有,只要死契在夫人手上,生死皆由夫人做。”

那两兄弟却是看向那牙婆,“以往不是才十两一人,现在怎么就二十两了?”

牙婆却是讪讪的笑着,心想不会又要黄了吧,要真是黄了就把这两人往死里整了。

上官月儿笑着挑眉看向那牙婆,直把那牙婆看的瘆得慌,还没等她开口辩解,上官月儿便说道:“四十两就四十两吧,把他们的绳子松开。”

朱雀在一边拿了银子出来递过去,然后等到那牙婆将死契交给她这才回到上官月儿的身边。

两人的绳子一松开就齐刷刷的看向那牙婆,直把那牙婆看得身子直抖,一直到那两人站到了上官月儿那边去,这牙婆才放心。

牙婆下去带人过来的时候,夜倾羽打量着站在一边的两人,心里却是差不多知道这两人应该是军营里的兵,就是想不明白怎么会到这里来。

牙婆很快的就带了一批小丫头过来,上官月儿瞅着合眼缘的挑了四个,给了牙婆银子,收了死契三人就出了来。

一出门,上官月儿就吐了一口浊气,然后看着自己身后的六个人,想了想,指着那两兄弟便对朱雀说道:“你拿着银子去成衣铺,先给他们两个买量身简单的衣服过来。”

大家也都知道这兄弟两人全身都有血迹,如果这样出去肯定会被人围观,惹出麻烦来,两兄弟互相看了一眼,对于自己选择的这个主子很是感激,不仅仅是因为先前她说的那句话,更因为这一出来她就替他们着想,这些举动让他们觉得跟着她很好。

夜倾羽看了看,便对上官月儿说道:“你去车上歇着吧,等朱雀回来了,安置好他们,你要买的东西再去买。”

“这一会儿上去了还要再下来,站着也不要紧。”上官月儿可没那么作,等一会儿的事,再从车上下来多麻烦啊。

朱雀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就带着衣物过来了,两人寻了一处隐蔽的位置换上干净的衣服这才出来,直接半膝跪在了上官月儿面前,“多谢夫人。”

“起来吧,以后也别动不动就跪,就像之前有骨气那样。”上官月儿领了他们这一份感激,“你们二人叫什么?”

“夫人赐我们新生,请夫人赐名。”

上官月儿想了想也是,便指着那个额头有块伤疤的汉子说道:“你是哥哥吧,那就叫天龙,弟弟叫天虎。”

“谢夫人。”两兄弟对于这个名字似乎很是满意,两张紧绷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

上官月儿笑着取了一两银子出来,“天龙,你去租一辆车,然后和天虎他们在城门口集合,我还有点东西要去买,买完了就带你们一起回家。”

天龙一愣,随后便接下了上官月儿手里的银子,看着上官月儿三人离开。

回家,家这个字眼对于他们来说早就已经陌生了,这一刻都人间听到一时间都有些忍不住眼里泛泪,他紧紧的握着手里的银子,让天虎带着人先到城外,自己则去租了一辆牛车。

上官月儿买了一些最简单的布料,还有一些吃食,便坐着马车赶到城外,天龙带着他们坐在牛车上等着,一看到上官月儿的马车出来,便自动的跟在了后边,不用上官月儿多说一句话的感觉真的很好诶,她就喜欢这样的下属。

一行人直接绕远路没有经过上官家村直接到了新宅院那边,芜娘在家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被褥也都在厨房上方的晒场晒着,上官月儿她们回来的时候,芜娘正在厨房收拾着上官月儿之前在上官家祖宅试着做的那些调料。

到了新宅子外边,夜倾羽直接去了作坊,朱雀扶着上官月儿下了车,带着众人走了进去,一路上那些小丫头们双眼里都是惊艳,本来这马车越走越偏僻,她们还在忐忑自己之后的命运,没想到在这儿的院子会这样的别致,比以前她们所在的人家看上去还要讲究。

进了大堂上官月儿一下子就摊坐在主座上,芜娘已经听到了动静上前来,很是自觉的站在了上官月儿的下方看着这些新买的丫头。这座宅子里,朱雀是暗卫,紫上官是个小丫头,真正能在管人上有所造诣的,就属芜娘了,她好歹是跟着上官月儿母亲一起多大场面都见识过的,调教几个小丫头完全绰绰有余。

上官月儿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一边喝着一边仔细的瞅着下面的六个人,天龙和天虎有些局促,毕竟这屋子里除了他们两个其余的都是女人,待着感觉怪怪的。

上官月儿开了口,“我这宅子里人口简单,真正的主子也只有我一个,所以你们忠心的人就是我,平日里称呼我夫人即可。”

“奴婢见过夫人。”

“天龙,天虎见过夫人。”

四个小丫头都跪了下去,天龙天虎却只是微微弯了弯腰,上官月儿将手里的茶杯放下,“我这边也没那么多的规矩,平日里见到我也不用动不动就下跪,只要做好吩咐你们的事情就行,只不过一点,我最讨厌心术不正的人,如果被发现,只有一条路,我想你们应该是知道分寸不会选那一条路的。”

上官月儿的话听起来闻言软语,但谁也不敢小瞧了她,他们是死契的奴隶,说起来只有两条路,生或者死,皆由主子决定,死了也没人会追究责任。

“天龙天虎你们的职责就是护院,至于这护院怎么当,你们自己去琢磨,我说的再多,也总没有你们自己心里考虑得到的地方多,你们先下去吧,后院那里有房间,每个人挑一间,除开第一间和第二间已经有人,其它的你们自便。”

“是,夫人。”两人这才退下。

上官月儿看着底下低着头站着的四个丫头,“不管以前你们是什么人,经历了什么样的生活,在我这儿就要按照我的规矩来,生是我的人,死也是我的鬼,以前的姓名和记忆想来也不是什么好的,从今天开始就是一次脱胎换骨的重生,你们也只有一个身份。”

上官月儿说着伸出一只手指着最左边的一个丫头,“你,茴香;你,豆蔻;你,陈皮;你,花椒。”

“茴香,豆蔻,陈皮,花椒,谢夫人赐名。”

“芜娘,这四个丫头就由你负责了。”上官月儿说着便有些困倦的打了个哈欠,芜娘忙扶着她,“夫人房里已经收拾好了,被褥都是崭新的,旧的老奴拿出去晒着了,我先扶夫人上去休息吧。”

上官月儿点了点头,想起什么便问道:“姚大夫呢?”

“姚大夫见这边有山,夫人一走他就拎着一个背篓上山去了,说是去看看有没有药材。”

“嗯。”

上官月儿自己去休息,芜娘便直接带着四个小丫头去厨房忙活着,人多力量大,不一会儿就全都收拾完了,又开始准备着晚上的饭菜。

现在人变多了,再让醉玲珑里送饭菜来也不大好,上官月儿中午的时候就跟醉玲珑的伙计说了,从今天起,这边的吃食都要自己准备着。

傍晚的时候上官月儿才起来,在院子里坐着看夕阳,作坊那边也忙活完了,芸娘和牛大力知道了上官月儿搬家的消息,两口子便跟着紫上官一起过来,走到院子门口,跟往常一样抬脚就往里走,陡然间就被两个壮汉拦住了。

“什么人?”

牛大力一愣,“你们又是什么人?”

天龙天虎却是没有搭理他,继续冷着一张脸问道:“不说清楚就休想进这座院子。”

芸娘在后边本来拉着紫上官说着话,一看这架势便侧过脸来问紫上官,“妹子,这是咋回事?”

紫上官探过头去看了一眼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俺是来找上官月儿妹子的,俺上官月儿妹子呢?”牛大力倒是有些担心,毕竟上官月儿一个孕妇,要真有点什么事可不大好。

“报上名号。”两人并不为其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