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50章 说清楚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20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我这就试着做个小模板出来,若是有什么想不通的再来问。”

“嗯。”

陈丰说完后就拿着那张图纸下楼去了,上官月儿刚在椅子上坐下,手边就递来了一杯茶,说了这么会儿,嗓子也的确是有些哑了,顺手就接了过来喝了下去。

一边的姚太医这才回过神来,不巧刚好看到楚非离给上官月儿递茶的那一幕,赶紧麻溜的下楼了,他可不想被某人惦记着,被某人惦记的后果很可怕。

上官月儿喝了大半杯水,才发现书房里只剩下她跟楚非离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她瞪着那男人看了半天,可偏偏人家不躲不避噙着笑意看着她。

半响,上官月儿泄了气,“王爷就这么闲?”

“它在肚子里听话吗?”楚非离却是转开了视线落在了她半靠在椅子露出来的肚子上,不由得想起上次他伸手摸着肚皮听到胎儿的心跳是多么的奇妙。

上官月儿一怔,看到他的眼神里碎掉的暖暖流光,知道他问的是孩子,也不由自主的伸手摸了摸肚皮,“挺好的。”

书房里寂静无声,楚非离眉宇间藏着一抹温柔看着半靠在椅子上轻轻抚摸着肚皮的上官月儿,一种难以描述的情绪绕上心头,他不明白是什么,却让他觉得温暖异常。

都说母子连心,这样的感觉他从未体验过,如今有了自己的骨血却是真的能感觉到,那是一种无法言说的感觉,让他情不自禁的想要靠近,心情愉悦。

上官月儿瞅着他的眉眼,卸去了寻常的冷冽,独留那一抹温柔,却看得她心底直打鼓。“楚非离。”

她轻轻地叫了他的全名,楚非离抬起头来,看着她认真的小脸应了一声。

“我不知道这个孩子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但对于我来说,因着他赔掉了我的名声或者是我的这一辈子,我却从不后悔留下他,他之于我紧紧只是我的孩子而已,我会用尽一切可能的爱他护他。”上官月儿徐徐地说着,声音很淡,“在我留下他的时候并没有想过他的父亲是谁这个问题,不管他的父亲是谁,他都是我怀胎十月生下的孩子,现在,既然知道了他是你的骨血,同时也是这水云王朝皇家的血脉,你的身份注定这个孩子的命运不可能如我所想的那般寻常,更何况他的母亲还是一个那样的背景。”

楚非离安静的听着她说,他从没想过上官月儿会想过这么多,这些事情他虽然是想过,却也只是想着将上官月儿娶回去,一切都很自然了。

“你或许觉得我能入得了你的眼,正好也有这么一个孩子,娶我回去皆大欢喜。”上官月儿抬起头定定的看向他,“可对我而言,就算生了孩子,我并不想要凑合就那么守着一个男人一辈子。”

楚非离的脸上有些许不悦,“嫁给本王于你而言很是凑合?”

“至少不是我所想的。”上官月儿直接回到,“身为皇子,三妻四妾很平常吧,可我却觉得恶心,我并不能接受跟其他的女人分享丈夫,也不能接受我的孩子喊其他的女人母亲。我有能力能够养活自己和孩子,比起生活在笼子里,还是自由自在更可贵吧。”

生为根深蒂固的古代人,不得不说上官月儿的话刷新了楚非离的某些观念,一时间还有些愣神,就听到上官月儿说道:“我不求大富大贵,只求一生无所束缚,能追求我所想的生活,跟懂自己的人一生一世一双人。所以,楚非离,如果你不能给我我想要的,那么请从今以后不要掺和到我的生活里,至于作坊,我依旧会尽自己的本分。”

听到这里,楚非离却是笑了,“你怎知我不能给你想要的,上官月儿,我倒是觉得我们是天定的良配,你一定会心甘情愿的与我携手这一生。”

上官月儿却是翻了翻白眼,浪费她这么多的口水,这家伙到底有没有听懂是什么意思?不过,不管他听没听懂,自己总不会委曲求全的,且看以后怎么样吧。

“今日下厨吗?”楚非离倒是心态好,一下子就恢复了过来,都这个时候还惦记着吃也是没谁了。

上官月儿动了动身子,换了个姿势,“让我一个孕妇下厨你也好意思?”

“自然是不好意思,可着整个水云王朝只有你做出来的东西让我日思夜想。”楚非离很是随意的说着这些带有撩人歧义的话。

上官月儿却是懒得再理会他,自顾自的看看医书,画画图稿,捉摸着以后折腾些什么。

自打这话说开之后,上官月儿对楚非离并不向之前那般客套,完全就忽视掉了他的身份,就像是一般人一样对待。

楚非离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总是随在上官月儿一边,静静地待着,就这样过了两日,玄武出现带来了一则消息,楚非离才连夜去了军营。

这两天,陈丰做了好几个模型,直到最后一个实验的时候不在漏水,这才算是过关成功了,眼下正琢磨着直接在厨房施工,天龙和天虎大部分时间都被喊去帮忙砍竹子做苦力了。

作坊那边也收拾好了,只等着夜倾羽将材料运过来,还有先前的设备安放好便可以开工。

这日,上官月儿正在院子里看着芜娘和朱雀收集着树上的桂花,她闲着无事就想着整整桂花蜜,这院子里现成的材料不用也浪费。

紫上官从院子外跑进来,急冲冲的在桌上倒了一杯水喝掉,芜娘看着她这样笑着说道:“总是这么冒冒失失的,什么事这么急呀?”

“夜少爷来了,正着人往作坊里面拖东西呢,工人们都让先回去了,明日一早准时开工。”紫上官一口气说完,看着上官月儿,“夜少爷说那边灰尘多,等东西安放好了,做好了清洁,再来叫小姐过去看。”

“怎的又都叫回小姐去了?”上官月儿这几天听着他们一会儿夫人一会儿小姐的叫着,人都有些精分了,还得反应半天才知道是在叫自己。

紫上官笑了笑,“习惯了,总改不过来。”

“现在不比之前我们三个在一起的时候,在外边可别忘了。”上官月儿说着,如果可以她肯定也还是喜欢叫小姐的,可这作坊里那么多人,自己有着身孕,还喊着小姐总归是怪怪的。

“奴婢省的。”紫上官说着一眼就看到芜娘和朱雀站在桂花树下还拿着一个陶罐装着,立马蹦跳着过去,跟着她们一块儿收集着。

没等多久,夜倾羽就从门口进来了,一眼就看到半躺在躺椅上的上官月儿,“这天都凉了,还这般躺着,不怕染了风寒啊。”

上官月儿起身,“有姚大夫在害怕什么。”

姚大夫此时正在院子角落里晒着草药,听到这句话反倒是说道:“听你这话老夫可得时刻的吊着心,这万一没看住你出了啥事,老夫还逃不了责任了。”

这话是这么说,可语气却是带着一丝长辈对小辈的宠爱,这些天的相处,姚太医倒是很喜欢这个小丫头了,对她倒也不仅仅只是尽尽职责,而是发自内心的看护着她的身体。

“作坊那边都妥当了?”上官月儿看着夜倾羽坐在她旁边便问道。

夜倾羽倒是挑了挑那一双桃花眼,“这方面你最在行,所以我这不是来找你去验收看看行不行,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大军即将北行,作坊得尽快运行起来。”

“走吧。”上官月儿已经站了起来,如今肚子将近七月,因着这些日子一直很好的补着,身子也比先前丰腴了许多,连带着那肚子看上去也很是吓人。

上官月儿这般往院子外面走着,朱雀将手里的东西都放在了石桌上连忙跟上,在上官月儿身边小心的呵护着。

夜倾羽见状瞅着上官月儿的肚子道:“妹子这肚子这般大,不会是双胎吧?”

“生了就知道了。”上官月儿看着前边,却是一点也不在意是不是双胎,左右都怀了,总是要生的,等生的时候不就完全能确定下来了。

夜倾羽笑了笑,“你这样子本少爷感觉好有罪恶感。”

“左右这个作坊真要算起来也是我的,反倒是我要感谢你呢。”上官月儿在前边缓慢的走着,回过头来同他说道。

“嘿,真要说起来我才是最划算的,只是帮着做做杂事,这一份功劳却是记在我夜家身上的,这份情夜家会记住,妹子以后若是有事只管开口。”

“好吧,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再推来推去就见外了,我也不大习惯。”

一路上说说笑笑到了作坊,上官月儿一进去就是一个大院子,然后院子的左边是烤房和包装房,右边是用来盘面上柱晒面的房间,总体来说这个院子是一个回字形,四面八方都有门,最外面还有一个围墙用来跟外界隔开……

右边的所有房间前后都有门,只不过靠近院子的这边除了门墙上还有一个小窗口,这个窗口是根据圆木盆的大小做的,而另一边的门则是让盘面工人进来的地方。

上官月儿先是进了盘面的房间,整个房间只有一排长长的案板,是用来和面的,案板上进行过抛光打磨,摸上去很是光滑,房间的另一边则是一排码放整齐的大圆木盆,是用来盘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