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54章 牵扯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079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二娘被芸娘的这一番话堵得一口气险些上不来,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一下子就扑在自家男人身上嚎了起来,一边嚎还一边说着,“我真是命苦啊,嫁过去之后上照顾公婆下宠着小姑,等到小姑嫁人,又要操持一家老小的生计,如今收成不好,家里男丁也没办法做活,我一个妇道人家被逼着挑起了整个家,现在想要小姑帮点忙,反倒被说一顿……”

这边动静太大,有一些村民路过芸娘家门口的时候还时不时的往里面瞅瞅,芸娘脸色尴尬至极。

李柱知道自家媳妇是真的很命苦,也不由得说道:“妹子,要不你再去给东家说说,看能不能给你嫂子安排个位置,你也知道,你嫂子跟着俺是真的很苦,你哥我算不得是个男人,一家所有的重担都在你嫂子身上。”

芸娘被说的一阵鼻酸,“好了,大哥,大嫂,我现在就去说说,至于结果如何我不能保证,你们且先等着吧。”

“锅里的馒头也都蒸好了,你们要是饿了就先吃着。”

芸娘说完之后就出了门,二娘立马从自家男人身上直起了身,然后去了后面的厨房里拿了馒头和咸菜先凑合着吃着,李柱站在一边没有动,“要不等会儿,芸娘也没吃……”

“让你吃你就吃。”二娘一边往自己嘴里塞着白面馒头,一边含糊不清的说着,这白面馒头就是好吃,他们可是一年到头都吃不了一回的,可得吃够了。

李柱只好坐了下去,更何况他也嘴馋那白面馒头的味道了。

芸娘出了门就直接奔着上官月儿的宅子去了,到的时候上官月儿刚吃完午餐,正在院子里晒着太阳消着食。

“嫂子怎么来了?紫上官不是说你回去招呼你哥嫂了吗?他们走了?”上官月儿侧着脸看向她。

芸娘却是因为有些心虚的笑了笑,“上官月儿妹子,我这会儿来是有点事情想跟妹子说说。”

“嫂子有什么事就说吧。”上官月儿坐起身来准备听她说话,芸娘连忙的伸手去扶了扶她,“妹子躺着就好,也耽误不了说话的。”

“其实我过来是想问问东家,我那大哥生的瘦小也干不了什么活,东家留下了大哥不知道有什么安排?”

上官月儿想了想,这才想起那个瘦杆的男人,“哦,作坊招了人之后是准备全天候日夜不分的运行的,到时候工人会分成几批,有人上白班,有人上夜班,这么大的作坊晚上也需要个人照看着,想着放别的人也不如放个知底的,你大哥正合适。”

芸娘心里一阵热乎,她自然也是知道这样的清闲工作上官月儿给谁都是可以的,可偏偏给了自家大哥,这对于大哥来说真是极好的差事,这让她接下来的话更加的问不出口了。

“我那个嫂子,妹子千万别跟她一般见识,我嫂子她也是被清苦的生活逼出来的,以前刚结婚的时候家里还可以,对我也很好,后来我大哥病了一场之后人也不怎么硬朗了,整个家里就靠我嫂子撑着……”

“这么多人我也计较不来的。”上官月儿波澜不惊的说着,“作坊里现在的安排的确只有给工人们做饭这一个差事了,可你嫂子不愿意来,那我也没办法了。”

“妹子费心了,原本我不该过来打搅妹子的,可我……”芸娘深吸了一口气,“我就想来问问妹子,那做饭的差事可还有空缺,我想替我嫂子争取一下。”

上官月儿低垂着眉眼,视线停留在芸娘紧紧拽着她自己衣角的手上,阳光洒在上官月儿的身上,将她脸上的绒毛都可以看的一清二楚,芸娘这才心里一惊,这些天来,她很少过来走动,竟然从不知道上官月儿的容貌什么时候变得这般的出众了,这一刻,上官月儿身上散发的那种淡淡的清贵气质格外的显眼,芸娘才意识到,这个妹子跟他们真的不是一样的人,也不仅仅是有钱有本事的区别,而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身份差异,让她不自觉的就想要仰望。

“可以。”

上官月儿清清淡淡的声音传来,芸娘打了一个激灵回过神来,“那我替我嫂子谢谢妹子了,我回去会好好跟他们说的。”

“嗯。”

芸娘接连的道了谢这才从宅子里出去回家,朱雀从屋里拿了一床薄毯出来,“主子不喜欢那个女人,又何必让她到作坊里去做事。”

“有些时候不是喜不喜欢的事,是她也好别人也罢,总归是有人要去做那个事的,芸娘两口子当初帮了我不少,这一次算是还他们人情,如果她大哥和嫂子老老实实的做事,跟着芸娘还有牛大力一起自然是少不了好日子过得,就怕有些人,明明求不得,却非得要折腾得到,到时候至少不会怨我了。”上官月儿隔着薄毯轻轻摸着越来越大的肚子,眼里温柔一片。

朱雀却是给她弄了个汤婆子放在手里说道:“主子是越来越心软了,有些人得到的太容易并不会珍惜,胃口总是容易被好日子给撑大的,作坊里的那些管事还是用自己人比较放心。”

“都说一孕傻三年,我这都还没生呢,你就在这边给我耳提面命了,该发生的时候总是会发生,挡也挡不住,且由着它吧,你主子我总归不会被人糊弄了去的。”上官月儿笑了起来。

朱雀也是微微的弯了弯唇角,自从跟在上官月儿身边后她总是觉得很温馨,主子待她一点也不当下人,反倒是向朋友似得,所以她才敢有什么说什么。

“你以前跟着他的时候,他肯定是个将一切萌芽都扼杀在摇篮里的主子吧,跟着他好,还是跟着我好。”上官月儿抬眼看着一片无云的蓝天,思绪飞向很远的地方,真捅破了那一层窗户纸,她怎么就真的总是想起那张清冷俊美的脸呢。

朱雀很是认真的想了想,“以前王爷虽然严厉但大体上对我们这些下属都很是维护,跟了主子之后,主子是平时随意,却一切都在掌握之中,该严厉的时候严厉,要真说起来,主子跟王爷在杀伐果断上还是很相像的。”

“噗。”上官月儿却是笑了起来,“看来他倒是给了你们不少好处,让你离了他还能给他说些好话。”

“主子,属下绝无二心,只是实事求是,不敢有半点隐瞒。”朱雀却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你起来吧,我说过了在我这里不要总是动不动就跪,你要真这样,我才是有意见呢。”上官月儿将她的胳膊托着,让她站起来,“我既然留你下来肯定是信任你的,你别担心。”

朱雀这才放下心来,她是知道的,眼前的主子看着云淡风轻,但心里通透着,而且并不是所有人都交心的。

“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有时候想想是不是有了血肉相连,所以总是想到他,想多了解了解他。”上官月儿摸着肚子,“夜倾羽说大军一个月后出征,这一个月他定然是很忙的吧,作坊这边可一点都不能出差错,误了军事可就不好了。”

朱雀在一边不知道该怎么回话,看着上官月儿似乎在想事情的样子便也没有做声。

上官月儿想着楚非离此次去北边出征总觉得有那么一丝情绪拉扯着她,这件事夜倾羽说的十分凶险,不然也不会想办法让她弄出即时的东西来,不管如何她总归是不想孩子出生了没了父亲的。

之前不知道就还好,既然知道了,有总比没有的好的,更何况,这个男人……

上官月儿不知道的是,整个院子还有一个隐藏在暗处的青龙,上官月儿的情况青龙几乎都是每天一次用专用的飞鹰传信,当晚就能到距离这边不远的大营里。

当晚,楚非离安排完事情之后回到营帐里,玄武就将刚从飞鹰腿上取下来的信笺递了过来,楚非离打开看了之后将信笺烧掉,整个人都很是愉悦。

她在为他担心,这真的是很好的开端,这一次的出征不管怎样都要确保万无一失。而且,她这一边等他离开后还需要安排人暗中护卫着,尤其是在她生产前自己还不知道能不能回来。

京城那边,丞相府也得盯着点,如果左相跟老二有联姻的意向,左相府必然有大动静,这其中就有正妻之位换人扶持庶女上位成嫡女,毕竟左相府的嫡女如今还只有上官月儿一个人。

当初这门婚事是圣旨赐婚的,所以左相府的正妻之位只有一个,那就是上官月儿的亲生母亲。圣旨赐婚不能休妻,却可以抬成平妻,如今左相府正妻已经去世,平妻自然就是唯一的主母,左相想要事情没有半点阻力,上官月儿的事情是一个契机,这应该也是左相当初没有直接处理上官月儿的原因。

他倒是真该谢谢自己那个二哥了,如果不是为了在几个皇子里抉择,左相必然一早就处理掉上官月儿了,之所以留着上官月儿肯定是想着万一以后有用处。

在他得胜回来之前,一定要让左相府不对上官月儿动手,他不介意暗中动点手脚,让左相与二哥之间没那么容易达成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