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55章 桂花汤圆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01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想了一会儿,楚非离便说道:“玄武,左相府的眼线是该动动了,在无伤大雅的前提下,确保左相府在我回来之前不会动正妻之位。”

“是,属下这就去安排。”

楚非离熄了灯火躺在塌上的时候想着上次摸着上官月儿的肚子听着里面胎儿的动静,整张脸都温柔下来,就连睡着的时候唇角都是微微翘起的。

接下来的几天,军营里的战士们都觉得王爷的脾气莫名的好了许多,还纷纷庆幸没被责罚。

上官记作坊那边新招的一批人员已经上了工,皆由一名老工帮忙带着,目前因为还没熟悉制作手法,这些人都还在训练期,倒班的事情就还没有进行下去。

上官月儿整天在宅子里歇着,偶尔来作坊里瞧瞧,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听着紫上官过来说一说作坊里的事情,大部分人都挺好的,就是芸娘的嫂子二娘被紫上官提到过无数次。

“小姐,那二娘根本就不是去做事的,成天在厨房里指手画脚的不说,什么活都不干,要不是赵大娘帮她把她的部分做了,厨房里估计每天按时出餐都困难。”紫上官说的咬牙切齿的,“要不是有芸娘这层关系在,我真想让人把她踢出去。”

“紫上官,跟你说过几遍了,你的注意力不该放在这样的人身上。”上官月儿看着紫上官回来的时候带的物料账本,一边翻着头也没抬。

“不是我想注意她,实在是底下的那些人总会互相传着,而且小姐,你是不知道,那二娘恶劣到将采买回来的猪肉割回去自己吃,厨房里但凡有的,她都会直接一点一点的带回去,时间长了怕是底下的人有样学样。”紫上官有些不高兴的嘟哝着。

上官月儿停下手里的活儿看着她,“以后那边的事情我是没什么时间管着的,基本上都得你来替我看着,作坊里那么多人你个个都得盯着那其余的事情还做不做了?”

“小姐……”紫上官知道上官月儿说的是对的。

上官月儿握着她的手,“二娘的事情打从一开始招她的时候就知道不会这么安分的,但她也仅仅只是芸娘的嫂子而已,对于这一点我也说的很清楚,让她进作坊就是最大的限度了,就算比官大,你也要比芸娘和大力两口子大,我对你总比对他们要信任的多的。这人啊,做多少工就付多少钱,不仅不干活还缺东少西的,那就从她应得的里面扣,作坊里没有所谓的特殊存在,所有人都一视同仁。”

“你要记住,我们开作坊是以赚钱为最大的目的,不是做好事收留人白吃白喝的。”

紫上官眼睛一亮,“我懂了!”

上官月儿笑着看着她小跑出去的背影,这丫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听懂了,不过这些日子以来她倒是发现这丫头是块做生意的好料子。

紫上官回了作坊以后,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让负责厨房物料的茴香注意着,如果有发现缺少就直接记下来,包括什么时间消极怠工一条一条写清楚,如今作坊人员增加了,他们这些丫头也都清闲了一些,基本上除了上半天盘面的时候帮着端到上柱的房间里去忙一点之外,剩下的时间也就哪里忙就帮哪里。

茴香得了吩咐自然是分外的精明,毕竟是她管着厨房的物料,万一真的缺少太多,长期下来东家那边会多耗费许多银子,那她的责任就大了。

作坊那边有条不紊,上官月儿便闲下来,前些天芜娘他们采了些桂花,做了一些蜂蜜桂花酱和糖桂花酱,她倒是想吃桂花汤圆了,眼下没有米酒,只能做点光的汤圆。

芜娘取来了早就磨好的糯米粉,上官月儿倒了一些在盆子里面后加入适量清水揉成了软硬适中的粉团,然后搓成长方形,分成很多个小块。

将事先准备好的著有和糖桂花混合均匀,放到蒸锅里使著有和糖相互融合,拿出来晾凉后放置在外边,如今初冬,屋外的温度也比较低,融化的油塘桂花没多久就凝固了,桂花陷这就做好了。

芜娘和朱雀跟着上官月儿一起将小粉团捏成深窝,舀一小勺桂花馅料收拢之后搓成圆团,因着先前面团和的有些多,一下子搓了上百个汤圆,足足用掉了一罐子桂花蜜。

下午人回来后,上官月儿便让芜娘做了一大锅,汤里边点缀着一些干桂花,汤汁更加清香可口。

夜里,上官月儿睡下以后,后院厨房里一道黑色的身影,在装着汤圆的木盆里拿了数十个,然后想了想,又在簸箕里抓了一把晒干的桂花。

“应该不会被发现吧。”青龙想着他堂堂暗卫居然沦落到偷吃的地步了,想起之前收到的回信上边就写着王爷想念未来女主子的厨艺了,让他看着有什么新鲜的玩意儿就给顺一点,可惜守了这么多天,才守到这一茬,原本先前那些桂花蜜酱他琢磨着带点,可惜带过去了也不知道怎么吃,眼下才逮着做了这么多的汤圆,那阵子香甜的味道闻得他都想吃。

他倒是有些羡慕朱雀了,可以堂堂正正的跟着一起吃所有的好吃的,可怜他只能露宿枝头闻着味道。

青龙原本是已经出了厨房的,想了想又返身回来将簸箕上的干桂花抓匀,看不出被动过的样子,然后还将木盆里的汤圆居中一些放置,咋一看是看不出少了的样子,做完这些他才满意的拍了拍手出去了。

隔天下午,上官月儿觉着有些饿的时候让芜娘去煮了一碗桂花汤圆,芜娘来的时候说着,“奇怪了,昨晚上明明还剩下二十多个汤圆的,今儿怎么才十几个了?”

上官月儿舀了一勺子甜汤,微甜的口感,还带着一股子清香,很是惬意,“会不会是看错了?几个汤圆而已,家里也没人会去弄。”

“老奴数了好几遍的,十个排成一排,今儿个却成了八个一排,真是奇了。”

“几个汤圆罢了,或许是耗子吃掉了。”上官月儿将汤圆咬了一口,里边的馅料流了出来,看着就好吃。

一边的朱雀忍不住抬了抬眼,昨晚上青龙的动作很是隐秘,却也没瞒过她,要知道,他作为一个女子能被选为四大暗卫之一,其本事与其他三位男子是不相上下的,青龙应该不至于去偷了汤圆吃,更何况他现在也不在,想来应该是去大营了。

“朱雀,朱雀?”上官月儿喊了几声,却发现朱雀一直在出神,她抬眼瞅着她,“想什么呢?”

朱雀这才回过神来,“主子,有件事我想我应该告诉你,之前王爷让人保护这座院子是派了我跟青龙来的,现在我转在明面,青龙却一直在暗中保护着,这汤圆就是青龙拿走的。”

朱雀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她认了上官月儿做主,她们之间应该是没有秘密的,这件事她到现在才说出来也不知道上官月儿会不会怪罪她。

“青龙?”上官月儿蹙了蹙眉,“这么冷的天他睡哪里?”

“啊?”朱雀没想到上官月儿会是这样的反应,一时间大脑还没转过弯来,愣了几秒后,瞬间对上官月儿更加的好感,她这是在为他们这些暗卫着想。“我们一般都是在院子外边的大树上随便找个地方,方便看顾整个院子的情况,如果遇到雨雪天气,就会在院子里找个隐蔽的地方,习惯了所以觉得没什么。”

“哦。”上官月儿恍然,却又想着她不知道他们的存在,这些天他们怎么过过来,便问道:“他在这边怎么吃东西?”

“每隔几天主子要是不出门,我们便会去采买一些干粮。”

上官月儿想着他们也是听从楚非离的安排才来自己身边保护着,对自己是好的,这样吃不饱穿不暖的也太不人道了,不然也不会连个汤圆都要这样偷偷摸摸的吃。“他人呢?以后吃饭叫他吧。”

“他,应该是去给楚王爷送汤圆去了……”朱雀缓缓的说出口。

“嗯?”上官月儿手里的汤匙盛住的汤圆都滑落到了碗里,“你是说他偷了汤圆是去给楚非离送过去的?”

“属下看到昨晚他直奔大营方向去了,想来应该是的。”

上官月儿突然想起自己在院子里的一举一动岂不都是让人传给了楚非离,包括那天她和朱雀说的话,一时间脸颊有些烧得慌。

青龙的确是马不停蹄的给楚非离送吃的过去了,他到的时候已经是当天傍晚,等楚非离处理完军务之后,他才得以将东西献宝似的递上去。

“你这个时候过来就为了送这么点东西?”楚非离却是皱着眉头,“她最近可好?”

“这些天那边都没怎么做东西,这菜一做上,属下就给偷来了一些,自然是加紧的送过来了。”青龙有些不知道主子这脾气是打哪里来的,只是照实的回着话,“姚太医一直都很仔细的养着,身子倒是丰腴了不少,气色也很好。”

“嗯,你且先赶回去吧,以后没有我的命令不得擅自离开她的身边,本王即将出征,出征的时间里她的安危就交给你了,有情况的时候你可以调令其他的暗影,一定要确保她和孩子的安全。”

“属下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