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57章 闹事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085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边上的村民们一听也是,如今东家那身子可经不起闹腾,便纷纷劝慰道:“就是啊,他二婶,让芸娘两口子去问问,你们这样唐突了东家也不大好。”

“哼,不是你们的银子你们自然不心急,要是你们的还指不定要闹成什么样子呢。”二娘横过眼来斜了一眼,下边的村民就都不好怎么开口了。

上官月儿早就听到了院子外的嘈杂声,等她跟紫上官说完事情才问道:“外边是怎么回事?”

“估计是芸娘的嫂子闹上门来了,小姐,真是不记不知道,一记吓一跳,这二娘居然在厨房里顺走了好几两银子的东西,我就没给她还有李柱发工钱以示警告,结果她还有胆子闹上门来。”紫上官说着将另外一个小册子递给上官月儿,上官月儿接过来看了看,大致上写的都是哪一天什么时辰,二娘在厨房里拿了什么东西,有的归还了,有的却是没有还回来,没有换回来的东西估摸着价格也有个四五两银子了。

“外边闹哄哄成这样,其他的工人也都看着在,这样的事情不需要留太多的情面,人不要脸你给她留着也没用。”上官月儿说着便起了身,“这样下去会让人平白的说些闲话,既然做了就做到底,可别做了好事反倒留了恶名,出去看看吧。”

芜娘给她披上了一件厚实点的披风,朱雀跟紫上官在边上护着她,三人一起出了门去。

天龙天虎见上官月儿出来了,便站在前头隔开了人群,上官月儿站在宅子门口笑的温和,“今儿个是领工钱的好日子,大家不抓紧回家聚在我宅子前作甚?”

一干村民们都傻了眼,不为别的,只是因为上官月儿第一次没有戴帷帽,数月来滋养开的身子涨了不少,脸上的皮肤更是白里透红吹弹可破,精致的五官加上周身独有的清贵气质让那些站在下坡路上的村民们睁不开眼。

原来东家长得跟仙女一样啊!

以前他们还在私下里议论过,还以为上官月儿是无盐女所以才随时随地都带着帷帽,哪知道原来是长得这般漂亮,的确是要带着帷帽的,不然荒郊野外的这么漂亮的独身女子多危险啊!

上官月儿没有想到这些天一直窝在宅子里没有出门,导致大家都习惯了不戴帷帽的她,这一时间突然出门,大家也都忘记了帷帽这一茬,以至于她开口这么久底下的人都还愣着神。

二娘第一个反应过来,她是来要银子的,跟东家长得美不美有什么关系,连忙就出声问道:“我们夫妻在作坊工作一月有余,为何大家都有工钱而我们却没有?”

上官月儿笑意依旧,“在作坊里做工,我一开始就承诺过,做多少事得多少银子,随着作坊的运作,将来还会实现做得好的有奖赏,年底都有大红包。”

上官月儿的一番话让底下的村民们全都亮起了双眼,还有奖赏和红包啊,那一年可以赚多少啊!

“至于为什么会没有发工钱,怪我没有说清楚,作坊里的东西是属于公家所有的,并不是大家私有的,如果要取用是需要告知清楚地,用在了那里,用了多少,而大家都知道,厨房里每日都需要大量采购蔬菜鱼肉,但这一个月来,厨房里的东西只少不多,或许少那么一点分到大家碗里看的并不明显,但长期如此,却是在亏损银子。”上官月儿直接一口气的说了这些,只看到底下的人纷纷看向厨房里做事的大婶们,然后又看向二娘。

二娘心虚了一下,却还是挺直了腰杆子,那些东西吃的吃用的用那还能找得到什么证据,当下便说道:“那与我没有发工钱又有什么关系。”

“紫上官。”上官月儿只是轻轻地喊了一声,紫上官便拿着一个小册子站到了前边。

“我手里的册子记载了这个月每一天厨房里往来的东西,有些是用在了厨房里的,有些却是被拿走了的,其中月初一猪肉二两,豆腐一块,面条一斤;月初二,草鱼一条,萝卜两根……”

紫上官慢慢的念着,底下的村民们不由得傻了眼,谁这样大胆居然敢每天从厨房里拿这些东西,就连二愣子都看了看站在他身边的赵大娘,“奶,紫上官姑娘说的是真的吗?”

赵大娘脸色也不大好,不管是谁眼下她也是厨房里的人,那些村民的有色眼神自然也会落到她的身上,“茴香每日里都会清点几次,应该不会错,你奶我很珍惜这样的活儿,不会这样辜负了东家期望的。”

“以上这些加起来也有个五两左右了,二娘,你的工钱加上李柱的工钱可都是不够数的,怎么,还当上官记作坊是可以白吃白喝的?”紫上官合上了小册子,一双眼不假神色的看着二娘。

村民们这才恍然大悟,这哪是没发工钱啊,简直就还赚了,怕是连大户人家也没有二娘这过得滋润吧。

二娘见被拆穿了,一时间有些心虚的躲避着紫上官的目光,身后那些指指点点和小声的议论声让她的头低了低,半响却是硬着脖子抬起头来,“厨房里四个人,怎么就说是俺做的,东家未免太厚此薄彼了!”

上官月儿只是淡淡的拢了拢身上披着的披风,“哦,本东家这个月出入作坊都不到上十次,要说这些事完全也不知情,可这月底总归是要拢账的,紫上官,这二娘说的也是,那些东西都是些吃的用的,现在那些东西怕是都进了肚里,要追究起来还真是说不清楚,咱们可别冤枉了任何一个人,自然,也不能放任了任何一个人。”

“就是,紫上官姑娘你可别什么都赖到我身上来交差。”得了上官月儿的话,二娘反倒是理直气壮地抬起头来直视着紫上官。

紫上官倒是低估了二娘的脸皮子,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还想要栽赃给别人,当下也是气得不轻,叫了茴香出来拿了另外一本册子,“月初一午时三刻,大家都在院子里吃饭,二娘却是折回厨房里一段时间,之后才出来,当天下午清点少了猪肉二两,豆腐一块,面条一斤;月初二下工前,厨房里在清洗明早需要用到的东西,二娘给草鱼换水,第二日做午饭的时候发现少了草鱼一条……”

底下的村民一边听着一边冒冷汗,没想到东家虽然不怎么管事,作坊里头的一丁点动静都瞒不过她,还好自己没有做什么不好的事情,不少人按了按胸口一阵庆幸。

“好啊,你们让人监视我?是打一开始就没打算让我进作坊的吧。”二娘不知道脑子里哪根筋坏了,一下子就抓到了这一点咬着不放。

紫上官好笑地看着她,“来做工就意味着这段时间是属于公家的,做什么也有公家安排,可你呢,整个月下来天天在厨房里吆五喝六,这也不做那也不做,当自己是厨房里的小姐,矜贵的连油碗都不碰,每日里好吃好喝油汤油水的,你也不想想刚进作坊那阵子整个干瘦的样子,这一月过去,不仅没劳累瘦了,反倒还养的白白胖胖的,不盯你盯谁?”

“若要真说起来,你跟李柱顶多只有李柱能得一两银子,你自个儿哪还有资本要银子,这么算下来,你可是还差着作坊里四两银子呢。”紫上官瞅着她,说出来的话就差没把二娘给噎死。

上官月儿此刻却是淡淡的开口,“原来如此,我们上官记作坊不是善堂,任何的物件都是银子买来的,既然二娘看的中拿回去用了,这银子自然是要出的,二娘,你看是直接将银子结清了还是打个借据?”

二娘没想到还有这么一茬,银子没要回来还给要了份欠债回来,“什么银子,我哪里来的银子!”

“哦,没有银子还这么大胆子赊账?”上官月儿一只手指绕着披风上的系带,不咸不淡的说着。

二娘此刻还真是害怕了,有些胆怯的拉了拉站在自己身后李柱的手,李柱却是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甩开了她的手。

二娘却是更加的紧张,一把抱住了李柱的胳膊,“你可不能这样对我啊,那些东西你也吃了的呀……”

李柱的一张脸红的成了关公样,怎赖自己力气太小根本就不是长得圆胖的二娘的对手。

芸娘和牛大力已经知道了前因后果,这头也是羞得抬不起来了,眼下看自家大哥大嫂在这边越来越不像话,牛大力过去将两人分开,芸娘则是走到上官月儿面前,很是歉疚的说道:“东家,大嫂欠了作坊里的银子我来替她还上吧。”

说着,芸娘则是将手里刚接到的四两银子递给了一边站着的紫上官,紫上官看了一眼上官月儿,见她并没有其他的动作便接了下来,“既然芸娘你替二娘还了,这件事就此带过吧。”

“谢谢东家,谢谢紫上官姑娘。”说完后芸娘沉着一张脸走到了还在闹腾的二娘身边,然后回过身来看着上官月儿说道:“东家,既然我大嫂这般不愿意做这份工,为了避免给东家添麻烦,慢了作坊的进度,大嫂做工的事情就到此为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