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59章 离别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096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夜渐渐深沉的时候,上官月儿睡得迷迷糊糊的却总是觉得有件事没完,中途醒了过来,睁开眼,叫了在外间睡着的芜娘一声,芜娘披着衣服进来,“小姐,怎么了?”

“夜倾羽他们起了吗?”上官月儿揉了揉太阳穴,这半夜睡心里惦记着事情总是睡得不安神,反倒是更累了。

芜娘替她将衣服披上,以免着凉了,“夜公子他们刚起身去了作坊那边,跟老奴说过,不用叫醒小姐,仓库里的所有面饼他们都一次运走就是了。”

“紫上官带着几个小丫头过去了,左右不过是清点数目,小姐过不过去都没差的,外边降了霜路上滑,小姐身子这么重夜公子他们心里也是明白的。”芜娘替上官月儿披上衣服之后,将屋子里的木炭拨了拨,使得火大了一些。

“嗯。”上官月儿应了一声,“芜娘你去睡吧,我缓缓神就接着睡。”

“那小姐可别一直这样坐着,屋子里虽说生了炭火,也还是有些凉的,有什么事就叫老奴。”芜娘说完后才回了外间去。

上官月儿看着屋子里的炭火一片通红,起身下地倒了一杯热茶捧着,将棉衣裹得紧了一点,把屋子里的窗户打开了,屋外的冷空气窜了进来,让她一阵哆嗦。

煤炭在封闭的屋子里会产生二氧化碳,而且她也不大喜欢空气不流通,可怎赖这古代没有空调,自然是冷的慌。

她喝了一口热茶,暖流顺着喉里流了下去,浑身都暖洋洋的,隔着那一片林子,依稀也能看到作坊那边的灯火,一杯茶喝了半杯的时候,手背却是凉的不行。

“外边那样冷,你怎的就不怕伤了风寒?”一道低沉暗哑的嗓音从背后传来,上官月儿先是一惊,随后闻到了熟悉的气息,回过身来。

男人一袭玄色的衣袍似融进了黑夜里,他朝着她走近,到了一尺的时候仍旧往前没有停顿,上官月儿怔在原地,就眼睁睁的看着他宽厚的胸膛将自己圈在了里面。

楚非离圈着上官月儿伸手越过她的肩膀将窗子关上,阻隔了那外边的冷空气,屋子里顿时暖了不少。

上官月儿的脸红了红,她还以为楚非离是走过来抱她的,没想到人家只是想关上窗子,还好自己没有做什么过激的反应,不然可就是让他看了笑话了。

就在她以为楚非离收回胳膊就离开的时候,那两只有力的胳膊却是将她严严实实的抱了个彻底,他身上沾染上的寒意也将她裹了起来。

上官月儿抬起头去,恰好与他四目相对,那一双幽黑的双眸里清晰的倒映着自己的脸,“你……你怎么来了?”

“感受到你想我了,所以就来了。”楚非离微微缩了缩眼眸,唇角微弯,眼里一片温柔。

上官月儿不由得脸红了红,想来必定是这些天自己的事情都被青龙毫无保留的告诉这个男人了,可撩妹有他这么厚脸皮的吗?什么叫因为她想他了,他就来了……

上官月儿还没能想出什么回敬他的话的时候,楚非离却是温柔出声,“其实是我想你了,想了足足一整个月,可身为主帅不能随意出大营,好不容易等到这样的机会,自然就借机过来瞧瞧你和孩子。”

上官月儿的脸有些发烫,现代的时候也不是没有男生追,可偏偏她却没什么心思谈恋爱,更不知道当面被男人这般撩发要怎么回应,只知道自己的心里暖暖的,甜滋滋的。

男人见她双颊飞红,一双剪水瞳在烛光里如一汪清泉,却并不看着他,他的小女人是害羞了。他伸出手去将手覆盖在上官月儿的肚子上,“小家伙,我要出征了,你在肚子里要乖乖的,到时候可别让你娘亲受苦。”

肚子里的小家伙似乎是听懂了,一下子将楚非离覆盖着的地方顶的老高。

“他动了!”楚非离激动地看向上官月儿,上官月儿也是感应到了,平日里这小家伙都只是细微的动动,没想到这会子却是这么大反应,难怪人都说这血脉之亲无人能比的。

上官月儿看这楚非离的样子却是笑了,“他动是正常的,至于这么激动吗?”

楚非离的手却放在上面不愿意拿开,小家伙也很是配合的时不时的动动,上官月儿因为站的久了有些乏,此刻已经半躺在床上了,背后安放着一床软被,楚非离坐在床边,微微的低着头,很是专注的跟肚子里的小家伙互动着,烛光下,他的脸温暖一片。

上官月儿在想,他们之间会不会发展的太快了些,上一次才刚刚确认身份,转眼就这般融洽了,可有时候,就是这样神奇,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人就已经住在了心里,再也推不出去。她软了嗓音,“听夜大哥说此次出征十分不易……”

“就算再不容易我也会争取早日回来,在这之前,你自己多注意着些,左相府那边兴许会对你下手,青龙和朱雀跟在你身边我也放心些,希望我回来的时候一切都还好。”楚非离停下了手,抬起头来,伸手将上官月儿散在一边的发丝绕在了耳后。“我要走了。”

上官月儿下意识里抓住了他的胳膊,随即便松开了手,“战场上刀剑无眼,我不在乎输赢,只希望你平安归来,如若你死了,我就带着你的骨肉嫁给别人。”

“不会给你逃走的机会的,等我回来。”楚非离低下头去在她额头轻吻,随后便从房间里消失了。

上官月儿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总以为是梦一场,辗转反侧的却总也没法睡去,直到紫上官回来进屋子里看她,发现她还没睡就跟她说了会儿话。

“他们都走了吗?”上官月儿心里总有那么一丝别离愁绪赌的发慌,她总算是明白了在现代的时候,闺蜜跟她男友整天的形影不离怎么都不觉得腻是怎么一个感受,只可惜还没来得及好好相处,就要分开这么长时间。

“嗯,走了,仓库里的存货全部都搬空了,夜公子让我们继续制作,每个月定期都让人过来取。”紫上官捧了一杯热茶,也给上官月儿倒了一杯,“他们走的时候顺带着把这个月的银子给了,奴婢算了一下,抛去开支,足足赚了两千两银子,没想到这小小的面条这么赚钱。”

上官月儿知道是铁定不会亏的,多少都能赚一些,不过也还是让她惊讶了一番,毕竟这些是军饷里面的一部分,那都是有预算的,以前看的那些历史上也大都是军饷不够吃的,哪还有多这么多的,只能说明一点,一级一级的拨下去就少了不知道多少。

不过跟她现在在醉玲珑里面的分红比起来还是少了许多的,所以虽然惊讶也不至于高兴成紫上官那样。

紫上官突然的拍了一下脑门,“奴婢差点忘了,还有一件事,夜公子跟奴婢说您想要的那块地已经有主子了,回头就会让夜童查查在谁手里,我们再去买回来。”

“有主了?”上官月儿倒是不意外,只是觉得谁这么有头脑,来这么块荒山野岭里买下这么大一座山头,看来这件事要费些周折了。

芜娘在外间早就睡得不省人事,不然也不会没发现楚非离的到来,还有紫上官这么大的动静,也没把她弄醒,紫上官还觉得纳闷,“芜娘怎的睡得那么沉,奴婢和小姐说了这么会话他都没有反应呢?”

上官月儿想起先前楚非离来过的事情,想来芜娘肯定是被动了手脚让她安睡了过去,便说道:“可能是这几天累坏了,你也去睡吧,折腾了大半夜了,明儿个你多睡会儿再去作坊。”

“嗯,好,小姐你也睡吧。”紫上官说着便帮上官月儿将枕在腰后的软被拿了出来,却发现软被下头压着一个精致的荷包,她将荷包拿了起来,“小姐,荷包放在这里会咯人,奴婢帮你收到放杂物的箱子里吧。”

上官月儿抬眼,却发现这荷包很是眼生,“等等,拿过来,我看看。”

紫上官将荷包递过去,上官月儿接过来仔细的看了看,荷包上还有着一股淡淡的松香,而且款式也是男式的,她将荷包打开,里面有一叠东西,上官月儿打开来却发现是地契,只是每一张上面的所有人都是她的名字,而且这些地契的范围正好是她宅子周边包括那块山头的区域。

上官月儿心头一动,这应该是他留下来的,只是他什么时候知道自己想要后山那块地的,照之前夜倾羽说的话,可见他并不知情,如果夜倾羽没告诉他,那么他怎么知道的。

上官月儿让紫上官退了下去,自己一个人却躺在塌上琢磨着,想起第一次购买宅基地的时候,芜娘说没有见到夜倾羽,只见到了楚非离,之后现在那块宅基地就到了自己手里,她一直以为是夜倾羽拿着自己给的银子买下来的,可现在想了想,才发现至始至终夜倾羽都没有对她提过这件事情。

她看着手里的东西一阵晃神,他一开始就想到她中意这些吗?所以才全部一次性的买下来了,然后再分成一块一块,正好是她规划着一点一点买下来的地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