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64章 临盆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75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此事万勿有第三人知晓,事成吾将保你平步青云。

上官里正烧掉了信却还白着一张脸坐在书桌前,这里边的消息实在是惊人,他是知道的,左相大人的嫡长女乃原配所出,但一直体弱多病不怎么出府,就连来祭祖也都只是刚出生时抱回来上过族谱,之后便再也没有来过,他们所见到的是庶长女上官清。

别的且不说,只说那嫡长女被送到上官家祖宅,他们这么久却不知道,而且那上官家祖宅住着的人不是之前的那位上官夫人吗?

可那位上官夫人也的确是怀有身孕,眼下都快要生产了,难道左相大人不知道自家的女儿现在都成了香饽饽,光是手里攥着的作坊和面馆就能赚不少银子?

他实在是有太多的想不明白,可当下也没多长时间让他想着了,最首要的是要先确认那位上官夫人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不是左相府的嫡长女上官月儿。

上官里正着人下去询问之前卖出去的那几块地皮现在是在谁名下,下人当天就从青城回来,带回来的消息将他所有的疑惑都给抹除了。

“老爷,那几块地皮的主人名叫上官月儿。”

是了,上官月儿这个名字当初可还是圣上赐下来的,族里的人不会忘记当初的殊荣,荣获圣上赐婚,生女又荣获圣上赐名的荣耀,在整个水云王朝都是独一份的,而这些殊荣都是因为左相原配夫人出身永安侯府。

永安侯爷为国捐躯,只剩下寡母和稚女,这稚女就是左相的原配夫人,上官月儿的亲生母亲。

上官里正去过几次上官月儿的宅子,想要进去是不可能的,可上官月儿几近临盆,左相说的那件事他要怎么去完成,这是一个十分头疼的问题。

上官月儿在宅子里好生的等着最后卸货,大年初二,紫上官就已经带着事先准备好的香料包去作坊的大院子里,让天虎天龙过去帮着用石头码了好几口大灶,等那些嫂子们带来了自家的大锅后,就开始做煮卤菜。

陈丰年前的时候就研究好了暖气的供应,去了铁匠铺子里按照上官月儿给的图纸让人做了许多铁管子,还有一个大的由扁形的铁柱并排而成的像现代暖气片的东西。

眼下这些东西也都拿了回来,陈丰便带着天龙天虎一起将铁管从厨房的大灶那边一直弄到了上官月儿的房间里连接起来,将那块暖气片挂在了墙壁上。

当天做饭的时候试验了一下这简易暖气的效果,简直不要太爽啊,看上官月儿此时半躺在软榻上的惬意模样就知道了。

就连姚太医都有事没事往上官月儿的房间里跑,没办法,这里暖和啊,当然,有芜娘在那边守着,姚太医想进去都进不去,只能在外间里呆呆。

上官月儿没办法只好让陈丰去再多订一些铁管,将所有的房间里都装上,下边的丫头门都高兴地不得了。

说起来这陈丰真的是一个痴迷这些工艺的人,可以为了这个大过年的不回家,只是让人将银子送回去,其实说来他家也不远,就在青城,可为了省出时间来,待在这边还是省事很多的,上官月儿也就由着他了,毕竟她以后的规划里,陈丰的作用无法忽视的。

上官月儿一只手摸着肚子,心里想着这小家伙还真是享福的紧,这古代头一份的福气都能被他想尽了,硬是到了现在都还不肯出来,似乎就等着他爹这一样就完美了。

姚太医预计的时间到了,小家伙却还不发动,芜娘朱雀几个如临大敌,完全的都恨不得上官月儿不要下床直接躺着就好,惹得上官月儿一脸的无奈。

外边下起了雪,所有的一切都掩盖了起来,整个视野里都是白茫茫的一片,作坊那边也没办法继续,便先停了下来,倒是面馆那边传来消息说,他们的这些卤菜销量好得不得了,谁来了点上一碗面再加上几碟子小菜直接吃到满足。

上官月儿也懒得管赚多少了,反正只是知道自己的银子越来越多了,这些都是紫上官帮着打理的,只在月末的时候给她报总账,不用操心,银子却不停地落到口袋里的感觉无法言喻。

这雪整整下了一天,上官月儿看着这样的天气只有一个念想,那就是吃火锅,可惜这边条件不够,就算有锅子也没有小炉子,有了小炉子也只能烧炭,坐在边上吃容易被烟熏了,便只得作罢。

晚上简单的用了一些饭菜,这眼皮就一直不停的跳,弄得她心里有些慌,也没多少胃口了,早早地就洗漱了一下上楼躺着休息。

还没来得及入睡,肚子就开始一阵一阵的痛,上官月儿虽然没有生过孩子,但也大致上知道是要生了,她朝外喊着芜娘,芜娘还在底下收拾着东西,只有紫上官在屋子里看着账,听到喊声便跑了进来,就看到上官月儿捂着肚子有些抽气,“小姐,你怎么了?”

“好像是要生了,你快去喊下芜娘还有姚太医。”上官月儿一边忍着痛一边说着。

紫上官连连点头的慌乱的跑了出去,快速的下了楼,“芜娘,姚太医,芜娘,姚太医……”

芜娘刚好收拾完东西洗了手,看到紫上官慌慌张张的模样便问道:“怎么了,跑得这么急?”

“小姐,小姐要生了!”紫上官有点上气不接下气的说着。

芜娘一听就立马往楼上跑去,姚太医也从后边房里出来往楼上走去。

等看了状况后,连忙让朱雀过去接之前定好的接生婆,那是作坊里的婶子们推荐的,说是这十里八乡的就她接生得又快又稳,孩子都健健康康。

“紫上官,快下去烧开水,越多越好。”芜娘一边安抚着上官月儿一边对紫上官吩咐着,紫上官点了点头就下去安排去了。

朱雀的速度很快,几乎是提着稳婆一路轻功来的,等稳婆落了地一张脸都白的没有了血色。

“还不快进去,耽搁了小心我要你的命!”朱雀拿着一把剑横在了稳婆的脖子上,稳婆险些没站稳栽倒在地上。

“你要是将她吓死了,谁来给你主子接生。”姚太医站在门口皱着眉头说着。

朱雀这才收了剑,一脸担忧的站在了一边,就连青龙也直接守在了上官月儿所在房间的屋顶上,从王爷那边带过来的二十个影卫已经将整个宅子包围了,确保万无一失。

稳婆进了产房,看了看,“羊水还没破,也没有见红,还得再等等,夫人且忍着点,这疼痛的时间因人而异,有些人就疼的时间很长。”

上官月儿点了点头,只是不停地深呼吸着,这样可以缓解一些。

随着时间的过去,上官月儿整个人都汗湿透了,一张脸也有些白,两只手紧紧的攥着,阵痛的时间越来长,间距越来越短,芜娘看着都有些不忍,一直在旁边问着稳婆,怎么还不开始。

问的次数多了,那稳婆却是看了她一眼说道:“你这样子很容易分散产妇的注意力,还是到外边看着吧。”

芜娘看了眼上官月儿,上官月儿此刻已经没有精力管她了,稳婆继续说着:“我接生了无数个孩子,这一胎自然也是稳得,你若是想大人和小孩都平安,最好还是不要在这里呆着,不然我一分心万一手上没有个准头可就不好了。”

芜娘抿了抿嘴唇最后看了一眼上官月儿,有些忐忑不安的出了房间。

“怎么出来了?”朱雀见她出来便问着。

芜娘有些不好意思说出口,“稳婆说我在那边容易分心,我就是担心小姐来着。”

“没有人在里面不行,我进去吧。”朱雀说着便要进去,姚太医拦住了她,“你进去那稳婆更怕,更何况有些人的确不喜欢自己医治病人或者是接生的时候有人在里面。”

“这样?”朱雀蹙了蹙眉,但好歹没有动了。

姚太医却也是很少遇见这样的人,但也不至于觉得奇怪,“她需要人进去的时候应该会叫人的。”

上官月儿在塌上疼得死去活来,而距离上官家村不远处的一条小道上,一群黑衣人打斗在一起,人群中间围着三个人,正是比大军先行一步的楚非离他们。

因为是私自离开大军提前回来,所以带的人并不多,只带了玄武和白虎,还有十个影卫,没想到却在这里遇到了埋伏。

“王爷,来人太多了,我们得先避开。”玄武左臂上中了一剑,此刻胳膊都没办法抬起来。

楚非离却是眯起了眼睛,起身,与那些黑衣人战在了一起,玄武和白虎只得护其周全,没过多久,黑衣人渐渐倒下,只剩下几个要逃,被楚非离奋力刺死,只留下了一人。

“白虎,押着他,别让他死了。”楚非离低沉的嗓音如夜中嗜血的魔鬼,他的身上也大大小小的受了不少的伤。

毕竟对方有着压倒性的优势,能将对方尽数打倒已经是极限了。

楚非离扔掉了手中随意捡的剑,朝着远方吹了一声哨子,之前跑远的马匹便从远处又跑了回来。

“王爷,您身上有伤,还是先包扎一下再去吧,也不急在这一时。”玄武在一边焦急地说着。

楚非离却不回应,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一种心慌的感觉,只想着赶紧赶过去,就像是自己再晚一步,就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一样。“你们随后过来,本王先行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