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65章 出事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212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说完,便骑着马匹而去,玄武在后边还待规劝,就见白虎压着那名黑衣人过来,“那边有姚太医在,主子不会有事的。”

玄武想了想也是,这边这么大动静的暗杀,想来背后那人也是想要一网打尽的,后边离村庄太近了,应该也不会还有截杀,王爷也不会这么不冷静的,一定是有自己的安排,他们两个留在这边善后好了。

上官宅里,上官月儿已经痛得不行了,一个忍不住感觉底下涌出来许多热流,迷糊间她能感受到孩子已经下去了,只是底下似乎有什么阻拦着他往外走。

稳婆伸着手死死的将孩子的头部抵住,只要胎死腹中,那么任凭她怎么说外边的人也只有信了,她不得不这么做,去用这个孩子的命换她孙子的命。

上官月儿残留的理智提醒着她有些不正常,她想起之前稳婆将芜娘赶出去的话,整个房间里只剩下她和稳婆,就算是现代设备齐全的情况下,产房也不可能只有一个人。

更何况是在古代,最起码也有一个在旁边递热水被褥之类的东西的人。

上官月儿心里的恐惧感袭来,有人要她的孩子死,她拼尽了全身的力气,喊了一声,“朱雀,将稳婆绑了!”

站在门外的几人就听到产房里尖锐的声音,朱雀连忙破门而入,入眼处就看到稳婆拿着一把剪刀对着上官月儿的下面刺了过去……

朱雀飞快的过去,一剑砍断了稳婆拿着剪刀的手,随后一脚将稳婆踢出了房间。

姚太医见状心里一惊,眼下显然是里面发生了什么,可他是男大夫,实在是不好进去,那位爷的孩子如果保不住,他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芜娘,赶紧进去,你家夫人生产的时候你是见过的,现在情况比较特殊,你去给她接生,快……”姚太医脸上的神色很是不好,他不知道里面究竟是什么状况了。

就在这个时候,从院子里直接飞上来一道黑影,直冲冲的就往房间里去,他听到了她拼尽全力的呼救,也看到了稳婆被踢出门外,他的心里慌乱一片。

朱雀刚解决完稳婆,还来不及看上官月儿的状况,就感受到有人闯了进来,挥剑就要刺过去,却在看见那个人的脸时停了下来。

楚非离大步走到床边看着脸色苍白还在昏迷的女人,声音低冷如冰,“姚太医,如果他们有任何的损失,本王要你全家陪葬!”

姚太医也知道此事是自己失算了,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芜娘被推进了房间,她看着上官月儿身下那一片刺眼的红色,整颗心都停到了嗓子眼。

“她现在是什么情况?”姚太医在外边问道。

“小姐昏迷过去了,孩子的头已经出来,小姐身下的血一直不停的流着。”芜娘说的有些哽咽。

“掐人中将她唤醒,取老参片含着,剩下的熬成汤给她灌下去,让她先把孩子生下来。”姚太医一边说着,朱雀便喊了紫上官过来听从安排,姚太医也下楼去将平日里采集的那些草药挑选着抓了一些,让紫上官安排人立即去熬着。

楚非离知道这样的事情不能耽搁,亲自手在上官月儿的榻边将她掐醒了,“上官月儿,我们先把孩子生下来,孩子的头已经出来了。”

上官月儿睁开眼看到是楚非离心里一下子安定了下来,她想起先前的事情,也不知道孩子怎么样了,便屏住了呼吸使劲,几乎是真的爆发出了最后一丝气力,也正是这一下,孩子顺利的生了下来,上官月儿便直接晕了过去。

芜娘有些手抖的按照着自己记忆里稳婆的样子给孩子收拾着,然后使劲拍了拍孩子的屁股,可孩子却没有声音。

房间里的人都沉默着,所有的人心里都再往下沉。

这是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公子。

楚非离却没有时间管着儿子,眼下上官月儿身下的血依旧没有止住,脸色也越来越苍白,就像生命在一点一点的流逝。

他紧握着她的手,姚太医让人煮好的参汤拿过来,却没有办法喂进去,楚非离一口一口的渡进她的嘴里,让她喝了下去。

上官月儿却还是没有醒转,没过多久,姚太医又让人端着一碗药上来,“这是止血的,先给她喝下去看看。”

楚非离便又一口接这一口的渡到上官月儿的嘴里,在房间里的所有人都忐忑的看着上官月儿,姚太医却不敢耽搁的过去接过芜娘手里的小公子,这孩子脸色有些发青,眼睛闭着,似乎是窒息导致的晕了,脖子处有一道明显的红痕,是当时生产时候卡住所致。

姚太医在孩子身上摸了摸,好在没有任何的损伤,脉搏也还算平稳,只是有些微弱,他小心翼翼的清理着孩子嘴里的污秽,其他人连动都不敢动,紫上官和芜娘两个人眼里都包着泪。

止血药喝下去后,过了一会儿,上官月儿身下的血就慢慢的止住了,楚非离呆坐在床榻边紧紧的握着上官月儿的手,将她的手放在嘴边,一直维持着这个姿势。

“王爷,小姐身上的汗渍和血迹需要清理,不然小姐躺着也不舒服,等奴婢们给小姐清理干净了,王爷再来守着吧。”芜娘很是轻柔的规劝着。

姚太医也已经将小公子护理完了,包在了包被里,“王爷,您身上的伤也需要处理一下,不然仔细脏了那丫头。”

楚非离的眸子动了动,这才起身出了房间,进了旁边的偏房,那边,青龙正守着那个半死不活的稳婆,姚太医过来替他清理了伤口,然后让紫上官送了一套干净的衣物过来,好在先前上官月儿让人做了几套还来不及送过去,现在穿正好。

楚非离换好了衣服,一张脸黑成一片的在椅子上坐下,“孩子怎么样?”

“孩子似乎是在母体内窒息了一小会,好在那丫头她自己惊醒,发现的时间早,索性没造成大碍,只是孩子的脖子在生产时卡住过,还不清楚嗓子有没有受伤……”姚太医越说下去声音越低,连他自己也没什么底气。

楚非离的眸子越来越深,一掌将边上的扶手震得粉碎。先前在房间里,孩子没有发声,他的孩子竟然给人害成了这样!

姚太医一下子跪了下去,连带着青龙也跪了下来,“属下失职,请王爷责罚。”

“责罚?”楚非离缩了缩眸子,“如果她出了什么事,孩子真的无法说话,你觉得你们的命够换吗?本王最讨厌听到的就是事情没办好后让本王去责罚你们!”

“臣愿意赎罪,誓死治好那丫头和小哥儿。”姚太医也不多说,大家想要的无非就是这一点。

楚非离的脸色没有丝毫的缓解,而是看向了还跪在地上的青龙,“给本王去查,所有有关的人员都提过来见本王,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这一番折腾,天就亮了,屋子里没有声音,楚非离守在上官月儿的床头,伸出手一遍又一遍的摩挲着她的脸颊,上官月儿就那样安静的躺在床上,若不是那轻微的呼吸能让人知道她还活着,只怕看她那苍白的脸色还有状态都能以为她已经死了。

姚太医不时的过来把着脉,根据上官月儿的身子调整着方子,整个院子里都飘着一股子药味,上官宅里从来都没有这般的安静,死气沉沉过,就连几个丫头也都只在后院厨房里出没,没让往前去。

天龙和天虎知道宅子里有事发生,更加小心的看着外边,今儿个雪停了,芸娘摸过来准备问下紫上官今天的卤菜还继续不,就被天龙天虎拦在了门外,而那院子里的药味也是扑鼻而来,“天龙天虎,这是怎么了?里边怎么这么重的药味,上官月儿妹子可是要生了?”

天龙知道芸娘在上官月儿面前还是有几分面子的,可昨夜来的那个男人不是别人,是水云王朝最受宠爱的楚王爷,他们这些当兵的最爱戴的将军,那么自家主子的身份可是楚王爷的女人,昨晚上的小公子是楚王爷的嫡子,天知道他们也想问问怎么会这样。

只是不甘于被侮辱,以为找了个随和的主子,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么一层身份,惊讶之余却还有着一丝小小的激动。

“没事,天气冷了,姚大夫熬了一点驱寒的方子,夫人现在还没起,至于作坊的事情,紫上官姑娘说了,啥时候开始就去通知你们,这些天也不用天天过来问了。”

“这样啊,那好吧,我就先回去。”芸娘依旧往院子里瞅了一眼,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天龙天虎给她的感觉也是怪怪的,可她也不好多问。

芸娘来过的事情天龙天虎也没有上报,眼下屋子里那么大的事情,这么点小事根本就不算什么,哪还顾得上作坊啊。

上官月儿一直未醒,楚非离也吃不下什么东西,姚太医只得熬了药方熬药膳汤,让楚非离一口一口喂给上官月儿喝,姚太医自己则是一点马虎也不敢打的照顾着小家伙。

小家伙一直都没有睁眼,也没哭喊着要奶喝,芜娘急得不行,姚太医没办法只好让她弄了一点稀米汤过来,将小家伙斜抱起来,一点一点的沾湿小家伙的嘴唇,多多少少的流点进去。

到了中午,许是小家伙恢复了力气,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很缓慢的转动着眼珠,姚太医让芜娘将小家伙抱到上官月儿所在的房间里,说是母子之间有些说不明的牵绊,多多相处对两人只有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