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66章 真相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67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王爷,小哥儿醒了。”芜娘将小家伙抱过去露出小脸给楚非离看,“姚太医说让小姐跟小公子待在一起对他们有好处。”

楚非离这才抬眼看了一眼,襁褓里,小小的婴儿眨巴着眼睛看着他,因着房间里暖气很温暖,他身上穿了一件薄棉袄,外边只是轻轻的拢着一层包被,楚非离伸出手去,当他的手触摸到婴儿脸颊的时候,那种很是柔软的感觉让他忍不住将他抱在了自己怀里。

小家伙依旧睁大着眼睛看着他,时不时的眨着,长长卷卷的睫毛印在白皙的皮肤上,过一会儿就用小手抓一抓小脸,楚非离怕他将自己抓伤了,边伸出手去将他的手放在一边,小家伙却是一把握住了他的手指,小小的唇瓣裂开,笑了开来。

楚非离的心里柔软一片,他看了看孩子,又看了看躺在床上的上官月儿,“月儿,儿子对我笑呢。”

床上的人儿没有半点回应,楚非离便将孩子放在上官月儿身边逗着他玩,没一会儿小家伙却是很不耐烦了,一直蹬着腿,双手往自己脸上胡乱的抓着,楚非离手忙脚乱的却又怕弄疼了他,弄了一会儿又觉着孩子看上去似乎很不舒服,将包被打开之后,就看到小家伙的屁屁位置上有一块墨绿色的东西,他将小家伙的裤子打开,就看到了一堆同样的东西,他心下一惊,连忙喊了姚太医和芜娘上来。

芜娘过来看了看,才发现孩子是便了,“小哥儿没事,洗一洗换上干净的衣物就行了。”

木非离看着那尿布上墨绿色的物体蹙着眉头,“他的便便怎么是这样颜色,姚太医,你确定没有中毒?”

“王爷,小孩子的血便是这样的,拉个几次就正常了。”芜娘笑着解释着,姚太医在一边实在是不好说,这王爷没见过小孩自然是不知道的。

楚非离看着芜娘替小家伙换上了干净的衣物,小家伙这才安静了,没过一会儿却是又烦躁起来。

“小哥儿应该是饿了。”芜娘有些犯愁,“小姐还在昏迷,这没有奶水也不行啊。”

楚非离低下头去,这边出了这样的事情,必然是京城那边下了什么命令,如今上官月儿刚刚生产,如果消息被人知晓母子二人怕有危险,玄武和白虎应该差不多来了,楚非离这样想着的时候,就听到房间外有人来了。

“王爷,属下二人处理完事情来了。”玄武和白虎跪在了门外,来时青龙已经与他们通过了消息,没想到昨晚上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未来的女主子和小王爷都差点就没命了,还好王爷赶了回来,不然,他们真是无法想象王爷将会做出什么来。

楚非离并没有出来,只是淡淡的吩咐着:“白虎,去找没有任何后顾之忧身体健康的奶娘来。”

“是,属下这就去办。”一眨眼,白虎便从房门前消失了。

“玄武,你回京,协助处理京中事情,另外,让左相府没有时间过来祭祖,如果没有办法,最起码也要延迟一段时间。”

楚非离想着上官月儿的状况不大好,孩子也需要调养,眼下已经到了正月初,左相府一般都会在正月十五前过来祭祖,时间太近了,只要他们过来了,必然会想办法见到上官月儿,她现在这样的情况,是经不起什么折腾了。

而且姚太医也说了,上官月儿失血过多,暂时最好不要哺乳,乳汁是血生的,原本血就少了,再被小家伙吸允,怕是怎么也不会不回来的。

玄武领命之后就退下去了,芜娘站在一边听到左相府这段话整个人都愣住了,一个不成形的想法在她脑海里浮现,“王爷,这一次小姐受到这样的罪是老爷做的?”

楚非离没有回答她,既不否定也不肯定,他也只是猜测,昨夜那个稳婆只是说上官里正绑了她家人,让她想办法弄死那个孩子,其他的她一概不知。就算只是猜测,八成也就是这样了。

芜娘有些失魂落魄的走了出去,她完全没想到那个老爷这么狠心,之前还可以说是姨娘拦着他不让他管着小姐,眼下他却派人来要了小姐肚子里孩子的命,这哪像是一个做父亲的样子,她不由得悲从心来。

她是上官月儿母亲的奶娘,跟着她一起到了上官家,想着以往的种种,却真的觉得一直以来那个什么老爷对自家夫人并没有多少感情,有的只是夫妻之间的客套,可怜夫人在世的时候完全被蒙蔽了双眼啊,由着他娶了那个狐媚子回来,连带着小姐也受了这么多的罪。

“芜娘,芜娘。”紫上官端着一碗乳白色的汤汁跟上她,“米汤做好了,要送上去吗?”

“你送上去吧,我还有些事。”

紫上官奇怪的看了一眼芜娘,便将米汤端着去了楼上,“王爷,刚熬好的米汤,奴婢来喂小哥儿吧。”

楚非离点了点头,由着紫上官将小家伙饱了过去坐在桌前用小勺子给他喂着,小家伙一开始抿了一点进去之后就不愿意再吃了,一张小脸皱成一团。

“小哥儿乖哦,多吃点就能快点长大。”紫上官拿着小勺舀了一勺,小家伙扭着头抿着嘴就是不愿意吃。

“不吃怎么行呢,小哥儿乖啊……”紫上官耐心的哄着,可这小家伙就是不愿意张嘴。

那张小脸皱的更加的厉害,突然地一咧嘴,紫上官连忙将小勺子的米汤倒了进去,小家伙一下子呛了一下,咳嗽了起来,紫上官吓得脸都白了,手足无措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就在楚非离的脸又阴沉的时候,小家伙在紫上官怀里哇哇的哭了起来,小鼻子小眼睛通红,就是没有眼泪。

紫上官一下子傻了,抱着手足乱舞的小家伙笑了起来,“小哥儿哭了,小哥儿哭了呀!”

楚非离也难得的露出了一丝欣喜的笑容,这些天他一直紧绷的心好歹放松了一些,他从楼上的回廊里往下叫了姚太医,姚太医连忙的赶过来,仔细查看之后才说道:“小哥儿一切正常,看来还得多谢紫上官这一呛,将整个嗓子打开了,听这嘹亮的嗓音小哥儿必定是十分健康的。”

楚非离那一颗揪起的心总算是放下了,虽然到现在他一直都守在上官月儿的身边,可这到底是他的孩子,是她拼命生下来的,他怎么可能不在意。只不过相比较而言,上官月儿的情况更加的不好,所以他才将重心放在了上官月儿的身上。

小家伙还在抽抽噎噎的,楚非离将他抱了回来,“他不喜欢吃这个,可还有其他的东西能吃。”

“小哥儿太小,其他的东西怕是没办法消化。”姚太医也是无奈,“最好是给小哥儿找个奶水充足的奶娘。”

“本王已经安排人去找了,可在这之前,小家伙要饿着肚子。”楚非离小心的抱着怀里的小不点,小家伙似乎是知道楚非离眼下在心疼他,原本都快要止住的哭声更大了。

躺在床上的上官月儿动了动眼皮,只觉得那一阵哭声让她整颗心都揪了起来,她伸手去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陡然间惊醒的坐了起来,“孩子,我的孩子……”

上官月儿睁开了眼睛,看了看自己还在塌上,身旁那个男人怀里抱着一个小不点,那一阵阵哭声正是从小不点嘴里传来的。

楚非离将孩子抱到她的眼前,“我们的孩儿很健康,你不用担心,倒是你大出血,需要好生的养着,快躺下去。”

上官月儿在看到男人的第一眼心里就是安定的,她也知道自己的状况不大好,这才一坐起来就有些晕眩,下面也一阵痛,便依着楚非离所说的躺了下去。

姚太医和紫上官看了看便退了出去,将空间留给两个人。

楚非离将孩子放在她身边,小家伙倒是安静了下来,上官月儿伸手去捏了捏孩子的脸蛋,真实的触感才让她觉得昨晚的一切似乎只是一场噩梦,她记得孩子出生后并没有哭,还以为她的孩子已经……

上官月儿一度哽咽了起来,眼泪顺着她的眼角滑落到被褥里,楚非离伸手去给她擦拭着,“是我不好,还是让你们母子俩受了罪,若是你没有那般理智,我真是不敢想象你和孩子会怎么样。这是第一次,事情这般失控,那些人,一个个的,我都要让他们十倍偿还。”

上官月儿平定了情绪,她的眼里一股锐气,“那个稳婆还活着吗?”

“嗯,昨晚问过了,她说是上官里正让她那样做的。”楚非离握住她的手,整个手一点温度都没有,他在她指尖吻了吻,“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你好好休息。”

“王爷。”屋外青龙的声音响起,楚非离正要起身出去,上官月儿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声音有些虚弱,“让他进来,我要听。”

青龙一进来之后有些欲言又止的看了一眼上官月儿,只见楚非离点了点头之后,他才开口道:“属下已经查清楚了,此事是左相大人授意上官里正做的,只是因为二皇子那边有意拉拢武臣,却一直不得要领,武臣那边大多数人家都承过永安侯爷的恩情,左相大人便想要将自己的嫡长女用来联姻。”

后边的话不用青龙说下去,两个人自然都是清楚地,用来联姻肯定就不能有孩子,不仅如此,只怕还要费些周折让人以为上官月儿还是清白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