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67章 平淡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01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猜测是一回事,知道了真相又是一回事。

上官月儿的眼里仇恨分外的明显,楚非离叹息一声,伸手去轻抚过她的双眼,“这些事就交给我,你现在主要是要把身子养好,相信我。”

“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他们这一次差点要了我跟儿子的性命,这样的大仇用你的手段直接端起未免太便宜了他们,你也不可能太随心意,一个肱骨之臣,一个皇子,对付着两个人,可别脏了你的手。”她的恨意楚非离只知其一,并不知道其二,现代的时候她也是被至亲之人陷害,如今依旧是被至亲之人当做棋子,用之重用,不用抛弃,两世的仇恨叠加在一起,总归是要好好清算一番的。

“我不在意这些。”楚非离拢了拢她散落在床上的碎发。

上官月儿一把握着他的手,“可我在意,我不愿意成为你的累赘,这种事情我自己能处理得好,要说相信,你应该相信我。”

楚非离看着她,半响才握了握她的手,“好,但在这之前你要好好养好身子,等姚太医确定没有大碍了再谈其他。”

“好。”上官月儿很是开心,对于古代的男子,尤其是像楚非离这样的男子应该是大男子主义的,可他偏偏什么都依着自己。

这一次的仇,楚非离报复起来自然是够快,可也难免会在朝中留下把柄,虽然还不知道水云王朝的情况,但皇家总没有那么纯粹的相亲相爱的,不管楚非离想不想要那个九五之位,她也不愿意在他的身上留下什么败笔,他自然有他要做的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原本一眨不眨的听着他们说话的小家伙又哭了起来,上官月儿伸出一只胳膊将他揽在怀里,小家伙歪着头就往上官月儿胸前拱着,上官月儿伸出手指在他唇边点了点,小家伙就张着嘴跟着手指扭着头。“宝贝儿饿了?”

回应上官月儿的只有小家伙哼唧哼唧的声音。

“你失血太多不适合给他亲自喂奶。”楚非离伸手将上官月儿的长发放到一边,以免小家伙抓住了。

“可也不能让他这么饿着,这样岂不是白让我拼着性命将他生下来了。”上官月儿将衣襟解开,将小家伙往怀里一抱,小家伙就吭哧吭哧的咬着奶吃了起来,可吃了一会儿小家伙就又哭了起来,上官月儿有些心疼的亲了亲他的额头,“对不起,娘亲奶不够,宝贝儿再吃点米汤吧,等爹爹找了奶娘来,就有的吃了。”

楚非离让紫上官又端了一碗米汤过来,上官月儿将小家伙抱着,楚非离一小勺一小勺的喂着,小家伙虽然瘪着嘴,却也还是乖乖的吃了一些。

小孩子的胃本来就小,加上刚刚吃了一点奶,米汤没喝多少,小家伙就揉着眼睛安静的睡着了,紫上官原本想要将小家伙抱走以免打搅了上官月儿休息,可一旦她抱着小家伙起来,这小家伙就瞬间睁开了双眼,然后瘪着小嘴要哭,一放到上官月儿臂弯里,小家伙就闭着眼睛睡,甚至小手还紧紧的抓着上官月儿的衣服不放手。

“就让他在这里睡着吧,不碍事的。”上官月儿看着儿子那小模样也是舍不得。

紫上官拿了餐具出去了,楚非离看着上官月儿抱着那小家伙也很是疲态,“你也睡会儿吧,我在这边看着他。”

上官月儿点了点头,醒了这么长时间她的确是支撑不住了,看了看身边的儿子一眼瞬间觉得很是满足,便闭着眼睛睡了去。

楚非离看着躺在床上的一大一小,紧绷的神经这才松懈了下来,他守在床边,不时地盯着不时就动一动的小家伙,生怕他将上官月儿给吵醒了。

母子两个一觉睡到了下午才醒过来,上官月儿的精神好了许多,给小家伙喂了一次奶,这一次倒是直接吃饱了,姚太医亲自守着熬好的药膳让紫上官端上来,上官月儿多少用了一些。

楚非离也比之前胃口好了,多吃了些。

“王爷,姚太医说了,这药膳王爷也可以吃点,王爷身上的伤……”紫上官还要说下去的话被楚非离一眼咽了下去。

上官月儿偏着头,“伤哪里了?”

楚非离却是又给她盛了一点汤,“一点小伤,你看我现在不挺好的,再吃一点,你的手太凉了,这汤也能暖暖身子。”

上官月儿知道自己再怎么问楚非离也不会实话实说,只得寻了个空子去问了问姚太医,听到姚太医说都只是些小伤,养养就能好才放下心来。

后来知道他是为了赶在自己生产之前回来,直接脱离大部队带着少数的几个人就往回赶,在路上遇到了埋伏,心里更是一阵暖,也将二皇子的仇又记上了一分。

这之后,上官月儿便每天开始了被当猪养的日子,每天吃吃睡睡逗逗儿子,跟楚非离说说话,就连作坊的事情楚非离也不允许她们跟上官月儿说,所以紫上官就全权代理了,这段时间也加紧的培训着底下的四个丫头。芜娘和朱雀需要琢磨着供应面馆浇头还有杂货铺酱料的事情,这些天也没有闲着的在宅子后厨里做着,还有那些腊肉腊鱼腊肠也是得继续的做。之前的那些除了年前送礼以外,其他的面馆就折腾的差不多了,二愣子每天急的嘴角冒泡,芜娘和朱雀为了不让上官月儿操心,也就只得按照之前上官月儿告诉她们的方法仔细的操作,确保味道没有差异。

白虎去找的奶娘已经送了过来,这奶娘正好是楚非离手下一名副将的遗孀,刚好生完孩子,作为小家伙的奶娘最合适不过了,正好小家伙也愿意吃她的奶,当然他最爱的还是自己娘亲的奶,只有吃不饱的时候才勉强的吃一点奶娘的奶。

上官月儿给小家伙起了一个乳名,叫做元宝,楚非离也完全没有异议,只是跟她说儿子的大名由他来取,为此上官月儿还不依不饶的问他是不是嫌弃自己取的名字太俗气。

楚非离在这边是足足提前了半月有余的,因此他还能在这边悠闲的度过半个月的日子,等到大军临近京城,他再去和大军汇合。

芸娘这期间倒是问过紫上官上官月儿的情况,只可惜什么也没有听到,紫上官每次都是直接跳过了这个话题,这让她心里不免有了许多疑惑,尤其是有一次靠近院子的时候似乎听到过小孩子的哭声,这上官月儿生个孩子就生呗,怎么还这样的遮遮掩掩的,让她实在是想不透。

半月之后,上官月儿的身子也调理的差不多了,脸上也有了一点血色,但到底还是有些虚的,楚非离走的十分不放心,若不是上官月儿一直催着他,指不定就留在这里了,可大军不等人,当今圣上亲自在宫门口迎接大胜归来的将领。

“我走后,你也不许下地,好好的在屋里养着。”楚非离将怀里抱着的小东西交给了上官月儿,皇命难为,他也只能回宫复命。

上官月儿笑着点了点头,“就算我想,有芜娘她们在我也不敢呀。”

“这一次,本王不想再有任何的闪失,否则用你们的项上人头来给本王复命。”

一句话让屋子里的人都心里一紧,上官月儿却是一点儿也不害怕的说着,“逞威风上你的王府去,别在这里吓坏了她们。”

楚非离有些无奈的揉了揉她的额头,眼里带着一丝宠溺,“你自己好好地,左相府那边隔段时间必定会有动静,虽然是让他们没有过来祭祖,可要你回去的事情,就算是延后这件事也必然是不会更改的。”

“我还期待着呢,还怕他们想不起我来。”上官月儿一双眼弯成月牙,眸子灿若星辰。

“你回左相府之日,我会让人将元宝带走,隔几日就会让你们母子见见面。”楚非离顿了顿,“月儿,其实本不用这么复杂的,我回宫之后求父皇指婚,你和元宝都可以正大光明的出现在他们眼前,没有人再敢随意欺凌你们母子。”

“可眼下你大胜归来,就算我不知道宫里是怎么个状况,但大致上来说树大招风,这个节骨眼上,你若是求皇上赐婚,并且有了子嗣,不仅对你,对元宝来说并不好。”上官月儿从一开始知道她与楚非离之间的事情后就想过许多,这些事她都考虑过。

楚非离看着她,良久叹了一口气,伸手将她的长发绕到耳后,“你不需要考虑这么多,我自会安排好一切的,最起码能保证你母子二人周全。”

“我自是信你,可我不想元宝长在这样的环境里,更何况,你我暗通曲款未婚产子,元宝会让人指着脊梁骨说话的。”上官月儿握住了他的手,“我并不在意有没有婚约,只在意两个人之间心意相通,一心一意,这就够了,早一点晚一点对我来说没有区别。你答应过我的,有些事由我自己来做,就像我不会问你那稳婆和上官里正怎么处理了一样,左相府于我有很特殊的意义,必须要结束在我的手里,还有二皇子,如果我什么都不做,只是缩在宅子里做个金丝雀,我不会开心,你也不会喜欢这样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