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69章 准备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22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将又过了约莫半月,芜娘和朱雀才默许了上官月儿不在躺在屋子里躺尸,上官月儿直接欢呼雀跃的下了地满院子都几乎逛了个遍,抱着小家伙时不时在外面晒晒太阳。

这天,上官月儿在外边坐在躺椅上,逗着小家伙,暖暖的阳光照在身上,倒是眯着眼睛睡着了,小家伙也是在她的臂弯里嘴角翘着盯着她,小手在她衣袖上抓着。

芜娘走过去正准备叫醒她,怕她在外边睡得着了凉,就在她准备伸手的时候,一个人从她身边比她还要快的走过,然后抱起了还醒着的小家伙,小家伙看着他似乎很是兴奋,一双眼眨巴眨巴的就要咿呀出声,楚非离一只手指竖在最中央,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元宝乖,别把娘亲吵醒了。”

小家伙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听懂了乖乖的没有出声,拿着拳头在自己嘴里啃着。

朱雀站在廊下并没有动,能让青龙直接放行的除了王爷就没有谁了,芜娘这时也看清楚了来人正是楚非离,便也站在一边等着吩咐。

楚非离将小元宝抱起来递到芜娘手里,然后转身将上官月儿整个的抱了起来往屋子里走去。

上官月儿迷迷糊糊的醒了醒,就看到眼前那一张俊美的容颜,她笑了笑,“楚非离,呵呵,我果然是在做梦。”

楚非离低下头去看着又准备闭上眼睛的上官月儿说道:“我来了。”

上官月儿眨了眨眼睛,这才完全清醒过来,双手环上楚非离的脖子,真是的触感,以及这人身上的温度,让她清楚地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你可算舍得来了,再不来,我都打算带着元宝跑路了。”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跑到哪里,本王都能找得到,这辈子,你都逃不出本王的五指山。”

上官月儿挑了挑眉,“好吧,那我还是乖乖就擒的好。”

楚非离弯了弯嘴角,抱着上官月儿上了楼,进了她的房间。

芜娘原本是打算给两人单独世界的,可惜小家伙一直不高兴,咿咿呀呀的望着楚非离,只要芜娘一挡住了他的视线,就开始瘪嘴哭。

芜娘只好将他抱着跟在楚非离和上官月儿身后,待进了房间,芜娘将小家伙抱到两人跟前,“宝哥儿倒是聪明的紧,知道王爷来了,硬是不肯跟老奴走。”

楚非离接过小家伙,芜娘便先退下去了,小家伙一到楚非离的怀里就抓住了他爹爹的一缕头发拉扯着,上官月儿此刻根本就半点睡意都没了,便起身坐了起来,给自己和楚非离倒了杯茶。

“左相府那边应该已经派了人过来准备接你回府,京中的局势看似平缓,实则暗流汹涌,月儿,我不希望你和元宝有危险,如果可以,你们不回去更好。那些人,我自会处理。”楚非离一边逗着儿子一边波澜不惊的说着。

“你也知道,这事由不得你我的,且不说你跟我有了元宝一事,就单单你跟我的身份就不可能。”上官月儿抿了一小口茶,“我信你,能保我跟元宝安危,更何况我也没那么差,差到经不起半点风吹雨打嘛。”

“劝了这么多次,其实我也是知道不可能的,可我就是想着一想到你们会有半点的风险,我就不愿意拿这些去赌,他们那些人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可你和元宝不同,是我的全部。”楚非离心里何尝是不明白,只可惜心里总是有那么一丝不甘心,这样的身份本不是他们所能掌控的,以后自然更加不可以有半点的失控。

可能母妃的事情一直在他心里成为了最后的一丝残存的惧意,才让他在对在乎的事情的时候如此的害怕。

上官月儿握住了他的手,“元宝不要养在楚王府,最好是谁也不知道他的地方,但要方便我去看他。非离,我已经跟夜大哥说好了,我们将会在京城开一家特殊的酒楼,元宝和奶娘一起住在那里是最方便的,对外宣称是奶娘的孩子,外面的人也看不出来,而我也可以名正言顺的出入那边,顺带照料元宝。”

“夜倾羽跟我提过这件事,他在京城找的宅子的确不错,说起来还与你有些渊源,正是父皇赐给你外祖永安候的一处别院,因着永安候一家都不在了,而膝下也只有你母亲一个女儿,所以便收回了宅子,你此次回京过去看看必定会满意。你不说,我也正好跟你想到了一块,而且那处宅子与我的一处私宅相距不远。”

“这宅子怕是你找的吧,夜大哥再怎么动心也不敢打主意到这样的宅子上去,有你在后边护佑着,此次回京我当真是一点也不怕的。”上官月儿笑着说道:“就算我把天捅了个窟窿,你也会给我兜着的吧,我可是听说如今的楚王爷盛宠无限,在京城是多么的嚣张跋扈。”

楚非离失笑的摸着她的秀发,“月儿信吗?”

“信什么?”

“嚣张跋扈啊。”

“我信不信有什么关系,左右不是对我嚣张跋扈就好了。”上官月儿朝他挤了挤眼,“再说了,树大招风,你如今的确需要点被人能抓到的把柄捏着。”

楚非离嘴角的笑意更浓,他的月儿果然是懂他的,这就够了,外人怎么说,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你今日就要带元宝走吗?”上官月儿捏着儿子的另外一只手问道。

“左相府的人明日应该就要到了。”

这件事虽然是在上官月儿的预料之中的,可真要到了却又觉得难忍,毕竟怀胎十月生下来,还没相处多长时间就要先分开,总觉得对不起元宝。

可这一切又是没办法的,好在只要她回京了,他们之间还可以经常的见面。

就算上官月儿再怎么不舍,却也还是由着大局考虑,让白虎领着楚非离贴身的数十个影卫带着奶娘和两个孩子走了,为了避开耳目,楚非离和玄武带这姚太医则是之后走的。

姚太医原本就是楚非离打着军医的幌子请出宫来的,如今本就比大军晚回这么多天,楚非离以姚太医年纪大奔波不得自然比不得大军一路不做停歇为由遮掩过去了,现在怕是再拖下去也不合适,自然是要随楚非离一起回京的好。

父子俩一走,上官月儿就有着恹恹的,只巴不得眼下也立马就启程回京城,她担心着儿子的安危,有些寝食难安。

芜娘这时却是走了过来,“小姐,芸娘来了。”

之前芸娘来过几次的事情天龙天虎说给上官月儿听过了,眼下也没什么事了,上官月儿便跟他们说过,如果芸娘再过来就不必拦着。

芜娘的话音一落,芸娘就进了大厅里。

“上官月儿妹子,这些天也不知道你怎么了,嫂子也不敢过来打搅,只是这大力突然间当上了上官家村的里正,嫂子才知道是托了上官月儿妹子的福……”芸娘一脸的喜气,可看到上官月儿一脸的失魂落魄再加上她的肚子平坦如初,芸娘不由得心惊,难不成这上官月儿妹子的孩子是没了?“上官月儿妹子,这孩子……”

“福缘深厚自然就是我的造化,只可惜……”上官月儿并没有直说,但也算是说的实话,只是停在芸娘的耳朵里就是有意的诱导了。

芸娘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都过去了,妹子还年轻,自然是来日方长的。”

“是啊,来日方长。”上官月儿依旧打不起什么精神,上官里正会有的下场她不用想也知道,就是没想到楚非离会因为她而任命了牛大力当里正,这无疑是让她走得更是安心。想了想,她便说道:“里正的事也是大力哥自己争气才能有的,不然也不可能不落在别人的头上,单单落在了大力哥手里。”

“不管怎么说,也是要谢谢妹子。”

芸娘又寒暄了几句之后就走了,家里还有一大摊子事情处理,上官月儿这边她现在不知道怎么总觉得待着不自在,这一个月以来,总像是发生过许多她不知道的事情,这感觉让她和上官月儿之间生分了许多。

上官月儿这一夜睡得不怎么踏实,总是想起小家伙那肉胳膊肉腿的咿呀咿呀的说话,或是哇哇的哭声,到了早上上官月儿竟然是觉得比没有睡觉还累。

芜娘给她做了碗醒神的茶,上官月儿喝了下去才好了一些,上官家村这边倒是没什么需要多做安排的了,作坊的事情也都全权交给了四个小丫头还有天龙天虎,这个宅子还是给他们住着,这样自己以后回来也不至于荒废了去。

唯一的一点就是,后山山上的那些宝物她还没来得及开发出来,这可是让她损失了不少,她让天龙天虎留下来看着后山,等她有什么安排的时候倒是能及时的响应。

午间的时候,上官家村来了一辆马车,那马车一路飞奔,直接在上官家祖宅停了下来,上官里正事发突然,并没有时间通知左相府那边这边的情况,所以左相府依旧以为上官月儿在这祖宅里。

马车里下来了一位老妇人,那老妇人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下人,可那周身的架势却是十足的,俨然半个主子的模样。这老妇人正是如今左相府最受宠爱,除了老夫人以外权力最大的林姨娘身边的得力嬷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