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70章 来人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040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赵嬷嬷下了车以后,敲了敲祖宅的门,却发现良久都没有人响应,一时间站在这祖宅门口还不知道怎么办,有村民路过的时候,正好看到这一幕,因为村子里的人都想要讨好这作坊的东家,只可惜一直都没有门道,好不容易瞅着这赵嬷嬷来祖宅门口找人的模样,便上前问道:“你们是来找东家的吗?东家早就不在这边住了,搬到村子那头的空地上去了。”

“什么东家?”赵嬷嬷瞪着一双眼睛,想了想便问道,“芜娘和紫上官可是住在这里?”

“芜娘和紫上官姑娘随东家一起住在新宅子里去啦,就在那边山头底下,顺着这条路一直往下走就可以看到山坡那里的一处院子,那里就是了。”那人站在那里朝远处指着。

赶车的小厮看了一眼赵嬷嬷,等着她的安排,赵嬷嬷也无计可施,来之前林姨娘和老爷跟她说的是大小姐在祖宅里啊,现在只得抱着无试试看的心态又上了马车准备去这人指的地方看看。

那人眼看着马车就要走,便扒在马车边缘喊着,“等下,你们知不知道路,我可以带你们去啊,只要东家给我个机会进作坊就成……”

那赶车的伙计却是不眨眼的一鞭子抽在了他的手上,让他瞬间疼的松开了手,就那样眼睁睁的看着马车绝尘而去。

“嬷嬷,到了。”赶车的小厮看着在山坡上的那栋院子喊道。

赵嬷嬷从马车里出来,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出来的时候病怏怏快死掉的怀着身孕的大小姐,怎么就过得这么滋润了?

她带着小厮一路走上去,然后敲了敲院子的大门,天虎将门打开,上下打量了一眼赵嬷嬷,“你们是什么人?”

赵嬷嬷被一脸杀气的天虎吓了一跳,却也好歹是大家出来的,马上就镇定了,“老奴是左相府的下人,老爷和老太太想念大小姐了,特让老奴过来接大小姐上官月儿回府。”

正巧从院子里经过的芜娘听到声音,一下子手里端着的汤碗都掉到了地上碎掉了。

“芜娘,正好,这边又有说是左相府来的嬷嬷请小姐回府的,那边的人我不认识,芜娘过来瞅瞅吧。”天虎正不知道该怎么办,而且东家的身份他们是真的没想到是这样的,正好听到声音看到了芜娘,便确认一下。

芜娘忍着内心的翻腾弯下身去捡着地上的碎片,颤抖着嗓音说道:“不用了,让她进来吧。”

赵嬷嬷就这样进了院子里,一踏进院子里,看到满园的花草摆设,一双眼都直了,就算是林姨娘深受老爷喜爱也没有这样的名贵花草随便种的吧。

芜娘已经将手里的瓷片收拾好,站在了门前,就那样看着赵嬷嬷雄赳赳气昂昂的走了进来。

赵嬷嬷那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看着芜娘道:“小姐呢,老奴过来接小姐回府,让小姐赶紧准备一下。”

完全没了刚刚因为怕惹上不该惹的人的谦卑语气,甚至是连一丝尊重都没有,反倒是带着一丝鄙夷,残破之躯的大小姐,还怀过孩子,就算回了府怕是也翻不起什么浪来,她自是有林姨娘的庇护,压根儿就不怕。

芜娘却是气得浑身发抖,“赵嬷嬷,你虽是林姨娘的贴身嬷嬷,可说起来我家小姐是丞相府的嫡长女,就算是林姨娘在这里也只是个下人,而你,给我们家小姐提鞋都不配的,你是在用什么语气说话?”

经历了这些事,就算是一直以退让为主的芜娘也是变了,变得尖锐起来,尤其是知道了老爷竟然想要上官月儿的命,她就更加的后悔,她的那一套退一步海阔天空的理论害了夫人,也害了之前的大小姐,眼下,自然是不必要再忍了。

赵嬷嬷倒是有一丝诧异,记忆里芜娘是个很随和的性子,基本上都不怎么计较,这么突然的对她说这些话,实在是让她没反应过来。

“呵,要说以前你这么说倒也还是名副其实,可现在,实际上是什么样的,你心里也清楚的很,咱们就不要捅破了哪一层窗户纸,弄得大家都不好看。”赵嬷嬷嘴角带着一丝讥讽,“赶紧的去请上官月儿小姐吧,耽误了时辰你可当不起这个罪。”

“啪——”

一声脆响响彻了整个院子,一道人影在赵嬷嬷眼前闪过,她的脸上就印上了一个五掌印,“谁敢对我动手,仔细回去了姨娘扒了你们的皮!”

“啪,啪,啪……”

接二连三的掌声在院子里想起,赵嬷嬷被抽的满眼金星,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等她再清醒了,睁开眼来,入眼处,廊下,一名绝色的女子端坐在椅子上,手里捧着一枚暖玉,有些慵懒的打着哈欠,“是哪条疯狗一点眼力劲都没有,竟敢在本小姐的院子里到处乱吠,天虎,连条狗都拦不住,本小姐要你看的是什么门?”

赵嬷嬷整个人都惊在了原地,那一名绝色的女子不是别人,从那张与已故夫人一模一样的脸上就能知道是左相府的嫡长女上官月儿无疑,可这大小姐不是都病入膏肓了吗?这气色看上去虽然比正常人有些苍白,但却是中气十足的,而且,赵嬷嬷的眼神往下,那窈窕的身姿是怎么回事?

赵嬷嬷都有些错乱了,这大小姐怎么这么邪门!连性子都完全不同了!身边还有这样的高人相助,姨娘这一次搬回去的哪里是救星,完全就是个煞星!

芜娘好不容易平复下怒意站到了上官月儿身边冷眼的看着依旧坐在地上的赵嬷嬷说道:“大小姐,这是林姨娘身边的嬷嬷,说是老爷和老太太吩咐要请小姐回府的。”

“嗯?”上官月儿这才似乎清醒的样子,瞅了瞅赵嬷嬷,“我是觉得怎么这么眼熟,原来是府里的下人,赵嬷嬷既然是奉了父亲之命来的,我们怎么能这么怠慢呢?天虎,给赵嬷嬷搬张椅子过来。”

天虎手脚很是麻利的搬了一张椅子过来,两只眼瞪着赵嬷嬷,嘴里冷梆梆的吐出一个字,“坐。”

赵嬷嬷颤抖着双腿赶忙的爬了起来,就怕慢了又被天虎揍一顿,这大小姐的心思她完全琢磨不了。

“父亲和祖母怎么就突然间念叨起我来了,当初不是巴不得我死了么?”上官月儿不咸不淡的嗓音如魔咒般钻进赵嬷嬷的耳朵里,让她不由得一个激灵。

赵嬷嬷都想哭了,脸上火辣辣的感觉提醒着自己千万不能小瞧了这位大小姐,“大小姐说的哪里的话,老爷和老太太怎么会那么想,只是发生了那样的事,才不得已送大小姐来这边,实际上是为了保全大小姐啊。”

“嗯?是这样吗?那为何这么久都没见过府里拨点月利银子来?”

“这……大小姐,府里可是每个月都有拨过银子里,没想到那些下人居然私吞了,这次回去,大小姐尽可以问问清楚。”赵嬷嬷心虚的回应着。

上官月儿动了动身子,吓得赵嬷嬷紧紧地盯着她,生怕又有什么幺蛾子,只见她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本小姐自是要问的,只是,赵嬷嬷难得来一趟,穷乡僻壤的地不平,害的嬷嬷脸受了伤,本小姐很是过意不去。”

赵嬷嬷连连的摆手,“不用,大小姐不必在意,老奴皮糙肉厚的不打紧。”

这一句话明显的暗示了她脸上的伤的确是如同上官月儿所说的是跌倒所致,赵嬷嬷眼下没得选择,在这里她就是被宰的主。上官月儿不得不佩服,这大宅子里的下人也都是能屈能伸的主啊,可见那林姨娘必然是个狠角色。

“嗯,那就烦请赵嬷嬷在这里稍等,待我收拾好以后就随嬷嬷一起出发。”上官月儿说着便起身往屋子里去了,芜娘和朱雀跟着进了屋,留着天虎在外边守着赵嬷嬷。

其实,从昨儿个起,上官月儿就安排他们将要带的东西收拾好了,现在,她们几个就坐在屋子里享受着暖气,而赵嬷嬷则坐在外边动也不敢动了。

外边的天儿是阴着的,坐的久了,凉意透骨,尤其是那脸上疼的都快要麻木了。赵嬷嬷想着上官月儿刚刚的样子,这要是一回去,绝对会碾压掉二小姐,尤其是那一身的做派,优雅矜贵,身上的料子也是极好的,尤其是那用来暖手的鸡蛋大小的玉,整个左相府也弄不来这些东西,大小姐的这些东西从哪里来的?

尤其是之前那个村民说的东家,难道就是大小姐?

看来这一年,林姨娘那边真的是太过大意了。

赵嬷嬷在外边险些被冻死过去,上官月儿几人才从屋里慢慢的出来,上官月儿身上披着一件极为珍贵的银狐氅,衬得人越发的清贵,她的手里依旧握着那一颗鸡蛋大小的暖玉,“让嬷嬷等久了,我们这就出发吧,嬷嬷前面带路。”

赵嬷嬷努力的想从椅子上站起来,可惜双腿已经冻僵了,上官月儿看着流露出一丝心疼,“芜娘去屋里端一碗热茶过来吧,赵嬷嬷必定是冻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