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71章 回府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084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芜娘这才折回去端了碗热茶过来递给赵嬷嬷,赵嬷嬷一把捧住了喝了下去,身子才暖和了一些,当下是一秒钟都不想在这里呆着,忍着麻意站起身来,“马车就在外边等着,大小姐请。”

上官月儿等人出了院子,并没有上赵嬷嬷来时做的马车,而是上了另外一辆之前楚非离送的外面朴实,里面却另有乾坤的马车。“赵嬷嬷刚刚受了洞,最好是到马车里拥着被子躺一躺,本小姐就不去挤着了,不然,赵嬷嬷若是有个什么损失,本小姐给林姨娘也不好交代。”

赵嬷嬷是由小厮连扶带抱得弄上马车的,此刻躺在马车里心里简直是想死,早知道如此,她何必要揽下这么一桩事,简直是搬着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马车一路未作什么停歇,这是上官月儿要求的,既然要去早一点去让对方没有防备才能更体现出真情,好在这马车底下是可以放食物的格子,出门前,各种糕点都装的满满的,一路上,马车里燃着红泥小炉,炉子上温着水,沸腾了取了酿制的桂花蜜冲上一杯,就着点心一路吃吃喝喝,倒也算是惬意。

赵嬷嬷的腿的确是冻伤了,脸上的伤也没及时处理,肿的更是看不清五官,一路上躺在马车里哼哼唧唧,倒也没空琢磨上官月儿的事情。

行了一天一夜总算是到了京城,紫上官性子跳脱,时不时的掀起帘子好奇的看着外边喧闹的街道,“又回来了,虽然京城繁华,可我倒宁愿在上官家村那边,上官府里小姐不好过,我们更不好过。”

“放心,以前是我太懦弱,不仅保护不好自己还害得你们受累,以后你们不必看别人的脸色,这整座上官府除了老太太和上官敬炎以外,算得上主子的只有你家小姐一人了,所以,拿出你们的底气来,别丢了你们小姐的人。”上官月儿淡淡的眯起了眼,一抹寒意闪过。

紫上官倒是欢喜,“奴婢知道小姐如今不同,必定不会让紫上官受到欺负的,小姐,你说我们把面馆开到京城来可好?”

“你这丫头,出了一趟府里回来倒是收不拢你的性子了,这双眼里只看得到钱。”芜娘没好气的嗔了她一眼。

上官月儿笑了起来,“爱银子没什么不好的,有了钱人才能不靠别人直的起脊骨,你放心,这京城迟早是要开的,到时候啊,还得你去帮着数银子。”

紫上官一听,两眼都放光了,仿佛眼前已经出现了一座金山,惹得芜娘和朱雀都笑了起来。

一路到了上官府,小厮喊了赵嬷嬷下车,赵嬷嬷忍着疼痛坐了起来,一点一点的挪到车外,再由着小厮扶着艰难地下了车,再是艰难的挪着小碎步走到了上官月儿的车前,“大小姐,到家了。”

朱雀先下了车,紫上官和芜娘从车厢里出来后,上官月儿才从里边探出头来,由紫上官取了矮凳放在马车边,芜娘上前扶着才缓缓的下车,那一身的气派完全让人无法忽视。

“赵嬷嬷,我出门一年多,怕是这府里的门房也不大认识了,还是赵嬷嬷先去叫叫门吧。”上官月儿下了车并未动而是朝着赵嬷嬷说着。

赵嬷嬷心里发苦,她恨不得立马就进屋去找林姨娘哭诉,可这大小姐不是当年的大小姐了,她根本马虎不得,只得陪着笑点着头挪着小碎步又慢慢的在小厮的搀扶下上了台阶扣着门。

门房的人不一会儿就出来了,一看是个丑的不像样的猪头,皱着眉吼道:“哪里来的叫花子,也不看看这门是你能敲的吗?”

赵嬷嬷心里一阵火气,这仇她是记下了。“说什么胡话,我是林姨娘身边的赵嬷嬷,还不赶紧开门。”

那人显然有些不敢相信,上下的打量了赵嬷嬷几眼,直到看到她身边的小厮这才小心的赔上笑脸,“原来是赵嬷嬷,小的眼拙,没认出来,还望赵嬷嬷见谅,只是赵嬷嬷这脸怎么……”

“费什么话,大小姐回府了,还不去通传。”赵嬷嬷真是想把这不开眼的小子给宰了,一点眼色都不长得怎么会安排来守门房!

那人倒是想起前几日赵嬷嬷出府就是为了接大小姐回府来的,眼下再往前边一看,那一身银狐披风的女子静静地站在那里,吓得他一下子将门给关上了。

赵嬷嬷的鼻子险些被门板碰到,心里不知把这个门房的小子骂了多少遍,回头得跟林姨娘提一嘴,这样的门房可别丢了左相府的脸面。

赵嬷嬷实在是不好意思的回过头来跟上官月儿解释,“那个,大小姐,门房许是去通传去了,大小姐且等上一等。”

上官月儿不置可否的敛下眉眼,左右不过是等一下,也不至于让自己等上多久,这上官府还真是令人期待呀,如果这回来的是她的二妹上官清,门房一早就开门迎接了吧。

等了一会儿还不见人影,紫上官在一边跺了跺脚,“这些人都怎么回事,大冷天的让小姐就在街上站着。”

芜娘也是一脸的担忧,这街上人来人往的,时不时有人走过难免不瞧上一瞧,她扶了扶上官月儿的胳膊,“小姐,要不去马车里等着吧,小姐身子还弱着,冻久了可不好。”

“不碍事,这披风穿着挺暖和的,咱们如今回府这府里不知道多少人盯着,与其被人抓着错处,倒不如将人一军的好,吃点苦头没事,大不了让他们好好补偿,更何况这也算不上吃苦。”上官月儿将手里的暖玉蛋转了转,笑吟吟的看了赵嬷嬷一眼,这话倒是一点避讳都没有。

赵嬷嬷心里一紧,完全不敢看上官月儿,只回过脸去盯着府门,只希望人赶紧的出来,她一点也不想跟这大小姐待在一起。

吱呀一声左相府的大门再一次的打开了,赵嬷嬷生生的忍住了已经往前迈了一小步的腿,一个管家打扮的中年男子身后跟着之前门房的那个小厮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脸上还有些许的不耐烦,“催什么,本管家自然心里有数。”

李义很是不爽,这会子正在林姨娘跟前说着府里的一应事务,讨好了这位将来的正主子,他以后的日子岂不是爽得很,结果这小厮就慌慌张张的跑来,说是大小姐回来了,林姨娘把他好一阵说,怎么就没提前知会消息,眼下林姨娘已经去通知老爷和老夫人了,他便过来迎接一下。

李义站在府门口转着一双眼睛,一眼看到脸肿成猪头的赵嬷嬷,本来准备发发牢骚,却被她身后的四个人吸引了目光,尤其是中间站着的那一身讲究的绝色女子,差点让他腿一软,那面孔与当初的正夫人一模一样,是大小姐无疑了。

这跟整个左相府知道的消息完全不一样,但看这气势李义也不敢像一开始打算的那样怠慢,堆着笑脸迎上前来,“大……”

还没等他的话落地,上官月儿却是抬了眼笑着看向他,“管家可是让我好等了,还以为如今这上官府不认我这个嫡长女了,连大门都不准备让进。本来赵嬷嬷前去接我的时候,我还有些忐忑,现在看来,父亲和祖母并不是很欢迎我回来呀。”

李义也是有一番本事的人,不然也不可能牢牢的坐在管家位置上这么多年,听了这话便陪笑道:“老爷和老夫人一直都念叨着大小姐,怎么会不欢迎大小姐呢。现在,各位主子都在大堂那边等着小姐呢,还请大小姐随老奴过去,至于这小子害的大小姐在外边久等这么久,事后任凭大小姐处置。”

上官月儿并没有接话,跟他们说再多也没什么用,便跟着李义往里边走去,一路上的下人们看着上官月儿都在小声的议论,“这小姐是谁,怎么是管家亲自领着的?”

“好像是大小姐,说是因为身子不好在外边养着,如今回府了……”

下人里大多是新的,以前的那些老人不是被发配到了庄子里就是卖了出去,以免那件事传出去妨碍了二小姐上官清的名声。

上官月儿倒是觉得如此一来方便她了,新人立威更容易,府里的老人又不可能自己说出那样的事,这样的情况再好不过了。不过,就算说穿了,她也是不怕的。

到了正堂,朱雀紫上官还有芜娘三人因着身份在门外就停了下来,上官月儿一个人缓缓的走了进去,大堂正中间上方坐着两个人。

左边是一名衣着华贵的老妇人,金镶玉的头面富贵逼人,端着一副长者的架子,手里握着一根大颗珍珠点缀的木制手杖。

右边坐着一名中年男子,样貌看上去很周正,能看得出年轻的时候应该还有几分帅气,身上的衣物细看之下便能看出价值不菲,金银丝线绣着的图案衬着衣料原本的暗纹很是低调的奢华。

上官月儿很清楚的知道,这应该就是上官敬炎了,她这具身体的父亲。

而在上官敬炎的下方原本属于正妻坐的位置上坐着一名眉眼间风情妩媚保养得当的窈窕女子,此刻,那一双水波荡漾的眼眸正吃惊的看着上官月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