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72章 演戏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077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原主的记忆里,这名女子出现的很是少,再加上原主很少出院子,也不大知会院子里的事情,可也很是明确,这名女子正是二小姐上官清的生母林姨娘。

林姨娘的身边站着的自然就是上官月儿穿越过来的时候第一眼见到的上官清,一身桃红色的长裙将她的身段很好的展现,明艳的眉目少了一分林姨娘的妩媚却更显得大气,上官清也是一脸吃惊的神情,倒是跟林姨娘看上去很像了。

且不说林姨娘和上官清,就连老夫人和上官敬炎都很是震惊,上官月儿完全不像是当初从上官府离开时候的模样,如今不仅长开了,继承了她娘的绝色,那一身清冷矜贵的气质更是让他们刮目相看。

整个屋子里都很安静,屋子里的人在等,等上官月儿的见礼,上官月儿却不急不缓的打量了一圈之后看向前方的老夫人和上官敬炎,然后往前走了几步,很是得体的屈膝跪下,“上官月儿给祖母、父亲问安。”

上官清冷哼一声,有些不悦的瞟了一眼跪在地上低眉敛目的上官月儿,不说别的,只是一种天生的敌视感。她为嫡女,自己为庶女,原本她不在府里,自己就是庶女般的存在,可眼下上官月儿不仅回来了,还是以这样完美的姿态,平白的就让她心里不爽。

老夫人似乎有些不在状态,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回来了,以后就要恪守本分,莫要再做丢了左相府人的事情。”

上官月儿自然是知道老夫人说的是什么事情,尤其是从上官清那浓浓的不屑眼神里更加的能看出这个家里的人对她是什么态度,她恭顺的点了点头,没有半丝情绪变化,“是。”

屋子里再一次的陷入了沉寂,老夫人看了一眼自家儿子,知道他是不愿意在对这个女儿说些什么了,可眼下不是情绪用事的时候,若不是为了攀上二皇子,这个嫡女他们上官府不认也罢。一想起以前上官月儿做的事情,就连老太太眉目间都有些厌恶,“你且起来吧。”

上官月儿应了一声,作势便要起来,可努力了半天也未能好好的站起来。

老夫人眼里的不悦更加的明显了,“都让你起了你怎么还跪着,让人看了去还以为你这一回来家里就欺负了你。”

上官月儿的一双眼里泛着水雾,一脸的委屈,一手扶着膝盖处,“祖母,孙女实在不是这个意思。”

上官敬炎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怎么回事?”

“许是这一路赶过来又站在门前等了个把时辰,这腿有些冻伤了……”上官月儿有些欲言又止,但还是恰到好处的停顿了,只是低着头看着地上有些小心翼翼的模样。

上官清倒是看不过去了,“这也太金贵了吧,这意思是说祖母和父亲让你多等了,害得你腿冻伤了吗?”

“祖母,月儿不是这个意思,您也是知道的,月儿自小身子就不大好,只能怪月儿命薄,本想着祖母和父亲这般的重情重义,肯不计前嫌的将我接回府里来,心里感激一片,不成想却反倒惹得祖母和父亲不喜,这是月儿的过错。”

“母亲,这都是下面的人不知轻重,白白的耽误了这么长时间,月儿这孩子也是吃了不少的苦了,一回府就被下人欺负了去,这心里也是有些委屈的,月儿好歹是咱们府里的嫡长女,怎么说也不能这般怠慢,这腿要真伤了可不好啊。”林姨娘一口的闻言软语,将所有的人都考虑在里面,连上官月儿听了都不禁感动,尤其是这番话又是在提醒老夫人和老爷,他们此番让上官月儿回府的缘由。

老夫人和上官敬炎是听懂了,脸上的神色也缓和了不少,尽管老夫人和上官敬炎对这个嫡女再怎么不喜,却也不想她有什么好歹,不然不是白瞎了这一番打算。

“回头将那门房打发出去。”上官敬炎这才开了口,他也不想一开始就让这个女儿寒了心,“你刚回府,府里的下人不认识也是正常,等日后大家知道了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了。”

“月儿谢谢父亲。”上官月儿一脸感激的模样,“自小娘亲就跟月儿说过,父亲是这世上最情深义重的人,娘亲果然也是对的,娘亲走了这么多年,父亲依旧没有另立正妻,保全着月儿在这府里的一席之地,月儿自小就铭记父亲和老妇人的恩情,此番回府之前,发誓此生一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尽孝道。”

上官月儿的这一番话说的冠冕堂皇,谁都知道,上官敬炎不另抬正妻是因为之前的那一场婚姻是皇上赐婚,比不得其他的能随意休妻,就算是续娶如果没有皇上的允许也是不大可能的。

这一番话,上官敬炎听着却很是受用,这些年在官场上很多人都这般夸奖他,也让他成为了长情忠心的代表,就连圣上也因此夸奖过他。“你母亲离世的早,为父也忙于外事,疏于对你的照料,愧对于你的母亲,如今回来了,就好好的在府里陪陪你祖母吧。”

一边的林姨娘脸色却是变了,谁不知道这些年,那一道赐婚的圣旨就是她心中的一根刺,拔不掉又说不得,如今上官月儿公然的提起,而身边的男人却一脸的愧疚,这又如何让她能能忍受的下这口气。

“老爷说的是,想当初姐姐离世之后最放不下的就是月儿了,还特意托付给妾身照料,妾身可是当成亲生女儿一样的呵护着,有一年,月儿生病了,那时候很是严重,妾身还没日没夜的照料了几天几夜,就怕愧对姐姐的嘱托,可没想到,妾身万般照料还是让月儿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每每想起来,妾身就寝食难安。”林姨娘说着,一双美目里面还泛出了泪来,拿着帕子沾了沾。“现在,月儿回来了,妾身才得以有机会赎罪,好好弥补月儿才行。”

上官敬炎当下便心疼了起来,又想起上官月儿的那件事便冷淡了许多,只对着林姨娘柔着嗓音道:“这些年难为你了,月儿,你得谢谢你林姨娘,心里要记得感恩。”

上官月儿在林姨娘做出反应的时候就知道了,回府之前,她可是专程的让芜娘说过上官府的往事,对于这上官府里的人好生的研究过,尤其是林姨娘,一手的白莲花圣母心感动了全府,包括她的亲生母亲和这具身体的前身,可仔细研究了一番,她才知道什么叫杀人于无形。

而偏偏,老夫人的虚荣心还有上官敬炎的大男子主义偏偏最喜欢这一套,这也是为什么她一开始就没有强硬的原因,只有柔弱才能护自己周全后伺机而动,也能让她好好的认识现在的上官府是什么样子。

还没等上官月儿回话的时候,外边就有个丫鬟进来,“老夫人,老爷,奴婢有点事想要找姨娘。”

“什么事就直接说吧。”上官敬炎对于林姨娘的维护那是到了一定地步的,她的事就是他的事,是整个上官府的事情,所以他这般说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

那丫鬟有些欲言又止,但还是开了口,“姨娘身边的赵嬷嬷有些不好了,奴婢过来是想问问姨娘要不要去请大夫。”

“赵嬷嬷怎么了?”林姨娘一听自己身边的体己人有事瞬间就坐不住了,眼睛还朝着上官月儿那边瞟了一眼,可上官月儿依旧一副恍若未觉的模样。

来的丫鬟说道:“赵嬷嬷整张脸都肿胀了,里边似乎还有淤血,而且腿脚也有些不利索。”

“怎么会这样?”林姨娘蹙起了眉头,“赶紧去请大夫,还等什么,赵嬷嬷要是有什么事你们都仔细着!”

一时情急之下,林姨娘说话的口气也有些凌厉,老夫人却是有些不喜了,虽说林姨娘很是讨她欢心,可再怎么也只是一个姨娘,轮不到她做这个府里的主子,为了一个下人,竟然对着她院子里的丫鬟说这么重的话,简直是没把自己放在眼里,当下便阴沉着脸道:“不过是一个下人,值得你这样做吗?我院子里的丫鬟也只不过是来问个话,又有什么过错?”

林姨娘心里本就焦急,可又不能对着老夫人甩脸色,只得软着语气道:“母亲,赵嬷嬷是妾身的奶娘,自小就跟着妾身,听着她出事,妾身一时之间情急了,还请母亲原谅。”

说着又一脸我见犹怜的看着上官敬炎,上官敬炎便也朝着老太太说道:“湘雅也是关心则乱,母亲就不要怪罪于她了,倒是赵嬷嬷不就是过去接了月儿回府吗?怎么就伤成了这样?”

上官月儿一听当下就苦着一张脸,一脸的心疼,“父亲,都是女儿不好,赵嬷嬷去接我原本是一番辛苦,可乡间的路泥泞坎坷,女儿见到赵嬷嬷的时候也是吓了一跳,追问之下才知道赵嬷嬷为了赶时间,下马车的时候没站稳,摔了下去,脸着了地,女儿原本想让她先歇息一下,找个郎中看看,可嬷嬷说怕耽误了时间,硬是要女儿当时就收拾行李,连夜赶回来,想是受了伤又沁了风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