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73章 偏帮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99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林姨娘的手指都握的发了白,“母亲,赵嬷嬷出了事,还请母亲让妾身先去看看。”

“去吧,左右这边也没什么事了,你们都回吧。”老夫人实在是懒得管一个下人的事,上官月儿也见了,这孩子如今倒是比以前惹人喜欢了,也就没什么事了。

上官敬炎跟着林姨娘就要走,上官月儿装作艰难的站了起来,“父亲,月儿也一起去吧,说起来赵嬷嬷也是因为月儿才会这样,月儿不去看看也于心不安。”

林姨娘眼下也没有心思想着上官月儿,上官敬炎也觉得她跟着倒也合情合理,再说,到时候也好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便由着她跟着了。

两人在前边走着,倒是上官清回过头来瞪了她一眼,“真是个扫把星,一回来府里就折腾,赵嬷嬷要是出什么事,你都不够赔的。”

上官月儿却是拿一双眼淡淡的瞅着她,什么也不说,直把上官清瞅的心里发毛,一想起年前她去祖宅的时候,上官月儿将发簪抵在自己脖子上的情景,心里依旧对她的这种眼神很是胆怯,当下便回过头去快步的跟在林姨娘身后去了。

在外边等着的芜娘几人,一见上官月儿出来,连忙迎接了上去,“小姐,没事吧。”

“没事。”上官月儿笑了笑,“听说赵嬷嬷不好了,我们这一路多亏她的照拂,理当去看看的,不然这心里总归是不踏实的。”

上官月儿这话说得也没有刻意的小声,反倒是走的近得都能听到,尤其是老夫人院子里的人更是听得清楚,心想这大小姐果真是跟以前不一样了,待各人走后,便回屋里去回禀了老太太,正在闭目养神的老太太听了只是睁了睁眼便又闭了去,下人也琢磨不准老太太的意思,便也不敢随意多话,只站在一边守着。

另一边,林姨娘回了牡丹苑里,就急急忙忙去看赵嬷嬷,上官敬炎跟在她身后进了屋,当两人一眼看到摊在床榻上的人那张肿成猪头一样的脸的时候都倒吸了一口气。

上官月儿一边走着,一边眼里却是越来越凉,芜娘在一边更是气愤,“大小姐,这牡丹苑可是夫人之前住的正院,什么时候起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姨娘也能住进去,这不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吗!”

上官月儿挑了挑眉,是啊,这正妻还没休呢,一个姨娘就这么堂而皇之的住进了正妻的院子里,这可真是左相府能做出来的好事,她倒是在想,前身所在的海棠院是不是也被鸠占鹊巢了。“芜娘,这话莫要到明面上来说,现在的府里我们才是外来人,想要有权利,就必须先能忍耐,来日方长。”

“老奴只是太过不甘心,以后会知道分寸的。”芜娘也知道自己只是奴婢身份,这么说话已经是不妥了,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这样的话以后还真是不能说了。

房间内,赵嬷嬷见到林姨娘就一个劲的流眼泪,林姨娘看着她那个样子心里也很是不好受,赵嬷嬷虽然只是一个下人,可却是打小带着她的奶娘,当初在永安候府寄人篱下的时候,也是赵嬷嬷一直陪伴着她,可以说,身边的人里面,她除了自己女儿,最难割舍的还有赵嬷嬷。

“嬷嬷,有什么委屈你就说出来,我替你做主,对外人而言你只是个下人,可对湘雅来说你是母亲般的存在,所以你放心,有什么事情不要憋在心里。”林姨娘红着眼眶,握着赵嬷嬷的手,说完之后,扭过头去看着上官敬炎,上官敬炎本就最受不了她那副我见犹怜的模样,便开口道,“我上官府的下人再怎么说也轮不到旁人欺负了去,更何况这么多年你照顾湘雅无微不至,有什么你尽管说。”

上官清也站在一边说道:“是呀,嬷嬷,父亲母亲都会替你做主的,你有什么不敢说的。”

赵嬷嬷心里感动,正要开口的时候,就见一抹淡蓝色的身影进来,眼里闪过一丝惧意,上官月儿脱去了披风只身一人走了进来,站在门外的时候,险些被里面的那一副温情的画面感动了,可一想到自己的身份,可真是叫人唏嘘,什么时候起,一个府里的嫡长女都比不过一个姨娘身边的嬷嬷,这个真是狗仗人势的绝顶代表。

上官月儿敛下心中的情绪,再抬起脸的时候,满脸只有一丝焦急,“赵嬷嬷,你的伤势怎么样了?”

“你来做什么?不需要你到这里来猫哭耗子。”上官清一脸不悦的看向跟进来的上官月儿。

上官月儿却是睁大了眼睛,“清妹妹,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说我是猫,赵嬷嬷是耗子,你这话置父亲于何地,置姨娘于何地,置带你到大的赵嬷嬷于何地?”

这番话一出口,上官敬炎的脸色也不大好看了,林姨娘的脸色也很是纠结。

“我……”上官清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上官清的话还没说利索,上官月儿便拍了拍胸口说道:“还好这是在府里,若是在别的地方,被人听了去,还不知道怎么想我们左相府,毕竟父亲大人可是很受学子们推崇的,以后这样的话可别再说了。”

上官敬炎的脸色已经沉了下来,他最在乎的无非就是名望,当下也说道:“你大姐姐说得对,这样粗鄙的话以后可别再说。”

上官清顿时就有些懵了,她的父亲可从来没有这样语气重的说过她,更何况,现在还是偏帮着大姐姐在说她。

林姨娘已经意识到了什么,忙拉过上官敬炎的手,“老爷,清儿她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关心则乱罢了,清儿,还不跟你父亲说以后会多注意。”

“女儿知错了,以后会注意用词。”上官清气的脸涨的通红却还是低了头认错,之后便一双眼等着上官月儿。

上官敬炎见女儿那样也是消了气,“嗯,不是为父说你,实在是为官的名声很是重要,若是叫人知道这左相府的小姐这般不知礼数,不只是为父,就连你也会被这耽搁了终身大事,为父也是为了你好。”

“清儿知道的,父亲最疼清儿了。”上官清一听到上官敬炎的解释,也是知道自己差点就因为上官月儿害了自己,当下对上官敬炎颇为感激,却忘了提出这点来的人是上官月儿。

上官月儿动了动唇角,她们当自己这个嫡长女果然是死的不成,就在她面前秀着恩爱,但愿他们能一直这般。

赵嬷嬷看到这样原本已经到了嗓子眼的话又咽了回去,就算她要说也不是这个场合说,到这里说了,大小姐也完全可以推脱,只不过是换来她和大小姐的一番争执,让姨娘也难做,更何况老爷也在这里,大小姐此番回府是有用处的,老爷断然也不会太过的责罚,所以也是无关痛痒。

到最后自己还不顾大小姐的威胁得罪了她,真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

赵嬷嬷一番思量之后便开了口,“老奴多谢大小姐关心,这一路上老奴不仅没有尽到下人的本分,反倒还要叫大小姐费心,老奴惭愧,年纪大了眼神不好摔了一跤倒是累得老爷跟姨娘还有小姐们这么担心。”

林姨娘看着赵嬷嬷若有所思,知道这其中必定很有隐情,但也知道赵嬷嬷是有分寸的人,便没有明着说,只是安慰道:“大夫马上就来了,既然是摔跤想来也不是什么大事,老爷,你要是有事就先去忙吧,这么一点小事把你这么拖过来妾身实在是过意不去。”

“嗯,你担心赵嬷嬷我也理解,可别损了身子,多找几个伶俐的丫头帮着照顾着。”

“妾身晓得,老爷且去吧。”林姨娘一副识大体的模样,上官敬炎眼里很是疼惜,却也知道这些事他不方便多待,再怎么宠一个姨娘是他的事,可因为姨娘对一个下人嘘寒问暖就太过了。

上官敬炎起身要走,林姨娘却又一脸含羞的拉住了他,“老爷,妾身备了药浴给老爷解乏……”

“嗯,我今晚来牡丹院。”

林姨娘这才松了手,上官敬炎脸上含笑的出去了,上官月儿这才明白为什么当初的母亲不是林姨娘的对手,对男人的心思把握到了这个地步实在是很难得。

上官敬炎一走,林姨娘便恢复了寻常的神色,“月儿,你风尘仆仆的回来先去歇着吧,赵嬷嬷这边我自有安排,你能有这份心来看她,已经是她的福分了。”

“那……姨娘,大夫来了之后什么情况,还请姨娘派个人告知我一声,不然我这心里怎么也不踏实。”

林姨娘忍着心口的一口气,她不喜欢别人喊她姨娘,尤其是现在上官月儿单独的对着她,说话时的那股子语气,居高临下让她更是不舒服,却也不能说些什么,“嗯,好。”

上官月儿出了院子,芜娘她们过来赶紧的给她披上披风,她看了一眼这牡丹院的景色,姹紫嫣红很是别致,熟悉却又陌生的感觉。

“走吧。”上官月儿领头往外边走去,这上官府的格局记忆里还是很清晰的,就算没有人带路走起来也畅通无阻。

紫上官一脸的疑问,“现在我们回海棠院吗?”

“既然没有人特意的说明,自然是回我该回的地方去,嫡长女应该住在哪里,我们就去哪里。”上官月儿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看着前方,双眼里一阵光亮。

还真是有够无视的,无视到了到了这个地步,连院子都没人安排,这样正好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