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74章 硬闯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24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上官月儿一行人离开之后,牡丹院里林姨娘却是悠悠的开了口,“嬷嬷,你自小带着我长大,若说是情分就连老爷和清儿也是比不上的,这府里我最信赖的人就是你,可嬷嬷你如今出去了一趟怎的与我生分了?”

赵嬷嬷知道林姨娘是聪慧的,不可能相信她这样子是摔跤摔得,便扫了一眼站在边上的上官清,然后又认真的看向林姨娘,“夫人,老奴孤家寡人一辈子,说句犯上的话,简直就是把夫人当成亲生女儿般呵护着,又怎么会与夫人生了二心,只是这大小姐身上很多疑点,老奴为着夫人和小姐着想才没说出真相,老奴这张脸是大小姐身边的丫鬟打的。”

“你说上官月儿?她有这样的胆子?”林姨娘也不由得蹙起了眉头,想着上官月儿回府里来的种种,不由得心里一紧,先前上官月儿也是那样看似无害的陡然间将了自己还有清儿一军,便连忙问道:“嬷嬷,你这次去看到了什么?祖宅那边我们不是都没有给过月钱吗,怎的上官月儿通身的打扮倒是精致得体的很,整个人也比以前精神很多,她的那个胎儿呢?”

“老奴正是要跟夫人说这个。”赵嬷嬷叹了一口气,“老奴按照夫人先前说的去了祖宅结果却发现大小姐一行人并不在祖宅之内,有路过的村民却告诉我那座宅子里住着的原来是什么东家,老奴便问他可知道芜娘和紫上官,那村民便说芜娘和紫上官正是东家身边的丫鬟,老奴才知道他说的东家就是大小姐上官月儿,而且她们住在上官家村尽头的一处院子里,那栋院子很大,里边各种名贵的花草树木,别致的程度比咱们上官府的花园还要精美,里边有两个孔武有力的护院,还有几个小丫头,老奴一进去就和芜娘说了几句话,然后就被突然地打了耳光,当时并没有看清楚是谁,等老奴晕倒了地上睁眼看见的就是正坐得端正,喝着茶的大小姐,身边站着两名丫头,一个是紫上官,一个不认识。”

“老奴脸上的巴掌就是那个陌生丫头打的。”赵嬷嬷顿了顿,“那丫头有武功,应该还不低。更让人捉摸不透的是大小姐,明明笑着对你好,却让你有苦说不出来,老奴的腿就是等待大小姐的时候冻伤的,走的时候,老奴才知道大小姐的行李是一早就收拾好了的,回来的路上说是为了老奴着想,专门把上官府派过去的马车给老奴自己一人坐,她们自己带了马车,那马车看着很普通,里面肯定另有乾坤,因为途中大小姐那边给老奴从未断过热水,想来那马车内部必定豪华。”

随着赵嬷嬷的述说,林姨娘的眉头越蹙越深,就连上官清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怎么可能,年前那次出门我和翠儿可是去过老宅的,那时候他们身上穿着的都还是补丁的衣服,一个个面黄肌瘦,就连上官月儿她都病的快要死了!”

林姨娘看向她,“你说什么,你去过祖宅?不是跟你说过不要去沾惹她了吗?”

“我……我只是好奇,早知道我也不会去了。”上官清被林姨娘这么一说低下头去,不一会儿似乎又想起了什么抬起头来,“母亲,那上官月儿当时夺下了女儿的发簪和玉佩,以死威胁,当时女儿不想惹出事情来就走了,可现在想想,那发簪和玉佩留在她那里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

林姨娘一听到这话就有些火了,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去了也就罢了,怎的还让人拿了东西去,她没死还好,死了你可就拖不清楚干系,为娘从小就教过你什么,你怎么全都没记到脑子里。”

上官清咬着嘴唇,也没办法辩驳,她明白,什么都清楚,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从小所有的人就告诉我,就算爹爹再喜欢娘亲再喜欢我,我也比不过上官月儿,因为她是嫡长女,而我是庶女,嫡庶不过两个字,可却差不多决定了我的一生,母亲,清儿不甘心。”

林姨娘叹了一口气,伸手去摸了摸她的脸颊,“母亲知道你的苦,母亲又何尝不是,只是当初她娘是圣旨赐婚,正妻之位轻易不能更改,清儿,相信母亲,母亲一定给你一个锦绣人生,你不需要跟她计较,以前或许还需要忌惮一些,可现在,她连你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我们手里有她的那件把柄,她再怎么想要反抗也是翻不出你我母女的手掌心的,耐心点,清儿。”

“母亲,清儿知道了。”上官清被吃了一颗定心丸,情绪便也不再那般激烈。

林姨娘安抚完了上官清,便看向赵嬷嬷,“嬷嬷可知道她这番变化可是因为什么?”

“老奴不知,所以才提醒夫人注意大小姐,只不过那个村民说的什么东家,夫人可派人去上官家村查查。”

林姨娘心里打定了主意,这件事一定要查清楚,不然她可不安心,上官月儿这架势看上去来势冲冲,连对方什么底细都不知道,她还真没把握。

“小姐,小姐……”翠儿从外边急急忙忙的闯了进来,一把抓住了上官清的袖子,“小姐不好了。”

“你喊什么呢,你家小姐我不是好好的在这里吗?”上官清皱了皱眉,看着翠儿问道:“怎么了?”

“有什么事再怎么急该有的礼仪也要有,因着你是清儿的丫鬟我才不说什么,换做是其他的人我早就让乱棍打死了。”林姨娘原本就对这个翠儿不是很满意,上官清身边安着这么一个毛毛躁躁又嚣张跋扈的丫头怎么都觉得不放心,可怎奈上官清喜欢,那就由着她去了,可今儿个也不管里面有什么,直接就冲了进来,要是有什么客人或者她和老爷……

林姨娘简直都不敢想下去,黑着一张脸就要训斥,就听到翠儿说道:“小姐,大小姐去了海棠院,奴婢们拦不住啊。”

“你说什么?”上官清一把抓紧了翠儿的手,“你说上官月儿去了海棠院,她去那里做什么?”

“大小姐说海棠院是嫡女所住的地方,她回来了,老爷和老太太也没多说什么安排,自然就是默认她在海棠院住了的……”

“她敢!”上官清涨红了脸,急的看向一边的林姨娘,“母亲,上官月儿她要女儿住的海棠院。”

林姨娘听了也是抽了一口冷气,她怎么就把这茬忘记了,原本是等上官月儿回来了随便指个院子住着就完事的,怎么也没想到上官月儿就算一开始不知道海棠院住了人,这会子也已经知道的情况下,竟然还要应住在海棠院。“别急,我们先去看看吧,翠儿,你去通知老爷一声。”

林姨娘和上官清带着几个丫鬟和粗使婆子就赶往海棠院,而上官月儿她们已经进了院门快走进正厅了。

“二小姐的院子你们也敢硬闯,仔细夫人和老爷知道了有得你们好受的。”一个粗使的婆子带着几个丫鬟挡在正厅门口。

上官月儿却是一笑,“左相府的夫人是我的亲生母亲,而我的母亲早就已经去世了,就算夫人知道了,也只会心疼她的女儿,堂堂嫡长女却被府里的下人指着鼻子威胁,这又是哪门子的规矩?”

“你,你是大小姐?”那粗使婆子惊讶的问道,她自然是知道府里有个嫡女大小姐的,只是这一年多,府里都默认了她们姨娘为夫人,她们二小姐为嫡女,享受所有一切最优的待遇,这大小姐想来也是不怎么受待见了。想到这里,便又恢复了些底气,“大小姐,这院子老爷和老夫人都默许了我们二小姐住进来的,所以大小姐若要进来还请禀明了老爷和老夫人再说,更何况我们二小姐现在不在,大小姐就这样闯进来,说出去可不大好听。”

“好听?可真好笑。”上官月儿还真的笑出了声,声音恍若黄莺,婉转清灵,“不过是物归原主,有什么可难听的,朱雀,给我把人都扔出去。”

上官月儿的话音刚一落下,面前就已经空无一人,紫上官已经带着青龙过去将马车里的一些东西在不引人注意的时候拿了过来,等上官月儿一进去,就将茶具和被褥之类的换了,其他上官月儿不喜欢的全都拆了下来放进了箱子里,摆在海棠院的空地上。

林姨娘和上官清在路上等了上官敬炎一会儿,等她们过来的时候,就看到院子前,那几个粗使嬷嬷和丫鬟坐在地上哼唧着。

“怎么回事?”上官清的一张脸气到了极致的扭曲。

“二小姐,你可得给老奴/奴婢们做主啊……”

“哼哼唧唧的成何体统,有什么事给我清清楚楚的说!”林姨娘看着这些不上台面的下人很是恼火,这一次之后她一定得好好的给上官清的院子里挑几个稳重的人,可别让这些人教坏了上官清。

“大小姐硬要进去海棠院,奴婢几个拼命地拦住,可大小姐身边有个有身手的丫鬟,一下子就将奴婢几个一脚踹出了院子,奴婢几个身上不是腿就是胳膊都折了。”

“上官月儿她欺人太甚!”上官清说着就要往里面冲,却被林姨娘一把拉住了,“那是你大姐姐,你父亲在这里呢,不会让你受委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