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75章 立威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69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上官清这才生生的忍住,站到了林姨娘身边,只是委屈的看着上官敬炎,“父亲……”

上官敬炎的一张脸也不大好看,上官月儿一回府就闹出这样可是一点也没给他这个父亲面子,他用眼神安慰了一下上官清,“放心,为父会给你一个公道。”

上官清这才心里舒坦的跟着两人走了进去,三个人一眼就看到了院子里的几口大箱子,上官清走过去看了看,那里面都是她喜欢的摆件,床幔,还有她的被褥,衣物……

这些东西看的她险些就气的背过气去,还好有林姨娘在一边扶住了她,“老爷,月儿这么做可真是有些过分了,这样清儿以后怎么在这左相府里立足。”

上官敬炎何尝是不知道这一点,他的脸又阴沉了一分,本就是个该遗弃的女儿,因为还有用被召回府里,一回府就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这就是她说的知道感恩?这要是传出去,他左相府里可就是乱成一锅粥了。

芜娘正端着一盆脏水出来,还没看清楚人就泼到了一边的墙角,一抬头就看到了正站在院子里的三个人,吓得一个哆嗦,险些将盆子摔到了地上,心虚的没敢打招呼就急急忙忙的跑回屋里去了。

“大小姐,老爷和林姨娘来了。”芜娘脸上很是焦急,上官月儿这般强硬的态度不知道会不会惹怒那两个人,虽然她希望那些人得到报应,可眼下她更担心上官月儿的安危,一回府就生事,怎么说也不大好。

上官月儿正拿着帕子擦手,“来了正好,那就出去会会吧。”

上官敬炎他们进了大厅,上官月儿才慢慢的从门外进来,脸上挂着笑意,“父亲怎么来了?女儿这边还没收拾好呢,二妹妹放置在海棠院的东西还需要收起来送到二妹妹住的地方去,不然我直接用了倒是挺不好意思的。”

三个人还没开口问罪,却被上官月儿这么一说打了岔,竟然忘了刚开始准备说什么。

上官月儿很是随意的坐在了一边,然后让芜娘给大家一人沏了一杯热茶,“二妹妹如今住哪个院子呢,这边的东西收拾好后,我让人给二妹妹直接送到院子里去,以后有空大家可以多走动走动。”

上官清的情绪到了最高点满的都没办法说出来了,一双眼里急的都泛出了眼泪。

“二妹妹这是怎么了?”上官月儿一脸的诧异,然后又看向上官敬炎,“父亲,你们可是有事过来同我说?”

林姨娘对自己那个被宠大的女儿也没办法,只得自己掏了帕子替她擦掉了眼泪。

上官敬炎阴沉着一张脸说道:“你为何到海棠院里来住,你二妹妹一直都是住在这里的,你这般突然叫你二妹妹住哪里去?”

呵,上官月儿心里冷笑,让她住那里去,总是要比自己住得好的,怎么没有人担心自己住哪里去。“这……女儿打小就是住在海棠院的,这次回来父亲也没说其他的,女儿自然以为是住海棠院,这里是离母亲所在的牡丹院最近的院子,是府里的嫡长女住的,女儿也不愿意多麻烦父亲和祖母,便住在女儿应该住的地方,以免府里还为了女儿忙活,没想到倒是女儿想岔了。”

上官月儿说着便走到上官清的跟前,“没想到二妹妹这么喜欢这个院子,也是,以前海棠院是里牡丹院最近,也是大姐姐我离母亲最近的地方,如今林姨娘住在了牡丹院,二妹妹想要住在海棠院也是可以理解的,二妹妹这般喜欢这个院子,大姐姐我也愿意成人之美……”

上官清顿时便充满着期望的看着她,上官月儿却是叹息一声,“只是这京城最忌讳风言风语,牡丹院是母亲在世时住的,如今母亲不在,林姨娘深受父亲宠爱去住了倒也没什么,左右也是没人住的,可这海棠院是嫡女住的地方,而我尚在府里,若是让给了二妹妹住,怕是会连累二妹妹名声有损,传出去父亲不仅仅宠妾平妻,还让庶女站在嫡女的头上,这让父亲怎么在外边做人。又让那些世家的夫人们怎么看姨娘和二妹妹,二妹妹如今到了可以许婚事的年纪,就怕被这些给毁了一桩好姻缘。”

上官敬炎原本准备说些什么的,一听到这些倒是真的让他心里一紧,这一年多,上官月儿不在府里,那些下人都默认喊林姨娘夫人,叫上官清小姐,可这也只是在府里叫叫,大家都忌惮她们母女的身份不敢造次生谣,可如今上官月儿回来了,她可是这府里真真的嫡长女,若是真如上官月儿所说的,这样的事情被传了出去,后果不可想象。

上官敬炎思索了一番便开了口,“湘雅……”

林姨娘心头一震,握着上官清的手都紧了紧,她深知这个男人是什么性子,现在上官月儿讲话说得这么圆满,情况只怕是对自己母女不利,与其被他念着上官月儿的知事理,倒不如让他觉得欠着自己母女的。

当下,林姨娘便一脸懂事的看着上官敬炎,“老爷,妾身承蒙老爷的宠爱,这么多年一直都过得舒坦,也因老夫人看得起,管理着府中大小事务,老爷为了给妾身立威,特地允许妾身住进了牡丹院,可妾身这一年多来总是想起过世的姐姐,心中也不得安宁,月儿现在回来了,妾身理应从牡丹院里退出来,从今儿个起,妾身就带着清儿住进竹园吧。”

“竹园那边这么久都没人打理过怎么能住人,你们能这么明白我心里也很是欣慰,你跟清儿就住在一边的芍药居吧,那边也不比牡丹院和海棠院小,你们母女一起也好有个照应。”上官敬炎心里觉得愧疚,尤其是一想到林姨娘去了距离最远的竹园就觉得心里一阵抽,这牡丹园旁边就是芍药居,算是府里第二好的院子了。

上官清一张脸上满脸的不可思议,要不是林姨娘死死的握住她的手,她现在都冲上前去质问了。以前上官月儿虽然在府里,却也等同于隐形人的存在,除了该有的嫡女的吃穿基本就没有其他,整个府里都知道府里老爷最宠爱的是二小姐上官清,所以什么都给她最好的,上官月儿有的她也有,上官月儿没有的,她也有。

可她上官月儿明明都成了被人糟蹋过得破鞋了,怎么这一次回来,就连一直宠爱她的父亲都要帮着她,一直捧着她的母亲也要她忍气吞声。

“这海棠院里就照旧吧,上官月儿,你好自为之,为父不希望再有类似这样闹得满府里不安宁的事情发生。”上官敬炎警告意味十足的看了她一眼。

上官月儿并不在意,她想要的结果已经达到了,至于这样的一句话听过就没了,点着头乖巧的应着,“月儿知道了。”

“清儿,这海棠院里你喜爱的东西想带走的就都收走吧。”上官敬炎歉意的看了一眼上官清,然后朝着林姨娘说道:“湘雅,这边你来处理。”

“是,老爷。”

上官敬炎走之后,上官清挣脱开了林姨娘的手,指着上官月儿吼道:“你有什么资格做嫡女,回府了不知道感恩,偏生还端着一个嫡女的架子,看着真叫人作呕!”

林姨娘想要拦着她,却没能拦得住,只得让她将话说了出来。

上官月儿却是没有半分不悦,云淡风轻的看着上官清,“二妹妹,嫡庶之分也不是我能决定的,碍着二妹妹的眼了是我的不是,以后二妹妹少见我就行了,免得二妹妹见了我就呕吐,人还以为二妹妹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可就糟糕了,因为见我伤了身子不划算的。”

林姨娘抬起眼很是细致的打量了上官月儿,却发现上官月儿不管是行为举止还是心胸气度都是大家闺秀风范,而自己的女儿上官清在她面前就像是挑梁的小丑,看来艰苦的日子真的能锻炼一个人的心性,如今的上官月儿连她也看不太透了。

“月儿,你二妹妹只是气话,做不得数的,你就别跟她计较了。”林姨娘笑着跟上官月儿说着,语气很是亲昵。

上官月儿却是淡淡的看了一眼林姨娘,“姨娘,父亲宠你是一回事,可姨娘就该遵守一个姨娘的本分,以前是我不懂事,累的姨娘出来主持大局,如今我痛定思痛,才知道那样做是不对的,害得姨娘在背后被人嚼舌根。”

“我是左相府的嫡长女,而姨娘只是父亲的妾侍,姨娘喊我月儿这般亲切,在府里倒是无所谓,可出了府,怕是要出乱子的,只怕有心人会觉得府里的规矩太乱,连累了父亲和左相府所有的女儿,就连姨娘所出的大弟弟只怕是也会耽误婚配,就很有可能就因为府里嫡庶还有妻妾规矩乱而不敢嫁女儿过来。”上官月儿一番语重心长,“希望姨娘不要误会,我只是经历了这些事后想明白了一些事,为了左相府好,为了妹妹弟弟们有个好的归宿不至于同我一样,姨娘还是注意一些。”

上官月儿的一番话,句句都打在了林姨娘的心坎上,林姨娘的一张脸都因为忍耐而有些委屈,一双手在袖子里握成拳,指甲都嵌进了肉里。

“大小姐说的是,妾身谨记于心。”这一字一句都像是从喉咙里蹦出来似得,可偏偏林姨娘不愿意毁了一直以来维持的好人形象,忍得相当的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