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76章 较量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11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母……”上官清正要给林姨娘抱不平,却完全忘了如今的姨娘还只是姨娘,不是正妻,平日里喊的习惯了,这会子也没怎么注意。

林姨娘却是一把捂住了上官清的嘴,“大小姐,海棠院这边就委屈大小姐派人收拾了,妾身与二小姐还需要回芍药居打理一下,一会儿便会着人过来将二小姐的东西运走,眼下也不在这儿耽误大小姐休息了。”

“二妹妹最好是打发一个得力的嬷嬷过来清点一下东西,以免运过去之后发现缺少了,惹得我们姐妹之间生了间隙。”上官月儿看着那母女二人出去的背影又慢慢悠悠的说道。

林姨娘拉着上官清的手抖了一抖,手背上的青筋都清晰可见,终是一句话都没有说便出了海棠院的门。

“母亲,你为什么要对她这样,她根本不配,这次回府要不是……”上官清挣脱开林姨娘的手满脸怒意的说道。

林姨娘却是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她,“说,你倒是继续说啊,你说的配不配没有用,外人都不知道那件事情,只会认她,这个左相府唯一的嫡长女,曾经承蒙圣上赐名的无限风光所有人都不会忘记。清儿,你还没有看出来吗?如今,她已经不是以前那么好拿捏得软柿子了,而你却还是一味地骄纵,你跟她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清儿,娘亲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刚刚的忍气吞声也是为了我们母女的声誉,你母亲我如今确确实实还只是一个姨娘,在嫡出的大小姐面前就是一个下人,你若真要跟她辩解,到头来传出去,对我们母女二人只有害处,毕竟我管教她名不正言不顺,你呵斥她就是对嫡姐不尊,你喊我一个姨娘母亲,就是嫡庶部分,规矩不全,这些对一个女人来说是最大的名誉,娘亲不能毁了你。”林姨娘语重心长的跟上官清说着,“好在你父亲和祖母偏心与你我,倒是最后的胜算几率大。你这性子以后得好好的改改,不然母亲我真的是怕有哪一天保不住你。”

“母亲,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不要她回来,也不知道最后父亲计划的事情能不能成功,别到头来反倒是给咱们添了堵。”上官清蹙着眉头,满脸的娇怒。

“这些你都不用管,母亲我自会运筹帷幄,你只需要讨你祖母欢心,讨你父亲欢心就是了,至于上官月儿,你比不过她伶牙俐齿,还是不要正面冲突的好。”

“是。”

林姨娘见上官清已经想通了便也不再说下去,她这个女儿其实是很聪明的,只是一遇到上官月儿就容易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尽做些傻事,看来上官月儿那边她要尽快让人去查明,这一年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那院子里的丫鬟和嬷嬷都是些没有脑子的,回头我挑几个得力的人过去帮衬着你。”林姨娘一想起今天发生的这些事情就一肚子的火气,“你现在回去找个管你院子事情的嬷嬷过去海棠院将东西清点齐全了,别真又闹出什么笑话来。”

“是。”上官清应着,心里却是想着她肯定是要一点都不留的清点回来的,可不能便宜了上官月儿。

海棠院里,芜娘和紫上官已经将整个房间换了个遍,上官月儿皱着鼻子,很是不满意那一屋子里的脂粉香,忙让芜娘她们将卧寝里面的窗子全部都打开换着气。

“今天就只把我们要住的地方清理干净就行了,二妹妹的那些东西还是要她那边的人过来清点了才行,等清点完了在打扫。”上官月儿坐在一边的塌上将银狐披风裹得严严实实的,“唉,好不容易弄个暖气还没享受几天就又要过这样冷的日子。”

“是啊,这窗子一打开还是怪冷的,不过还是要比年前暖和多了,相信要不了多久就开春了。”紫上官一边铺着她们自己带来的被褥一边说着。

“青龙。”上官月儿喊了一声,青龙便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将刚刚整理好被褥的紫上官吓了一大跳。

青龙自然是知道上官月儿要问什么,还没等她开口便说道:“小公子早就安全到达,上官小姐请放心。”

“嗯。”上官月儿应着,说是那么说,可这真的分开了真是不是滋味,等她先把上官府里稳住了在想着去见儿子的事情吧。

青龙在一边却是嘴角抽了抽,不为别的,只是这称呼一变在变,更何况,已经生过孩子的女人被喊小姐却半点也不觉得不好意思,青龙哪里知道,在现代,只要是没结婚的不管你多大年纪都当得起一声小姐的称呼,当然还有一种,那就另当别论了。

不一会儿,上官清那边的嬷嬷就来了,还带来了一个嬷嬷和四个丫头给上官月儿。

“大小姐,姨娘见大小姐这边事情多,没有人打点,便让老奴给大小姐送几个人过来,也好让大小姐有个什么事能有人支使。”孙嬷嬷开口说着,她刚刚被林姨娘拨给了二小姐,谁不知道二小姐在上官府里是胜过嫡大小姐的存在,这以后的前程好着呢。

上官月儿不紧不慢的打量着这一个个人,如果她没记错,这几个人之前还跟在林姨娘身边的吧,她笑着淡淡开口,“林姨娘可还真是舍得,将自己身边伺候的人给了我。”

那孙嬷嬷也是笑着说道,“可不是吗,她们几个可都是姨娘费心调教好了的,就盼着能给大小姐省省心,要说林姨娘对大小姐可是好着呢。”

上官月儿敛下眉眼没有开口,孙嬷嬷也不知道怎么接话,刚刚的话她貌似没有说错吧。

“姨娘有心了,不过,为了姨娘好,本小姐不得不拒绝,孙嬷嬷,你也是姨娘跟前的老人了,有些道理应该是知道的很清楚的,一个姨娘干涉嫡女院子里下人的事,是不是太过了些?”

孙嬷嬷心里顿时咯噔一下,来的时候姨娘就跟她强调过,如今的大小姐不容小视,可不是吗,现在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就让她不知道该如何收场。

“大小姐严重了,大小姐这刚一回府,人手不够,姨娘才替大小姐着想,派着身边得力的人过来伺候着,并没有别的意思。”

上官月儿一手在桌上敲着,一边却是含笑的看着孙嬷嬷,这眼神看得孙嬷嬷心里一阵发紧。半响,上官月儿开了口,“嬷嬷的意思是本小姐曲解了姨娘的好意?难道嬷嬷没有听明白本小姐的话吗?如果嬷嬷没有听明白,那就等清点完二小姐的东西之后,带着人将本小姐的话一字不差的转述给林姨娘听,相信林姨娘那么聪慧一定能知道本小姐的一番苦心。”

想在她的院子里派人手,还派自己身边的得力助手,是什么心思谁不知道。只可惜她素来嫌麻烦,她才没什么闲情逸致去猜这些人的弯弯绕绕。

孙嬷嬷听得出了一身的冷汗,忙说道:“是老奴愚笨,老奴这就带着人清点东西。”

待孙嬷嬷清点完之后,让带来的人将箱子都抬了出去,领着带来的那几个下人回了芍药居。

“夫人,老奴没能完成夫人交代的事情,请夫人责罚。”孙嬷嬷跪在了地上,也不敢看林姨娘的脸色,人人都知道她们姨娘向来都是和颜悦色的,可没有人知道,那只是在人前,在人后的姨娘是一个为了达到目的不折手段的人。

林姨娘呕的脸都扭曲了,她可还真是被接二连三的打脸了,上官月儿那个小贱人这个嫡女的架子倒是端得像模像样的,那她就看看,她这个嫡女能威风到几时。

“你且起来吧,这件事是我的疏忽。”林姨娘恨的再怎么牙痒痒也不想伤了心腹的心,赵嬷嬷如今已经成那样了,她等同于断了一臂,上官清那边还需要孙嬷嬷提点着一二,一时间倒显得她这边用人捉襟见肘了。

好一个上官月儿,好一个下马威!

林姨娘恨的将手里的帕子都险些撕烂了,心里想着下一步要怎么走,思量了一会儿,便跟孙嬷嬷耳语了一番,孙嬷嬷便下去了。

上官清此刻正在芍药居的一处小院子里发着脾气,满屋子的碎片彰显着她有多气,林姨娘过来的时候险些就被一个陶瓷的杯子给打了,一时间也不由得冷了脸。

“我跟你说了那么多你怎的还是这般模样,你在这边气着,人家可是在那边乐着。”林姨娘拿出帕子给上官清被陶瓷划开的手包扎着,“伤了自己可解气了,你祖母最讨厌下面的人大手大脚,更何况你这一下子浪费了这些物件儿,这要传出去了,你祖母可是没什么好脸色给你。”

“谁敢!”上官清很是委屈,一下子扑在林姨娘的怀里哭了起来,“母亲,这芍药居根本就比不得海棠院,我的那些东西都没地儿摆。”

“你且忍忍,左右不出半年,她这个嫡女就要嫁给人为妾了,到时候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也可以堂堂正正的喊我母亲,不用这般小心翼翼。”林姨娘怎么不知道上官清心里有多委屈,就连她都忍让到快要忍不住,更何况是上官清。

“这一天就闹出这么多事,处处都打压着我,还要半年,我还不如死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