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77章 龙凤胎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079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说什么胡话,你要是死了,那二皇子正妃的位置可就拱手让人了,你父亲筹谋这么久,还不是为了你有一天能登上那后位,你就是左相府的希望。”林姨娘来的时候就让下人们都退下了,现在只有她们两母女,自然是什么话都可以说。“你要还是这样,就算你父亲再怎么筹划,二皇子也不可能要一个难登大雅之堂的正妃。”

上官清听了这话果然就不再哭了,“清儿知道了。”

“你大哥就快要回来了,到时候一切都会不一样了。”

母女二人在这边一番情深,海棠院那边却是热闹了,一对差不多高看上去很是相像的龙凤胎站在海棠院门口不时的朝着里面张望着,想要进去却又不敢进去。

“姐姐,你说大姐姐还记得我们吗?”上官子逸一脸的紧张看向身旁的女孩。

上官雪也是抿了抿唇,“大姐姐不过是出去了一年,自然还是记得的。”

两姐弟在门外小声的议论的时候,紫上官正好从里边出来要去大厨房看看有什么安排,看到两个小家伙便喊道:“三小姐,二少爷,你们躲在这里做什么?”

“紫……紫上官!”上官子逸被吓得有些结巴,看到是紫上官的时候还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顺着气。

紫上官却是一点也不见外,过去笑嘻嘻的看着两个小家伙,以前大小姐因为身子弱在海棠院里养着,性子也很是孤高清冷,很少出院子跟人接触,有一次,这两个小家伙偶然间迷路走到了这海棠院里,大小姐很是高兴,拿了点心给他们吃,跟他们玩耍,这以后,两个小家伙就会经常偷偷的过来玩。

这应该是大小姐在这上官府里唯一算得上快乐的记忆了。

“你们在这里是要去看大小姐吗?”紫上官过去捏了捏上官子逸的小脸,却被对方拍了下去,嘟哝着说道:“我已经是男子汉了,不是小孩子,你不能捏我的脸。”

一边上官雪却是很有礼貌的端正站着,“我们听说大姐姐回府了,所以就过来看看,不知道大姐姐有没有空见我们。”

“大小姐现在就在大堂里坐着呢,你们进去吧。”紫上官想着上官月儿看到这两个小家伙一定会很高兴。

“姐姐,我们进去吧。”上官子逸小脸上都是笑容,想着就能看到大姐姐了,心情很好。

上官雪有些犹豫,却被紫上官往里面一拉一带就已经进了海棠院的门,“快去吧,大小姐看见你们应该会很高兴。”

上官雪这才跟在上官子逸身后走了进去,紫上官看着这两个小家伙的背影笑了笑,便往院子外边走去。

海棠院里是有小厨房,可也没有新鲜的蔬菜鱼肉,这两日在路上还没吃过热饭热菜,今儿个安顿下来了自然就要开火的,如果大厨房安排的挺好,那就更好,都不用动用小厨房,她们也乐得舒服。

上官月儿琢磨着这两日处理完府里的事情得抽空出去一趟,跟夜倾羽一起去看看定下来的宅院,就看到两个小身影从外边过来。

记忆里,这两个小家伙还没眼前这般高,却总是时不时的过来海棠院,与她大姐姐,大姐姐的叫着,有时候还会带一些小吃食过来,前身并不喜欢动,却喜欢看着这两个小姐弟在院子里扑蝴蝶,疯跑,这是她在上官府唯一鲜明的记忆了。

只不过上官月儿倒是没那么重的感情,出于对小孩子的喜欢,倒也不怎么排斥。

上官子逸和上官雪前后的进了屋子,就看到上官月儿坐在上方正打量着他们,这样的大姐姐看上去跟以往有些不一样,但也能看得出她并不讨厌他们。

上官子逸没有上官雪那般敏感,只笑嘻嘻的上前去站在上官月儿跟前抬着头看着她,一双眼里纯粹的没有半丝其他的情感,只有喜爱,“大姐姐还记得子逸吗?”

上官月儿不由得多了些好感,能在这上官府里这般干净的孩子倒是难得的紧。她记得,这一对龙凤胎是府里的柳姨娘所生,只因为当初大夫诊脉说是个姐儿才免遭了毒手,谁曾想到这柳氏倒是个有福的,生产的时候一下子凑了一对好字,可把上官老夫人高兴坏了,对于这个孙子也算是疼爱,柳氏也因着这个小哥儿就算再怎么在府里也有些地位,上官敬炎也会因为孩子一年到头去个几次她那里。

只是,这府里从正夫人离世之后就是老夫人掌家,一开始这两姐弟应该过得还算不错,她记得当时他们还能经常带些稀罕的小玩意儿过来,这一年多,府里明面上是老夫人掌家,实际上已经是林姨娘的天下了吧,这两姐弟如今看上去面色清瘦,身上的衣物虽说干净整齐,却也不算时新,就连个子稍微高点的子逸那一身衣衫只堪堪遮住了脚踝。

这一年多,柳氏那里应该也吃了不少的苦头吧。

上官月儿再看向这一双孩子的时候不由得有些怜惜,她伸手去,摸了摸上官子逸的小脑袋,笑着说道:“自然是没有忘记的,子逸这一年长高了不少。”

“姨娘也这么说呢,说子逸长得太快,她做的衣服都没法穿了。”上官子逸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脑袋。

上官月儿被他这副模样逗笑了,“那你是可惜了那些没穿的衣服,还是情愿矮上一些去?”

“才不要,男子汉就要顶天立地,自然是长得高的好。”上官子逸撅了撅嘴。

上官雪站在门边时不时的拿眼看着上官月儿,每次上官月儿一看向她,她就又缩了回去,上官月儿伸出手朝她招了招,“雪儿,过来吧,怎么与你大姐姐反倒生疏了?”

上官雪这才慢慢的走了过去,有些腼腆的说道:“姨娘说,让我们尽量不要到海棠院里来,以前二姐姐住在这边,有一次我们过来被二姐姐发现了,打了我们,姨娘知道我跟子逸经常到这边玩耍的事情,就罚了我们跪了一天。”

“那你们怎么还敢过来呢?”上官月儿倒是不难理解柳氏的做法,毕竟在古代长幼尊卑是很重要的,她那么做也是为了让两姐弟长长记性,可别忘乎所以。

上官雪想了想低着头说道:“大姐姐对我们好。”

“这一年大姐姐不在府里你们过得好吗?”上官月儿心里感叹着,果然还只是个孩子,原本都是单纯的,却因为身边的环境最后被染成千万种颜色,但愿这两个孩子不要被这乌七八黑的上官府给侵染了。

“不好。”

“怎么了,可是有人欺负你们?”

“姨娘病了,我们没有银子去请大夫,母亲不允许我们出柳园,我们有许久没有见到爹爹和祖母了。”

上官月儿皱了皱眉,这上官府里能称得上母亲的只有她的亲生母亲林玉蕊,而他们说的很显然不是,“你们说的是林姨娘?为何要叫她母亲?”

“府里的所有人都是这么说的,他们叫林姨娘夫人,让我们喊母亲。”上官子逸站在一边眨着眼睛说着,其实他也不是很懂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想了想便又说道,“姨娘说我一早就应该去学堂,可府里没有人给我安排,要我讨好着林姨娘,他们要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上官雪站在一边小心的拉了拉上官子逸的衣服,低着头小小声的说着:“姨娘说过不要在外边说这样的话。”

上官月儿将这些都看在眼里,却没想到林姨娘那一副贤惠得体的模样是怎么做出这样的事情又不被人察觉的,府里默认的夫人,子女们默认的母亲吗?倒是真有意思,这样的自欺欺人就这么好玩?“柳姨娘将你们教的很好。”

“大姐姐,你可不可以帮帮我姨娘。”上官雪似乎觉得自己说的这个问题有些强人所难,便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出口,但听到上官月儿说的话又觉得有一丝希望。

上官月儿想了想便说道:“你们这样出来看我是偷偷的吧,现在且先回去,免得被人发现了,柳姨娘的事我会放在心上的。”

“雪儿谢谢大姐姐。”上官雪的眼眸一下子亮了起来。

“芜娘,将我们带过来的糕点给两个小家伙装一些带回去吧。”

不一会儿,芜娘便装了一个小包袱递给上官雪,两个小家伙带着东西又沿着原路一路小心的回柳园去了。

上官月儿坐在那里不知道想些什么,芜娘看到上官月儿脸色的变化,便知道这两个小家伙的话让上官月儿心里又不舒服了,便在一边说道:“大小姐,柳姨娘的事情我们眼下不方便多管,今日已经惹得府里大乱了,要是再……”

“芜娘,我母亲当初在这个府里什么都大度宽容,什么都由着去了,最后却落的宠妾灭妻下场,而我从小就避开锋芒,深居简出,却被人暗算,如果不是我侥幸寻了出路,只怕现在你也只能在荒野里对着我的坟头哭泣。”上官月儿垂着眼眸,淡淡的说着,“避让没有用,既然上天让我拥有了嫡长女的身份,是这个上官府里第三个正儿八经的主子,不好好利用这样的身份,那就是暴殄天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