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78章 请安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49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芜娘也知道上官月儿说的是大实话,便也不再劝她,倒是心里隐隐的对上官月儿带来的变化有了新的期望,那是一种对新生活的渴望。“老奴只是怕小姐惹火烧身,只希望小姐行事一定要确保自己没事再去做。”

“嗯。”上官月儿也知道有些东西是刻在骨子里的,她不指望芜娘能改变到什么程度,只要她不阻止自己要做的事就行,对于她现在的想法已经是很不错的改变了。

“青龙,你且去暗地里请个大夫为柳姨娘诊治一番,莫要叫人发觉了。”上官月儿喊了青龙,既然楚非离让他保护着自己,那闲着也是闲着,跑跑腿也是可以的。

青龙离开之后,紫上官从外边回来了,手里还拎着一篮子的新鲜蔬菜瓜果,“大小姐,奴婢还真是从来不知道这大厨房里的人这么热情,奴婢刚一过去说清楚来意,那厨房的管事就殷勤的将刚到厨房的这些蔬菜放到了篮子里给奴婢拎着回来了。”

朱雀扫了她一眼,“那些人应该是得了消息吧。”

“得了什么消息?”紫上官倒还真是好奇的问道。

朱雀白了她一眼,将脸别过去不再看她,紫上官却是不依的黏上去,“我不在的时候有什么事发生了?”

“笨。”朱雀被缠的不耐烦吐出了一个字,“自然是得了海棠院如今的主人是大小姐,林姨娘和二小姐退居芍药居的消息,这是大小姐得势的征兆,你说那些人能不巴结你吗?”

“原来如此。”紫上官摆弄着篮子里的菜,“不管了,能托小姐的福被这么巴结倒是挺不错的,至少以后吃食方面绝对的有保障。”

上官月儿失笑,要说这紫上官心大倒也不是一般的大,可对于金钱方面却又比任何人都仔细。

在上官府第一天,海棠院的晚饭是在小厨房里自己做的,用的是上官月儿她们带回来的调料,吃惯了那样的味道,谁还情愿去吃大厨房的东西。

更何况,那边也没有人来喊上官月儿去吃饭,也就知道那些人并不怎么想见到她,而正好,她也懒得去应付,免得胃口不好吃不下。

晚上,上官敬炎留宿芍药居,林姨娘使出百般手段让他舒舒服服,末了,林姨娘便将赵嬷嬷说给她听的那些事情给上官敬炎讲了一遍,“老爷,你说上官月儿她怀着身孕又病病怏怏的怎么会这么大变化?”

上官敬炎心里也是一惊,“祖宅那边我也没派人打点,就连族里也没有打过招呼,你这么一说,倒还真是稀奇。”

“老爷,你说那院子不会是别的男人的吧。”林姨娘依偎在上官敬炎怀里媚眼如丝,“今日里上官月儿身上穿着的可是银狐皮的披风,手里握着的那美玉玲珑剔透,有鸡蛋大小,大冷天也还拿在手里把玩,看上去应该是无价的暖玉。”

“别胡说,她当初那副模样还会有什么样的男子看上她。”上官敬炎倒是想了想,“你说的这个也有可能是以前永安候府里的东西,只不过没有告诉我们罢了,要知道永安候当初盛宠到那般程度,皇宫里赏赐的宝贝就跟不要钱似得,有这么多稀罕的东西也不足以奇怪。她母亲给她留下来的嫁妆你不也看过吗,那里面的好宝贝也是不少的,基本都是御赐之物。”

“老爷,妾身过来的时候可是把所有的体己都充了公,这些年老爷上上下下打点也花了不少,府里如果光靠老爷的俸禄维持还是有些困难的,没想到姐姐却还存了这样的心思,嫁到了左相府却还在外边藏了私银,也不知道上官月儿一个小姑娘将那些东西看好了没有。”林姨娘对于上官月儿的嫁妆眼红过好久,直到一年前她将海棠院的库房强行的打开,那些宝贝简直是花了她的眼,如今知道上官月儿可能还有私藏,怎么可能不想要弄到手里,留给上官清做嫁妆。

上官敬炎被她这么一说心里也是一动,“等我先着人去查查再说,若真是如此……”

“妾身已经派人过去了,等个两三天就会有消息了。”林姨娘一只手在上官敬炎的胸膛画着圈圈,直把上官敬炎撩拨得意乱情迷,那还管得了那么多,直接就一个翻身上去。

芍药居的主院里,暧昧的气息浓的化不开,手在门前的丫鬟们都不由得脸红心跳。

第二天一早,上官月儿还想着睡个懒觉,就被芜娘在边上摇醒,“小姐,醒醒,该起来去给老夫人请安了。”

上官月儿这才想起来自己已经回了上官府不是在上官家村的时候了,眯着眼睛依旧没有睁开,只是坐了起来,任凭芜娘和紫上官给自己掇拾着,待衣服穿完,上官月儿睁开眼来一看,一身绯色的纱裙衬得肌肤白如雪,眉眼间更显娇俏,她伸手拉着衣衫,“换一件素雅点的吧。”

“小姐,这件穿上很好看呀,为什么要换?”紫上官一脸的不解。

“这样的衣服穿出去只怕是让人眼红,又要不安生了。”上官月儿也不知道是什么情绪,在这上官府里穿个衣服都要想半天真是费劲,“换以前穿的那件浅青色的吧。”

“那件衣服都洗的有些发白了,小姐这样穿会不会被说不尊重老夫人……”芜娘想的比较周全,便提醒着上官月儿。

“她们又没给过我半分银子,回了府里也没有给过我衣衫,我有的穿都不错了,就穿那件,也好去衬托一下二妹妹有多么的明艳照人。”

一听上官月儿这么说,大家也都明白了她的意思,便按照她说的换上了那件浅青色的旧衣服,头上也只是带了一只浅粉色系的簪花,虽说是素净到了极致,却也没有显得寒酸,反倒越发的衬托出了一股子清冷的气质。

“小姐真是穿什么都好看。”紫上官看着站起身的上官月儿由衷的感叹着。

上官月儿敲了一下她的额头,“走吧,再不走就真的要被说了。”

一行人从海棠院出来,直奔老夫人所在的畅园,在路上正巧碰到了来的有些晚的上官清,上官清一身浅绿色的裙子,裙子上绣着很是精致的桃花,走动间就像是真的桃花般徐徐绽放,倒是让她整个人又明艳了几分,明艳的有些真不开眼了。

上官清早就看到了上官月儿,脸上却没有如同昨天的不屑,倒是提前打着招呼:“大姐姐也来给祖母请安吗?这个时辰似乎有些晚了,大姐姐也跟清儿一样收拾到很晚才睡吧。”

上官月儿倒是诧异上官清的态度转变,她看上去心情似乎很好,只不过这话到底是在跟她找借口,还是在给自己安罪名,听着到怪别扭的。她缓缓地开口,“二妹妹说笑了,要说辛苦二妹妹是真辛苦,昨儿海棠院里清理出来的摆设就有十几箱,二妹妹在芍药居那边还要想办法安置好,比不得我两袖清风,之所以来的这么晚,只是因为这些年很少来向祖母问安,比不得二妹妹熟悉祖母的生活习惯,也多谢二妹妹提醒,以后来给祖母问安我定然会会早些过来。”

一想到她那些宝贝没有地方安置,上官清就心里一阵添堵,但一想到昨天林姨娘跟她说的那些话,心里边又开阔了,“大姐姐客气了,我们快些过去吧。”

两人就这样无话的到了畅园,进了屋,老太太正坐在主座上喝着茶,看到两人一道进来倒是有些诧异。

上官清很是自然的走过去偎在老太太身边,挽住老太太的胳膊撒娇道“清儿给祖母请安,昨儿个睡得晚今天就起的有些迟了,祖母不会怪清儿的哦。”

“知道你昨儿个搬去了芍药居,自然是不怪你的,只是今儿个你姨娘怎么没过来?”

上官府里的孩子本就不多,因着上官月儿常年不出院子,而柳氏那边病重,连带着两个孩子也不怎么出来,而庶长子又常年在外求学,就只剩下上官清一个人承欢膝下,老夫人自是当成心肝宝贝一般的宠着。

“父亲昨晚在芍药居,今早清儿去姨娘那边的时候下面的人说姨娘才刚睡下不久,托清儿来告个假,等姨娘醒了再来跟祖母禀报府中的事务。”

老夫人一听自然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你父亲也是,一大把年纪了还这么折腾,一会儿让厨里给他炖点补品。”

“祖母,姨娘已经安排好了,清儿来的时候正好听到姨娘那边的小厨房里炖了大补汤。”上官清一脸的娇俏,乖巧的替老夫人捶着肩膀。

老夫人很是受用的半眯着眼,“你姨娘是个贴心的。”

祖孙二人你来我往氛围融洽,上官月儿站在一边就像是空气一般,她倒也不急不慌的就那么站着,兀自的沉静,等两人的一番话说完,这才款款上前去,俯身行礼,“月儿给祖母请安。”

“在府里还习惯……”老夫人这才抬眼瞅了她一眼,见她身上的那一身洗得发白的浅青色衣服皱了皱眉,“你怎的穿这样一身衣服?这要被人看了去岂不是要说我左相府连嫡女的衣服都买不起了?”

“祖母,这身衣服不好看吗?”上官月儿佯装着可惜,“这还是月儿的衣服里面最完整的了,除去昨日那一身是母亲当年的珍藏,月儿的衣服都补了又补,实在是不好随意传出来污了祖母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