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8章 芸娘来访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2057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折腾了一上午,中午三人都休息了一会儿,下午等太阳不是很辣了就将宅子后头的那一块地翻了翻,分成几条,把上午弄的菜苗子种了下去,浇了点水和自然肥料。

上官月儿跟着忙活了一会儿就有点出汗,被芜娘和紫上官推着坐到了一边看她们弄着,不远处有几只鸡鸭在跑着叫着好不欢腾,蓝蓝的天,白白的云,微风轻轻的悠来,上官月儿觉得这样的日子也不错。

看着越跑越近的几只鸡,上官月儿突然如临大敌的站起来动了动,将它们赶走。

芜娘停下手里的活,“小姐,要不我们请大力帮忙做一下围栏吧,村子里的牲口挺多的,而且都是散养的,如果不防着,这些苗子肯定都要被吃了。”

“嗯,这样最好不过了。”上官月儿拍了拍手又坐了下去。

门外这个时候有人喊着:“芜娘,芜娘,你在吗?”

“小姐,我去看看。”芜娘舀了一瓢水冲了冲手就往前边去了。

芸娘牵着自家儿子站在门前分外的局促,毕竟这是丞相大人的祖宅,跟他们这些乡野之人不同,没有主人同意他们也不敢进去的。

小毛探头探脑的打量着眼前的屋子,“娘,这屋子比俺家的大好多,狗剩他们都说这里是鬼屋,里面很多年都没有住人呢。”

芸娘拍了自家儿子后脑勺一下,“说什么呢,待会儿记得少说话,不然就没有响午的饼吃了。”

小家伙冲着自家娘亲撅了撅嘴乖乖的站在一边不说话了,他之前吵得娘亲没了办法,娘亲好不容易才答应带他过来问问的,那么好吃的饼,他才不要没得吃。

芜娘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芜娘端着一个大碗牵着小毛站在宅子前边,碗里边放着大几个鸡蛋,“芸娘,这会儿怎么过来了?”

“有没有打扰你们,我也是说你们家平日里都不怎么出来走动,肯定是喜欢清静,要不是我们家这小子闹得厉害,我也不好意思过来。”芸娘有些讷讷的说着。

芜娘笑了笑,“那倒不是,只是没想到你会来而已,小家伙闹什么呢?”

“那就好。”芸娘一听这话就放松了许多,将小家伙往前推了推,“还不是你家小娘子上午送过去的那两张饼太好吃惹的,我们家这小子吃了一张还不够,把另外一张也给吃了,大力都只来得及咬了一口,父子两个为了那张饼在家里闹得鸡飞狗跳的,这不吃完了还闹着想吃,我也是实在没办法,所以就厚着脸皮过来问问你家小娘子怎么做。”

“原来是这个啊,那进去吧,我家小娘子正在后院歇着,我们啊,正在种一些菜苗子。”芜娘招呼着芸娘母子两人进屋。

进了门之后就是一个大庭院,有一个长廊进去是大厅,大厅的房往旁边分布就是一间间屋子,芜娘带着他们穿过大厅去了后边,屋后不远处有一个池塘,池塘边的那块地里,紫上官还在忙活着,上官月儿正坐在池塘边玩着水。

“小姐,初秋寒意重,玩水弄伤寒了怎么办,这么大个人了,也不好好爱惜自己身子。”芜娘赶紧走过去捉住她的手。

上官月儿抬起头来撒娇道:“芜娘,这也不让我干,那也不让我干,我不是憋得慌嘛。”

芸娘站在一边不由得笑了,“这外边啊,都说小娘子肯定是个高高在上的清高小姐,今儿个这一见啊果真和大力说的那样,是个可人儿。”

上官月儿听到外人的声音探出头来,看到站在芜娘身后的芸娘和小家伙,眨了眨眼,芜娘便出声说道:“这是大力的娘子芸娘,那个小家伙是他儿子小毛,她们过来是想问问小姐那薄饼是怎么做的。”

“薄饼?”

“就是中午的薄饼,姐姐,那可好吃的薄饼是你做的吗?”小毛一脸希冀的看着上官月儿。

上官月儿被他的馋样子惹得笑了起来,“你说的是葱花饼啊,是我做的呀。”

小毛舔了舔嘴唇,“那姐姐,俺拿鸡蛋和你换好不好?”

“嗯,我那饼可比鸡蛋好吃多了,你拿鸡蛋跟我换那我多不划算呀。”上官月儿佯装着思考,她有心逗一下这个小家伙。

小毛一下子急了,“那,那姐姐想要什么来换都可以……”

“什么都可以啊,那小毛就留在姐姐家了,从今以后姐姐这里就是你的家,怎么样?”

小毛犹豫的看了看站在一边的芸娘,芸娘看着这小子没出息的样子简直都快气笑了,“去,去了,我跟你爹还能省不少银子呢。”

“虽然姐姐的家比俺们家大,很好,菜也做得比俺娘亲好吃,看姐姐这么好,也不像俺爹老是揍俺,不过俺还是喜欢俺爹和俺娘亲。”

上官月儿被这小家伙的一番稚子之言说得心里一暖,幼儿都能知晓亲情的可贵,偏偏有些大人却感受不到,想想这身体的那家子人,简直不能看。“就冲你这番话,姐姐也不要你东西了,走吧,上午的东西还剩下一些,姐姐给你做葱花饼吃去。”

“好耶,姐姐最好了。”小毛跟在上官月儿身后屁颠屁颠的往厨房走去。

芸娘听到之前儿子说的那句话心里也是一阵感动,朝着芜娘笑了笑,“芜娘,那我先去看看小娘子怎么做饼了,一会儿你们若是还有活尽管叫我。”

“好。”

芸娘跟着去了厨房,看到上官月儿手里正在处理的葱花问道:“这东西也能吃?”

“是啊,而且很美味。”上官月儿手里的动作没有停下,“很多杂草都是可以吃的,还有的能够药用,只是一般人很少认识罢了。”

“我就是个粗人,也没读过什么书,小娘子说得也不懂,只知道这东西做的饼是真的好吃,就是没想到这路边田地里经常看到的东西能这么好吃。”芸娘在一边看着上官月儿熟练的刀法笑着道。

上官月儿正愁吃了这部分,种下去的还来不及长出来,听到芸娘这么说立即问道:“这东西到处都有吗?”

“也不是到处,倒也算是常见,小娘子若是需要,改天我见找了顺便挖了给小娘子带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