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80章 反转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22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上官子逸却是握住老夫人的胳膊,“祖母,姨娘照顾得很好,只是姨娘一直病着,这衣衫还是姨娘硬撑着做出来的,怪只怪子逸长得太快了。”

“好孩子,你受苦了哟。”老夫人的声音都有些哽咽了。

上官清看着这一幕心里很不是滋味,可眼下已经无可奈何了,而上官雪从进门起就还站在原来的地方,看到弟弟被老夫人搂进怀里,她咬了咬嘴唇。

上官月儿走过去将牵住她的手,“祖母,二弟弟和三妹妹可不是张高了许多吗?这都要到月儿的肩膀了,以后肯定像父亲一样是个高个儿。”

老夫人这才抽空看了一眼底下站着的上官雪,也是瘦的皮包骨,看上去柔柔弱弱的,一时间心里也是越发的怜惜起来,尤其是这丫头眉眼像极了自己,便也伸着手朝着上官雪招了招,“雪丫头,过来吧,也让祖母好好地瞧瞧你。”

上官雪看了一眼上官月儿之后忐忑的走了过去,老夫人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心里倒是可惜,这丫头刚长开的时候人人都说长得像她,可眼下瘦骨嶙峋的,倒是少了几分相似度了。

“二弟弟和三妹妹能得祖母怜惜,自是他们的福气,看二弟弟跟祖母相处的这般融洽,月儿心里也恨不得能再小些,好在祖母跟前撒撒娇。”上官月儿笑着开口,脸上满脸的艳羡。

老夫人心里又是心疼,又是欢喜,这上官府里还真没有哪个孩子像上官子逸这般与自己亲近,头一个上官月儿小时候就弱不禁风的,总在院子里养着,后来林姨娘有了瑞琪,却因着主母尚在,庶子也难得承欢膝下,上官清也差不多是这个原因,只有这两个孩子因着是双生龙凤,得她高看,小时候颇加照拂,这感情倒是最真的。“你姨娘既然病着,也不好照顾你们姐弟,你们可愿意陪在祖母身边?”

上官子怡和上官雪两姐弟相视一眼,被这个突然的问题有些吓蒙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倒是上官清却说道:“柳姨娘打小就心疼着二弟第和三妹妹,眼下既然病着,肯定是更加的希望孩子能养在自己身边的,这样也利于柳姨娘养病,更何况二弟弟和三妹妹也不希望以后被人说着不讲孝道,姨娘尚在病中却不伺汤药与床边,大姐姐,你说是吧?”

这一下子,就连上官子逸和上官雪两人都看向了上官月儿,期待着她的回答。

上官月儿难得高看了上官清一眼,看来她这个二妹妹并不是没有脑子,她粲然一笑,“我倒是跟二妹妹想的不同,柳姨娘既然是爱自己的孩子,那肯定希望他们生活的安乐,而不是跟自己在一起随时都有可能染上病气。更何况,他们两个能在祖母跟前承欢膝下,柳姨娘也能安心的养病。”

老夫人听了上官月儿说的话脸色也是缓和了许多,又仔细的问道:“我最后问你们姐弟一遍,可愿意跟祖母在这畅园住下?”

上官子逸有些纠结的看着老夫人,“那我们可以有时间去看看姨娘吗?”

“自然是可以,你们想要去的时候,祖母会安排人送你们去见见柳姨娘的。”老夫人听到上官子逸的回答,不仅没有生气,反倒是很欣慰,这孩子这么小尚且还知道惦念着自己的生母,日后定然也会念着自己的恩情,也算是跟敬炎能走得近些。

“祖母,孙儿愿意陪在祖母身边。”上官子逸乖巧的说着,又伸手牵过上官雪的手,“姐姐也是愿意的,以前姐姐总在子逸耳边念叨着祖母有多么好,现在一看到祖母,姐姐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老太太身边的秋菊倒是笑了起来,“老夫人,这孙二少爷倒是个聪明伶俐的,以前来畅园的时候就会逗老夫人开心,看来以后这畅园的日子也是要有趣了。”

“谁说不是呢?”老夫人也是笑成了一朵花,“秋菊,你且晚些去回了柳园那边,就说子逸和上官雪我就留在畅园了,等柳姨娘专心养好身子后再说其他。”

“是。”

“母亲这边怎的这么热闹,妾身是错过了什么吗?”主屋门口林姨娘一身的玫红外衫,身上绣着缠枝花卉,衬得整个人更加的神清气爽,妩媚无限,可见是有多受宠爱。

老太太正在和子逸还有上官雪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知道这两个孩子这一年多过得也是很苦,对林姨娘就越来越有些不喜,眼下,正聊得开心,这林姨娘花枝招展的一副炫耀的模样走了进来,老夫人能有好言语才怪。

林姨娘原本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她一进屋的时候就看到上方,上官子逸和上官雪正陪在老夫人身边,一时间有些心慌的呵斥道:“你们两个怎么来畅园了?谁允许你们出来的?”

老夫人的脸色当场就垮了下来,“是我让他们过来的,怎么,林姨娘对我的安排有意见?”

林姨娘瞬间心里一紧,随后又看到了自己女儿上官清朝着她摇着头,再看向上官月儿那一副看戏的表情,也算是知道在她来之前必定发生了什么,当下便软了语气,“妾身不是这个意思,妾身只是怕他们过了病气给母亲。”

老夫人哼了一声,脸上便有几分的不悦,“他们两个健康着,又哪来的什么病气,林姨娘,这一年多你封锁了柳园,对我和老爷说的是两个孩子也有染病的危险,怎么到头来,两个孩子是好好生生的,连个子都长了不少,只是因着没有好生的安置,有些瘦弱的营养不良,说,你到底是什么居心!”

拐杖在地上敲出的声音格外的沉闷,像是打在了林姨娘心上一样,吓得林姨娘一下子跪在了地上,“母亲明鉴,妾身只是遵医嘱,为了母亲和老爷的身体着想才会连带着他们两个孩子一起关在柳园的啊。”

“那你倒是说说,怎的府里每个月拨给柳园的银子那么多,两个小家伙却总是吃不饱?”老夫人年纪大,最怕人糊弄她,眼下林姨娘戳到了她的逆鳞上,想要糊弄过去就有些难了。

林姨娘的后背都沁出一层薄汗来,“这,这妾身也不知道,这银子是的的确确给过去了的。”

“给过去了?都给谁了,你倒是交代个清楚,这府里的事情都能处理得这么混乱,我还放心交给你吗?”老夫人紧盯着不放,“还有,大丫头那边也从未收到过府里的月银,要不是清儿心善大丫头早就饿死了,林氏,你这是想我上官府人丁凋零吗?”

“妾身不敢,妾身是在真的不知这月银没有落到他们的手里,妾身一定好好的查个清楚以证妾身的清白。”林姨娘俯身在地上,不敢抬起头来,原本被老爷疼爱了一晚,她的确是心里舒坦至极的过来巴结老夫人的,没想到老夫人没巴结上,反倒被训斥了一番。

林姨娘这么一说,老夫人也无可奈何,但这心里总归是有那么一个小疙瘩了,但这件事情没有证据也没办法一直抓着不放,“那就给我往死里查,我倒想看看这上官府里有谁这么大胆子竟敢吞了府里的公银!”

“是。”

上官月儿见这件事这么快就没了生息,关切的开了口,“祖母,林姨娘白日里操持府中大小事务,晚上还要伺候父亲,想来也是过于疲累才会生出这些事来,不然也不至于到了这个点才醒,一醒就赶过来给祖母请安,祖母念在林姨娘为了左相府劳苦功高就许林姨娘起来回话吧,免得到时候林姨娘受了累,父亲那边也心疼。”

“是啊,祖母,母亲一早才睡下不久,这就赶来给祖母问安了。”上官清也在一边看着失态的林姨娘替她求着情。

林姨娘伏在地上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上官月儿这般说话看是在帮她,实则是下了一个圈套让她往里面跳啊,可怜她的清儿太天真,就由着上官月儿的话往下说了,这样不仅不能替她解围,反倒是让老夫人越发的不喜她。

这一步是她失算了,以为还想以往一样,不管早晚左右老夫人也不在意,可现在有人在一边挑拨关系,老夫人原本就是个眼皮子浅的,几句话就能被牵着走。

“这个时辰都要用午饭了,林姨娘是赶着过来蹭饭的吗?”老夫人脸色越发的阴沉,“既然是有心,一早就不用睡直接过来了,你这架子倒是端的十足。”

“妾身不敢,只是老爷昨晚……”林姨娘有些委屈,这些年她费尽心力讨好这老太婆,没想到却真是养不熟的狼,随时都会反过来咬自己一口,这老夫人除了老爷上官敬炎,心里怕是再也没有了其他人。

老夫人的拐杖一下子脱手了,险些砸到了林姨娘的身上,“你的意思是敬炎疼着你还不应该了,既然你这般累,当初又何必拦着他收了别人,眼下又摆出这样不情不愿的委屈模样做给谁看!”

“这段时间你就在芍药居好好的反省吧,不用来给我请安了,敬炎那边也自然有人伺候着。”

老夫人直接就下了一个等同于禁足的决定,倒是让上官月儿刮目相看,还以为老夫人这边很难下手呢,没想到这么一小会儿就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