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81章 再见面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84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林姨娘一脸的惊愕,却也知道自己来晚了这么半天,之前上官月儿必然给老夫人上了不少的眼药,没有弄清楚事情的情况下,她实在是不好怎么再说些什么了,就怕越说越错,心里就算是在不甘心也只得先忍着。

“秋菊,让府里给大小姐,二少爷,还有三小姐做几身新衣裳,用料子讲究一些,莫让外人看了还以为我左相府有多寒酸。”老夫人似是有些赌气的说给林姨娘听的,也让林姨娘知道之前她是怎么不为左相府着想的。“没什么事你们就都回去吧,子逸和上官雪先跟着秋菊去安置好。”

林姨娘和上官清先走,上官月儿垫后出来,只不过一个上午,就让她觉得像是过了很漫长的一段时间。

芜娘给她系上披风,“小姐,老奴看林姨娘和二小姐出来的时候脸色很不好,小姐在里面没事吧?”

“没有,我们回去吧。”

一上午,二少爷和三小姐养到了老夫人跟前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左相府,且林姨娘不再管理府中的事务,老夫人抬了身边的大丫鬟秋菊给老爷做姨娘,一时间左相府的风都不知道往那里吹了。

因着这层关系,柳园里的情况好了许多,柳姨娘躺在房间里,看着那窗外的阳光,头一次觉得竟然那般美好。

别人不知道这里面的缘由,可她却是知道的,这一切都是因为大小姐回府了,左相府的天似乎要变了。

柳姨娘不难猜测出大小姐帮她的原因,应该是想借她牵制住林姨娘,可不管怎么样,结果于她都是好的,至少两个孩子养在老夫人跟前就没人敢小瞧了去。

更何况,一年前大小姐的事情,其实她是知道些什么的,她跟上官月儿之间一开始就纠缠起来了,只不过当时她为了自保放弃了救上官月儿,就当是她欠上官月儿的,现在又要还回去了吧。

不管怎么说,上官府目前会安静一阵子了,这正是上官月儿想要的效果。当天晚上,林姨娘失算的没有见到上官敬炎,根本就没有办法诉苦,上官敬炎去了菊园收了秋菊,秋菊原本就是老夫人身边的大丫鬟,以前上官敬炎就打过她的主意,只是一方面因为老夫人的威慑,一方面因为林姨娘的体贴,让他不敢肖想。

上官敬炎一回府的时候就找过老夫人说过这个事情,老夫人自然也是知道林姨娘还有着大用处,可眼下因着她挑衅了自己的权威,总该有点作为,不然以后岂不是要爬到她头上去作威作福了。

上官敬炎也不好怎么说老夫人,只是说眼下就小惩大诫,过一阵子就给林姨娘放出来,再加上,老夫人拨了秋菊给他,他一时间心猿意马,也顾不得林姨娘了。

要说林姨娘的媚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秋菊的端庄就是打小耳濡目染的,两人是截然不同的风味,更何况,秋菊比林姨娘年轻许多,模样也很是清丽,自然是让上官敬炎舍得旧人换新颜了。

秋菊成为了秋姨娘,因着是从老夫人院子里出来的,老夫人自然对她更加的信任,在各方面都偏护有加,有了老爷的宠爱,再加上老夫人的信赖,秋姨娘在上官府里的地位水涨船高,比之当初林姨娘差不了多少。

不同的是,林姨娘膝下还有一子一女,就算是如今稍微失了势,府里的人也不敢怠慢,毕竟府中没有嫡子,只有两个庶子,其中林姨娘所生的还是庶长子。

上官月儿在院子里晒着太阳,听着紫上官从府里打听来的消息,倒也算是一种消遣。

“小姐,要是以后都这么安生就好了,奴婢可真是怪怕那些耍心眼的,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太可怕了。”紫上官说着吐了吐舌头。

上官月儿挑眉看了她一眼,“哪那么容易,现在这么舒坦你可别舒坦过头了。”

“啊?”

“林姨娘那边可还够没完呢,马上府里会越来越热闹的,这出戏也会越来越好看。”上官月儿从椅子上起来,“走吧,今儿个我们出府一趟,那边的院子据说已经修整好了,是得去看看了。”

芜娘在一边道:“小姐,如今出府要不要去老夫人那边知会一声?”

“不用了,原本就安逸得不得了,过去说了又会被一堆不相干的人追着闹事,我带着朱雀出门,也没人能察觉,你们在这院子里守着,来了人就说我睡下了就成,左右到了下午吃晚饭的时候我就回来了。”上官月儿说着进了屋子,从衣服箱子里翻出来了两套男子的衣物,一套丢给了朱雀,一套则自己准备换上。

紫上官跟在身后喊着,“小姐,你怎么能不带着我出去?”

“带你?”上官月儿穿好了衣服出来,一只手挑起紫上官的下巴,“你说你是能抱着我飞上围墙,还是能帮小姐我打架,怎么说都是带着朱雀比较靠谱嘛。”

芜娘原本就在担心着,要是紫上官跟着去了那不是更加的糟糕,便开口道:“紫上官,你是小姐的贴身丫鬟,留在院子里来了人也说得过去,小姐胡闹,你也要跟着胡闹不成。”

“好吧。”紫上官这才松开自己的手,“那小姐说好了赶紧开面馆到京城来,到时候你们想关着我,也是关不住的。”

上官月儿带着朱雀堂堂正正的从海棠院翻围墙出去了,不是她们太大胆子,而是因为有青龙替他们吸引开了左相府里暗卫的视线。

而离左相府不远的一条巷子里,一辆很不起眼的马车静静地停着,朱雀带着上官月儿过去后,便让上官月儿上马车。

上官月儿倒是欣喜道:“朱雀,你想的可真是周全,连马车都弄好了。”

朱雀没有应声,上官月儿一边说着一边进了车厢,入眼就看到一袭白衣的楚非离慵懒的坐在里面,一只手撑在茶几上,黝黑的双眸定定的看着她。

“口水要出来了。”楚非离缓缓的开口,低沉的嗓音如大提琴的独奏。

上官月儿很是没骨气的抬手用袖子擦了擦,此时的形象跟以往清冷的模样完全一个天一个地,知道楚非离是在取笑她之后,她大大咧咧的走过去,然后盘腿坐在了楚非离的对面,伸出手去,一把捏住楚非离线条完美的下颚微微的抬起来,“谁让你做出这么妩媚的姿势勾引爷的,可把爷眼睛都看直了。”

楚非离挑眉,看着她一身的男子打扮,顶多算是个柔弱书生型,爷这个词语离她可真是太遥远了。

他的喉咙里发出低低的闷笑声,“看来月儿在左相府里玩的很高兴,如今倒是让我大开眼界了。”

“让你大开眼界的地方多了去了,说,是不是让青龙在我身边当密探来着,竟然对我的行踪知道的这么清楚。”上官月儿也微微的仰起了小下巴,半是调皮的说着。

楚非离却是眉眼含笑,“如果可以,我希望自己待在你身边,这样事无巨细都能知道。”

上官月儿心里一阵暖,也不再对着他开玩笑,只是一把搂住了他的脖子,将脑袋埋在他的肩膀上,“我想你了,很想很想。”

楚非离的身子一僵,眼眸里的黑色愈加的深邃,他捧起她的小脸,“我知道,所以我来了。”

上官月儿的一双眼晶亮,绯色的唇绽放着最美的温柔,她与他四目交汇,所有的一切都化作了绵长深厚的吻。

“月儿……”

良久,两人才分开,上官月儿躺在楚非离的怀里,勾起他的一缕黑发绕着,心里美的冒泡,想到那一张跟面前的男人一样的小脸,心里又不可避免的一抽,“元宝他可有哭闹?”

“我每日都会去看他,他挺乖的,吃奶后玩一会儿就睡觉,奶娘说元宝比她自己的孩子还要好带。”楚非离心里也是有一丝愧疚,可为了他们母子不受世人的不耻,眼下这样是最好的方式,如果一旦公布开来,上官月儿的名誉就会有损,很多人就会借着正妃之位对上官月儿进行诋毁,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他早就打定了主意,这辈子他的妻子只会是上官月儿一个人。

上官月儿很是心疼,都说没有娘疼的孩子最是乖巧,因为没有人可以接收他的无理取闹,看来自己真是一个不合格的娘亲。

很快,马车就从一道门进了一座别院,楚非离将上官月儿手里的那缕头发抽了出来,然后将她扶起来坐好,“到了,我们下去吧。”

楚非离先下了马车,然后等上官月儿出来的时候直接将她抱了下来,两人往院子里头走去,一路上湖水蜿蜒,假山堆砌,花草满目,每一步就有一个景致,就连门窗都是精心设计过的,透过任何一个地方都能看到如画一般的景,这样的院子正是她所想要的。

不做则已,一做就要到极致。

“这边原本很久都没有人打理了,夜倾羽接下这个院子之后,请了以前设计这个院子的工人过来重新加以装饰点缀,现在,已经完工。”楚非离在她身边慢慢的给她说着,“后边用来居住的地方一共有梅兰竹菊四个院子,每个院子的景致都不同。陈丰在你之前就过来了,如今,每个屋子里都有像上官家村上官宅的暖气,冬天的时候可以直接用。”

“嗯。”上官月儿没有任何不满意的地方,有的只是一些小东西的设置,那些以后随时都可以弄,眼下,她只想先见见元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