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82章 心疼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272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元宝他们住在哪个院子里?”上官月儿抬起头来问道。

楚非离没有说话,而上官月儿也没有发觉他们已经绕到了一处僻静的地方,他们面前是一大片的湖水,湖水对面有一个小岛,小岛上看上去全是密密麻麻的大树,看不清楚里面的建筑。

上官月儿心里就知道,元宝必然是住在这里面的。

这个院子在湖水之上,四周全是水,只有那一块陆地高高的凸起,像是一座小岛。

湖面上,一艘小船朝着这边荡来,上官月儿惊讶道:“这别院这么大,居然还能拥有一片天然湖泊?”

“以前是没有的,只是为了元宝的安全,我将永安候府里面那片湖泊的另一半土地买了下来,成了你现在看到的样子。”楚非离看着前方,眸子里面一片安宁,“这个小岛只能出不能进,岛上所有的地方都有暗卫,就算是想要潜水过去打探消息也难于上青天。”

上官月儿对于他的细心安排很是感动,“谢谢。”

“元宝他是我儿子。”楚非离并没有说些什么,只是单单这一句就胜过其他无数。

上官月儿感受到他握着自己手的温暖,头一次觉得在古代她也不只是一个人,身后有人可以护她周全,护孩子周全的感觉真的很好。

湖面上的那艘小船已经靠了过来,在距离岸边还有些距离的时候,楚非离直接带着她腾空而起,然后落在了船上。

船上的人是玄武,接了楚非离和上官月儿之后便直接返回小岛,当上官月儿站在小岛的土地上的时候,就像是置身在丛林里,面前的树就像是无边无尽的森林。

楚非离搂住她的腰,然后看似杂乱无章却又有着规律的迈着步子,陡然间,面前便出现了寻常的院门,玄武已经站在门前将门打开了,楚非离带着上官月儿进了院子。

院子看上去很是寻常,并没有任何花哨的东西,只是一应生活所需俱全,有一个丫鬟正在晾晒衣物,见到来人,直接匍匐跪在了地上。

玄武走过去示意她起来,那丫鬟起身只是眨着眼睛,上官月儿心里升起一个疑问,还没等她问出来,身边的楚非离就开口说道:“她是罪奴,之前被药聋了耳朵,舌头也被拔掉了,因着我欠她祖父一个人情,便救了她,现在在这里帮着做些杂物,奶娘一个人带着两个小家伙也不容易,而太多的人则不大安全。”

上官月儿自然是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而且元宝还小,也用不着接触太多的东西,能有个安静的环境长大也不错,而他们处理完外界事情的速度一定要快的赶得上元宝成长的速度。

楚非离带着上官月儿进了屋子,奶娘正在小床前边哄着元宝,她家的小崽子胖墩正在另一边小床里一个人挥舞着小手。

奶娘听到动静回过头来,一看是楚非离和上官月儿作势就要跪下来行礼,而上官月儿拦住了她的胳膊,“奶娘不必多礼,你替我看顾着元宝,原本就应该是我感谢你。”

“夫人莫要说这样的话,能照顾小公子是我的荣幸,要不是我家那位跟在王爷跟前,想来我也是想不到这么好的差事的,不然我一个弱女子又带着一个刚出生的小孩子可要怎么过。”秀娘双眼里很是真诚,到没有半点的虚假,“反倒是在这边照顾宝哥儿,生活方面完全不用操心,胖墩跟着宝哥儿也蹭了不少的好处,这是胖墩的福气。”

上官月儿见她一口一个胖墩,这一眼看过去,那小床上的小家伙可不是个大胖子吗,就连小胳膊也因着太胖而伸不到嘴边,自家小子却是灵活的很,脸上带着些婴儿肥,不算胖倒也不算瘦,此刻正睁大着眼睛看着她。

突然的,元宝瘪着嘴大声地哭了起来,上官月儿心里揪着就跑过去抱住了他,可偏偏这小家伙跟开了水龙头似得,哭个不停,怎么也止不住。

“宝哥儿许是看到夫人和王爷来了,以往都挺乖的,刚刚就有些不高兴,我正在哄他,王爷和夫人就来了。”秀娘在一边说着,“宝哥儿一看就是个心里有事聪明的,只在夫人跟前才会这般。”

上官月儿更是有些内疚,一边抱着他一边轻轻的摇着,“元宝不哭啊,娘亲来了,你爹爹也来了。”

楚非离闻言便凑到了小元宝的面前,“我每日都来看你也没见你这般委屈,倒是一看到你娘亲就跟泪袋子似得,羞不羞?”

元宝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不仅没有停下来,反倒是哭得更凶的,惹得上官月儿瞪了他一眼,“元宝还小,自然黏娘亲,元宝不理爹爹哦,娘亲最爱元宝了。”

元宝还真就抽抽噎噎的停了下来,抓着上官月儿的衣服不肯松手,上官月儿便抱着他陪着他玩,秀娘已经将胖墩儿抱了出去,去另外一间房里,将空间腾给这一家三口。

玩了一会儿,玄武便进来说道:“夜公子过来了。”

上官月儿看了看怀里的小家伙一时间有些犹豫,楚非离开口道:“你若是不想去,就让他改天再来。”

上官月儿摇了摇头,“夜大哥本就是在与我方便,这样太不好了,更何况,酒楼的事情迟早都得解决,这边局势稳定了,元宝才能更早的跟我在一起。”

怀里的小家伙有些困倦的打了哈欠,上官月儿朝玄武开口道:“你让夜大哥等一等,我一会儿就去。”

玄武应声下去了,上官月儿便轻轻的哄着元宝,嘴里哼着现代的一种歌曲,“小宝贝,快快睡……”

楚非离觉得很是新鲜,且这旋律也很是好听,让他整个人都能放松下来,不一会儿,小家伙就闭上眼睛香甜的睡了,上官月儿将孩子交给了秀娘,一边三步一回头的出了院子。

乘着小船到了岸边,上官月儿站在土地上,深深的吐了一口气,楚非离揉了揉她的鬓角,“不要想太多,元宝会理解的。”

“他还那么小,怎么会理解?”上官月儿好笑的看着他。

楚非离在她额头印了一吻,“本王的儿子自然不能与一般的孩子比较。”

上官月儿也知道楚非离心里只怕是跟她差不多,只不过他所背负的更多,更加的不会表露出来,她握紧了楚非离的手,两人便朝着前院走去。

上官月儿这才发现,那小岛在这个别院里头,却又独成一个院子,待他们走出一段距离,身后的一道石门关住,就像是院墙上原本的一部分,完全看不出痕迹,不知情的人只怕是完全的不知道这里面内有乾坤。

距离这道院墙最近的一个院子是莲院,楚非离说这边是安排给上官月儿休息用的,莲院与其他的院子相隔有些距离,并且比较偏僻,寻常的客人也不会到这边来,正好方便上官月儿和小家伙相处。

到了前院大厅,夜倾羽都已经将桌上的一壶茶喝完了,还没见着人来,都有些按捺不住了,正要起身去寻,就见门口一男一女走了进来,不过也不意外,毕竟他来的时候就看到了玄武,玄武来了,楚非离来的几率很大。

“王爷也在啊。”夜倾羽跟楚非离之间不像是臣属关系,倒更像是交情很好的朋友,从第一次见到他们两个的时候,上官月儿就感受的出来这两人之间的关系很铁,就如现在夜倾羽如此随意的打招呼,楚非离也是完全的不在意。

“上官月儿妹子,这个地方可还满意?”夜倾羽直奔主题,他对这个酒楼已经期待好多天了,这比当初壮大醉玲珑的时候还要激动,毕竟这样的模式在水云王朝还是头一份的,能引起多大的轰动,他都不敢想。

上官月儿点了点头,“很不错,跟我想象中的还要好。”

“那你说的酒楼的事情接下来要怎么做?”夜倾羽在上官月儿面前完全就不是外人所知的冷漠傲慢攻型,瞬间就成了软萌好扑倒的受,特别是那一双桃花眼,滋滋的放着电流。

楚非离轻扫了一眼,“你要是再凑近一点,本王不介意让你分成两半。”

夜倾羽这才又端坐了起来,“上官月儿妹子,你我要谈的可是正事,这谈正事带着家属算是什么事儿?”

一边说着夜倾羽还有些挑衅的意味,他知道这两人之间都有了孩子,知道水云王朝人人谈而色变的楚王爷天不怕地不怕唯独对面前的小女子服软,如今他是上官月儿的大哥,楚非离可只能算是上官月儿的相公?不对,未婚夫?也不大对吧……

这关系可还真是纠结。

“夜大哥,你我二人的影响力还不大够,要想雅舍一炮而红,就需要有一个极具召唤力的人来作为证明。”上官月儿倒是懒得管他这幼稚的行为,直接说着原因。

“雅舍?”夜倾羽念叨着,“这是酒楼的名字?”

楚非离在一边倒了两杯热茶,递过来一杯给上官月儿,上官月儿接了过来抿了一口,在外边吹了这一会儿身子都还没缓过来,指尖传来的温度让她稍微舒展开来,“嗯,也不算是酒楼,就是一个私密性的吃饭聚会的地方。”

“这名字倒是挺好听的,就是不大懂你说的这个是什么意思。”夜倾羽倒也丝毫不怕丢人,不明白就是不明白,不必要遮遮掩掩的,更何况每一次从上官月儿这里学到的东西,都能让他在夜家用得上,那些方法不仅快速简单,还能让效率更高盈利更大,所以,上官月儿就算不要他入股,他也是会自愿帮忙的,这已经不是赚钱的问题了,而是一种很奇妙的事情,他总觉得这样的感觉会让整个水云王朝的经济命脉发生彻底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