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83章 雅舍筹划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60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上官月儿仔细的组织了一下语言,尽量用他们能听得懂的话来说,“雅舍就是一个私人性质的用来吃饭或者聚餐的地方,比如说,有人办什么诗会,宴会,自己家有些不方便,或者是懒得筹划的,就可以外包给雅舍,由雅舍来量身定制,但有一点,雅舍的一切都全看主人安排,不接受客人的指手画脚,可以提自己的意见,表明自己想要的氛围效果,但主要的还是看主人自己安排,客人只需要当天按时过来就可以了。”

“这个听着倒是有点意思,只是这样经营起来怕是没那么容易。”夜倾羽到是听懂了上官月儿的意思,但还是觉得有些太不可思议,“这边的宴会基本上都是主人家自己准备的,你说的有点难以实现。”

“所以说需要有个号召力度大的事件,让雅舍的声誉不说名满水云王朝,最起码也得名满京城。”上官月儿想了想,便问道:“这边有没有什么著名学院需要办诗会啊,才艺表演啊,哪个大人物需要做生辰寿宴的,或者哪家大小姐需要及笄的?”

楚非离和夜倾羽被她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的问懵了,夜倾羽先说道:“学院倒是有,但不在京城,生辰寿宴的一般大臣家里也不满足雅舍的门栏吧,至于小姐及笄谁会放在外边来弄,现在的大家闺秀都养在深闺。”

“这倒是个问题。”上官月儿原本的那些想法就依托于这些事情,如果没有就得想别的办法了,可太明目张胆的去邀请朝中官员也太突兀,而且也没合适的人选去交结啊。

楚非离是有关系网,可轻易不能动,不然就会被人钻了空子参他一个拉帮结派。夜倾羽不在官场,贸然去结交大臣,只怕是会让那些大臣有收受贿赂的疑点。

“本王许久都没有办过生辰,是时候热闹热闹了。”楚非离突然地说了一句。

上官月儿和夜倾羽齐刷刷的转过头去看他,楚非离很是淡然的说道:“还有月余的时间可以准备,本王倒是希望能有一个别开生面的生辰。”

上官月儿一听心里倒是想起了一件事,那就是元宝满月没有好好的庆祝过,心里一酸,但又想到楚非离的生辰时间跟元宝的百天很是接近,或许可以好好的一起办一次,正好是在雅舍里,等弄完了楚非离的生辰宴,他们再和小家伙一起过一个百天。

“这个主意倒是不错,反正如今你在宫里被人视作眼中钉肉中刺,倒不如潇洒随性点,让那班老迂腐不再打你的主意。”夜倾羽对于楚非离的这个提议很是赞同,毕竟楚非离这两年的声望太大,总归是不大好的。

上官月儿倒是不在意,虽然不管是谁她也是想要好好做一次打出名号来,但如果说是楚非离和元宝的生辰宴,她必然是会更加的用心的。“好,那就这么说好了。”

说完,上官月儿就看着楚非离,“接下来我要和夜大哥商量宴会的事情,你……为了给你一个惊喜,还是先回避的好。”

楚非离看了一眼上官月儿,然后又看了一眼夜倾羽,“我去莲院那边,你谈好了去找我。”

“好。”

楚非离带着玄武离开了,不一会儿朱雀就过来站在上官月儿身边伺候着,上官月儿拿着笔在纸上画着,“夜大哥,你看这些东西是否可以做出来?”

夜倾羽凑到桌子上方,看着纸上画的那上边一个圆柱样的可以盛东西的器皿,下边却是一根小指长短粗细的杆子,下面是一块圆形的底盘,“这是什么东西,打算用什么东西做?”

“高脚酒杯,用玻璃……”上官月儿原本打算说是用玻璃制造,但一想,这边不可能有玻璃,便换了个词语问道:“夜大哥可知道琉璃?”

“知道,你画的这种杯子要用琉璃来做吗?这个东西可不便宜。”夜倾羽的脑海里已经浮现出琉璃制作的这种酒杯样子,想着就觉得漂亮。

上官月儿本就只是凑活,用琉璃肯定没有用玻璃的好看,而且现在的技术肯定也达不到混合琉璃的效果,还是无色琉璃来的干脆。“如果可以,尽量用无色琉璃。”

“可以是可以,可如果用在宴会上只怕需要的花费不少。”

“不需要那么多,只用十五只就可以了。”上官月儿只想搭个香槟塔,想要完全用在宴会上只怕是还不够的,而且时间也不允许。“夜大哥那边可能收购来大量新鲜的牛奶?”

“牛奶到不成问题,夜家有专门供应牛肉的地方,倒是有几头可以产奶的牛,还是从草原蛮荒之地运回来的。”

上官月儿不得不感叹自己的幸运,没想到这里的奶牛还得从外地进口,眼下奶牛有了,就好办了。“夜大哥,那奶牛可以卖给雅舍吗?因为以后可能需要经常用到牛奶,总麻烦夜大哥跑来跑去也不大好,倒不如干脆卖给我,想要的时候自己取方便。如果有些困难,一头就可以……”

上官月儿伸出一根指头在夜倾羽眼前晃了晃,夜倾羽倒是爽朗的笑了,“就算是都给你也是可以的,那几头奶牛还是我当初觉着新鲜弄回来的,只是那牛奶比较腥没有人喝得习惯,那产奶的牛牛肉也不好吃,这才给剩下来了,我还琢磨着这几头奶牛怕是要亏本了,没想到还能用得上。”

“行,那那几头奶牛我就都给预定了。”上官月儿心里乐开了花,牛奶哪里是不好喝,完全是因为这里的人不知道怎么弄,以后这牛奶能做的东西多了去了,还能给元宝补身子,简直是捡到宝了。

夜倾羽见她这么高兴,不由得问道:“这东西就这么好?你要了做什么用?”

“自然是好的,等到了生日宴那天夜大哥就知道了。”

夜倾羽也不再纠结这个问题了,反正问了上官月儿自己也不一定能知道,到了那天亲眼看到就行了,他瞅着纸上的那些小刀子叉子问道:“这些简单,要多少?”

“先做一百副吧,赶在宴会之前出来。”上官月儿说着又想到一点,便说道:“那烤箱得置办一个到雅舍这边来。”

“嗯,那个知道,陈丰还在这边装厨房的东西,都照着你在上官宅那边的置办。”夜倾羽一边应着,一边问道:“牌匾要先办好吗?”

“那个不用管,到时候自然有人送上门来,保管比我们自己去弄要好得多。”

夜倾羽也是商人,就算不知道上官月儿说的是谁,但也能想到楚王的生辰宴上必然会来很多了不起的人物,随便哪个人来点墨宝都值了。

或许有人会觉得堂堂夜家的家主跑来给上官月儿跑腿太没有出息了,可夜倾羽觉得,那些人就算是想给上官月儿跑腿上官摇曳未必会要,毕竟没有人在生意上能跟自己一样的通透,上官月儿跟他说话只要提一句他就能想到很多。

这是免费学习的好事,夜倾羽跑腿跑的乐不思蜀。

上官月儿又和夜倾羽说了一些事情之后,便往莲院那边走去,朱雀跟她说了声楚非离是直接去了小岛上,她心里很是欢愉,也是直接穿过莲院启动那扇院子的门,刚一走到湖边,就有一艘船过来。

上官月儿上了岛,进了屋子,就看到楚非离抱着元宝坐着,低着头看着怀中的元宝,静止的像一幅完美的画。

上官月儿轻轻的走了过去,“睡了?”

楚非离点了点头,“说完了?”

“嗯。”上官月儿过去,伸出手在儿子脸上摸了摸,“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左相府了,元宝不会闹腾吧。”

“刚睡,应该还要睡半天,我先送你回去再过来。”楚非离将元宝放在小床里,替他盖好了被子,然后跟上官月儿一起出来,交代了秀娘几句,便从小岛上出来了。

上了马车,上官月儿看着身边的男人,“你这样白天也不在王府,晚上守在元宝身边,王府那边不要紧吗?”

“白虎擅长易容,有他在王府一般都无事。”楚非离抚摸着她那一头柔顺的秀发,“这条路要是一直都走不到尽头该多好。”

上官月儿心里也是一软,“你我联手,这京都总有风平浪静的一天,相信很快就会到了。”

“可我总觉得等不了那么久,原本一家三口多和谐,可却分隔在三个地方,总显得本王无用。”楚非离难得的有一丝小孩子的心性,语气里半带着有些气闷。

上官月儿失笑,在他侧脸上亲了一下,“怎么会是你无用呢,明明就是你在陪我折腾嘛,就是不能随意出府,不然我就可以天天都来看元宝了。而且我那狠心的父亲似乎要给我许配婚事呢,不知道谁家这么倒霉……唔……”

上官月儿的嘴一下子就被堵住了,楚非离将她吻得透不过起来,才有些厉声道:“我不允许你这般说自己,他们敢打本王媳妇的主意,这笔账本王是要好好算算的。”

到了距离左相府较近的那条巷子里后,上官月儿下了车,楚非离跟着她一起,直到将她送进了海棠院才离开,有青龙的接应,朱雀的垫后,倒是没有人发现。

上官月儿简单的用了一点晚饭,便开始琢磨着宴会的事情,夜渐渐深沉,紫上官过来说了一声上官敬炎依旧留宿在了菊园,上官月儿点着头安心的准备睡觉。

芍药居里,此刻却是灯火通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