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85章 圣旨到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268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上官敬炎起身,秋菊帮他穿好衣裳,然后给他系好披风,上官敬炎握住她的手,穿着底衣的秋菊小手温凉,上官敬炎眸子里一片温柔,“你赶紧的去塌上躺着,可别把你冻着了。”

“妾身不碍事的,春桃,灌一个汤婆子来。”秋菊给他整理了一下衣衫,“老爷,夜晚旁人也看不到,汤婆子虽不好看,但胜在实用。”

上官敬炎险些就不愿走了,他的几个姨娘里边,饶是林姨娘也做不到这一点,林姨娘虽然也能照顾的体贴,可都是由下人来弄的,她只动动嘴,秋菊不同,全是亲力亲为,这一份心意孰轻孰重一下子就分了高低。

秋菊送上官敬炎到了门口,一双眼里尽是不舍,一双手却往外推着,“老爷快去吧。”

上官敬炎的心里一阵暖,“春桃,还不将你们姨娘带进去,要是你们姨娘病了,仔细你们的皮。”

春桃连忙劝着秋菊进了屋,躺在塌上,偎在杯子里,暖得了身子却暖不了心,这一晚是注定无眠了。

上官敬炎出了屋子,就看到萧瑟的夜里,上官清跪在院子正中一双含着泪水的眼看着他,“父亲。”

“起来吧,我这就去芍药居,你且回去让下人弄点姜汤喝,仔细别伤了身子。”上官敬炎率先往菊园外走去。

上官清看着他的背影心里越发的凉了,旁边站着的翠儿连忙过来扶起了她,“小姐,老爷已经去芍药居了,我们赶紧回吧,小姐可别真受了寒。”

上官清在翠儿的搀扶下站了起来,一双腿已经麻木了,主仆二人就这样慢慢的往芍药居里挪去。

芍药居里,林姨娘一直在问着赵嬷嬷,每次得到的都是否定的回答,林姨娘都有些心灰意冷了,直到外边人喊话,“老爷过来了。”

林姨娘这才赶紧的躺下,赵嬷嬷也退到了门外去接应上官敬炎,门开了,上官敬炎大步的迈了过来,可脸色却并不好。

他看着躺在床上的林姨娘,容貌依旧,只是有些苍白,见了面往日的种种就浮上心头,好歹是并肩走过十几年的人,“清儿说你病了,可看了大夫?”

林姨娘有些吃力的撑着双手坐了起来,一袭耦合色的底衣,配合着有些苍白的面容,将林姨娘衬得我见犹怜,竟别有一番风韵,上官敬炎心下一动,坐过去,“大夫怎么说?”

“大夫说妾身是郁积心头,心病唯有心药医。”林姨娘看着上官敬炎,原本好好的,一下子眼泪就滑了出来。“老爷……”

上官敬炎心里本就软了,见状一把将她搂紧了怀里,“我也知道你委屈,可那件事你的确做的不妥,上官月儿和柳氏的两个孩子毕竟是我左相府的血脉,母亲只让你禁足已经是择轻处罚了。”

“妾身不委屈,毕竟是妾身监管不力,让下面的人钻了空子,妾身只是怕老爷有了新人就忘了妾身,妾身不求其他,只求老爷能念着妾身的一份情。”林姨娘说的哀怨婉转,直把上官敬炎说的心都揪了起来。

“好了,我不是来了吗。”上官敬炎轻声的安慰着。

林姨娘好一番温情款款的诉衷肠之后,便开口道:“妾身的这一番私情倒不是重要的,而是妾身派去上官家村的人回来了,妾身怕耽误了老爷的正事,才会让清儿去喊的老爷。”

“我知道你最是识大体,里面必定有缘由,自然不会怪你跟清儿。”

人就是这样,念着你的情的时候你说什么都是好,不想理你的时候,你不说话也是错。

林姨娘知道这一晚拼着上官清叫了上官敬炎过来,她们是赢定了,她不急不缓的将下人告诉她的话与上官敬炎说了一番,上官敬炎眉头蹙了起来,“你不说这件事我还差点忘了,前几日族里派人送了一封信,信上说上官家村的里正换了人,那人是作坊里的管事,且原来的上官里正已经被暗地里处置了,具体的缘由不明。”

“怎么会这样?”林姨娘突然间觉得自己还是小瞧了上官月儿,“那上官月儿肚子里的孩子究竟是流了还是生下来了?”

当初上官敬炎给上官里正去信的时候,林姨娘没少出主意,自然也是知道上官里正要做的事情。

“不知道,这件事情只有他一人知晓,族里也还不知道那作坊的东家就是上官月儿,现在上官里正已经死了,其他的人也不知情,那做事的稳婆怕是也凶多吉少。”上官敬炎有一种事情完全失控的感觉,尤其是这个人还是他的女儿,“不过,看上官月儿的样子,那孩子只怕是没生下来,不然不可能一点消息也没有,上官月儿也没怎么出过府。”

“老爷,妾身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讲。”林姨娘琢磨了一会儿说了一句。

上官敬炎身边能与他商量事情的只有林姨娘,就算当初的正妻也是比不过她的聪慧,总是能在一些事情上给自己受用的建议。“有什么你就说,你我夫妻一场还有什么是不能说的?”

林姨娘一听这话分外的高兴,夫妻两个词向来都不是出现在妾身上的,可上官敬炎却不介意这样称呼,这证明在他心里也是这么认为的,自己才是那个能与他并肩的妻子。

“之前上官月儿说到当时差点丧命了,是清儿过去赠送了一根簪子一块玉佩才活下来的,妾身在想,那簪子玉佩是清儿的,如果上官月儿开作坊什么的是靠着这两样东西起家,那那作坊和面馆杂货铺岂不是也算是我们上官府的。”

上官敬炎一听心头一亮,若真是这样,那还真就算是上官府出资建起来的,而且听刚刚那话,面馆和杂货铺的生意都红火过了醉玲珑,那得是多少银子的收入啊。

林姨娘一看他的神情就知道上心了,“上官月儿也真是的,回府这么久都没跟我们说起过这样的事情,只怕是要藏私了,老爷,女大不中留啊,上官月儿已经过了及笄之年,是该定下来了。”

“嗯,这个事是要早点确定下来了,目前二皇子那边想要拉拢的两个武将,家里都有正妻,月儿这样的身份也只能做个妾了,这还是担着风险的。”上官敬炎想着二皇子与他说的话,仔细的思考着,不知道将上官月儿许给哪一家。

林姨娘闻言道:“老爷多虑了,月儿也算是永安候的外孙女,他们那些武将一辈子仰慕的不就是永安候,就算是被发现了,也会自己替上官月儿遮掩下去的,能嫁给有功绩权势的也是上官月儿的福气。”

上官敬炎想了想,也是这么一回事,二皇子之所以选中他,不也是因为他与永安候府还有一层翁婿的关系吗,这也是他迟迟不抬林姨娘为正妻,不放弃上官月儿的原因。

在海棠院里睡得安稳的上官月儿完全还不知道自己的终身大事就被人给随意的定下了,都不用问问她的意见。

可有句俗话再说,夜长梦多,这一夜过去,那些打的如意算盘就得落空了。

一大早,上官敬炎上完早朝刚与二皇子回完话回府来跟老夫人说着上官月儿的事情,一架马车在上官府门前停了下来,一名公公打扮的男子下了马车,拂尘往胳膊上一搁,“左相府嫡女上官月儿接旨。”

管家急冲冲的往里面去,一路飞跑着进了畅园,“老爷,老夫人,宫里来人了,还带着圣旨,说是要大小姐接旨。”

“什么?”上官敬炎和老夫人一脸的懵逼,老夫人看向上官敬炎,“你不是才从宫里出来吗?皇上这赐的哪门子圣旨?”

“我也不知道啊。”上官敬炎怎么也想不通皇上怎么会突然给上官月儿来这么一道圣旨,也不知道这圣旨里面的是什么,该不会是给上官月儿直接赐婚了吧,可他才刚刚答应了二皇子,而且如果赐婚的对象是显贵,上官月儿如今的身份可就糟糕了。“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差人去喊大小姐,宫里来的人可有人招呼着?”

管家瞬间懵了,这上官府这么多年都没有圣旨,都忘了这些事情,“老奴一时激动就跑来喊人了……”

上官敬炎气的一脚将管家踹到了地上,“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说完连忙赶往前边去迎接宫里的贵人,老夫人跟在身后,管家从地上爬起来后赶紧安排人通知各院,然后才往前院赶去。

徐公公在府门口站了半天,也没见着有什么人,这样的情况还真是头一回见,等到上官敬炎赶到前院的时候,徐公公的一张脸已经看都不能看了。

“原来是徐公公,府里的下人没什么规矩,让公公见笑了,公公随我到府里坐一坐,喝杯热茶。”上官敬炎看到是皇上身边的大红人的时候,想死的心都有了,不知道明天会不会成为整个京城的笑柄。

徐公公冷哼了一声,连脸都不给一个的就往府里头走去,上官敬炎在一边小心的陪着不是。

上官月儿听到消息的时候也是愣住了,皇上怎么会突然给她圣旨,想归想还是很麻利的收拾了一番然后去了前院。

徐公公在府里喝完一盏茶的功夫,府里的人也都来齐全了。

“哪位是左相府嫡女上官月儿小姐?”

上官月儿往前站了一步,“臣女正是上官月儿。”

徐公公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展开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昔有永安候征战沙场卫我水云王朝子民安康,今有嫡女上官月儿病中心系战事解决了我水云王朝战士们粮食问题,为此次北辰国一战做出贡献,特封上官月儿为永安县主,婚事可自主,另赐白玉脂玉如意一枚,蜀锦一匹,黄金五百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