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87章 放弃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18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半响,她淡淡的开口,“父亲既然都查的这么清楚了,还来问我做什么?”

上官月儿这样的态度让几个人都觉得她是默认了,这可是天大的好事,等同于白白的多了一个银子的来源,上官敬炎险些都有些克制不住自己,最后还是很平和的说道:“既然是用那笔银子开的作坊,那这就算是上官府的产业,这一年你帮着打理也很是辛苦,等回头我安排好了人,你带着去认认自家的作坊和面馆吧。”

上官月儿被气笑了,这算是什么,蚂蟥伏在身上甩不掉了,都要爬进身体里面去吸血?

“上官府的产业?”上官月儿嘴角噙着的笑意冷冽了几分,“父亲是不是误会了些什么,且不说这作坊并不是我的,就算是我一个人的,又关上官府什么事,开作坊用的银子并不是二妹妹那两样东西换来的,而是我与青城的醉玲珑做成了一笔生意赚来的。”

“至于二妹妹的那两样东西,我一早就带了回来,只是一时间忘记了,如果二妹妹想要,大可以直接找我就是,怎的还给父亲说了这样的话,说出去都让人觉得好笑。”上官月儿又看向站在一边的上官清,“一会儿我让芜娘拿过来交给二妹妹。”

“你说那作坊不是你的,那是谁的?”老夫人在一边听了这么久就抓住了这一句重点。

上官月儿好笑的看着这母子两人,这性格简直是遗传的彻底,“是谁的祖母就不必问了,只需要知道我名下的作坊,面馆以及一切产业都不可能划归到上官府的名下,不然有人若是来找上官府麻烦,怕整个上官府也承受不起。”

老夫人和上官敬炎心里有疑惑却也觉得从上官月儿嘴里怕是问不出什么来了,只好想着再派人去仔细的查查,看上官月儿是否有跟什么人来往。

林姨娘却是不死心,这可是关系到她家清儿以后的底气问题,如果确定是上官月儿的,上官府拥有了,不就等同于是他们母子女三人的了,以后她的哥儿姐儿都有了保障。“既然不是大小姐的,怎么就在大小姐名下呢?”

“朱雀。”上官月儿并没有理会林姨娘的问题,而是直接喊了朱雀,屋子里就听到两声很是响亮的巴掌声,等声音离开的时候,屋子里依旧只有他们这些人,而林姨娘的脸上一边一个清晰的五掌印。

林姨娘被打的蒙住了,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朝着上官敬炎梨花带雨了,“老爷,母亲,可得为妾身做主啊……”

老夫人的面上也有些不悦,刚刚她可是被吓到了,上官月儿身边有这么厉害的人,万一以后打到自己身上来了怎么办。“上官月儿,你这是做什么?这里还有你祖母和父亲,你就这样公开的让你手下的人打了林姨娘,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祖母,还有没有你父亲。”

上官月儿很想回一句自然是没有的,可这戏还得接着往下演,“那祖母和父亲可有没有觉得月儿受了委屈,一个堂堂圣上亲封的永安县主被一个姨娘出言不逊,这要是传到皇上的耳朵里,祖母和父亲可觉得月儿这两巴掌打得重了些?”

上官月儿的话一说,上官敬炎和老夫人便觉得差点就给林姨娘害死了,可不是吗?这皇上才刚刚下了赐封的圣旨,转眼间就被一个姨娘以下犯上了,这传到皇上的耳朵里可就不单单只是对县主的不敬了,那就是对皇上的不敬啊。

而且,永安这个封号可是响彻整个水云王朝的,如今上官月儿得了永安县主,不仅仅只是单纯的一种封号了,这其中包含的一些意思就值得人去揣摩,几个人的脸色变化莫测。

“祖母和父亲可还有旁的事,如果没有,我便先回海棠院了。”上官月儿起身走了几步,又回过身来说道,“这几日我会让人去官府取之前存放的底册回来对账,到时候还请祖母和父亲配合。”

老夫人一下子将拐杖往地上咚了一下险些就将地板都砸了一个洞,“孽女,孽女啊!你说你这哪是请回来一个帮手,简直就是请回来一尊佛,打不得骂不得还得受着气。”

上官敬炎也是一肚子的火气,可眼下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上官月儿成了永安县主,这完全就超出了他们计划的范围,更何况,他才与二皇子回完话,这就变了挂,上官月儿的亲事也是不受长辈限制,能婚姻自主,用也用不上,反倒是添了不少的堵。

“秋菊,你且去归置一下外边放着的那些御赐的东西,全都给抬到海棠院里去,另外看看底下人的准备,这宴席还是要准备的,你盯着点可别出什么差错了,那丫头可不是省油的灯。”老夫人说这些话的时候有些咬牙切齿的,尤其是想到她走的时候说的那句话,海棠院小库房里的东西他们还得想办法赶紧的填充进去了。

秋菊知道老夫人这是故意支开自己有话要说,应了一声之后就下去安排去了。

“林氏,海棠院里的小库房取了多少东西你那边应该有数吧,把还在的全都赶紧的归拢在一起,等到时候偷偷的放进去,清儿的院子里也有不少,一个不少的都给拿回来。”老夫人看向林姨娘没有个好脸色了,“当初玉蕊进府的时候,还带着不少的嫁妆铺子和庄子,这几年那些铺子和庄子也应该经营的挺好,怎么就不见府里进账,尽然还要动用上官月儿的嫁妆,林氏,那些银子莫不是你都私吞了!”

“母亲,妾身冤枉啊,那些铺子都没怎么盈利,要知道京城夜家的那些店面基本上就抢走了八成的生意,那些铺子顶多就收支平衡罢了,庄子里的收成也不大好,光是供着府里的吃喝屯粮就去了一大半,其他的也只能供府里零用了,妾身能支撑起左相府的门脸已经实属不易了。”林姨娘一下子跪在了地上,额头上都出了不少的汗,那些铺子的确是很不错的铺子,可到了她的手里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以次充好,慢慢的连顾客都没了,庄子那边,她节省人员,亏待工人,都闹了好几次罢工了,全都被她偷偷地摆平了。

她的心计用在男人的身上好使,在外面的那些事上却是半点也都不知道的,毕竟她从小寄居在永安候府,并没有人过多的教导她怎么经营外边的铺子庄子,能学着管管庶务就应经很不错了。

好在林玉蕊不喜欢这些东西,倒是让她钻了不少的空子。

“也不知道敬炎看上了你什么,要出身没出身,要娘家扶持也没有,要本事也就只在府里能威风,现在整个府里都被你给害了!”老夫人越看林姨娘就越不顺眼,说出来的话也是一句比一句难听。

上官清有些不忍,“祖母,姨娘她已经很不错了,将府里大力的仅仅有条的,这一次是上官月儿硬是要逼迫着清点嫁妆,那些东西是她母亲来府里的时候带过来的,那就是府里的东西,取出来用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她非得要揪着这一点来侮辱折磨祖母和父亲……”

“住口。”老夫人虽然生气,可不止于没有了理智,不然也不可能在那贫困的地方培养出来一个当朝丞相,“女子的嫁妆在官府里备过案,那就是属于私人财物,给不给都是她的自由,你也别为你姨娘开脱了,这次的事情大丫头若是不愿意善了了,那你姨娘谁也救不了。”

林姨娘一下子摊坐在了地上,“母亲,老爷,这是打算要放弃妾身吗?妾身可都是为了府里才做出这样的事的啊,妾身若是出了事,清儿怎么办,瑞琪怎么办,这可是咱们上官府唯一的希望啊。”

“上官府可不止这一个小姐,也不止这一个哥儿!”老夫人正在气头上,这句话也就脱口而出了,更何况老夫人说的也是实话。

可听在上官清和林姨娘的耳朵里那就是晴天霹雳,老夫人这是准备放弃上官清和庶长子。

上官清连忙跪了下来,“祖母三思,父亲三思,姨娘这一次的确是犯了错,可父亲和祖母要想一想,如今大姐姐的婚事已经是不可能了,这样二皇子那边本就不好交代,再者清儿与二皇子那边已定的事情若是再发生转变,父亲那边可就为难了。”

上官敬炎在这个时候也是想到了这一点,二皇子是指明了的,如果自己跟着他,清儿就会成为二皇子正妃,如若二皇子登顶了皇位,就许清儿国母之位,这一条大计还真不能被就这么毁了。

毕竟未来的二皇子正妃,将来的一国之母,不可能有一个犯了盗窃罪的母亲。

“母亲,这件事的确需要从长计议。”上官敬炎开了口,“这几天先把能找回来的东西找回来再说吧,不行的再想想其他的办法,先把上官月儿这一关给过了。”

“你说的倒是轻松,那丫头的样子一看就不可能马虎,你可得记得你送出去的东西也是要放回去的,万一那丫头告了官,那些送出去的东西在各府里查了出来,可就不是单单的家事这么简单了!”老夫人到底是年纪大,见过的事情多,想的也长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