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88章 酿制葡萄酒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95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被老夫人这么一提点,上官敬炎也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可一想到以后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又不得不狠下心来,“先试试再说,上官月儿到底是没什么见识,那些东西的真假她也是不知的,到时候找不齐全的用赝品代替了,尽量找真品吧,赝品多了发现的几率大。”

几个人就这样商量好了,林姨娘也是被吓怕了,回了屋子就仔细的寻了起来,还有上官清那边,也是里里外外的全部都找遍,就连放置在外边的摆设也不放过。

跟这边的紧张不同,海棠院里一片闲适,上官月儿正在琢磨着青云到外边取回来的打蛋器,原本她想着用铁来做,结果想了想,铁做的东西沾了水就生锈,妨碍了蛋液的味道。

到是陈丰在夜倾羽那边看到了图纸便捉摸着用竹子做了一个,握在手里很是轻盈,且韧性十足,也不担心会生锈,比起铁丝来性价比简直不能再高。

她在海棠院的小厨房里试用着打蛋器,效果很是满意,就是少量还好,如果量大这胳膊可有点吃不消,再加上她还需要制作出奶油,体力可是个持久战。

夜倾羽那边让人送来了一些牛奶,上官月儿先是把牛奶静置,待它自然分离,取上面那层奶皮,然后装入皮袋子里反复的拍打出奶油,可这种方法牛奶的利用率太低了,得想办法做个奶油搅拌器才行。

时间不多,需要的东西很多,上官月儿恨不得晚上也拿来用,不过也不现实,所以只要有时间都不会放过。

有了烤箱能做的东西很多,不过上官月儿还想弄个东西,那就是窑炉披萨,窑炉披萨比一般的烤箱烤出来的披萨要好吃很多,她已经连夜画了窑炉的图纸,让陈丰在雅舍那边开工做了,也用不了几天就能完成,到时候她再去试试炉子。

让上官月儿犯愁的是,这古代的发面用的酵母实在是太次,她想到了酿造葡萄酒时候会产生的天然酵母,便让青龙知会了夜倾羽,暗地里弄了不少的紫葡萄进海棠院,左右这些天府中的人都不敢过来生事,也方便了上官月儿行事。

上官月儿带着芜娘紫上官还有朱雀三人,清洗了整整三桶的葡萄,光是浸泡就花了不少的时辰,之前出去领圣旨的时候,她们才刚刚将葡萄洗干净放在院子里的廊下沥干水分。

眼下葡萄多余的水分都干了,上官月儿取了两大口坛子,然后示范着将葡萄从梗上一粒一粒的摘下来,拿到坛子口那里伸进去一些捏碎葡萄皮,很快的,芜娘三人也跟着有样学样,两个摘葡萄,一个跟着上官月儿捏葡萄,很快的一个坛子就装满了三分之二,又换了一个空坛子,继续装满三分之二的碎葡萄。

葡萄酒里面的酒精是靠糖分在酵母菌的作用下产生的,糖分越多酒精度数越高,上官月儿在捏碎葡萄的过程里加了几次白砂糖,然后封上了坛子口,让青龙搬着放在了经常能照到太阳的温暖地方。

忙完的时候,就有人过来请上官月儿去正厅用饭,上官月儿洗了手换了身衣裳,想了想,便问道:“青龙,柳姨娘的身子怎么样了?”

“大夫说好的差不多了,因为身子长期病着,底子掏空了,以后需要仔细的养着,基本没什么问题。”

“你去柳园就说今日府里大喜,让柳姨娘好生的准备一番,到正厅去用晚饭。”上官月儿倒是想瞧瞧这晚宴上能出什么事,不知道那些人见到了柳姨娘会有什么表情,她可真是期待。

青龙说去就去,上官月儿她们整理妥当出门的时候,青龙就回来了在院子里找了个地儿待着,他还真不想在这什么劳什子的左相府里待着,连上官宅里都比不上,更不用说楚王府了。

上官月儿到了正厅,老夫人她们已经在了,因着小库房的事,在彻底解决之前,大家达成一致意见不想再惹毛了上官月儿,所以眼下都一脸和善的看着上官月儿。

老夫人招了招手,“月儿,坐到祖母这边来吧。”

“月儿不敢逾越。”上官月儿倒是端庄的回了一句。

老夫人差点没气的噎住,这会儿知道逾越,之前逼到祖母面前的时候怎么就不知道了,可她不敢这么说,只得僵着脸笑着:“你是上官府的嫡女,这就是你该坐的位置,谁敢有半句的不是?”

“那月儿恭敬不如从命了。”上官月儿也不再推却,款款走到老夫人身边的位置上坐下,抬眼看见上官清那一双愤恨的眼睛,“二妹妹,你这么盯着我看是有什么事吗?”

上官清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勉强的笑道:“我只是替大姐姐高兴,府里能出一位获得封号的县主,是整个左相府的荣誉,就如当初大姐姐的名字还是皇上所赐的一样,皇上对大姐姐可真是疼爱。”

“二妹妹这话的意思是说皇上只是随心所欲的想怎么来就怎赖的昏君吗?”上官月儿笑着瞧着她,“当初承蒙皇上念着外祖父的功勋赐名,今儿个却是因着我自己的本事挣得封号,每一件都是关系到水云王朝国之根本的大事,在二妹妹眼里倒是成了儿女情长的小事了,这倒真是不知道让我怎么说了。”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上官清见自己一句话就被上官月儿带到那么远甚至扯到皇上的身上了,心里实在是一惊。

林姨娘知道上官清被自己宠的实在不是上官月儿的对手,可眼下也不敢随意的开口了,上官月儿可不会对她一个姨娘有什么好言语,一双手在桌子底下扯着帕子,险些都要把帕子给扯烂了。

自从林氏死后,每次家宴,老夫人左手边的位置是老爷,右手边的位置就是她林姨娘的,这么多年从未变过,可今日,那位置却被上官月儿做了,还是老夫人一句嫡女应该坐的请上去的,她的确是不甘心,却也无可奈何,只恨自己没能在上官月儿回来之前坐上那主母之位。

“今日月儿获封,大家都高高兴兴的庆祝一番,那些有的没的就不要多说了。”老夫人因着之前的那一番筹谋,也已经知道整个上官府的未来是靠着谁的,所以纵然眼下在上官月儿面前心虚,可也不忘了维护上官清,替她解了围。

上官敬炎也是开口道:“菜也上齐了,开动吧。”

秋姨娘在一边照顾着上官子逸和上官雪两个小家伙,就见门口又袅袅走来了一个人,柳姨娘一身素色的外衣,只在斜襟处绣了一支红梅,头发梳了一个很简单的妇人髻,插了一根玉质的玉兰花簪子,行走时如弱柳如风,如今已堪堪的在大厅门口站住,就那样一站,整个大厅的视线都被吸引了过去。

柔弱如雪中花,却又带着一股子洁白不可侵犯的出尘气质。

上官月儿一时间还有些怔住了,她们上官府什么时候还有这么样的美人,可想了想,这个时候来的应该只有柳姨娘了,没想到这柳姨娘好一番姿色,比这上官府上的其他姨娘都要美上许多,也难怪当初她能顺利生下这两个孩子,连林姨娘也对她百般防范。

就在上官月儿还在打量的时候,坐在桌前的上官子逸和上官雪一下子就跳了下来,跑上前去,欣喜的喊道:“姨娘!”

上官敬炎已经看得呆了去了,柳姨娘是一名小官的女儿,当初被上官敬炎发现了一些错处,为了巴结上官敬炎,就将自己唯一的女儿送到上官府里来当姨娘,柳姨娘还懂一些诗词格律,经常能与上官敬炎秉烛夜谈,这是其他所有妻妾都不可能做到的,而且,柳姨娘还有一个最大的优点,那就是美貌又柔情,上官敬炎是揉进骨子里面疼着。

林姨娘和秋姨娘看着上官敬炎的目光神色各异,尤其是林姨娘的眼神恨不得将柳姨娘给生吞活剥了去。

“柳妹妹,你身子可好了,怎的就这样出来了?”林姨娘就算心里再怎么恨表面上却也不得不注意措辞,可让她什么不说她也是做不到的,当下便开口拐着弯的提醒着大家柳姨娘的病。

老夫人一听果然脸色就沉了下来,“柳氏,我体谅你辛苦将两个孩子养在身边好让你好生的养着身子,你倒是好,托着个病体就出来了,这是想干什么?”

柳姨娘还没开口,上官月儿便说道:“祖母,柳姨娘是我请过来的,柳姨娘一直圈在院子里这病也难得好,上官府里有喜事指不定这喜气冲上一冲变好了。”

柳氏领着两个孩子款款的走到了厅内,优雅的跪了下去,“妾身问母亲安,妾身见过老爷。”

老夫人抿着嘴唇没有说什么,但也知道她似乎有些不喜。

上官敬炎倒是色迷心窍,赶紧的伸出手去虚扶着,“快起来吧,地上凉,你身子弱,可别又加重了病情。”

“妾身的病只不过是感染了风寒一直拖着没见好,这段时间好生的调养已经无恙,累的母亲和老爷为妾身担心,是妾身的不是,如今妾身身子大好,以后必定好生服侍母亲和老爷,尽妾身的本事。”柳姨娘不急不缓的轻声说着,那一字一句的都似细雨飘进了人的心里,听着就是再大的气也都消散了几分,“子逸和雪儿能养在老夫人的身边是他们的福气,妾身很是安心,他们也能替妾身多尽孝道,让母亲乐享天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