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89章 披萨饼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08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嗯,你能这么想就是好的,既然好了,过来了就坐下吧,两个小家伙也许久没见你了。”老夫人脸色虽然还是板着的,但已经缓和了许多。

上官敬炎险些不淡定的就要下座位去扶柳姨娘,但想到这儿时候不大合适便硬生生的忍住了,柳姨娘带着两个孩子入了座看向一边的秋姨娘点了点头,然后笑着对上官敬炎说道:“老爷好福气,这位妹妹端庄贤淑必定是个稳妥的贴心人。”

“这是秋姨娘,原是母亲身边的人。”上官敬炎听到柳姨娘的夸赞整个人都轻飘飘的,便温善的说道。

柳姨娘这才转过脸去看向秋姨娘,“妹妹看着倒是小我许多,我托大称一句姐姐,妹妹不会介意的吧?”

“怎么会,姐姐本就比我要早服侍老爷这些年,还为老爷生下了这么可人爱的一对双生子,秋菊承蒙老夫人和老爷看得起给抬了姨娘,能得姐姐喊一声妹妹,已是秋菊的造化。”秋菊回复的一派端庄得体,两个人你来我往氛围好不融洽。

直把上官敬炎在心里乐的不行,倒是看向一边的林姨娘一脸的不忿,在这个时候却显得格格不入了。

上官月儿不得不感叹自己真是撞大运了,拉来了柳姨娘这么一个好盟友,简直就是各方面都完胜林姨娘啊,有了她再加上秋姨娘的中立,整个上官府算是在可控制范围内了。

“林姨娘,柳姨娘的病一直都是你来看顾的,怎的柳姨娘都大好了,还被隔离在柳园里,这可真是寒了柳姨娘的心,显得咱们上官府一点人情味都没有。”上官月儿不咸不淡的说着,嘴角微微勾起,看着林姨娘的脸色慌乱,眸子里闪着一丝趣味。

柳姨娘却是一笑,“林姐姐也是为了妾身着想,想着完全好了再出来,也免得过了病气给老爷和老夫人。好在子逸和雪儿一早被老夫人给接了出来,不然妾身也会因为一直担心两个小家伙不能好好的养病,说起来,妾身还要谢谢母亲和老爷,要不是母亲将他们接出来,妾身这病也不会好的这么快。”

说着,柳姨娘端起了茶盏,“妾身以茶代酒,敬母亲一杯以谢母亲体谅关怀。”

这一幕看的上官月儿心里一动,脑海里浮现出现代公司公关的画面,这柳姨娘可是个人才呀。

老夫人的脸已经挂不住严肃的表情了,脸上浮现一丝笑意,也是,恭维话谁不爱听,老夫人点了点头,“你倒是个懂事的,看这两个孩子就知道你教的好。”

“妾身的一切都是多亏母亲和老爷的一直教导,这也是母亲和老爷的功劳。”柳姨娘说着又看向上官敬炎,那眼神欲说还羞,一丝丝的电流就那样触进了上官敬炎的心里,直把上官敬炎勾得心痒难耐。

“老爷。”柳姨娘的声音里灌注了一片柔情,这一声老爷听得人酥酥麻麻的,上官月儿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可还是耐着性子继续的瞅着。

上官敬炎也是一副柔情模样,两眼里都是疼惜,“这一年多苦了你了。”

“妾身不苦,妾身虽在病中,却也知道老爷和母亲一直为了妾身的病担忧着,药也一直从未断过,妾身念着这一份情无以为报,只盼着早日康复能伴在老爷和母亲身侧,为老爷和母亲解忧。”柳姨娘说的一片情深意切,就连老夫人也不由得动容,就见她话锋一转,看向在一边已经白了一张脸的林姨娘,“妾身多谢林姐姐一直对柳园的照拂。”

林姨娘恨的恨不能直接张嘴生吞活剥了柳姨娘,却也只能猩红着眸子挤出几分笑意来,“妹妹说的客气了,我也不过是照着母亲和老爷的吩咐在办事,整个上官府,无一不承着老爷和母亲的恩情。”

“姐姐说的是,妹妹记下了。”

“今日是大小姐赐封为永安县主的大日子,我们就不要喧宾夺主了,府里办宴席也是为了庆贺一番。”林姨娘实在是忍不住这般姐姐长妹妹短的了,便开口说道。

一时间众人又想起了正事,说了一番恭维的话,然后便开始用晚饭,只不过,吃饭的过程里,上官敬炎的目光就没有从柳姨娘身上离开过,柳姨娘的一举一动在他眼里都是那么美好,就连她拿起帕子擦拭嘴角时候都透着一股子温柔。

上官月儿实在是受不了了,上官敬炎这也真是太不注意形象了,吃了一会儿她便借口溜走了,怕再待下去忍不住犯恶心。

回了院子之后让芜娘煮了一碗面正要吃的时候,房间里一道声音响起,“本王也饿了,让芜娘再煮一碗来吧。”

上官月儿惊喜的抬起头,就见一袭玄色衣衫的男子就那样坐在了自己旁边的凳子上。

“你怎的来了?”

“想你了,自然就来看你了。”楚非离说着就看着上官月儿面前的面条,“自从回了京城之后就再也没吃到过你做的饭菜,现在吃什么都是乏味的不吃又饿得慌。”

上官月儿挑眉看他,两眼含着笑意,“你这到底是想我做的吃的了,还是想我了?”

楚非离勾起薄唇,伸出手去将上官月儿从凳子上抱到自己怀里,“都一样,想你的人,想你做的饭菜,想一切和你有关的事情。”

上官月儿被他这大胆而直白的话说的脸颊绯红,握着粉拳在他胸口锤了一下,薄怒又娇羞的模样煞是可爱。

楚非离紧紧的抱着她就像是抱着这世间最名贵的珍宝,“为夫饿了。”

“那你还不松开,我让芜娘给你煮碗面条去。”上官月儿挣了挣,有些娇嗔的对他说道。

“不想吃面,想吃你。”楚非离说着就低下头去吻住了她,辗转吮吸之后还觉得不够,沿着脖子往下。

上官月儿有些羞涩的推拒,可心里却是也有着一丝渴望蠢蠢欲动。

楚非离停了下来,难耐的紧紧的抱住她,恨不得将她嵌进身体里去,上官月儿觉得有些憋闷透不过气,扭了扭身子,却被他的大手将肩膀按住,“别动,再动你就算是再想逃也逃不掉了。”

暗哑的嗓音带着极致的诱惑,上官月儿感受到他体温急剧升高,一颗心扑通普通的跳个不停。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楚非离才将她放到了原来她坐着的椅子上,上官月儿看着恢复的云淡风轻的男人,想着之前的那档子事,突然觉得有点太尴尬,毕竟现在这具身子的主人也不过堪堪十五岁,这要是在现代还算是未成年呢!

楚非离好不容易才遏制住自己的欲望,可看着她乖乖的垂头坐在旁边乖巧的模样,因为准备睡觉,身上穿的是一般的家居服,布料看上去很是柔顺,颀长的脖子弯出完美的曲线,白皙的皮肤透着粉光,楚非离觉得再待下去他都要上火了。

上官月儿却是看了一眼桌上的面条,完全都糊掉了,而且也冷冰冰的没办法下口,摸了摸还饿着的肚子道:“去厨房吧,今儿个做个稀罕的东西给你吃。”

楚非离想了想,没吃到人吃到东西也是不错的,去厨房有事做也比两个人这么呆着浴火焚心的强,便点了点头。

看着上官月儿套上外面的衣服,然后开了房门,外间里竟然一个人都没有,“你把芜娘和紫上官怎么了?”

“这种事用得着本王出手吗?”楚非离扫了一眼上官月儿,替她将披风系紧了些,“她们在朱雀那里。”

上官月儿不是觉得楚非离会怎么样,只是好奇他不会又迷昏了人而已,两人一前一后的往海棠院的小厨房里去,厨房里的炉子上还煮着热水,所以并不是一抹黑。

楚非离将厨房里的烛点燃,上官月儿过去指了指放在厨房角落的一个小烤箱,“生火会吧,将这个灌满煤炭,烧起来。”

楚非离没有回答,直接过去,拿了火折子就开始生火,上官月儿转身便去取了一根香肠,玉米,青豆,洋葱,将香肠切片,玉米、青豆、洋葱洗干净,然后将洋葱切丝,玉米剥粒。

这个时候,楚非离已经将烤箱里的煤炭都烧燃了,烤箱的温度渐渐升起来,上官月儿守着烤箱估摸着温度差不多了,便去厨房外边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块圆圆的面饼,然后放在烤盘里,一起放进了烤箱,先将面饼烤一下,才能确保口感,可惜这边没有窑炉,毕竟烤箱精确度不高,做出来的烤箱披萨比起现代来口感差远了,而窑炉就不同,是完完全全可以达到现代工艺的。

黄油、芝士、各种披萨酱料都很欠缺,这只能日后慢慢的琢磨出来,眼下上官月儿只能用果酱和豆酱来代替,喜欢酸甜的就用果酱,喜欢咸鲜的就用豆酱。

烤面饼的时候,上官月儿将煮水的炉子上的罐子拿下来,换了一口小锅上去,用少量的油将洋葱,玉米,青豆等不易出水的蔬菜下锅翻炒至八成熟再盛起来。

取出烤好的面饼刷上一层酱料,铺上刚刚炒好的蔬菜,然后再铺上香肠,放进烤箱里烘烤,差不多时间后取出来。

“好了,把烤箱里的火灭了,就过来开吃。”上官月儿一边说着一边拿着刀将披萨饼分成三角形的块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