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90章 蜂蜜牛奶小蛋糕(1)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32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楚非离将烤箱里的煤炭掏出来放到一边的沙池里埋住,然后洗了手走了过来,看到眼前这新鲜的东西问道:“这又是什么饼?”

“披萨饼,你尝尝吧。”上官月儿递了一片给楚非离,然后自己拿了一片咬了一口,虽然没有黄油芝士的浓厚风味,却也不难吃,细细的吃起来还有一种别致的口感。“只有这些材料就先凑合了,等以后我把别的东西做出来,再让你尝尝真正的披萨饼是什么样的。”

楚非离看着手里的东西咬了一口,这口感比他吃过的所有的饼都要好吃许多,可她刚刚再说什么真正的披萨饼,楚非离感叹的看着上官月儿,“这些东西都是你想的?”

上官月儿刚吃完一块饼,心里还在可惜着,就听到这么一问,顿时脑子不停地飞转,最后说道:“在一本破书上看过,这也是我第一次尝试着做。”

破书?楚非离虽然疑惑却也不在多问,只手里嘴里不停地跟上官月儿将那一大块披萨饼吃完了,末了意犹未尽的说道:“要不再做一个我带走,给元宝也尝尝。”

“元宝怎么可能会吃?”上官月儿狐疑的看着他。

“不会吃看看也是好的,让他知道她娘亲做出来的东西不仅好看还好吃。”楚非离一脸的认真。

上官月儿憋着笑,自己想吃就够了,居然还拿儿子做幌子。“这东西只能趁热吃,冷了可就难吃了,以后想吃就让青龙说声,给你做了送过去。”

“唔。”楚非离便也不再坚持,“你早些休息,我回雅舍。”

上官月儿伸手去替他理了理衣襟,“元宝今天乖吗?”

“嗯,早上起了哭闹了一阵子就好了,我来之前刚睡着。”楚非离将她散落在肩头的头发拨到背后,“走吧,送你回房后我再走。”

楚非离将上官月儿送到房间后,便从海棠院里离开了,就如同他没有来过一样。

第二天一早,芜娘和紫上官在外间醒来的时候还有些恍惚,帮这上官月儿梳头的时候还在问到:“昨晚上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小姐,你晚上可有叫过我。”

“昨晚上我睡得沉,一觉就到了天亮了。”上官月儿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

芜娘这才舒了一口气,“那就好,看来以后可不能睡得这么沉了,可别误了什么事。”

“没事,青龙和朱雀还在外边呢,有人来了他们就知道。”

上官月儿收拾好了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看那几坛子葡萄酒,经过昨天加上一晚上的发酵,坛子里面已经有大量气泡产生,葡萄里的汁液渗出,葡萄皮浮起来,泡沫渐渐增多,上官月儿用勺子搅拌了一次,把露出来的葡萄皮压下去,让葡萄皮被汁液充分浸泡,进行发酵。

葡萄皮上有着天然的酵母菌,上官月儿在这个过程里收集了一些出来留着以后做东西用。

接下来的几天需要每天早晚都打开重复这样的操作,让葡萄在里面充分发酵。

“小姐,听说昨儿晚上老爷去柳园了,不过被柳姨娘拦在了门外,最后老爷哪里都没去,在书房里头睡着了。”紫上官在边上絮絮叨叨的给上官月儿讲着府里的八卦,“小姐,你说柳姨娘好不容易能够东山再起了,怎么就拒绝了老爷呢?”

上官月儿心里却是通透的,只不过这柳姨娘倒还真是聪慧,她停住手里的活,“你怎知道这拒绝不是为了日后更深的宠爱?”

“啊,老爷不会因为这个恼怒了柳姨娘反倒还会更加的宠她?”紫上官很是不解,她从小就长在上官府里,虽说小姐不怎么在府里进出,可府里的那些事情听那些下人们都传了个遍,导致在她的观念里,大户人家都会为了争宠不折手段。

上官月儿连连的摇头,敲了她额头一下,“有时候拒绝在男人的心里更加的新鲜,更能勾得住他,你想想,其他的姨娘都费尽心力去邀请老爷去他们的院子里,这时候有一个人却不一样,你说咱们老爷会怎么想,自然是更想要征服,柳姨娘可是个绝顶聪明的人,大概是关了这一年想通透了。”

现在府里,老夫人乐的清闲,底下的姨娘都争相讨好,每天乐的找不着边,老爷忙着找柳姨娘旧情复燃,林姨娘忙着挽回局势,秋姨娘则明哲保身,府里倒是难得的能让上官月儿清净了,再加上皇上的赐封,一时间人也不敢打主意到她头上。

芍药居里,上官清看着林姨娘的闲适模样很是焦急,“姨娘,你倒是想想办法啊,以前还能掌着中馈,讨祖母欢心,父亲那边也是夜夜都宿在这边,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姨娘,你连父亲的心都把握不住了,我们还有什么资本在府里立足。”

林姨娘却是平静的看了一眼上官清,“男人的心,本就是变化无常的,女人在他们眼里不过是要的时候就如珠如宝,不要的时候就弃之如敝屐,我从未觉得我把握得住你父亲的心,你父亲只会把自己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你看着我跟他恩爱有加,那不过是我能全了他的野心,替他筹谋,你放心好了,你父亲过不了两天就要来找我的。”

“你姨娘拥有的东西,她们都不可能拥有。”林姨娘的眼里闪过一丝怨毒,随后就隐了下去。“这段时间,你且要注意言行举止,万不可连你也在你祖母和父亲面前失了心。”

上官清纵然有不甘,却也只得点了点头。

海棠院里,上官月儿在给紫上官几人说一些基本的事项,毕竟一个宴会,光靠她一个人是远远不够的,紫上官他们本就在身边,是最合适的人选,尤其是紫上官和朱雀,而芜娘年纪大了也经不起折腾,对这些事情也没什么兴趣,再者到时候她要是不在府里,芜娘还可以在院子里照拂一二。

只不过光紫上官和朱雀两个人也还是不够呀,上官月儿想了想,决定去找夜倾羽商量商量,雅舍里面的人手得抓紧了。

上官月儿就这样带着朱雀和紫上官大大咧咧的从府里正门出去了,只不过中途将上官府里面的人甩掉了,走了一些弯路才赶到雅舍去,这些天夜倾羽也在忙着雅舍的第一场宴会,连夜家的事情都是他抽空才去处理了。

上官月儿到的时候,正好夜倾羽将做好的用来烤牛排的工具,还有铁板烧的炉子,以及鸳鸯锅的模具等等都运了过来了,夜倾羽正琢磨着要人去请上官月儿过来一趟,下面的人就来通报说上官月儿来了,夜倾羽连忙迎了出去,“小月儿,你可算来了,那些东西我都不知道怎么弄正想安排人去找你过来呢,你就来了,这是不是心有灵犀呢。”

“停停停——”上官月儿伸出手去将夜倾羽阻拦在半米范围外,“你要是再靠近,仔细朱雀的剑,那可是不长眼睛的。”

夜倾羽只好白了她一眼,“你可是太没趣了。”

“是你越来越受了好吗。”上官月儿看着夜倾羽浑身上下哪哪都骚包的样子嘟哝着。

“什么瘦?”夜倾羽耳朵不是一般的灵敏,“还是小月儿心疼我,我这还不是衣不解带的为着雅舍累的……”

上官月儿直接无视掉夜倾羽了,她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直接往院子里走去,方向直奔雅舍的厨房。“陈丰呢?他那边的东西做出来了没?”

“人睡觉去了吧,也不知道你打哪里找到的一个活宝,只要一开始干活就没日没夜的,东西都在厨房里了,你自己看看吧。”夜倾羽跟在上官月儿身后俨然一跟班模样。

上官月儿看到厨房里那些简易的现代化工具心里一阵感叹,不是古代人没有技术,只是没人往这方面想啊,这做出来的大致上跟现代的东西差不多,只是材质上的差别,还有带电智能化。

厨房的案台上放着一大堆得竹子做的工具,包括打蛋器,模具板等等,上官月儿看着就想赶紧动手试验,毕竟按照古代的奶油提炼方法,一大桶奶油都提炼不出一小碗,太浪费了。

“奶牛运过来了吧,找人去弄一捅鲜牛奶来。”上官月儿的手在手动搅拌器上摆弄着。

夜倾羽一听赶紧让底下的人去准备去了,“这是要做什么?”

“奶油。等会儿你就知道了。”上官月儿说着,然后让紫上官和朱雀帮着将厨房的东西归类放好,空出来一个地方给她施展。

一大桶新鲜牛奶拿来后,上官月儿便用静置分离和手动搅拌器将鲜牛奶打制成奶油放着备用,然后又让紫上官和朱雀从仓库里拿来了不少的鸡蛋和面粉,又从之前放置在雅舍厨房的各种坛子里,取出了蜂蜜和果酱。

一干人等也不知道上官月儿是准备怎么弄,所以个个都不出声的看着她操作。上官月儿一边将鸡蛋打进大碗里,加入适量的蜂蜜进去,一边对夜倾羽说道:“夜大哥去将烤箱升温吧,一会儿要用的。”

夜倾羽哪想错过这样的过程,可看到上官月儿一脸的不做事就没得吃的表情,只得跑去弄烤箱。

上官月儿手动打蛋器放进碗里快速的搅拌,可还是低估了打发蛋液所需的速度,等到两只手腕都有些发酸的时候,她喊道:“朱雀,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