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93章 找茬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18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上官月儿想了半天她身边的人的确是太少了,天龙天虎留在上官家村可惜归可惜了,可上官家村那边相当于制造总部,没有人看着也是不行的;夜倾羽是夜家家主不可能一直给自己跑腿,再者这些事让他去做自己也不好意思;想来想去只有二愣子了,这几个月他在青城那边锻炼的差不多了,将面馆也打理的井井有条,赵大娘可以帮着管管后厨,二愣子可以在前边跑跑腿办办事,只有这样是最合适的了。

“小姐,你买下那些人一年时间用来做什么?”紫上官虽然对于打抱不平很有热度,但是花出去那么多的银子,那么多诶,实在是难以平衡。

上官月儿不用想就知道她的心思,“你放心,那一千两银子花的超级划算,以后你就会看到这一千两银子给我们生出多少新银子来。”

“那我可得盯紧了,不然这一千两可花的我肉痛死了。”紫上官鼓着腮帮子,一脸的憨态可掬,上官月儿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伸手点了点她的额头,“你呀,就这点出息。”

回了上官府,府里几个最关键的人都忙着应付海棠院小库房的事情,再加上柳姨娘的复宠实在是没什么闲情关注她,上官月儿直接回了海棠院,让青龙在雅舍附近找个宅子,最好是宽敞大一些的,僻静点的地方,到时候上官记连锁开起来也有地方人才输出,毕竟她们的那些东西不是随便来个人就可以上任的。

另外就是宅子大一些,也好安排红馆那些女子住下,到时候还能安排个歌舞排练的地方,这样一劳永逸,省的以后又得找地方。

青龙出去后,上官月儿便琢磨着红馆那群女子的效益最大化,别的不擅长,现代的那些歌舞看得多总也能学个一二的,尤其是那些明星包装,这红馆的姑娘们等同于她手底下的明星苗子,发展起来可就不是一般的壮大了,指不定以后的银子大部分都来源于此。

芜娘见上官月儿一回屋子就在桌子上写写画画,不一会儿那一叠纸上不是密密麻麻的字就是奇形怪状的服饰,因着以前在上官家村的时候见多了,当下也并不奇怪,几个人都在一边伺候着,等着上官月儿的吩咐。

晚间的时候,青龙回来了,身上还带着一张地契,“这栋宅子原是一个官员养着外室的地方,前些年被抄了家,这栋宅子便归了官府,宅子里与富贵人家的格局差不多,有着几个单独的小院子,只是里面的景致摆设很寻常。”

“用来住人而已,环境以后可以改变,倒是这样的格局很好,正是我想要的。”上官月儿见这么大一桩事解决了便也放心的准备休息了,等明儿个她们那群人搬过去后在做安排。“朱雀,你明儿一早去红馆那边带红姑她们去新宅子,安顿妥当了再回来。”

朱雀却是问道:“小姐明儿要出门怎么办?”

“嗯……”上官月儿想了想明儿个还真是要出门一趟,宴会上服务人员穿的衣服之类的还需要做出来,红馆里那些姑娘们也需要量尺码,“到时候让青龙跟着就好了,再说,你不是说我身边还有人护着吗,红馆那边的人就见过你,你去也好办事一点。”

“好。”朱雀没有异议的点了点头。

解决了一件事情,却又来了一桩,这些现代化的服饰有个合作的绣坊就好了。想着这些事,上官月儿就觉得很兴奋,完全睡不着,折腾到大半夜才缓缓睡去。

因为惦记着那些事,一大早上官月儿很早就起来了,这有点让她重新感受到了现代的那种忙碌节奏,整个人都跟打了鸡血似得。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带着紫上官和青龙出了门,之前夜倾羽说过,如果有事情找他就直接去京城的醉玲珑,那边有方法迅速的找到他。

上官月儿进了醉玲珑的大门,有店小二迎了上来,“三位是想订包间还是直接在大堂……”

“我找你们的掌柜。”上官月儿清淡的说着。

店小二上下打量了上官月儿一番,语气没有之前热情,“那就请三位等等,我这就去知会掌柜一声。”

上官月儿带着两个人随意的坐在了一边的座位上,等了一会儿,那掌柜才从后边姗姗来迟,见到上官月儿的时候神情很是淡漠,“不知道姑娘找宁某有什么事?”

上官月儿隔着帷帽看着这个宁掌柜,这人年纪并不大,看样子只三十多,能在醉玲珑最重要的店子里做掌柜,应该是有些本事的。“准确来说我并不是来找你的,我找夜倾羽夜大哥有点事情,而他跟我说让我到醉玲珑里就能找到他。”

听了上官月儿的话,那宁掌柜不仅没有和善,反倒看向上官月儿的目光更加的不善,“宁某并没见过姑娘,而且夜家能喊家主夜大哥的人并不多,姑娘倒不如说说看是什么事情,一般的事情宁某便可以做得了主。”

上官月儿抬眼打量了这宁掌柜一番,她听得出来这宁掌柜的语气里对于夜倾羽不是很尊重,这又是什么情况?

想到这里,她淡淡开口,“不了,与夜家合作的事情,你一个小小的掌柜怕是还没有资格来跟我谈。”

“你——”宁掌柜有些气急败坏,这京城里敢这么跟他说话的还真是少,可这随随便便冒出来的一个黄毛丫头就敢大放厥词,“姑娘,宁某只是好心的想要帮你的忙,你这样说可就是太不把宁某放在眼里了。”

上官月儿素来不喜欢与人纠纷,可因着之前这宁掌柜的口吻让她忍不住替夜倾羽出头,毕竟夜倾羽对她的确是像大哥一样的存在。

听着宁掌柜的话,上官月儿懒得在与他纠缠,直接扭头就走,宁掌柜却是觉得脸面难得搁下,眯起了双眼,“来人,给我把这来醉玲珑里惹事的人扔出去!”

醉玲珑大堂里顿时鸡飞狗跳,只不过气急败坏的是宁掌柜,上官月儿站在大堂中央,丝毫没有收到一丁半点的影响,素色的衣衫在一片狼藉里孑然而立,强烈的对比感。

二楼的雅间里,一名锦衣男子听到动静,不悦的看向一边的护卫,“怎么回事,醉玲珑里也这般吵闹!”

护卫赶忙退到门边跟外边的守门人说了几句这才折回屋内,“回主子,底下有个女子在醉玲珑里闹事。”

“女子?”那名男子原本不悦簇在一起的眉挑了起来,这京城还有敢到醉玲珑里闹事的女子?“可知道是哪位大臣家的女儿?”

“那名女子带着帷帽,言语间也没有表明身份。”

“哦。”满脸阴鸷的男子眼里闪过一丝趣味,起身便朝门外走去。

客人们已经被吓得逃出了门外,此刻正在门外围着看热闹,宁掌柜看着满地狼藉的大堂,“姑娘,你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紫上官站在上官月儿身边一脸的小心,生怕那些人再冲上来,听到宁掌柜开口气呼呼的说道:“你这人真是有毛病,自己家的酒楼都不知道吗,外边那么大的几个字,醉玲珑难道看不见?”

宁掌柜气的嘴都歪了,“在我醉玲珑里大闹之后还想独善其身直接离开,你们是不是太小瞧我夜家了?”

“宁掌柜这一出戏自导自演的这么辛苦,要不要我鼓鼓掌?”上官月儿声音冷冽,“我不过是与宁掌柜说了两句话,怎么就是大闹醉玲珑了,酒楼里的这些人都是宁掌柜自己下令来与我为难的,我难道要站着等他们欺负不成?”

“怎么回事?”一道比上官月儿的更加冷冽的声音响起,一袭红衣的夜倾羽出现在醉玲珑的大门口,绝美的脸上一双桃花眼此刻却散着寒冰,“宁掌柜,你是不是要给我好好的解释一番?”

宁掌柜没想到夜倾羽会来,忙敛下眼里的心虚迎上前去,“东家,这……”

“夜大哥,醉玲珑的待客之道我可是好好的体会了一番,我不过是来找夜大哥有点事情,却没想到反倒被宁掌柜说我在醉玲珑里闹事,这可真是颠倒黑白的让人佩服不已了。”上官月儿倒是笑意的说着,夜倾羽来了,那么她就完全不用操心怎么了解这件事了,左右闹大了都不太好。

夜倾羽走到上官月儿身边,歉意道:“是我没有安排好,平白让你受气了,这件事情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夜大哥不必给我交代,我也算是醉玲珑的东家,只是今日让客人收到了惊吓,这样吧,今儿个这边吃饭的客人一律由我买单,所损失的东西也从我的分红里边扣除。”上官月儿浅浅淡淡的说道,“至于宁掌柜是夜家的人,那就交给夜大哥处置就好。”

二楼上的那名男子闻言又将视线停留在上官月儿的身上,醉玲珑的东家?这可真是有趣,第一皇商之称的醉玲珑也会舍得给外人一席之地,这个女子是什么身份?

“好。”夜倾羽点了点头。

“现在也不是说事的时候,我在老地方等你。”上官月儿说完便带着紫上官出了门去,至于青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在现场了,上官月儿出门上了马车的时候,就看到马车上坐着的是上次那个看顾马车的侍卫。“青龙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