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97章 父女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60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上官月儿心里的那种厚重感,听了月娘这番话后便消散了许多,是的,她的那些点子,到时候完全可以用在如意坊里,如此便不再多想,拿出了昨晚上画的图稿,那是一身舞服,上身包裹出玲珑身段,袖子是水袖约莫每只袖子一米五长,下身裙摆则是层层的莲花花瓣,边上还配着一张旋转时候的样子,宛如一朵盛开的莲花,露出里面的裤裙裙摆,还有绣着莲花的鞋子。

月娘双眼一亮,这样的服饰真的好美,一瞬间她就想到了用什么材料去做,只不过要看是用作什么途径,不然这材料取舍就得另外的确定了,当下便问道:“上官小姐这件衣裳是用在什么地方的?”

“这件衣裳我自己用,希望世间仅此一件。”上官月儿知道,这惊鸿舞其实还很具有影响力,能扩散开来更好,但她希望楚非离所拥有的是唯一,这也算是他们之间的唯一。“越是美好的东西越是珍贵才能越发的凸显出它的美。”

月娘没有想到上官月儿的打算是这样的,倒也是赞同上官月儿说的话,就像这普天之下只有一件凤袍,那些宫里的女人为之发狂。“如果是这样,那我心里就有底了,我可以自己决定怎么做,用什么材质吗?”

“我只会画图,至于做我倒是一点也不通的,月娘能一手操办了更是好。”

“这是上官小姐交给我的第一件事情,月娘一定不会让上官小姐失望的。”月娘说这话的时候双眼里都是自信,对此,上官月儿也是一点也不怀疑。

从如意坊出来,朱雀便在她耳边说道:“小姐,有人跟踪。”

上官月儿没有回头继续往前走着,直到上了马车才问道:“知道是什么人吗?”

“气息跟上官府里跟踪的暗卫一样,需要处理掉吗?”

“什么时候盯上咱们的?”上官月儿倒是不紧不慢的问道。

“应该是之前在这边跟丢了,便守在这里了,从我们跟李掌柜说话的时候,奴婢才感应到。”朱雀之前没有出声提醒,也不知道对不对。

上官月儿点了点头,“这几次了,倒是变聪明了,这也没什么,昨儿个我在醉玲珑里的事情过不了两天怕是要传到父亲的耳朵里了,跟李掌柜说话也没什么了,去如意坊看看衣服首饰也没什么不妥,今儿个回府怕是没那么清净了。”

“昨儿的事情奴婢也听说了,但没有人知道小姐你的身份,老爷那边应该不会猜测得到。”朱雀想着昨儿自己去办事差点就出了事,以后可不能离开小姐半步了。

上官月儿倒是玩着系在腰间的璎珞穗子,敛下眉眼说道:“二皇子那边盯上了我,不可能明目张胆的找,只怕是要联系我那听话的父亲出面了,你说,到时候他知道那人是我会怎么样?”

朱雀听了上官月儿的话,的确是疏漏了这一点,二皇子那边很有可能让上官敬炎帮着找,只是老爷那边跟小姐原本就不对盘,知道二皇子对小姐起了兴致还真是不知道会怎么做。

“你们不知,我也不知呢,只不过我猜想他只会在府里对我警告一番,不会跟二皇子说明昨天的女子是我。”上官月儿的语气淡淡却渗着寒意,她不算了解上官敬炎的性格,但却知道他最关键的一点,那就是自私,自己在他的眼里不过是个没了清白的女儿,他不可能在冒着得罪二皇子的危险告诉二皇子真相。

三人回府后,果不其然,上官敬炎身边的人就过来请上官月儿去书房,芜娘在一边忧心忡忡的,“小姐,老爷不会是因为小姐这几日出门的事情吧?”

“海棠院这边没什么动静,他要找我也不会今天才来,去了就知道。”上官月儿很是平静的说着。

芜娘替她整理了一下仪表,“老奴陪着小姐一道去吧,老爷欠着咱们夫人的,见着我总归不会让小姐太难看。”

“嗯。”上官月儿应了一声,便让紫上官留在海棠院,带着芜娘和朱雀去了书房。

上官敬炎此刻正在思考着这件事要怎么处理,就看到上官月儿带着两个人走了进来,当下脸色就有些变了,“月儿,为父是找你说事,你带着她们进来做什么?”

“哦,那芜娘朱雀你们先下去吧,等父亲交代完了,我就出去了。”上官月儿装作不知道的模样顺着他的话就往下说,到让上官敬炎的那点子怒气没地方发泄了。

芜娘和朱雀刚一出去将书房的门带着之后,上官敬炎就盯着上官月儿一脸的严肃道:“府里最近不少事情,你身为嫡女不在府里主持大局老往外边跑做什么?”

“月儿小时候身子不好一直在海棠院里足不出户,后来又去了上官家村,回来的路上看到京城的繁华街道,所以就想出去逛逛,这几天月儿知道府里忙,事情多,就不想让父亲和祖母更累,便带着丫鬟出门看看,不然在府里无所事事总想着折腾海棠院里的小库房……”

一听到上官月儿提到小库房三两个字,上官敬炎下意识里就避开了她的视线,这几天他可是忙着招人造假,上官月儿在府里盯着这个事情的确是不妥,当下便和善了语气,“嗯,出去逛逛也好,只不过,京城里的很多事你都不清楚,可别得罪了什么不该得罪的人。”

“女儿一直都谨小慎微,从不主动与人为恶,又何谈得罪谁。”上官月儿浅浅的笑着看向上官敬炎,“府里的事情有祖母亲自操持,女儿有心分担却也怕做不好,父亲今日过来是想叫女儿多待在府里跟着祖母学习府中事务吗?”

上官敬炎被她这么一问倒是怔住了,让她管理府中中馈,怎么可能!

“咳,为父听底下的人说,昨日在醉玲珑里有一位不知谁家的小姐大闹了一场,身边带着的丫鬟描述的模样很像紫上官,且还有一位武功高强的护卫,那小姐身穿素色的衣衫……”上官敬炎留意着上官月儿的动静,却发现她一双眼很是认真的看着自己,倒是半点情绪的波动都没有。

“父亲是想问这个人是不是女儿我,对吗?”上官月儿眨了眨眼睛问道。

上官敬炎没想到上官月儿反倒会这样问他,点了点头,“为父正有此意。”

“父亲心里不是已经有答案了吗?”上官月儿脸上浮现出几分笑意,“月儿回来的时候可是发现父亲身边的暗卫了。”

上官敬炎被她这样的坦诚堵得不知道怎么接话了,看着她的模样却又觉得她是故意在耍弄自己,顿时觉得不悦了起来,“你既然知道,又为何在为父面前装作不知道?”

“月儿惶恐,月儿也不过是刚刚才从外边回府,还没等坐下就被父亲的人请了过来,月儿也只是听到父亲说的话才知道原来昨日的事情已经传到府里了。”上官月儿的神情一派理智又哪里看得出有半分的惶恐,上官敬炎的那一口气堵在心口不知道从哪里纾解开来。

“你在醉玲珑里说的你也算醉玲珑里的东家,此事可当真?”上官敬炎一想到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女儿完全的失去了掌控,心里就一阵慌乱,只不过是从上官家出去一年,就拥有了一个隐蔽的作坊,一栋精致的宅子,还有名声响到了京城的上官记面馆和上官记杂货铺。

当底下的官员来拜访的时候,送来的礼品是出自上官记杂货铺的时候,他不知道自己当时是什么心情,那官员不停的说这些东西有多难得,可上官敬炎却完全没有办法说出这些东西就是出自他上官府嫡小姐之手。

不仅仅是因为上官月儿已经是他不得已捡起来的弃子,更因为水云王朝里君子远庖厨的思想贯穿之透彻,而他,更是那些学子们的代表。

承认这是上官家人的手笔,不仅会让上官月儿更加的受人瞩目,而且还会给他的名声受到影响,最重要的一点,他能感受到上官月儿对他并没有家人之间的情感,甚至有时候连最起码的对父亲的尊重都没有,这样的女儿一旦脱颖而出,很容易反噬自己。

可千算万算没有想到,这枚弃子不单单已经暗地里声名鹊起,还是第一皇商夜家旗下醉玲珑的东家之一,更有皇上亲封的永安县主之位。

朝中官僚对他不停地恭喜奉承,可谁能知道他心中的苦,这个女儿没办法公布于众,偏偏二皇子听了皇上册封的消息之后打消了之前要将上官月儿嫁给武将做妾的想法,反倒是生了将她嫁给户部尚书独子为正妻的念头,上官敬炎不敢应下也不敢拒绝,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可这才没几天,这丫头就跑去出入了二皇子的眼。

如今,二皇子正缺银子的来源,知道那女子是醉玲珑的东家便动起了心思,想要自己纳妾,可他又怎么放心将这样的女儿放在二皇子身边误了自己前程,尤其是上官清才是他想要捧着的二皇子的正妃。

上官月儿和上官清必定两厢不容,而现在的上官清早就已经不是上官月儿的对手了!

上官敬炎的表情不断的变化,纠结的样子看的上官月儿都有些不忍直视,只是点了点头,“回府没多久,我记得我说过当初没办法活下去的时候与醉玲珑做了一笔交易,父亲不记得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