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98章 歪心思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75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上官敬炎仔细的想了想,当初知道上官月儿的作坊和面馆的时候,想要归为上官家的产业逼问上官月儿,当时她的确说过没有动用上官清的银子,而是与醉玲珑做了一笔交易从而有了银子活下来,原来这些都是自己因为注意别的事情给忽略掉了。“那笔交易就让你当上了醉玲珑的东家?”

“自然不是,只是后来承蒙夜大哥看得起有了这东家一说。”上官月儿一脸的淡然。

上官敬炎此刻心塞的已经说不出话来,问题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可他就是高兴不起来,反而心情越来越沉重。

上官月儿见他一直不开口便问道:“父亲可还有其他的事情?”

夜家家主是什么样的人,整个水云王朝上下都知道,上官月儿喊他夜大哥,这简直就没法想象,上官敬炎需要时间来消化这些消息,他挥了挥手,“为父这边暂时没什么事了,倒是你,这些天没什么事就不要出门了。”

还没等上官月儿开口,上官敬炎又补充道:“想要出门就隐蔽点,昨儿个你和紫上官被人盯上了,这你不用操心,为父来解决。”

“父亲能为月儿安慰着想,月儿很感激。”上官月儿倒是知道上官敬炎为什么改口,估计是怕自己宅在家里闹腾小库房的事情吧,只不过出门又怕她被二皇子的人发现了,说出的话这才极端的矛盾。

上官月儿从书房出去后,芜娘就连忙迎上前来,见上官月儿面色如初便也知道她并未受什么气,便放下心来。

几人回了海棠院,上官月儿继续忙着琢磨楚非离宴会的事情,“朱雀,二愣子和赵大娘明儿个能到吗?”

“之前让人带话回去的时候就让他们不停歇的赶来,按着时间今儿夜里就能到雅舍那边去。”

“嗯,那就好。”上官月儿顿时觉得轻松了不少,二愣子这几个月在青城锻炼的差不多了,人自己也好学,据说请了一个私塾先生跟着识字了,这样更省事了。

上官月儿又想了一些菜谱和点子,整理一会儿熄了灯便上塌去睡了,迷迷糊糊间似乎有人在抚摸着自己的脸颊,那人的气息很熟悉,让她从心里警惕不起来,上官月儿伸手去拍了拍,然后又翻了个身睡去。

楚非离看着自己被她压在脸颊下的手薄唇微微弯起弧度,等上官月儿睡着后才轻轻的从她脸颊下边抽出来,这些天的情况青龙都有向他汇报,她为了这一次的宴会有多用心楚非离也能感受得到,这是第一次,一个人纯粹的为他庆生辰。

以前不是没有人操持过,可这一切都是为了另外一个男人,用他来博取另外一个男人多看几眼。

楚非离看着上官月儿恬静的睡脸,又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第二日,上官月儿起来的时候有些恍恍惚惚,昨晚上是她在做梦还是真的有人来过?真要是有人,青龙和朱雀不可能没发觉的吧。

上官月儿拍了拍脸,起床穿衣洗漱,收拾妥帖后便准备去雅舍那边,老夫人最近没什么心思看见上官月儿,便下了令免了早上的请安,上官月儿简直是求之不得,不到万不得已她才是最不情愿看这一大家子勾心斗角藏着刀子你来我往。

宴会的日子越来越近,要准备的东西还很多,二愣子过来了,她心里的谱也多了些。

“听说昨儿夜里,老爷歇在了柳园。”紫上官替上官月儿插上一只玉簪,嘴里还不忘这两天的八卦。

上官月儿回过头来瞅她,“你总跟在我身边,在府里的时候也不多,怎的就你耳朵这么灵敏什么消息都能听得到。”

“小姐不知,紫上官看着就是那种没心没肺的,所以这宅子里的下人大多都不对她防备,什么都敢说,这一来二去的,紫上官可不就什么都知道了。”芜娘在一边笑着说道。

紫上官噘着嘴瞪了芜娘一眼,“什么叫没心没肺嘛,他们硬要在我边上说,我这耳朵不听也不行啊。”

一屋子里的人都笑了起来,芜娘倒是说道:“柳姨娘这一复宠,府里估计又不消停了。”

“她们闹是她们的事情,我们只要守着咱们海棠院过日子就成了。”上官月儿伸手去点了点刚带好的耳坠子,正红色的小珠子荡漾着,将她的皮肤衬得越发的白皙。

芜娘想了想,总觉得上官月儿应该待在府里好好的做做大小姐该做的事情,可想到如今的小姐的性格,便将心里的话一直压在了心底。

上官月儿带着紫上官和朱雀出门了,只不过这一次换了平常用的马车,做了上官府里的普通马车,紫上官也装扮成了一个小厮,朱雀没有露过面所以也不需要做什么改变,紫上官和朱雀两人坐在马车外边赶着车。

从上官府侧门出府之后甩掉了上官敬炎安排的暗卫,直奔雅舍而去。

上官敬炎下完早朝回府听到暗卫的答复火冒三丈,这已经是多少次了,每次都只能在京城主道上守着,等同于无用功,上官月儿她去了哪里,去做什么,总觉得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这样的不可控制的恐惧感越发的深厚,压得上官敬炎有些喘不过气来。

“老爷,林姨娘过来了。”管家在门口禀告着。

上官敬炎就像是那满腔的淤塞找到了疏泄口一般忙说道:“让她进来。”

林姨娘原本是听说了柳园的那位终于不再拒绝老爷了,昨晚上柳园那边的灯火几乎是彻夜未灭,她也几近一夜未睡,这些天她想着来见上官敬炎,请他去芍药居,可一想到上官敬炎对着柳氏的那副热络劲心里就有着一股子气,这一年的生活将她的心性养的完全受不了低声下气的行为了。

可这一夜,她还是想通透了,对与上官敬炎,不要希望他有什么情,在上官府,上官敬炎考虑的只是自己舒不舒坦,以前他宠着秋姨娘她倒觉得还不足为惧,可眼下,柳姨娘比她年轻漂亮,还生下了一对龙凤胎,那两个孩子养在老夫人的名下,这让她不得不后怕。

所以她来了,带着上官敬炎最喜爱的点心来的。

管家过来请她进去的时候,她长出了一口气,换上了最热情的笑容拎着食盒款款走了进去。

上官敬炎正烦闷无比,看着林姨娘款款的走来,一袭桃红色的衣衫将她浑然天成的妩媚衬托到了极致,那一双白皙的手将深色的食盒揭开,一股子食物的清香扑鼻而来,心中的烦闷不由得消散了几分。

这些年似乎已经形成了一种习惯,只要心里有什么烦恼,林姨娘是他最好的倾听者。

“老爷,妾身听闻老爷这几日比较操劳,特意亲手做了老爷最爱的点心过来给老爷尝尝,厨房里也已经吩咐了给老爷熬上了人参汤,一会儿熬好了就有人送过来。”

“还是你贴心。”上官敬炎握住林姨娘的手深情款款的看着她。

林姨娘有些娇羞的微微低下头去,“老爷是妾身的天,妾身自然事事都为着老爷着想。”

“难为你了。”上官敬炎顺势将她一牵,林姨娘便半坐在上官敬炎的腿上,“妾身见老爷愁眉不展,不知道有什么事能让老爷烦心至此,妾身愿意替老爷分担。”

上官敬炎酝酿了半天,也不知道从何说起,林姨娘在一边兀自的猜测,毕竟昨儿个可是听说老爷单独的将上官月儿叫到书房说了些什么,这可是头一次上官月儿的事情老也没有同她商量。“可是大小姐又惹老爷生气了?”

“她要是有清儿那般让我省心就好了。”上官敬炎顺势就说了起来,“二皇子那边之前说好的那桩婚事因为皇上突然的赐封改了主意了,二皇子想要将她许配给户部尚书的独子为妻,可上官月儿的婚事圣上亲口说了能自己做主,这件事未免有些太难促成了。”

林姨娘却是说道:“可她如今清白全无还曾有过子嗣,这样的底子嫁到户部尚书家去为正妻能行吗?二皇子知道上官月儿的那件事吗?”

“你糊涂啊,这件事怎么能跟二皇子讲,这样二皇子要怎么看清儿,以后清儿又怎么与二皇子比肩站在那至高之位上面。”上官敬炎眉头蹙的更深,“上官月儿如今的身份你我都奈何不了她了。”

“老爷又何必妄自菲薄,老爷再怎么样也是她的父亲,她也不过是得了县主的赐封,只有一个封号,没有封地,也没什么实际性的用处,左右不过有个作坊和面馆,只要说出去,外边的人总不都以为是上官家的产业,到时候她出嫁总不可能连那些都带到夫家去。”林姨娘早就知道上官敬炎如今是不敢动上官月儿了,可现在不动,以后等上官月儿翅膀硬了可就更加的动不了了。

上官敬炎倒是明亮了一些,林姨娘说的也是,只要宣传出去那作坊和面馆是他上官家开的,又有谁会不相信,到时候上官月儿名下的这几个产业就是他上官府的了。毕竟未婚女子出面经营产业基本上都是家里安排的,这产业能到上官府名下,那点子名声也能周旋的住,女儿经营跟他自己经营又是两码子事了。想到这里,他不得不说林姨娘才是他的福星。“面馆和作坊可以周旋一二,可你是不知道,她还有其他的身份,就算少了面馆和作坊对她也造不成任何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