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00章 小聪明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316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我没有推她。”

 梁浅茵皱眉,分辩了句。

 已经有佣人去打急救电话了,祝玉婷哭着摇头,“阿姨,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的,都是我不好,我不该听大嫂的话,去楼上和她谈判的。”

 周玉芬一脸怒容,“她什么都不懂,你她谈判什么?”

 “我和大哥的公司有合作,大嫂心里不舒服,几次三番……”

 祝玉婷哭的伤心,话说一半,又惧怕的望了眼楼上的梁浅茵,闭口不言了。

 厉维瞬间怒笑,瞪着厉远冥,“你最好给我个解释!”

 “你想要什么解释?”

 厉远冥面无表情的越过他,上楼去扶了梁浅茵,眸色里才有点点暖光,“你没受伤吧?”

 “没有,”梁浅茵看看他,心头忽就暖了,“你相信我吗?”

 厉远冥刚要点头,厉老爷子已经不悦的沉了脸,“玉婷怎么说也是厉远冥的合作伙伴,他宠着你,我也不说什么,但你出手伤人,就是你的不对。”

 虽然没点名,但谁都知道老爷子在说谁。

 梁浅茵脸色难堪起来,咬了唇,低低道:“爷爷,不是我推的祝玉婷。”

 “不是你推的,玉婷会无故摔下楼梯?”

 厉老爷子脸色严厉起来,看向厉远冥,“你给我过来!”

 “爷爷,”厉远冥皱眉,并不愿意动脚,厉老爷子瞪了眼睛,“我知道你心疼媳妇,我也希望你有个好归宿,但若是心术不正的女人,我绝不会容她留在你身边!”

 “厉远冥,你早就嘲笑我没娶个好老婆,你以为你娶的老婆就是天下无双?”

 厉忠域满脸冷笑,指指祝玉婷额头上的血迹,“这些鲜血不是假的吧?梁浅茵和祝玉婷的关系怎么样,你应该心知肚明,你自己想想,是祝玉婷自己摔下来的可能性大,还是梁浅茵推下祝玉婷的可能性更大?”

 厉远冥皱眉,打从祝玉婷出现开始,梁浅茵就极为排斥她。

 可梁浅茵又怎么可能会推祝玉婷?

 琥珀色的眸里第一次现了迷茫,梁浅茵一直看着他的脸色,见他若有所思的望着自己,凤眸顿时就现了轻笑,低低道:“厉远冥,你也不相信我?”

 “萤儿,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

 “呵,只是什么?只是觉得我推祝玉婷下楼的可能性更大吧?”

 梁浅茵抬眸,轻轻笑了,“厉远冥,你在怀疑我的人品,怀疑我是你爷爷嘴里那个品行不良的女人,以后会祸害你终生,对吧?”

 “你放心,我不会的,永远都不会害你,是不是很开心?”

 梁浅茵一直在笑,红唇微弯,只是那双凤眸冷冷清清的,并没有任何情绪。

 厉远冥瞬间就皱了眉,“萤儿,别胡说。”

 “我怎么会胡说呢?像我这样蛇蝎心肠的女人,就活该被唾弃。”

 梁浅茵深深的看了眼厉远冥,随即又利落的别开眼神,缓步下楼,径直离开,“祝玉婷,恭喜你,你的小聪明成功了,我甘拜下风。”

 祝玉婷又哭了,“大嫂,我没有怪你的意思,你何必再讽刺我?”

 “演戏过头,就没有意思了。”

 梁浅茵并没有回头,明明走的慢,但也很快就离开了客厅,幽香被风吹散,厉远冥才恍然回神,快步下楼,就要追上去,厉老却面色严厉的喊住了他,“站住!”

 厉远冥皱眉,“爷爷!我回来了再和您说成不成?”

 “不许追,你和她都冷静冷静。”

 厉老脸色沉沉,拦住去徐,厉远冥拧了眉心,面色沉郁的退到客厅里。

 祝玉婷看着他的动作,无声的勾了唇。

 梁浅茵,你是他的心上人又怎么样?有厉家人在,你永远都别想安静的拥有他。

 厉老爷子看着厉远冥,眼中有着心疼,又有严厉,转身上楼,“厉远冥,你跟我上楼,其余的人各回各家,都给我散了。”

 厉维满脸的不快活,“爷爷,玉婷还伤着呢!”

 “她是你女朋友,她受伤了,你不赶紧送她去医院,喊我有什么用?”

 厉老爷子一句话怼过来,没个好脸色,厉维也不敢多话了,悻悻的抱着祝玉婷离开。

 等厉远冥跟着进了书房,厉老爷子才沉声道:“你和浅茵怎么回事?”

 “爷爷指的是什么?”

 “我看的出来,你俩之间的关系并不和谐。”

 厉老皱眉,“浅茵是好,但性子刚烈,做事不留余地,你也适当的压压她的脾气。”

 “爷爷,今晚的事情,我不相信是萤儿动的手,她并非阴险之人。”

 “那你的意思是,祝玉婷故意摔下楼梯,上演苦肉计,让我们去误会梁浅茵?”

 厉老爷子摇摇头,眼里满是失望,“远冥,我一直教你做个冷静自持的人,但你似乎遇上梁浅茵的事情,就失了分寸,你太让我失望了。”

 “爷爷,我没有说祝玉婷的意思,但我也相信梁浅茵的人品,她绝非小人。”

 “够了!”

 厉老爷子沉了脸,“今天你就住在老宅,明天去医院看望祝玉婷,不管怎么说,她都是你的合作伙伴,梁浅茵不懂事,你不能跟着她胡来!”

 厉远冥冷脸,“我不去!”

 “不去?你现在是想和厉忠域一起,想气死我是不是?”

 厉老爷子捂了心口,怒笑起来,“好好好,你们一个两个的,都见不得我松快几天是吧?你不去也行,以后也别再来认我这个爷爷了!”

 “爷爷,梁浅茵才是您的孙媳妇,您为什么要帮着祝玉婷说话?”

 “她们俩都是我的孙媳妇,手心手背都是肉,所以你也别怪我,我只能帮理不帮亲!”

 厉老爷子拄着拐杖起身,颤悠悠的往外走,“你要是认我这个爷爷,就留在老宅,明天去看望祝玉婷,也好好晾晾梁浅茵的脾气,让她收敛下性子。”

 顿了顿,又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手机拿给我。”

 “爷爷!”

 “拿给我!”

 厉老爷子重重顿拐,脸色严厉起来,厉远冥皱眉,怕他气出个好歹,只能递了手机。

 心里却担忧起来,梁浅茵气极回家,不会做什么傻事吧?

 梁浅茵头重脚轻的回到家,勉强支撑着吃了点东西,就倒头睡觉了。

 一直睡到翌日上午,才晃晃悠悠的清醒,想着要去做产检,又强撑着身子爬起来,化了淡妆,看着镜子里气色稍好的人,这才勾唇露了笑容。

 昨天的梁浅茵已经逝去,今天的梁浅茵,又是一个全新的梁浅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