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01章 他不是我的丈夫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248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唇边漾着笑,却在看见手机时,瞳孔还是忍不住狠狠紧缩了下。

 纵然做了无数心理建设,却在看见手机里没有任何电话和短信时,心脏还是倏然泛起尖锐痛楚,一夜过去,他竟然再也没有找过自己?

 曾经的甜言蜜语,都变成了可笑的谎言啊。

 梁浅茵终究还是比不过会耍心计的祝玉婷,厉远冥选择了相信她,自己还能说什么?

 唇角重又扬起笑容,凤眸却是冷冷清清,淡然无波。

 拎了包起身去医院,上午的妇科门诊人挺多,梁浅茵好不容易排到队,医生问过几句,便开了单让她去做b超检查,只是梁浅茵找了几遍,却没找到地方。

 又折回妇科这边,走廊里大多都是身怀六甲的女人,个个身边有丈夫陪伴,脸上皆是洋溢着是幸福笑容,唯独梁浅茵孤孤单单的穿梭其中,引来不少人探究的目光。

 凤眸清冷,扫了眼那些女人,又继续目视前方,拐进了门诊室。

 医生正在给人问诊,梁浅茵便安静的等在了旁边,倒是旁边个小护士发现她的异常,走过来小声问了句:“是有什么问题吗?”

 “你好,我找不到b超室。”

 难得有人主动关心,梁浅茵也礼貌微笑,递了单子给小护士。

 小护士只瞟了眼,便低声道,“你跟我来。”

 梁浅茵欣然点头,跟在小护士身后,小护士引着她进了电梯,才笑道:“b超室在六楼右手边,你做完检查后,再拿着单子过来,医生会给你孕期建议的。”

 “好,谢谢。”

 小护士很热心,梁浅茵也报以微笑。

 按着小护士的指引找到b超室,好在人并不多,很快就轮到她了,拿着检查结果出门,准备去妇科门诊,抬眼却见电梯那边出来两个人,整个人顿时就怔住了。

 刹那间又反应过来,飞快的将检查结果放进了随身包包里。

 唇角漾起笑,就好整以暇的看着逐渐走近的两人。

 一夜不见,厉远冥和祝玉婷的关系竟然亲密到在大庭广众之下就开始调笑打闹?

 不管厉远冥多少次推开祝玉婷,祝玉婷依然坚持不懈的抱着厉远冥的手臂,冲他甜笑撒娇,惹的厉远冥烦了,琥珀色的眸里泛着冰冷流光,她也只当没看见。

 刚出电梯,厉远冥已经压抑不住心底的怒火,“再不松手,别怪我打女人!”

 “远冥,爷爷都叫你来看望我,你怎么还凶人?”

 祝玉婷不怕死的抱着他,脸上带着可怜,远远看着,就好像祝玉婷在冲他撒娇。

 厉远冥眼有愠怒,低声厉斥,“别忘了,你是厉维的女朋友!”

 “那又怎么样?咱们都知道,我喜欢的是你。”

 祝玉婷并不觉得有什么错,依就抱着他不松手,厉远冥皱了眉头,脑子里瞬间有灵光闪过,忽地说道:“昨夜你居然自己滚下楼梯,诬蔑梁浅茵?”

 “你在说什么啊,明明是梁浅茵看我不顺眼,歹毒的想致我于死地。”

 祝玉婷才不会承认,别开了脸,却在看见门口的梁浅茵时,又故意抱紧了厉远冥的手臂,满脸笑容的打招呼,“梁小姐,你也来看病?”

 “嗯,”梁浅茵点头,唇畔漾着清浅笑意,“好巧,祝小姐和厉先生也在。”

 “萤儿,我只是奉爷爷……”

 “梁小姐,你也别生气,爷爷让远冥来看望我,他就来了。”

 祝玉婷打断厉远冥的话,妩媚笑容里藏着得意,冲梁浅茵眨眨眼,“我来做个全身检查,不知道梁小姐检查什么?如果不方便的话,可以让远冥先陪着你。”

 “闭嘴!”

 厉远冥瞬间大怒,就要重重甩开祝玉婷,祝玉婷哪肯甘心,暗里使了吃奶的力气抱住他,面上却冲梁浅茵笑的甜蜜如花,“梁小姐,需要帮忙吗?”

 “谢谢,我嫌脏,不需要。”

 梁浅茵弯了下唇,清浅笑容里带着嘲弄,“两位搭配起来正合适,不用再祸害别人。”

 说着也不再看两人,转身就走向电梯,厉远冥急了,“萤儿,你听我解释!”

 “远冥,我头疼,你不能走!”

 “滚!”

 若不是仅存的理智提示他保持修养,厉远冥早就一耳光扇到她脸上了。

 赶在电梯关门的最后一刻冲进去,着急跟她解释,电梯里却站着不少人,只能生生忍下解释,跟着她下到二楼,这才在走廊里拉住她,“萤儿,你听我解释!”

 “厉先生,你抓疼我了。”

 梁浅茵抿唇,凤眸淡淡的看着厉远冥,清冷而又疏离。

 厉远冥怔了下,“萤儿?”

 “厉先生,你的称呼太过亲昵,建议你不要用在我身上,以免产生不必要的误会。”

 梁浅茵勾了下唇,看看被他抓住的手,厉远冥微怔,下意识的松开了手。

 而梁浅茵也不含糊,走到洗手间,就在外边的洗手池拼命的洗手,看那架势,恨不能搓下层皮才好。

 厉远冥看了两眼,声音忽就暗哑下来,“萤儿,你嫌我脏?”

 “忘了告诉厉先生,我这个人有洁癖,我的东西被别人碰过了,我就不要了。”

 梁浅茵扬唇微笑,只是凤眸依旧冷冷清清,笑意并不及眼底。

 “我和祝玉婷,并没有任何关系。”

 琥珀色的眸里缀了痛苦,望着镜里笑容清冷的梁浅茵,梁浅茵笑了起来,凤眸从镜里看看他,又回过身来,不无讽刺道:“难道厉先生觉得,我的眼睛瞎了?”

 他若真和祝玉婷没有关系,又怎么会拉拉扯扯的出现在医院?

 摇摇头,淡了声音:“厉先生还是离我远点,我这人脾气不好,免得吵架。”

 “吵架?小姐,你刚刚怀孕,情绪不能激动。”

 突兀的一句话插进来,却是方才送梁浅茵去电梯的那位小护士恰巧从洗手间出来,不赞同的看着厉远冥,“你这位先生怎么回事?女人孕期很辛苦的,你怎么还不知道体谅?”

 厉远冥都懵了,“孕期?你是说,她怀孕了?”

 “当然,哎,我说你怎么回事?怎么老婆怀孕了,你居然不知道?”

 小护士满脸责怪,颇为气愤,“有你这样不称职的老公,难怪这位小姐独自来医院孕检。”

 “你错怪他了,他并不是我的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