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02章 告你骚扰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345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梁浅茵凤眸含笑,淡淡的解释了句。

 小护士诧异的看了眼两人,郎才女貌,明明很登对的一对璧人,而且她刚才也听清楚了,男人对这位小姐挺上心的啊?

 不过人家女生都解释了,小护士也没再说什么,只是叮嘱她孕期多注意休息,保持心情开朗,便也就离开了。

 人一走,厉远冥惊喜的就去抓梁浅茵的手,“萤儿,你既然怀孕了,为什么不肯告诉我?”

 “有必要吗?我可不想我的孩子,和别的女人的孩子分享父亲。”

 梁浅茵避开他的手,面色冷淡,又隐有警告,“厉先生,我的孩子和你没有任何关系,麻烦你对我保持安全距离,否则别怪我告你骚扰。”

 “萤儿,那也是我的孩子,咱们共同努力了那么久,你怎么能否认我的存在!”

 厉远冥急了,拦住她的去徐,梁浅茵冷笑了声,随即大喊,“来人……唔……!”

 刚喊出口,厉远冥已经捂住了她的嘴,琥珀色的眸里满是无奈,“萤儿,咱们回去好好谈行吗?只要你肯听我解释,你让我干什么都行,好不好?”

 梁浅茵被他捂的说不出话,但凤眸里盛满怒笑,连连摇头。

 门外,跟着寻过来的祝玉婷听见两人的对话,眼神阴冷下来。

 没想到梁浅茵这个小贱人,居然怀孕了?

 厉远冥本就对她死心塌地,若是再有孩子,那自己哪还有可趁之机?

 眼珠子几转,立即退到拐角处,打了电话,没半分钟又很快寻到洗手间,故作诧异的看着依然在僵持的两人,“远冥,梁小姐,你们在做什么?”

 “滚!”

 厉远冥本就喜怒交杂,又颇为无奈,看见祝玉婷,顿时就火上浇油,但祝玉婷手里的手机却突然传来了厉斥,“厉远冥,接电话!”

 是厉老爷子的声音。

 厉远冥瞬间皱眉,但又极快的道:“爷爷,我改天再向您解释!”

 “你马上接电话,我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谈!”

 手机里传出厉老爷子喘着粗气的声音,似乎情绪很不好,老管家在旁边惊叫,“老爷!”

 祝玉婷眼珠子几转,故意说道:“爷爷,您别担心,就是梁小姐似乎又和远冥吵架了,远冥这会儿忙着哄梁小姐,等他忙完了,自然就会回来的。”

 “好好好,我吩咐他的事情他不办,安慰女人倒是积极的很!”

 厉老爷子喜欢孙媳妇不假,但也同样讨厌耍脾气的女人,一听祝玉婷的话,顿时就怒火大炽,“厉远冥,你马上去公司,我在二十分钟内没见到你,你就不用来了!”

 “爷爷,我现在有事,真的去不了。”

 梁浅茵怀了身孕,却不再想认自己这个丈夫,厉远冥怎么想都觉得不是个滋味。

 祝玉婷把手机递过来,示意他自己接听,厉远冥下意识的接过去,准备先跟老爷子报喜,无论如何,先把今天缓过去,等他安抚好梁浅茵的情绪后再说其他的事。

 他去接电话,梁浅茵就趁机退开两步,转身就走。

 “萤儿!”

 厉远冥没来得及说话,只好又追上去。

 刚巧梁浅茵进电梯,门就关上了,厉远冥又急又怒,转而疾步冲向楼梯,但等他追到医院外面,梁浅茵刚好又上了出租车,他想追也来不及。

 勉强压抑着怒火,转身往停车场走,“爷爷,您到底有什么急事?”

 “什么急事?厉远冥,你这么惯着梁浅茵的脾气,她迟早会爬到你头顶上撒野的!”

 “爷爷,她是我媳妇,我惯着她有什么问题?”

 厉远冥已经弄不懂老爷子的态度了,声音里难免带了愠怒,“您是喜爱祝玉婷,继而觉得梁浅茵哪哪都不顺眼吗?但梁浅茵又何曾做过什么,惹您生气?”

 “你这是在斥责我?”

 厉老爷子伤心又失望的声音传过来,“我对梁浅茵没有不满意,但她的脾气太过骄纵,和祝玉婷初次见面,就敢把她推下楼梯,这样有心思歹毒的女人,就不应该留在你身边!”

 “我说了,是祝玉婷演了一出苦肉计,自己摔下去的,不是梁浅茵推的她!”

 “我看你就是中了梁浅茵的迷魂汤!”

 厉老爷子气的直喘粗气,旁边夹杂着老管家担忧焦急的声音,“衡少爷,求您别再和老爷吵架了,再吵下去,他的身体就要扛不住了!”

 “你别和他说,我死了正好如他的意!”

 “爷爷!”

 厉远冥拧了眉心,怒火难忍,又拿他没办法,“我去追梁浅茵,您自己好好休息!”

 “我要是二十分钟内见不你,你就等着给我办丧事!”

 厉老爷子也是发了狠话,直接把厉远冥给气笑了,“您嘴里那个恶毒的孙媳妇,您觉得看不上眼的女人,她知道我有不育后遗症,但从来都没有说过什么,而是想尽办法的试药,好不容易盼来了孩子,今天来医院孕检,您倒好,直接把她气走了?”

 “爷爷,您被祝玉婷欺骗了眼睛,我不怪您,但梁浅茵是我的妻子,麻烦您尊重她!”

 说到后头,厉远冥都忍不住提高了声音,满心替梁浅茵愤怒。

 又觉得有些许悲哀。

 若不是爷爷的阻挠,他自己的迟疑,她怎么会连怀孕了都不敢告诉自己?

 想到这半年来她换着花样的熬药膳,炖补药,为了怀上孩子几乎费尽了心思,琥珀色的眸子里就隐隐泛红,他昨夜若是坚定的回家,结局是否就不一样?

 手机那端陷入了沉默,厉远冥也直接挂断了电话。

 刚到地下停车场,祝玉婷也匆匆追了上来,厉远冥将手机扔给她,脸色冰冷,“再敢招惹梁浅茵,我不介意拆了祝氏。”

 “远冥……厉总,我真的没有惹梁小姐,是她嫉妒心太甚,动手推的我。”

 祝玉婷本还想撒娇的,但看厉远冥那双漂亮的琥珀色眼睛毫无感情的盯着自己,下意识的就改了口,不敢再靠近他。

 厉远冥听的好笑,“我的妻子,我会不清楚?”

 但瞬间笑意一敛,眸里浮了寒霜,“再有下次,我就让你生不如死,给梁浅茵赔罪。”

 “厉总,你……”

 “滚!”

 厉远冥面无表情,径直上车离开了。

 他得赶紧去追梁浅茵,他的妻,他的挚爱,怎么能让她受委屈?

 祝玉婷看着跑车像是道流光划过,疾驰离开,眼里顿时就现了怨毒。

 梁浅茵有什么好的,值得他如此费心?

 就算怀孕了又怎么样?自己要她死,她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