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03章 失踪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243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厉远冥记不清闯了多少红灯,匆匆赶回家时,家里却一室冷寂。

 客厅的茶几上摆着份离婚协议书,已经签好了字,而房里的必需品也已经被收走,显示着她之前曾经来过这里。

 眼神落到梳妆台旁边摆着的营养品上面,心口倏然浮起尖锐痛楚。

 他究竟有是多粗心大意,有多久没注意她的状态,才会连如此明显的东西都看不见?

 大概觉得她永远逃不脱自己的手掌心,才会肆无忌惮的让她伤心吧?

 琥珀色的眸里一片猩红,恼极了自己。

 转身大步出门,飞快的找到别墅那边,别墅冷冷清清的,并没有人影。

 未作停留,又去了梁家别墅,梁雯雯最近无事,就窝在家里刷剧,看见厉远冥突然找上门来,眼里顿时就闪了惊喜,“厉总,你来看我的吗?”

 “白日作梦,不利于身体健康。”

 厉远冥面无表情,冷冷怼回去,看了眼客厅,并不见梁浅茵。

 皱了眉,“梁浅茵没有回来?”

 “没有,”梁雯雯悻悻的坐回去,但转眼又暗喜起来,故作关心的问了句,“梁浅茵和你向来焦不离孟,你们吵架了?”

 “如果她回来了,打电话通知我。”

 厉远冥懒得和她废话,说完就走,连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给她。

 梁雯雯气的捶沙发,什么人啊,一年来不了两趟,来了居然就只问梁浅茵的下落?

 最好梁浅茵死在外头,让他永远都找不着!

 能找的地方都找过了,并不见梁浅茵,厉远冥抱着希望去了老宅,老爷子呆坐在客厅里,看见他回来,这才回过神,脸色愧疚的伸手将他的手机还了回去。

 厉远冥也没说话,拿过手机就给梁浅茵打电话,却见方才有电话拨给她,瞬间就抬了头,失望的看着厉老爷子,“爷爷,您又骂她了?”

 “我只是想叫她回老宅好好谈谈,但她说不必了……”

 厉老爷子的脸色又苍凉了几分,都不忍将梁浅茵的原话说出口,只是沉沉叹气,“她的脾气太刚烈了,你心里要有准备。”

 “还准备什么?她都已经签了离婚协议书。”

 厉远冥忽就笑了起来,眸中一片凄凉,“她是我挚爱的女人,却因为那些莫须有的误会,怀着孩子离我而去,爷爷,我怎么办?您说我该怎么办?”

 厉老爷子叹气,“我只是想压压她的脾气……”

 “她有什么脾气可压?明明就是她受了委屈,为什么受压迫的还是她!”

 厉远冥心中有怒气,但看厉老爷子低落失神的模样,也不忍再说他什么,拿着手机梁然起身,“我去找她,您自己好好休息吧。”

 身后无人应声,唯有一声低沉叹息。

 厉远冥回到车上,立即就给徐景痕打了电话,“云染在哪里?”

 徐景痕惊的不轻,“远哥,云染又招惹你了?”

 “我问你,云染在哪里!”

 厉远冥已经快要压抑不住怒气,徐景痕一个激灵,又连忙摇头,“那晚宴会上吵过架之后,云染就没再和我联系,今天应该是在拍外景戏。”

 “我马上来你公司,你带我去找她。”

 厉远冥的话简单利落,带着已经快要压抑不住的浓浓怒意。

 徐景痕挂断电话,也不敢怠慢,飞快的下了楼,只是心里又不禁嘀咕起来,云染这家伙也太能惹事了吧,等会儿还不知道要怎么给她善后。

 厉远冥来的极快,徐景痕看他脸色阴沉的能捏出水来的模样,也不敢多话。

 只是看他在市区都已经飙到了两百码以上,又禁不住咽了下口水,小心翼翼的道:“那什么,远哥,咱们能降点儿速吗?”

 他虽然也挺喜欢飙车时的刺激,但白天在市区飙到两百码以上,那是疯了吗?

 厉远冥薄唇紧抿,只微微冷哼,并没有任何表示。

 徐景痕风中凌乱了,也不敢再说他,只默默的抓紧了扶手,欲哭无泪。

 云染那家伙到底怎么得罪这位大哥了?

 要是自己有个万一,岂不忒冤?

 好在一徐平安,赶到西郊的外景拍摄场地,徐景痕已经冷汗淋漓,下车时腿都软了。

 厉远冥瞟了他一眼,自己大步去问人了,徐景痕欲哭无泪的跟在他身后,他老大跟个没事人似的,也不管管这些人还有没气儿?

 云染正在中场休息,一溜烟儿的跑出来,见只有厉远冥和徐景痕,顿时就沉了脸色。

 徐景痕猛给她打眼色,她也只当没看见,冷冷道:“你俩来干什么?”

 “梁浅茵有没有来找过你?”

 厉远冥开门见山,把云染问的眯了眼,“她是你的妻子,你来问我?”

 “到底有没有来找过你!”

 没得到答案,厉远冥又隐隐狂躁起来,徐景痕心惊胆战,赶紧扯了下云染,“快回答他!”

 “没有!”

 云染也不是什么好脾气,一把甩开徐景痕,冲厉远冥怒笑,“你把浅茵弄不见了是不是?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不急着找她,跑我这里来,跟我大呼小叫,有什么用!”

 厉远冥不说话,阴沉着脸转身就走。

 徐景痕这才反应过来问题的严重性,赶紧又拉了下云染,“你快打电话问问,看浅茵嫂子在哪里?”

 “我打电话是我的事情,你少碰我!”

 云染嫌恶的站开几步,她看厉远冥不爽,连带着看徐景痕也里外不是人。

 徐景痕尴尬的摸了下鼻子,这个女人,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啊?

 还是从前可爱了许多。

 云染懒得的理他,给梁浅茵拨了电话过去,手机那端却传来关机的提示声。

 恼火的跺了脚,想想又给郑语雪拨了电话,“浅茵找过你没有?”

 “没啊?而且她最近跟失踪了似的,也没跟我联系。”

 郑语雪也很奇怪梁浅茵最近的行踪,云染看她不知情,也就干脆没惊动她。

 厉远冥本还抱了希望,停住脚步,一听梁浅茵也没有找郑语雪,脸色又陡然阴沉下来,整个人冷若冰霜,疾步离开。

 云染也知道事情不同寻常,跟着上了厉远冥的车,“去我家!”

 “哎,你俩等等我啊?”

 跑车就俩位置,他俩走了,自己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