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04章 车祸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337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云染买的小套房在市区,徐程并不远。

 三人几乎前后脚赶到,徐景痕一脸得意,“我的车技还不错吧?”

 “你闭嘴吧!”

 云染横眉怒眼,狠狠瞪他。

 都不看看是什么情况,还敢乱开玩笑?

 徐景痕被瞪的讪讪起来,看厉远冥脸色面沉似水的模样,也不敢多言。

 云染匆匆回家,但门口并不见梁浅茵,又折回去去门口保安,保安摇头,并没有见过有类似于此的女人进过小区。

 这下所有人都失望起来,又满心焦躁,人会去哪里?

 厉远冥眉心紧皱,拿了手机叫许风派人去搜,尤其注意车站机场之类的地方。

 若是梁浅茵离开了青城,茫茫人海,他如何去找?

 厉远冥走了,云染也没心思再去拍戏,恹恹的回家,也没注意到徐景痕还跟在身后。

 进了屋准备关门,这才梁然发现徐景痕,顿时就怒了脸,“滚!”

 “云染,你属狗的啊?逮着我就咬?”

 徐景痕怕她情绪不稳,这才跟上来的,看她开口就骂人,也来了火气,“厉远冥是厉远冥,我是我,你凭什么因为他的事情,而迁怒于我?”

 “凭什么?就凭你们是朋友!”

 云染怒笑,使劲将他往门外推,“一丘之貉,都给我滚!”

 “你疯了是不是?他是他,我是我!”

 徐景痕气极反笑,顺着她的力气重重关上门,一个反转,将她抵在了门板上,“女人,我看你就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了!”

 云染怒笑,“行啊,你来打啊?你打不死我,你就是龟孙!”

 “你!”

 徐景痕气结,恨恨盯着她那张不饶人的红唇,忽就暗了眼眸,狠狠吻上去。

 叫她小嘴儿跟个辣椒末似的,就是欠吻!

 “你放开……呸,混蛋!……”

 客厅里陡然安静,骂人的声音被全数咽了下去。

 感觉到她柔顺下来,徐景痕才放缓了力道,可唇边却尝到了咸涩的味道,猛然睁眼,就见云染怔怔的睁着眼睛,眼里已经泪语婆娑。

 心尖泛了痛,轻轻拥她入怀,“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怀里的人儿没有动静,徐景痕心里苦涩起来,勉强笑笑,“如果你觉得我的接近对你已经造成了伤害,那你放心,我以后不会再如此。”

 “徐景痕,你就是个混蛋……”

 低低的哭骂声,带着难言的伤痛,“你走吧,我说过不会再喜欢你,那就是不喜欢。”

 “可我也说过,我是我,厉远冥是厉远冥,你不能混为一谈!”

 “那又怎么样?爱屋及乌,恨屋也及乌!”

 云染摇头,挣脱他的怀抱,俏丽容颜上布满泪痕,重重打开门,“走!”

 “我看你就是疯了!”

 徐景痕面有愠怒,看云染别开脸,没有反悔的意思,也只能气急败坏的离开。

 谁能有这个女人冥顽不灵?

 生气的回到徐家,徐母和徐景毅正坐在沙发上闲聊。

 徐景痕看见徐景毅,忽又来了精神,“哥,你今天有没有见过浅茵嫂子?”

 “没啊?”

 徐景毅被他问的莫名其妙,“浅茵怎么了?”

 “也没怎么,就是突然找不着她了,”徐景痕也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简单的说了下情况,把徐景毅惊的站了起来,“这个混蛋!”

 “你别激动,这事也不能怪远哥。”

 “还不能怪他?要不是他和祝玉婷传出联姻消息,浅茵怎么会失踪!”

 徐景毅满眼愠怒,急躁的转了两圈,想想又看向徐景痕:“能找的地方都找过了?”

 “嗯,”徐景痕也很无奈,徐母有些不敢肯定的道:“前几日联姻消息出来后,我怕浅茵受了委屈没地儿可去,就把咱家位于幸福花园的房子钥匙给了她,她不会去那里吧?”

 “还有这事?哎哟,那八成就是在那里!”

 徐景痕一下站起来,激动的赶紧又给厉远冥打了电话,头也不回的跑了。

 徐景毅和徐母哪里放心,也赶紧跟了上去。

 幸福花园位于南城,徐景痕堪堪赶到的时候,厉远冥的车也来了。

 琥珀色的眸里冰霜凝结,却又隐隐有着惊喜,看见徐景痕就立即道:“房子在哪?”

 “你还有脸问?厉远冥,你根本就配不上浅茵!”

 徐景毅下车,劈头盖脸就是一句骂,徐母皱眉,“厉远冥,到底怎么回来?”

 厉远冥脸色冰冷,只盯着徐景痕,徐景痕讪笑起来,赶紧打了圆场,指着还在不远处的小区门口,“那什么,咱们先找到浅茵嫂子,再说其他吧?”

 徐景毅怒哼,徐母皱眉,但也没有反驳。

 小区门口围着群人,在那里个个脸有同情的议论着什么,徐景痕凑过去听了两耳,只隐约知道他们在说什么车祸的事情。

 跟着摇摇头,又客气的给门口保安递了烟,笑着打听,“师傅,我想问问,大概一个小时左右,有个身材纤细,长头发的年轻女人来过小区没有?”

 “好像没有吧,”他态度客气,保安也就仔细的回忆了下,旁边忽然有个大娘惊叫起来,“哎哟,之前出车祸的那个女人,不就是你描述的那样?”

 徐景痕听的心惊肉跳,“您没看错?”

 “那这个我也不敢确定,反正是个长头发的年轻女人。”

 大娘摇头,厉远冥就在旁边,瞬间就脸色苍白起来,徐景痕赶紧扶住他,又冲保安急道:“师傅,监控能看见出车祸的地方吗?”

 “是在徐中间出事的,我们这儿的监控根本看不见。”

 保安摇头,又有些可惜的道:“听说那女人神思恍惚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糊里糊涂的走到徐中间,当场就被撞成重伤,救护车来的时候,已经就没气了。”

 厉远冥身子一晃,脸上血色尽褪,整个人摇摇欲坠。

 徐母和徐景毅的脸色也极度难看起来,很快就找到了不远处商家的监控,果见是个形似梁浅茵的身影恍惚的走到了徐中间,又瞬间被车撞飞出去,倒地不起。

 “萤儿!”

 厉远冥悲呼,哇的声吐出口鲜血,一头栽倒下去。

 “远哥,你别吓我啊!”

 徐景痕急了,赶紧将人送到医院,徐母脸色沉痛,“阿星,厉远冥怕是心神受了打击,一时间难以恢复,你赶紧再去打听浅茵的下落,如果真的遭遇不幸,你也要将她领回来。”

 “妈,我知道,”徐景痕声音哑哑的,想哭又哭不出来。

 好端端的人,怎么说没就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