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05章 家破人亡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214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徐母和徐景毅留下来看着医院里的厉远冥,徐景痕通知了厉家的人,又给云染打电话,声音一片悲痛,“云染,浅茵嫂子她,她没了……”

 云染瞬间惊的跳了起来,“没了是几个意思?徐景痕,我胆小,你别吓我!”

 “我去接你,你赶紧下楼。”

 徐景痕摇摇头,声音已经涩痛的快说不出话来。

 赶到云染楼下,云染急的一下窜上车,“徐景痕,你给我把话说清楚!”

 “浅茵嫂子她出了车祸,没了……”

 徐景痕看看鲜活娇俏的云染,忽就别开了眼,肩膀隐隐抽动,再也说不出话来。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肯定是你骗我的!”

 云染失了神,喃喃自语起来,眼泪却不听话的先落了下来,想到和梁浅茵经年来的姐妹情谊,忽就抱着膝,失声痛哭起来。

 “别哭,我们还要带浅茵嫂子回家……”

 她一哭,徐景痕心里越发涩痛,强忍着安慰了两句,又驱车赶往了市里的人民医院。

 当时目击者说是人民医院的急救车带走了人,可赶到那里一问,并没有叫梁浅茵的死者或者伤者,但是之前的车祸,确实有位年轻女人没等到急救,就已经失去了性命。

 徐景痕不信邪的赶到太平间,却被告知死者已经被领走了。

 徐景痕和云染顿时就愣住了,谁会领走梁浅茵?

 想来想去,云染又咬了牙,“去,去梁家!”

 梁雯雯不认识徐景痕,对云染倒是有点印象,开门一看,顿时就冷笑起来,“干什么?”

 云染也不跟她客气,“说,是不是你们偷偷把浅茵给领走了,好挟机要价?”

 “你有毛病吧?梁浅茵是个人,又不是条狗,我怎么领走?”

 梁雯雯不快活的怼回去,但看云染一副狠狠哭过的模样,忽就笑的万分得意,又怨毒,“该不会是被我猜中,梁浅茵死在外头了吧?”

 “你闭嘴!你才死了!”

 云染瞬间大怒,梁雯雯也不和她骂,就得意的笑的直不起腰,梁婶从厨房出来,“哟,找梁浅茵找到我们家来了,这不是死在外头了,又是什么?”

 云染气笑了,“梁婶,浅茵好歹也是你们梁家的人,你说话怎么能如此恶毒?”

 “谁说她是我们梁家的人了?自从她不听话的嫁给厉远冥,梁家就再没有她这个人!”

 梁婶翻了个白眼,又不耐烦的挥手赶人,“去去去,梁浅茵没地我们家,她死在外头就死在外头了,还上我们家来找,也不嫌晦气的啊?”

 “你!”

 云染气的不行,想要怼回去,但梁婶已经重重关了门,把她隔在了外头。

 徐景痕看云染气的想捶门,赶紧拉着她上车,“既然浅茵嫂子没被梁家领走,那应该就是另有其人,咱们先找到人,再来和她们算账。”

 “哼,这种恶毒女人,不会有好报应的!”

 云染生气的瞪了眼梁家大门,难怪浅茵不愿意住在梁家。

 有这样恶毒的婶婶,谁愿意住?

 再兜回医院仔细查问,但医院并没有死者家属的联系方式,也没有照片可提供,等于就是梁浅茵突然出了车祸身亡,又离奇失踪。

 入夜时分,徐景痕和云染才疲惫的回到病房,彼时厉家人都来了,梁老爷子看见徐景痕,顿时就急问道:“有消息了没有?”

 “没找到,”徐景痕看了眼仍在昏迷中的厉远冥,眉头都皱成了死结。

 好好的家庭,突然一死一伤,这换成是谁也受不了啊?

 厉老爷子一下失望起来,脸色黯然的望着厉远冥,徐母低声安慰他:“老爷子,你也别急,厉远冥就是急怒攻心,好好养几天,也就没事了。”

 “他没事了,可浅茵没有了啊……”

 老爷子长长叹气,声音里说不出的萧索,也悔极了自己当时的冲动。

 如果能好好听梁浅茵解释,或者不阻拦厉远冥去找她,是不是就能避免家破人亡的悲剧?

 可怜梁浅茵,还怀着他厉家的重孙儿啊……

 沉重的叹息声飘在病房里,众人都默默的垂了眼皮,没有说话。

 倒是厉维看看心里暗喜,梁浅茵向来和他不对盘,如今死了正好,就没人再管他。

 眼睛几转,故作沉痛的道:“爷爷,梁浅茵突逢变故,咱们也没办法,只能好好的给她立个衣冠冢,大哥这边,您再给他好好说门亲事,让他能早日走出悲痛。”

 “厉维说的没错,父亲,你可不能让厉远冥消沉下去。”

 厉忠域也装模作样的劝说,又朝祝玉婷使了个眼神,让她上前陪老爷子说话。

 祝玉婷心思顿时就活络起来,没了梁浅茵,那厉远冥还不就是她的那碗菜?

 也浑然忘了,她和厉维之间的关系。

 老爷子心里悲痛,也不想搭理他们,只呆呆的望着昏迷的厉远冥。

 祝玉婷眼神闪了闪,走到他身边,低低的道:“爷爷,远冥他心里悲痛,一时半会儿郁结难解,您也别伤心,咱们都多开解他,他总会有放下的那天。”

 厉老爷子没吭声,但却看了她一眼,眼里有着探究。

 祝玉婷心惊,脸上的笑容却越发柔和乖巧,安静的陪着他,不再多言。

 老爷子也只是瞧了两眼,也就收回了眼神。

 云染看他并不排斥祝玉婷,脸色就愤怒起来,“老爷子,浅茵尸骨未寒,您却就迫不及待的要迎祝玉婷进门,您对得起浅茵吗?!”

 “云染!”

 徐景痕皱眉,要拉着她离开,云染却狠狠甩开他开的手,怒笑起来,“你不敢说,我可是敢说的!浅茵嫁给厉远冥,你们厉家没个正式婚礼也就算了,又莫名其妙的弄个联姻出来,我就想问问,你们把浅茵当成什么人了?”

 “你们厉家不把她当人,肆意欺负她,这个账,我替她记住了!”

 徐景痕急的想拽她,“云染,你别胡说!”

 “我什么时候胡说了?联姻的事情你没看见?难道厉远冥给过浅茵光明正大的身份?”

 “你们都是合起伙来欺负浅茵,欺负她善良,欺负她无人可靠!你们都给我记着,欺负老实人,你们都没有好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