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06章 剥夺记忆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256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云染说完就愤怒的摔门而去,呯的一声炸响,把众人都震的面面相觑。

 周玉芬率先反应过来,满脸的不屑,“果然梁浅茵是什么样的女人,就有什么样的朋友,个个嫉妒心重,又像个泼妇,简直不可理喻。”

 “泼妇?不可理喻?厉太太,你怕是没福气拥有女儿,才敢这样说话吧?”

 徐母冷笑起来,眼中一片厉芒,“我若是早知道浅茵被厉家欺负,用不着你嚼舌根,我早就把浅茵领回家,跟你们厉家都老死不相往来!”

 “哟,徐夫人,我说的梁浅茵而已,你在那生什么气?”

 周玉芬也不是善茬,当即就怼了回来,把徐母听的笑了起来,“你大概是不知道,我是看着梁浅茵从小长大的吧?敢欺负她,还害她身亡,从此徐家和厉家,就势不两立!”

 徐景痕头疼不已,“妈,您别冲动!”

 “什么别冲动?厉家把浅茵害死了,你还想帮厉家说话?”

 徐母火气上来,连徐景痕一起骂,“你要觉得厉家好,你就给厉家当儿子去,别喊我!”

 “妈,我不是那个意思……”

 徐景痕无奈起来,想让徐景毅劝劝母亲,徐景毅却先冷笑起来,“妈说的对,厉家害了浅茵,那徐家和厉家就没有情分可言,你自己好自为之!”

 “哎,你怎么也……”

 徐景痕一脸郁闷,但徐景毅不等他说完,已经扶着徐母走了。

 他早就觉得厉远冥不适合梁浅茵,也屡次想叫徐景痕帮忙,让梁浅茵认清事实,从而离开厉远冥,但徐景痕总说他们小两口恩爱,叫自己别拆墙角。

 好,他不拆墙角了,但这就是所谓的恩爱?

 若不是厉远冥昏迷了,自己非得揍死他不可!

 他俩都走了,剩下的都是厉家人,徐景痕也只能跟着徐母先走。

 到了车里,徐母才幽幽开口,“阿星,我忽然觉得,云染那姑娘不错,你好好珍惜。”

 徐景痕郁闷了,什么不错,是觉得云染够泼辣,敢为了梁浅茵怼厉家人吧?

 这一点,云染倒是和自个儿母亲极为相似。

 也没说云染如今并不待见他,只点了头,眼神有些失落起来。

 梁浅茵没了,以云染的性格,他们之间,哪还有可能?

 不过梁浅茵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这其中是不是还有什么古怪没查出来?

 ……

 厉远冥派了许风一直坚持查找梁浅茵的下落,但一个星期过去了,半个月也静悄悄的划过,再到一个月,都始终没有梁浅茵的任何消息。

 徐景痕也开始怀疑,究竟是有人把梁浅茵的遗体藏了起来,还是她自己躲起来了?

 心下怀疑,也开始全力追查此事,而厉远冥昏迷三天才清醒,自醒过来后就性情大变,也不知是得了抑郁症还是自闭症,整天整天的不说话,也不再打理公司。

 偌大的厉氏和典斯,如今就靠徐景痕和许风带着助理们撑起来了。

 徐景痕已经形成了习惯,每天上午都去别墅看看厉远冥,看他一如昨日的坐在院子里,眼睛直愣愣的盯着虚空,连眼珠子都不眨,就忍不住直叹气。

 拿了文件坐在他身边,无奈摇头,“远哥,你看我为了你的事情,都愁白了头发,你就不能早点清醒过来,把这个烂摊子接走吗?”

 “你说你,老是这么消沉也不是办法啊?”

 一声接一声的叹气,简直有道不完的忧伤,祝玉婷端了热茶出来,摇头笑道:“景痕,这段时间也多亏了你,不然厉氏和典斯还不知道怎么撑下去。”

 徐景痕眼神冷了几分,没有答她的话。

 看她对别墅熟稔的样,眼中隐有不悦,“这是远哥和浅茵嫂子的家,你没事少来。”

 “我是奉爷爷的令,过来照厉远冥的。”

 祝玉婷也不生气,只是脸上多了些许伤感:“浅茵突逢祸事,我们也很痛心,但逝者已逝,活着的人还要继续活下去,你说对不对?”

 不等徐景痕说话,又微笑道:“你是远冥的好兄弟,也知道远冥和梁小姐感情深厚,但你也不希望,远冥一辈子都活在缅怀梁小姐的深渊里吧?”

 “话是这样没错,但浅茵嫂子尸骨未寒,你现在就贴上来,吃相未免太难看。”

 徐景痕脸有不悦,摆明了对她的不喜,祝玉婷笑笑,“不管你怎么想,远冥身边总要有女人来照厉他的,既然有需求,那为什么不能是我?”

 顿了顿,又道:“而且我和爷爷都已经商量好了,今天下午带他去看心理医生。”

 徐景痕赫然沉脸,“你想做什么?”

 “你说呢?”

 祝玉婷笑了起来,妩媚的眼里闪着动人光芒,“既然梁浅茵已经尘归尘,土归土,那为什么还要让远冥一直记着她的存在,永远都不快乐?”

 “你这样是剥夺他的记忆!”

 “那也比他活在痛苦里要好,你说是吧?”

 祝玉婷敲敲桌子,已经不耐烦和他说下去,刚准备赶人,云染和厉维一前一后的进门,看云染冲厉维怒目而视的模样,在门外就应该没少吵架。

 看见徐景痕也在,云染的怒火顿时就对准了他,“你倒是勤快,天天来打卡?”

 “云染,你别无理取闹行不行?”

 徐景痕一个头两个大,云染隔三岔五的就来别墅闹一场,厉远冥已经陷入了他自己的世界,根本不知情,但他徐景痕的耳朵没聋啊?

 哪受得住她经常吵闹?

 “呵,我无理取闹?浅茵到现在都还没找到,你说我无理取闹?”

 云染怒笑,恨不得一巴掌扇得他找不着北才好。

 眼眸一转,看见祝玉婷就坐在厉远冥身边,想也没想的就拿起茶杯,一杯茶狠狠浇在了她脸上,“贱人!不要脸的三儿!”

 “喂,你怎么回事?”

 祝玉婷被泼了个措手不及,又被骂了,顿时恼怒的看向徐景痕,“管好你的人!”

 “关他屁事?老娘就是看你不爽,你就是个不要脸的小三!”

 云染横眉怒眼,满脸冷笑,祝玉婷气笑了,“你个泼妇,你骂人,你还有理了?”

 “哈哈,我就是骂你了,又怎么样?我下次再在别墅里看见你,不仅骂你,还要拿扫帚把你扫地出门!”

 云染恶狠狠的一瞪眼,“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