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07章 另外一个人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293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你凭什么赶我走?这里又不是你家的别墅!”

 祝玉婷气笑了,这个女人,还真当她是软柿子,想捏就捏啊?

 妩媚的眼里闪了阴冷,又被愤怒所掩盖,“你要再敢撒泼,别怪我报警抓你了!”

 “你报警啊?靠我私闯民宅,还是骂你是小三?”

 “你个泼妇,我撕了你的嘴!”

 “哟,你不是很淑女吗?你继续装淑女,装你的温婉可人啊,骂什么人?”

 云染才不会怕她,叉腰怒笑,“姓祝的我告诉你,这里虽然不是我家的别墅,但却是我姐妹的家,你想抢她的男人,得先问问我同不同意!”

 “我呸!梁浅茵的尸骨都烂了,谁还是她的男人?我看你才恶毒,想让厉远冥打一辈子的光棍!”

 “我靠!你才烂了!看老娘不打死你!”

 云染不管三七二十一,冲进客厅就拿了把扫帚出来,作势要打祝玉婷,祝玉婷吓的惊叫一声,“徐景痕,还不管好你的疯婆娘!”

 “疯婆娘?老娘今天让你看看,什么叫疯婆娘!”

 云染早就恼极了祝玉婷的从中作梗,狠狠一扫帚打在她腿上,“滚!”

 她下足了力气,祝玉婷顿时就疼的跳了起来,看徐景痕和厉维还在那里看戏,使唤不动徐景痕,就把怒火都倾泄在了厉维身上,“没看见我挨打啊?还不赶紧帮忙!”

 “我凭什么要帮你?哪凉快哪待着去。”

 厉维本来对祝玉婷还有点儿意思,但后来梁浅茵出事,祝玉婷一头就扑向了厉远冥怀里,厉维看见她就心里不爽,眼看着云染揍她,就差拍手叫好了,哪还会管她的死活?

 “你!厉维,你就等着我告诉厉伯父吧!”

 祝玉婷气的要死,但看云染又疯了似的一扫把打过来,赶紧跳开,气匆匆的跑了。

 云染在她背后摔了扫把,“再敢来,我打的你妈都不认识你!”

 祝玉婷脚步一顿,瞬间又加脚步跑了。

 只是眼里的怨毒却更沉了几分,等她调教好了厉远冥,还有云染说话的机会?

 徐景痕看祝玉婷吓的落荒而逃,都不禁讪讪的缩了脖子,“小丫头,你也太泼辣了吧?”

 “关你什么事?我又不嫁给你,用不着你管。”

 云染一句话就怼了回去,徐景痕悻悻摸鼻,这丫头的脾气日益暴躁啊?

 厉维笑嘻嘻的,“这脾气我喜欢,嫁给我如何?”

 “滚!”

 简单利落的一个字,代表了云染的暴脾气。

 懒得去看两个男人的脸色,转到神色木然的厉远冥面前,拿手指戳戳他的脸,“厉远冥,你能听的见我说话吗?浅茵她或许没有死,你能不能清醒过来,赶紧去找她?”

 厉远冥眼睛都没有眨动,像个木偶人。

 云染看的头疼,厉维在旁边冷笑,“你这是什么幻想症?梁浅茵要是没死,她能藏到哪里去?你还是乖乖接受现实,别把自己逼出病来了。”

 “要你管?”

 云染瞪了下他,但看厉远冥没个反应,坐了小会儿也就先走了。

 徐景痕如今代为掌管着好几家公司,也是忙的焦头烂额,看过厉远冥之后,也匆匆走了。

 他俩都走了,厉维坐在厉远冥对面,漫不经心的盯着厉远冥笑了,“你只比我早出生一分钟,这些年我都得管你叫大哥,你也向来争气,处处都压我一头。”

 “你为了个女人变成这样,不知道有多少人心痛你的遭遇?老头子日夜茶饭不思,长吁短叹,你说他什么时候如此在意过我?”

 “你说,你要是变成我这样,拈花惹草,不学无术,我是不是就可以不用背骂名了?”

 声音淡淡的,庭院里有风吹过,风一吹,声音就散了。

 厉维盯着厉远冥看了许久,才拿出手机,拨了电话出去,“你还不进来?”

 祝玉婷进来的时候,手里还拿着手机,恼怒的瞪了眼厉维,“你方才不帮我,现在又知道要巴巴的找我回来了?”

 “你朝我凶什么?你那点小伎俩,也就骗骗老头子而已。”

 厉维冷哼,看着祝玉婷的眼神都多了鄙夷,“朝三暮四,水性杨花,厉远冥的大腿好抱吗?”

 “哟,你还骂起我来了?”

 祝玉婷怒笑,“谁叫你自己不争气,不能掌厉氏的大权?”

 “是啊,谁叫我不争气呢?”

 厉维轻轻笑了起来,那张与厉远冥神似的脸上闪了凉薄,冷冷道:“他倒是争气,可他爱你吗?你就是脱光了躺他床上,他也不会多看你一眼。”

 “用不着你管!”

 祝玉婷恼怒起来,“你联系好心理医生没有?”

 “当然,”厉维也不愿意与她多废话,“扶好你眼中最厉害的人,别让他摔了。”

 “厉维,你少嘲讽谁,厉远冥就是比你厉害,你不愿意承认也没办法!”

 “呵,再厉害又怎么样?现在还不是形同木偶?”

 厉维冷笑,率先离开了别墅。

 既然祝玉婷撺掇老爷子,让找个心理医生,忘了梁浅茵,那正好如自己的愿。

 不止要忘了梁浅茵,还得让他变成另外一个人才行。

 ……

 徐景痕忙着公司的事,除了每天上午会去看看厉远冥,其余的时候并不在别墅。

 云染也只是隔三岔五的去别墅看看,戏份一忙的时候,去的就更少了。

 倒是郑语雪工作清闲,经常能去别墅瞧瞧。

 周一去公司打了卡,闲着无事,又转到别墅那边,看着院外的爬墙月季又开了满墙娇艳的花朵,顿时就忍不住叹了气。

 浅茵离开,快年余了吧?

 心下忧伤起来,眼眶红红的,都不忍再进别墅。

 踌躇了会儿,拿出小剪刀,剪了束月季,这才准备进别墅,却忽听别墅里传出女人的娇笑声,瞬间心中一惊,浅茵回来了?

 她早就听徐景痕说过,浅茵很可能没有死,难道是她回来了?

 心下激动起来,加快脚步赶向客厅,却在看见客厅里嬉戏调笑的人时,眼中蕴了愤怒。

 姿色妩媚的女人坐在厉远冥怀里,看见抱着月季花进来的郑语雪,也惊了下,但很快又娇笑起来,“哟,厉总,您还叫了个小妹妹啊?”

 “哪来的小妹妹?”

 厉远冥回头,看见郑语雪,甚为挑剔的摇头,“没胸没屁股,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郑语雪瞬间皱了眉,“厉远冥,你胡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