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08章 生不见人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254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哟,看来真的认识我啊?”

 厉远冥挑眉,那双琥珀色的眸里扬着轻佻的笑,“小妹妹,你认识我不行,赶紧的离开,别来打扰我的好事。”

 孤男寡女,能有什么好事?

 郑语雪气的涨红了脸,“我昨天来的时候你还不说话,今天怎么就找女人了?”

 “昨天?昨天我不也就这样?你这女人挺奇怪的。”

 厉远冥有些不耐烦起来,“抱着你的花赶紧滚,别以为我不打女人,你就可以放肆。”

 “听见没有?厉总叫你滚呢,小、妹、妹。”

 女人故意拖长了声音,着重了最后几个字,又挺了挺傲人的胸。

 她认识厉总又怎么样?人家就不好她那一口。

 “你,厉远冥,你真是气死我了!”

 郑语雪气愤的盯着他,忽又皱了眉,“你不是厉远冥,是厉维假扮的吧?”

 “你提我弟干什么?要找他,就去公司,别来烦我。”

 厉远冥瞪了眼睛,明显的不高兴,但那双琥珀色的眼睛里不见严肃,只有轻浮之色。

 郑语雪也摸不着头脑了,只能先退出别墅,赶紧就给徐景痕打了电话,“徐总,我刚刚来看厉远冥,他怎么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

 “没有吧?昨天不还好好的?”

 徐景痕习惯性的来看厉远冥,闻声就道:“我已经快到别墅了,你等着我。”

 “行,”郑语雪挂断电话,很快就见徐景痕开着车过来了,先就给他提了醒,“厉总性情大变,而且客厅里还有个女人,你自己看着办。”

 “女人?那不会是厉维吧?”

 厉远冥从来没有滥情的习惯,厉维倒是拈花惹草,风流浪荡。

 “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郑语雪跟着徐景痕重又回到客厅,延时女人已经衣衫半敞,露出了胸前大片雪白,而男人埋在她胸前,刚刚发生了什么,不言而喻。

 女人乍一看徐景痕进来,顿时就惊叫了声,急着去推厉远冥,“厉总!”

 “美人儿,你干嘛呢?”

 轻佻浪荡的语气,也听不出是厉远冥的声音,女人急忙掩了衣衫,徐景痕也懒得看她,径直坐到厉远冥对面,面色严肃,“你到底是厉远冥,还是厉维?”

 “徐景痕,你眼睛不好使了?我怎么会是厉维那个不懂情趣的家伙?”

 厉远冥不高兴的推开了女人,“你来干什么?”

 “你别问我干什么,我倒是想问问你,你怎么突然就是拈花惹草了?”

 “什么叫突然?男人喜欢女人,那不是很正常的事情?”

 “可是……”

 徐景痕想问问他是不是忘了梁浅茵,但想想又黯然的闭了嘴,梁浅茵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已经失踪了将近一年,厉远冥身边不可能没有女人。

 摇了头,黯然离去,“你自己高兴就成。”

 郑语雪愣了,跟着他到门外,才急道:“你就不管管他?”

 “怎么管?他是成年人,男欢女爱再正常不过了,我能管的了吗?”

 徐景痕说不清心底是失望还是解脱,摇摇头,大步离开。

 既然厉远冥已经恢复过来,那他也终于可以将厉氏和典斯还回去,好好的松口气了。

 他都这么说了,郑语雪也只能跟着失望的离开。

 梁浅茵失踪后再也没有露面,她也总不能强迫厉远冥永远都不结婚吧?

 没两日,厉氏总裁的花边新闻就开始满天飞。

 什么长腿名模,三流小明星,那是层出不穷,今天不是搂着这,明天就是抱着那,整个青城都知道厉氏总裁消失年余后,突然就变成了花花公子。

 不过这样正好,从前的厉远冥太正经,没有可趁之机。

 如今倒是好,送个美女,就什么都搞定了。

 厉老爷子已经气倒在床,成天哀声叹气,祝玉婷陪在旁边精心侍候,倒是赢了厉老爷子不少好感,就盼望她能收住厉远冥的心,让厉远冥变回从前的模样。

 只可惜厉远冥对祝玉婷并不感兴趣,依然还是绯闻满天飞,换女人比换衣服的速度还快。

 郑语雪性情温和,也不敢去质问厉远冥,只能给云染打电话,“你什么时候回来?”

 “这次的戏比较磨人,大概还要两个月左右。”

 云染去了外地拍戏,天天累成狗,也没时间关注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不过听出她声音里的低落,又还是追问了句,“你怎么了?”

 “不是我怎么了,而是厉远冥突然就性情大变,我也不敢去问他。”

 郑语雪失落的垂下眼眸,“小染,浅茵失踪太久了,你说厉远冥是不是已经忘了她?”

 “不可能吧?厉远冥的反应,咱们也都看见了。”

 梁浅茵失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对厉远冥的打击才是最大的。

 “哎,我也说不清楚,你有时间就看看有关厉远冥的新闻,他现在可是风云人物。”

 郑语雪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干脆不让云染去看。

 这般语焉不详,云染也起了疑惑,挂断电话去搜了下有关厉远冥的新闻,一看之下,顿时大怒,这个混蛋,她才离开青城没两个月,他就已经变了心?

 他肆意的拈花惹草,将浅茵放在何处?

 要知道浅茵只是失踪而已,并不是死亡,他既然恢复了神智,不急着找人,却只想着自己下身的快乐?

 特么的就是个混蛋!

 心里恼怒,就想要去找厉远冥,工作人员却喊了起来,“云染,该你上场了!”

 这部戏的拍摄任务极为紧张,可容不得有谁分神。

 云染无奈,也只能先去赶戏。

 等到晚上,才给许久不曾联系的徐景痕打了电话过去,他那些有些嘈杂,很快又安静下来,传来徐景痕已经沉稳许多的声音,“有事?”

 声音冷静沉稳,并不像从前的徐景痕,云染微愣,才道:“我想问问,厉远冥怎么回事?”

 “他是成年人,很多事情,你我都管不了。”

 徐景痕不是没劝过,但厉远冥根本不听,他也只能撒手。

 如今再看厉远冥,倒是有几分自己从前的模样,也终于明白,那时候厉远冥看自己的眼神,为什么偶尔会有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顿了顿,又轻声道:“他大概是想以这种方式,忘了浅茵嫂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