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09章 薄情郎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369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他若是忘了浅茵,那浅茵怎么办?”

 云染有些激愤,恼怒道:“浅茵只是失踪,他不去找,那浅茵岂不是再没有回来的希望!”

 “怎么没找?许风至今还在四处搜索相关线索,但是希望太渺茫了。”

 时间线拖的太久,梁浅茵能回来的机率就越小。

 徐景痕也不希望如此,但事实就是这样,而电话那边的云染不知道砸了什么,很快又愤怒道:“你当初不是查到那个年轻女人并不是浅茵吗,为什么不告诉厉远冥?”

 “我怎么没说过?但厉远冥根本听不见好吗?”

 那会儿厉远冥整个人都陷进了绝望深渊,强行切断了与这个世界的所有联系。

 他说的嘴皮子都快破了,人家也没给他丁点反应。

 顿了顿,又叹了气,“云染,我知道你心疼梁浅茵,但她失踪太久,回家的希望已经很渺茫了,厉远冥好不容易才恢复神智,咱们就别再刺激他了,行吗?”

 “不行!你不说,我就自己去说!”

 云染暴躁起来,“等我回来,我自己去找厉远冥,当面好好问他!”

 “唉,你这又是何苦?”

 徐景痕叹气,厉远冥好不容易才从深渊里爬出来,又何必再把他推下去?

 想要再说什么,云染已经挂断了电话。

 眼里忽就露了苦笑,这个暴躁丫头,从头到尾都没有问过他的情况,一直都在关心别人的事情。

 大概在她的心里,自己也无足轻重了吧?

 ……

 厉远冥每天的花边层出不穷,都没有过重样儿的,徐景痕看多了,也就免疫了。

 而厉家的人也沉默下来,似乎默认了厉远冥如今的状态。

 只不过祝玉婷渐渐的以厉远冥未婚妻的身份出现在各种场所,虽然厉远冥很少与她亲近,但只要厉家人没有反对,也没人不长眼的跳出来反驳。

 但大家心里多少都有些同情和怜悯。

 就厉远冥现在换女人的速度,祝玉婷就算嫁进厉家,也是独守空房的命啊?

 时间晃的飞快,云染从外地拍戏回来,徐景痕去机场接她,云染也没拒绝,上车就径直道:“厉远冥在哪里,你就带我去哪里!”

 “姑奶奶,小祖宗,咱们别去找厉远冥的麻烦,行不行?”

 徐景痕一听她的话,就一个头两个大,想想又委婉道:“祝玉婷如今是厉远冥的未婚妻,她都没有干涉厉远冥的生活,你还掺和什么?”

 “哈,祝玉婷是厉远冥的未婚妻?浅茵和厉远冥都没有离婚,她算哪门子的未婚妻!”

 云染听见他的话,眼里的怒笑就更浓了几分。

 恼着脸拍了下他的椅背,“你到底去不去?不去我就自己去!”

 “去,我去还不行吗?”

 徐景痕无奈的发动车子,他都怕了这个脾气泼辣的小姑奶奶,发起火简直六亲不认。

 他跟着还能劝劝架,否则不知要闹成什么样。

 下午三点多,正是办公的好时间,街上的车流量并不多。

 徐景痕径直带着云染去了典斯,厉远冥并不在公司,找到厉氏那边,刚到顶楼的走廊里,迎面就看见许风面色严肃的从总裁室里出来,眼里还隐隐有着怒火。

 看见徐景痕和云染,许风才稍缓了脸色,勉强打了招呼,“徐总,云小姐。”

 云染好奇的看着他,“许风,你这是怎么了?”

 “云小姐去总裁室看看,就自然知道我为什么生气了。”

 许风侧开身子,云染往前几步,就见厉远冥坐在办公桌后边,身边左拥右抱,美女环绕,那哪是办公的架势,分明就是在享齐人之福。

 之前她还只是在网站上看到过厉远冥的荒唐,如今瞧见现场版,顿时就压抑不住怒火,狠狠一脚踹开了总裁室的玻璃门,“厉远冥,你特么的就是个混蛋!王八蛋!”

 那一脚连带着怒骂声,简直惊天动地。

 徐景痕汗颜,赶紧跟着走进去,却见旁边的沙发上还坐着祝玉婷。

 眼里闪了诧异,未婚夫当着她的面和别的女人打情骂俏,她倒是沉的住气啊?

 云染自也看见了祝玉婷,只不过懒得理她,只怒盯着厉远冥,“你倒是好福气,在这里享尽了齐人之福,可怜浅茵还生死不明,不知不落!”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那一脚颇有威势,厉远冥倒也没再和几个女人调笑,不耐烦的看了眼云染,眼神又落到她身后的徐景痕身上,“你带来的人,就赶紧带着她滚。”

 “用不着你赶,我话说完了,自然会滚。”

 云染截断厉远冥的话,“我问你,你拈花惹草,对得起梁浅茵吗?”

 厉远冥皱眉,还没来得及说话,沙发上的祝玉婷已经梁然起身,极为恼怒道,“云染,你别得寸进尺!”

 “你闭嘴吧!我和厉远冥说话,没你的事!”

 云染一句话怼回去,明亮的眼睛紧紧盯着厉远冥,“你给我说话!”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厉远冥皱眉,手指不自觉的开始拧眉心,梁浅茵,梁浅茵,这个名字如此熟悉,为什么他却死活想不起来她是谁?

 祝玉婷看他的模样,眼里顿时闪了阴冷,就要上前,徐景痕却冲许风使了个眼神,“先将祝小姐和这几个女人请出去,让云小姐与厉总好好谈话。”

 “徐景痕,你敢!”

 祝玉婷满脸激愤,但许风已经面无表情的走过来,“祝小姐,请。”

 不管她愿不愿意,许风已经强行赶她出了总裁室。

 厉远冥眉头突突的跳,脑子里像针扎似的,传来尖锐疼痛,云染看他一副皱眉苦思的样,顿时冷笑起来,“怎么,你连你的妻子都忘记了?厉远冥,你就是个薄情郎!”

 “你辜负了她对你的深情厚意,你不配做她的丈夫!”

 “不,我没有……”

 厉远冥额上已经冒了冷汗,神色极为痛苦,徐景痕看他不对劲,急忙去拉云染,“你也少说两句,没看见他已经很痛苦了吗?”

 “痛苦?他一点点痛苦都受不住,那浅茵怎么办?”

 云染怒笑,“厉远冥,你口口声声最爱的就是浅茵,但浅茵失踪了,你为什么不去找她?这就是你嘴里所谓的爱情?浅茵就是瞎了眼,才会爱上你这样的男人!”

 “浅茵,浅茵……梁浅茵,萤儿!……”

 厉远冥抱住头,忽地惨叫了声,哇的声吐出口鲜血,陡然昏迷过去。

 徐景痕吓了一跳,“远哥!”

 “还叫什么叫,赶紧送医院去!”

 云染恼火的看着厉远冥,他每次都来昏迷这招,自己还怎么动手揍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