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10章 女人之间的战斗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233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徐景痕打了急救电话,也不敢移动厉远冥。

 外边的祝玉婷看见厉远冥陡然昏迷过去,激动的不停的拍着玻璃门,云染把门打开,却拦住了门口,冷笑道:“祝小姐有事?”

 祝玉婷满脸怒色,“云染,我现在是厉远冥的未婚妻,你给我让开!”

 “哈哈,未婚妻?难道你不知道,厉远冥和梁浅茵并没有离婚?你是故意想当小三呢,还是准备让厉远冥犯重婚罪?”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你马上给我让开!”

 “你不懂也得懂!厉远冥是梁浅茵的男人,不是你这种小三的姘头!”

 云染恼火的吼回去,比嗓门大,谁还不会啊?

 徐景痕站在她背后,满脸汗颜,小丫头从哪里学来的骂词?

 祝玉婷已经气到哆嗦,手指着云染,说不出话来,云染倒是狠狠一巴掌拍在她手背上,“你指什么指?梁浅茵和厉远冥有结婚证,请问你有吗?”

 “我看你是小三当上瘾了吧,明知道人家没离婚,还敢以未婚妻自居?”

 “我呸!真特么的不要脸!”

 一口唾沫啐到祝玉婷脸上,叉腰拦在总裁室门口,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祝玉婷已经气到癫狂了,伸手就要撕云染,云染倒是巴不得她动手,避开她的手,反手又拽住她的头发,狠狠两个耳光过去,“我叫你抢男人!当小三!”

 啪啪两声,旁边那几个女人都听的肉疼。

 祝玉婷都被打懵了,反应过来又疯了似的去拽云染,云染也不跟她客气,拽头发挠脸,胡乱乱咬,两人顿时就扭打成一团了。

 徐景痕都看惊了,女人打架,就是这样式的?

 唯恐云染吃亏,赶紧喊上许风去劝架,“云染,快松开,别打了!”

 “祝小姐,快别打了!”

 两人各拉一个,女人的力气不如男人,云染和祝玉婷很快就被拉开了,双双脸上见血,而云染被拉开的瞬间,狠狠一口咬在祝玉婷手臂上,呜呜咽咽的,“贱人!小三!”

 “啊!疼,疼!……”

 祝玉婷的凄惨叫声划破了整座厉氏大楼,听的人心惊肉跳。

 手里胡乱的去挠云染,云染脸上挨了两下,也没松口,直咬的祝玉婷皮开肉绽,鲜血横流,这才大笑着松开口,“你敢当小三,这就是教训!”

 如今已是初夏,祝玉婷爱漂亮,穿的无袖连衣裙,就见雪白的小手臂上被咬出了深深齿痕,正在汩汩的流着鲜血。

 徐景痕看的眼皮子直跳,赶紧拉开了云染。

 她伤了祝玉婷,那女人指不定会用什么办法来对付她。

 祝玉婷疼的直吸凉气,又怨毒的盯着嘴角染血的云染,“贱人,你给我等着!”

 “怎么,还想打架是吧?那就来啊?”

 云染怒笑,挽了袖子,又想上前找她干架,那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架势,惊的祝玉婷赶紧倒退了几步,“你就是个疯婆娘!”

 “哈哈,疯婆娘就疯婆娘,总比受你这种贱人欺负的好!”

 云染浑不在意,看着走廊那边有医生和护士过来,这才抹了把嘴角的血,赶紧让徐。

 厉远冥很快就被担架抬下去了,云染也跟了上去,临上救护车前,祝玉婷也想上车,云染想也没想的就一脚踹过去,“你滚!”

 祝玉婷大怒,“我凭什么滚?该滚的是你才对!”

 “就凭你是小三,你就该滚!”

 云染面有冷笑,一句话说的那些医护人员都怪异的多看了几眼祝玉婷。

 祝玉婷气的要死,硬生生的挤上了车,“我也受伤了!”

 手臂上被咬的伤口还在流血,同样需要包扎。

 “云染,赶紧先去医院,”眼看云染还想再闹,徐景痕打了圆场,云染看看推车上尚还昏迷不醒的厉远冥,只得恨恨的瞪了眼祝玉婷,别开脸不说话了。

 到了医院,厉远冥很快被推到急救室去了,祝玉婷包扎完伤口过来,看云染还守在急救室门口,而徐景痕不知去向,顿时就冷笑道:“云染,你对厉远冥还真上心啊?”

 云染皱眉,“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觉得你对你闺蜜的老公,也太上心了些。”

 反正无事,祝玉婷就坐在走廊的休息椅上,要笑不笑的道:“知道的以为你是替梁浅茵守住这个家,不知道的,只以为你想趁机接近厉远冥呢。”

 “你放屁!”

 云染怒瞪她,“就知道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哼,你也别忙着骂我,梁浅茵失踪太久,而厉远冥就是块香饽饽,谁不想要?”

 “那是只有你,才有如此龌龊的心思!”

 “我龌龊?厉远冥是个正常男人,就算没有我,也会有其他女人出现。”

 祝玉婷冷哼起来,眼波流转,又笑的妩媚,“既然他身边总要有个女人代替梁浅茵,那什么是别的女人,而不能是我?”

 “我告诉你,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你永远都代替不了梁浅茵!”

 云染坚信梁浅茵一定会回来的,只是她现在不方便露面而已,才让祝玉婷有可趁之机。

 等到她回来的那天,祝玉婷又算的了什么?

 而自己现在要做的,就是替梁浅茵守住家,赶走那些不怀好意的女人。

 懒得再搭理祝玉婷,自己走到窗边,默默出神去了。

 徐景痕只是下楼给云染买了点水和小吃食,很快就上来了,而他已经通知了厉家人,没等多久,厉忠域和周玉芬都来了,连同厉维和厉老爷子也赶了过来。

 人刚到齐,没来的及发问,厉远冥也被推出了急救室。

 厉老爷子苍老了许多,颤颤巍巍的,“医生,我孙儿的情况怎么样?”

 “逆血攻心,导致昏迷,暂时没有问题,但需要留院观察。”

 “行,我们住院。”

 厉老爷子连忙点头,跟着推车去了住院部,徐景痕帮着去办住院手续,云染就寸步不离的跟在厉远冥身边,并不离开。

 她护的这么紧,厉老爷子就皱了眉头,“云染,你站开,让玉婷上前。”

 “不,” 云染想也没想的摇头,周玉芬听的笑了起来,“玉婷是厉远冥的未婚妻,她照厉厉远冥天经地义,你什么都不是,在这瞎凑什么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