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12章 胖三斤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245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好,好,我们知道了,尽量避免类似情况发生。”

 徐景痕点头答应下来,等医生一走,祝玉婷立即激动的扑了上来,“远冥,你总算醒了,你都不知道,我这些天有多担心你!”

 厉远冥皱眉,琥珀色的眸子冷冷看着她,并不出声。

 云染看的扑哧声笑了起来,“祝玉婷,唱独角戏的感觉爽不爽?不如我来问问你,你到底有多担心?是担心的胖了三斤,还是担心的起早化浓妆?”

 徐景痕看看祝玉婷脸上的厚厚粉层,忍不住笑了。

 祝玉婷瞬间黑脸,恼怒的盯着云染,云染倒是笑吟吟的提醒她,“保持你的淑女形象哦?万一在你的远冥面前穿帮了,岂不可惜?”

 祝玉婷气的要死,恨不得上前撕她,又不敢动手。

 病床上的厉远冥皱眉,“云染,你很吵。”

 “呃,”云染瞬间闭嘴,但很快又惊喜道:“你恢复记忆了?”

 “我从来没有忘记过谁,”琥珀色的眸里冷冷清清的,没有什么情绪,一看他这副模样,徐景痕顿时激动的差点跳起来,他熟悉的远哥终于回来了!

 祝玉婷这才注意到厉远冥的不同,心里顿时打起了鼓,眼神也闪烁起来。

 只不过厉远冥没有发难,她还能勉强稳住。

 但下一秒,厉远冥冰冷的眼神就望了过来,“滚。”

 祝玉婷脸色一僵,嘴唇蠕动,想要说什么,但看琥珀色的眸里闪着冰冷流光,也不敢再废话,夹着尾巴灰溜溜的走了。

 云染看的庆幸,原来他刚刚说自己很吵,还已经是嘴下留情了?

 厉远冥也没管云染,眼神淡淡的看向徐景痕,“说说梁浅茵出事后的事情。”

 “远哥,浅茵嫂子并没有死,我找到了当时死者的DNA,又去你们家里找到浅茵嫂子的头发,拿去做了DNA比对,发现死者并不是浅茵嫂子。”

 这事徐景痕都放在心里许久了,如今厉远冥彻底清醒,他也才说出来。

 琥珀色的眸子里瞬间闪了激动,有些难以自持,但很快又强行压了下来,“继续说。”

 “我仔细查过了,当时浅茵嫂子应该是在附近的,但不知为何,突然就失踪了,我猜测,应该是有人故意劫走了她,或者说,是她自愿跟人家走了。”

 徐景痕把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云染听的皱眉,“这些你怎么从来没和我说过?”

 “你脾气急躁,这些事说给你听,只会让你更加烦躁而已。”

 很多事情他担着就行了,没必要让她跟着烦心。

 云染瞪了下他,没说话了。

 厉远冥陷入了沉思,良久才幽幽道:“把之后的所有事情都告诉我。”

 徐景痕自是知无不言,这一说,就说到了深夜,方才有个大概,而厉远冥知道自己的荒唐行为,而祝玉婷也变成了自己的未婚妻,顿时肯定道:“我的记忆被人动了手脚。”

 梁浅茵当初也是如此,被梁家人动了记忆,

 顿了顿,眸中又现了凌厉,“这事九成九和祝玉婷脱不了关系,她先是诬蔑梁浅茵将她推下楼梯,后在医院里碰见梁浅茵孕检,又故意引诱我爷爷对梁浅茵发狠话。”

 “再后来,梁浅茵就失踪了,祝玉婷却步步走进了厉家,成为我的未婚妻,若说不是她设下的阴谋诡计,换谁都不信。”

 “不是,你等会儿,你是说,浅茵她去怀孕了?”

 云染张着嘴,满眼的不敢相信。

 厉远冥垂了眼眸,淡淡的声音里含着难言的伤痛,“照时间来推算,她若平安无事,孩子这会儿都该会满地爬了。”

 “哎哟,我,我要咬死祝玉婷那个贱人!”

 云染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又怒又急,“那个贱人,几条人命啊!”

 徐景痕也惊了,先前只以为梁浅茵失踪了,哪知道她失踪时,还怀了身孕?

 难怪每次提到梁浅茵,厉老爷子再大的火气,也突然消失无踪。

 看来他也知道梁浅茵怀孕的事情。

 但看厉远冥满面神伤,又赶紧安慰道:“远哥,你失去本性的这一年多时间,我和许风都还在尽力搜寻浅茵嫂子,如果浅茵嫂子在世上,咱们总有找到她的时候。”

 “是啊,我多希望,她还在世上……”

 厉远冥低低叹笑,可琥珀色的眸子里忽又噙了幽幽冷笑,“搜寻继续,但那些敢害她的人,我先替她报了仇,叫她们都生不如死。”

 徐景痕不敢说什么,赶紧点头应下来。

 远哥向来比他厉害不知多少倍,有远哥出手,他只管跑腿就行。

 翌日清晨,得到消息的厉家人都纷纷赶来了,云染和徐景痕还没有走,但云染这回没再和厉家人针锋相对,而是安静乖巧的退到了床边。

 厉老爷子坐在床边,看着眸光沉静的厉远冥,忽就红了眼眶,“远冥,你好了?”

 “爷爷,这一年多的时间,让您担心了。”

 厉远冥点头,把厉老爷子听的差点就掉眼泪,“哎,哎,你好了就行,以前的事情是爷爷愧对了你,爷爷对不住你啊……”

 “爷爷,您的出发点也是为我好,以前的事情,就不必再提。”

 厉远冥摇摇头,安抚了句,厉忠域和周玉芬对视了眼,这才疑惑道:“厉远冥,你真的什么事都想起来了?”

 厉远冥挑眉,“不知道厉先生指的是哪件事?”

 “混账东西,我是你父亲!”

 “不好意思,我忘了,我只知道我没有父亲。”

 厉远冥眸色冷淡,并没有给他留任何脸面,厉忠域瞬间气的要死,也明白过来,厉远冥这次是真的恢复了神智,以后想要再唬弄她,难上加难。

 周玉芬赶紧笑着打了圆场,“厉远冥,你既然恢复了神智,那也件值得庆贺的事情,只不过之前你爷爷已经定了玉婷是你的未婚妻,你看……”

 “我有妻子,何来的未婚妻?”

 厉远冥看了眼祝玉婷,眸中没有任何情绪,老爷子皱了眉头,“远冥,浅茵她已经……”

 “爷爷,这件事情我自有分寸,您安心休养身体就行。”

 厉远冥的话干净利落,带着不容置疑的意味,厉老爷子愣了愣,最终也没说什么。

 若不是他非要插手厉远冥的感情,也不会惹来这么多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