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16章 下药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275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郑语雪微微笑的模样,落在云染眼里,云染只当她不信自己的话。

 轻哼了声,“小雪,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男人却是满地跑,姐看你也到了适婚年龄,要不然姐带你去浪一浪,试试男人的滋味,怎么样?”

 “云姐,你喝多了!”

 郑语雪被她说的小脸通红,云染却哈哈大笑起来。

 明亮的眼睛里满是狡黠,凑近她低低的道:“你该不会还没有那个吧?”

 “什么这个那个?云姐,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家。”

 郑语雪羞的不行,也不接她的话,就想先送她回去,云染却摇了头,“我还没喝好呢,急什么?来,再喝一杯!”

 “哎呀,你都醉的胡言乱语,不能再喝了!”

 郑语雪急着去抢她的杯子,包里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只能又急着去接电话,而云染趁着她两头忙的时候,又豪爽的喝了杯鸡尾酒,脸上已经醉的满是红晕。

 电话是郑季安打过来的,沉稳的声音里带着不悦,“还在喝?”

 “呃……我马上回去。”

 想到他的惩罚手段,郑语雪脸上的羞涩更甚几分。

 挂断电话,冲还不安分的云染无奈道:“云姐,我家里有事,我先送你回去吧?”

 “不回,你先走,我回头找个代驾就行了。”

 云染摇头,郑语雪再劝上几句,看她都被劝的不耐烦起来,也只能自己先走了。

 等郑语雪一走,云染又点了酒,倒是没再猛灌,只是慢慢啜饮着,那双明亮的眼睛里,不经意间,有淡淡忧伤浮现出来。

 梁浅茵不知下落,徐景痕也不再联系,她的生命里除了郑语雪,已经再没有朋友。

 苦涩摇头,她怎么就混到了这种无亲无友的地步?

 浅茵,你可知我有多想你?

 酒吧里嘈杂混乱,她的小世界却是一片冷寂。

 酒喝多了,难免想要上厕所,来去一趟,被冷风一激,酒意好像更上头。

 桌上还剩两杯酒,云染也没多想,勉强喝了半杯,心头已经难受起来,便也没再喝酒,想着起身离开,哪知微微动了下,小腹却陡然窜起股火焰,直冲脑顶。

 强烈的空虚感升起,眸色都更迷离几分,心下暗怒,特么的,有混蛋给她下药?

 心里升起警惕,脑子却开始犯迷糊,没等她离开,有男人的手搭在了她肩上,笑声猥琐又无耻,“小妞,跟哥俩去爽快爽快?”

 “滚!”

 云染正愁找不到出气筒,明亮的眼睛里顿时染了怒笑,一巴掌拍开肩上的手,紧紧盯着男人猥琐的脸,“你给我下的药?”

 “话别说的这么难听嘛,哥哥就是看你一个人喝闷酒,想给你解解闷。”

 两人猥琐男围住她,笑的不怀好意,就要动手却脚。

 云染哪是肯吃亏的主,照着男人的下身狠狠一脚踹过去,男人猝不及防被踹,顿时就捂着下身疼的嗷嗷乱叫,而云染趁着另一个男人目瞪口呆之际,拔腿就跑。

 只是她喝了酒,那药效又极强劲,晕头转向下,根本找不到方向。

 身后有男人的怒喝声传来,云染又急又怒,气血上涌,眼前的人和物都开始天旋地转,仅凭着最后一丝清明冲进电梯,胡乱按了楼层,又一头闯出去,看见走廊里有包厢门敞着,也厉不上许多,冲进去就躲到了门后,不敢露面。

 包厢里的人都看愣了,互相对视了眼,也不知是谁问了句:“你们谁认识她?”

 众人都摇了头,唯独坐在角落里的徐景痕皱了眉,是他太久没见云染,出现幻觉了吗?

 那女人的身影,怎么那么像云染?

 皱眉起身,就去门后看个究竟,众人笑了起来,“徐总,你看上了?”

 “嘘,别瞎说,徐总现在已经改邪归正,不好女色了。”

 “哈哈,哪有男人不爱女人的?”

 一众应酬的男人都心照不宣的笑了起来,也不阻止徐景痕的动作。

 而徐景痕也只当没听见,将包厢的门一关,看见门后醉的满脸通红的云染,眼中顿时起了恼意,“云染,你欠修理了?”

 许久没见,她居然跑来酒吧里鬼混?真想给他头上种青青草原是吧?

 那些男人一下错愕了,还真是认识的啊?

 “徐景痕,你凶我!”

 药效和着酒劲冲上头,云染已经醉的看不清徐景痕的脸,但一听还的声音,还是像炸了毛的猫儿,瞬间就跳了起来,“我真是倒霉,在哪都能碰到你!”

 “我还觉得倒霉!你简直就是阴魂不散!”

 徐景痕心里恼火,当即就给她怼了回去,把云染都给气笑了,“好,好,你有种!”

 门被挡住,云染干脆就冲进卫生间,放了满洗手池的冷水,一头就浸了进去,跟着进来的徐景痕一看,赶紧拉住她,“你疯了是不是?”

 “徐景痕,你少管我的闲事!”

 冷水一浸,云染又恢复了些许神智,看着眼前心心念念的男人,明亮的眼睛里露了决绝笑容,“徐景痕,既然我在你眼里是个阴魂不散的女人,那你马上给我滚,滚啊!”

 徐景痕沉脸,“你都醉成这样了,还不忘和我吵架?”

 “呵,吵架?老娘没那个心情理你!”

 云染一头利落的短发都被冷发浸湿,水滴顺前脸颊滑落,也不知泪还是水。

 明亮的眼里有些泛红,深深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但还没走几步,被压下去的药效又袭上来,猛烈的难以承受,嘴里控制不住的低低呻吟了声,那般娇媚诱惑的声音,听的云染自己都羞到无地自容。

 心底空虚的越加厉害,渴望到她忍不住想哭,想赶紧冲出去,脚下却软的迈不开半步。

 眼泪扑籁而下,又急又怒的哭了起来,身后却有熟悉而又眷恋的气息靠近,没等她开口拒绝,已被有力的臂膀揽入怀中,轻轻的叹息声在耳边响起,“你中药了。”

 温热的气息拂过耳边,云染禁不住打了个寒颤,手指已经在下意识的去扯他的衣袖,但意识仍在抗拒,哭出声来,“徐景痕,你别碰我!”

 身后的徐景痕瞬间黑脸,她是有多讨厌自己,才能在这种时候还推开自己?

 眸色冰冷下来,“我送你去医院。”

 话音未落,一掌劈在她的后颈,云染顿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